第五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抗议!抗议!”

    “抗议处罚双子桑姆!!”

    “抗议议院违反帝国最高繁衍规则!!”

    ……

    伊安站在办公室里,透过落地窗看着楼下逐渐聚集起来的人群,口号被人群用特殊的扩音器吼出来,穿透议院的窗户震的人耳朵发颤。

    后办公室的门被有规律的敲响了三下。

    一动不动面对着窗户站着的伊安,侧了一下体。

    “进来。”

    尤飒推门而入,笔直的黑色长发顺着他的动作轻轻的滑向前,厚重的齐额刘海却一动不动,就像他脸上万年不化的冰冻表

    听见回响在伊安办公室里的噪音,尤飒微微蹙眉。

    “大人,临时会议,请马上前往大会议室。”尤飒的声音一丝不苟,夹杂在喧闹的口号声里清晰可闻。

    伊安侧着体,目光仍然落在窗外,听见尤飒的话,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意。

    “把要处理的文件整理一下,我带过去。”看那两群人吵架,还不如处理一些公务。

    尤飒点头,手上一直握着的电子板放在了伊安的桌子上。

    “这是今天的急件。”说完顿了一下,终于说了一句,“大人,应该打开屏蔽。”

    伊安回头,看向他的机要秘书。

    “尤飒,你怎么看楼下这群示威的人?”

    尤飒目光都没瞥去一下,淡淡的说道,“看着闹。”

    伊安挑了一下眉毛,他的机要秘书说话真是越来越又格调了。

    “闹有闹的好处,起码老头子们召开会议了,不是吗?”

    尤飒不可置否的点了一下头,不发表言论。

    伊安莫名的笑了一下,然后拎起大衣,往门外走。尤飒紧随伊安的步子退出了办公室,只是临退出之前在门边的一个小触摸屏上按动了什么。屏蔽器打开,一室喧闹的口号声终于被挡在了办公室外。

    伊安披着大衣,沿着议院中庭的通道缓步前行,不慌不忙的往大会议室而去,后跟着的是他在议院的金字招牌——黑发的冰山秘书,尤飒。

    路上几位下议院的议员大约是来汇报工作的,看见伊安赶紧躬问好。

    伊安随的点头,后的尤飒挑着重点和他大概报告一下今天市场的一些变动和走向——索尼塔的上议院分五块职能,分别是行政、立法、司法、人事、监察。这五项职能由十六位上议员分别管理,而伊安正是行政院的上议员,统管经济和商业,属于把持帝国收入命脉的那类实权人物。

    临近会议室,正好碰上在佐安审判时和莱恩大肆唇枪舌战的安德鲁?维尼——立法院的一位上议员,在议院里是有名的革新派,几次提出要订立古典派婚姻合法的法规,但都没有通过。

    安德鲁年纪不大,三十多的样子,在议院里和伊安一样,都是属于年少有为的代表,而那头标志的红色短发和他的格一样看上去精神抖擞,激昂有斗志。

    “帝尼亚上议员。”安德鲁看见伊安笑的两眼微眯,显然眼下议院外的抗议声浪让这位支持佐安无罪的他心大好,尤其是在进会议室前又遇见了伊安,这位议院中立派里的实权人物,更是他支持观点的受益者家属。

    “维尼上议员。”伊安停下步子,礼貌的点了点头。

    两个笑容在彼此对视中稍稍绽放了一下,随后两个人矜持的客气了一把,一同进了会议室。

    后的尤飒微微蹙了一下眉,跟了上去。

    伊安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尤飒就坐在他侧后方。

    “大人,您刚刚不该和维尼上议院一同进来的。”尤飒前倾了一下,淡淡的说了一句。在议院里一共十六位上议员,除去五位中立议员,其中八位是保守党,年轻的革新派不过寥寥三个而已。一贯保持中立的他家大人,今天竟然和革新派的代表人物“同进同出”,这很容易引来是非。

    伊安正在看电子板上的文件,听到尤飒的话,随意的在面板上点了几下。

    “尤飒,不要忘记了,受审的是我的桑达,以我平里的名声,眼下的况要是没有点表示才是奇怪的吧。”

    尤飒蹙眉,他知道他家大人的意思是,平里一贯护弟弟和桑达的他不可能在桑达受审的眼下,还淡然没有任何表示,但他认为按照他家大人平素的表现,此刻按捺不动才更符合他的行事作风,也更能震慑其他人——大人狡诈诡异的谋划一贯是别人忌惮的地方。

    “大人,按兵不动比较好。”

    伊安摇摇头,“你觉得我按兵不动会真的不动?”

    尤飒摇摇头,又想到自己在伊安背后,说了一句:“不。”

    在一份急件上签下意见,然后点上完结,伊安才继续对尤飒说,“所以,我有一点虚虚实实的动作不是更好?”既然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肯定不会真的按兵不动,与其让他们防备自己,还不如做出一点动作让他们猜测来的方便行事。

    尤飒顿了一下,没了声音。

    伊安知道,他这个固执的秘书被说服了。

    两个人刚刚一会儿的小声对谈里,上议院的十六位议员已经全部到齐。

    “各位,帝国已经许多年没有这种被‘暴民’包围议院的丢脸事了。”先开口的是上议院资格最老的森格上议员,也是一位中立派。

    “我认为司法院的各位应该立即下令逮捕他们。”和伊安同样属于行政院,审判时要求严惩佐安的莱恩上议员随后说道。

    “莱恩上议员,帝国的法令并不止公民的集会、言论自由,我认为逮捕他们没有法可以依!”紧随其后的,持反对一件的就是安德鲁?维尼。

    列会的众位议员已经很习惯两个阵营的议员舌战,伊安注意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好几位议员同样垂目看着手,肩膀微动,显然也是在处理文件。

    不稀奇,如果每天都上演一边这样的舌战,那自然练就一淡定的功夫。

    伊安目光扫过,安德鲁和莱恩你来我往的舌战中,列安?西科尔只是很淡然的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场面,既不插话也不打断。伊安眉尾轻轻抽动了一下。

    列安?西科尔也是议院里老资格的上议员,他入议院比伊安早许多年,虽然外表看着相当年轻,几乎和伊安一样大,但其实年纪可以做伊安的父亲。根据从大公那里得来的消息,列安?西科尔才是保守派真正的领头人物,平常经常跳起来和安德鲁舌战的莱恩其实并不算上。

    眼下,列安的沉默让伊安有些意外。平时列安虽然低调,但是偶尔插话附和一下莱恩还是会的,毕竟他还是属于保守派的阵营。

    伊安靠向椅背,后尤飒会意的倾向前。

    “最近西格尔那边有什么动静?”伊安能这么年轻就在上议院占一席实权位置,除了早年父亲维特大公的支持,他本的手段也是原因之一。伊安手上有一支专门用来刺探各种信息的队伍,眼下被他交给了尤飒,这是他很大程度上能稳占位置的手段。

    尤飒想了想,“没有特别的动向。”

    伊安微微蹙眉。

    之后的会议进度中再没什么特别的况,伊安处理完公事,无聊的看着以安德鲁为代表的革新派不断和莱恩他们叫板,辩论。只除了中间,他盯着安德鲁红色的头发出了一会儿神。

    最后的结果是听之任之,但是司法这边会派帝国警察维持秩序,‘暴民’被聚集在议院入口处的广场上,那种特殊的扩音器被没收。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