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不过三天时间,之前的那条小小流言就刮起了不小的旋风。

    各种的猜测和询问,让佐安一事的封闭受审似乎成了空谈。只是因为帝尼亚家的势大以及佐安上挂着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军功,因此流言中对于当事人的谈论并不多,反而是两个双胞胎以及安笙成了焦点。

    幸而那一家子人已经搬进帝尼亚家本宅,一般的媒体和闲杂人等也没办法打扰到他们。

    “扣扣。”伊安位于上议院大楼的办公室被敲响,随即门被推开一条缝,一颗紫色的脑袋从中钻了进来。

    “老大!忙不?我回来了。”

    伊安肩上还随意挂着大衣,一手快速的在桌屏上滑动间或点动了什么,而另一手则夹着一只飘着烟的淡蓝色长烟,显然是临时急件没来得及脱下大衣的忙碌样。

    听见动静,伊安抬头,凌厉的眉峰微微一抬。

    “事办完了?”

    德鲁尼见伊安有空理他,门一推,修长的体晃了进来。

    此刻德鲁尼一头紫色的头发用发圈固定在头顶,一议会的西装制服被他穿出点模特的范儿,外早已经剥下来搭在腰上,看起来有些俏皮。只是对于严谨肃穆的议院来说,这样的衣着显然有些离经叛道。

    因此伊安一看到德鲁尼的的打扮就眉头一皱,不等他回答,夹着烟的那只手一指门外。

    “去把衣服穿好。”

    德鲁尼舌头一吐,刚刚光顾着来和老大复命,都忘记自己的“衣冠不整”最惹老大的嫌,当下也不多话,体一缩,就退了出去,顺便带上门,关门之前一句话飘了进来。

    “老大,我是来复命的,任务完成~~”

    “啪”的一下,办公室门合上。

    伊安蹙着眉,点开和秘书室的通话器。

    “让凯撒把仪容整理好再进来一趟。”

    等通话器里尤飒一声冷冰冰的“是。”传来,伊安才松开通话器。

    目光落在桌屏刚刚停住的地方。

    深思片刻,停顿的动作才继续起来。

    片刻后,门上再度响起敲门声,不等回答,德鲁尼已经推门而入。

    这会儿,德鲁尼已经换了把衬衫理整齐,西装外上,一头少见的紫色头发也被他编成一股麻花甩在后,额头之前随的刘海也整理的干干净净。

    “老大!”德鲁尼收敛了刚刚的轻浮,显露出一抹干练。站在伊安的桌子跟前,老实的叫了一声。

    伊安灭掉手里的燃尽的烟,指了指边上的椅子。

    “坐。”

    德鲁尼听话的坐下,不过刚一坐定,被桌子挡住的腿就习惯的翘了起来。

    “我们的人分成三拨已经混进几个区的平民区域,贵族这边也安插了人,按照老大的吩咐,贵族这边只先弄出一点小动静。”

    德鲁尼是三天前临时接到的任务,调度,布置,因为老大一句不要走漏风声的交代,他更加小心,几天马不停蹄,到这会儿才回来复命。

    伊安点点头,从桌屏上滑切了一份材料到电子板,推到德鲁尼跟前。

    “有人和我们做一样的打算,眼下的况有些过头。”

    德鲁尼接过那份电子板,扫了几眼,本来有些轻松的眉眼也凝重起来。

    想了一下,德鲁尼看向伊安,“老大,要我们这边的人先收敛一些?”

    伊安靠着后的高背转椅,缓缓的转了一圈,双手五指相对放在前,眯了眯眼。

    “不,让贵族这边的人也动起来。”既然已经变得有些离谱,那就索更加离谱一点,让那些注意到异常的人闹不清楚方向。

    做了伊安几年的下属,对于自家老大的心思揣摩拿捏的已经相当准确的德鲁尼,一见伊安这个神态,就知道他已经有了腹案,侧头想了想,当下也不废话,站起调皮的挥了一个四不像的军礼。

    “OK,老大,那我去办事!!”

    然后也不等伊安的斥责赶紧退出了办公室。

    坐在位置上的伊安蹙眉看着被用力带上的办公室门,慢条斯理的按下对讲机。

    “等凯撒回来,让他去利益部门受训三天。”

    对讲机对面的尤飒沉默了一下,然后一声冷冷的“是”传来,对讲机切断。

    伊安松开手指,转看向背面落地窗外的景色,肩上终于挂不住的大衣滑落,掉在了那张椅子上。

    傍晚时分,伊安笔的西装着黑色的长摆大衣,在司机的静候下踏上航艇。

    “大人,回本宅还是回小楼?”司机带上门,上了驾驶位,回头问伊安。三天前他们家大人结束了又一场婚姻,在系统匹配还没下来的这几天,大人都是偶尔小楼,偶尔本宅,并没个一定。小楼是伊安在议院附近的住所。

    伊安拿起位置上的电子板,听见司机的问题顿了一下,然后随口回道,“去本宅。”

    “是。”

    帝尼亚家的本宅最近因为两位孙少爷的到来而闹非凡,连严肃了半辈子的维特大公也时常没事对着两个孙少爷一脸的慈,更遑论其他曾经照顾过佐安和格林的老侍佣们,更是兴奋异常。

    因此,当侍佣给伊安打开大门,伊安不意外听见大厅里传出来的两个小东西“咯咯的”笑声——其实应该是一个,安然一般只会在一边安静的睡觉。

    伊安脱下大衣交给侍佣挂好。

    走进大厅,果然两个大型的摇篮堆在大厅中央,维特大公和瑞达叔叔在逗安宁和安然,边上围着几个老资格的侍佣。

    而两个小家伙的桑姆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退去了严肃铁血的军装,一柔软运动服的佐安看起来竟然显得比以前柔和了许多。

    佐安的斜对面坐着的是同样安静的科尔——他的二弟。

    两人见到伊安进来,佐安只是看了一眼,目光重新又转向摇篮边,而科尔则是对他微微一笑,叫了声“大哥。”

    伊安对科尔点点头。

    这会儿维特大公也发现他回来了,抬起头,眼角还残留着一点笑意。

    “咳!回来了?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许久没有一家人一起吃饭,显然维特大公说这句话有些不自在。

    伊安还是点点头。

    大厅通往厨房的小通道,一个侍佣走了出来。

    “安笙先生说可以开饭了。”

    伊安挑眉,看来待了几天,安笙已经沦为厨师了。

    佐安首先站起,示意一边的侍佣去把两个孙少爷抱去餐厅。

    维特大公这才起,“好了,都去餐厅吃饭。”

    安笙做的菜虽然不名贵,但以帝尼亚家这群人吃过各种美食的嘴也难以挑出毛病,确实是好手艺。

    一群人按顺序坐下,大公在首座,左手边是瑞达叔叔,科尔,然后右手边是第一个是伊安,佐安一家子。唔,除了格林不在,帝尼亚家算是难得一次在年节之外的齐聚一堂。

    “开饭吧。”大公抖开餐巾,说道。

    边上伺候的侍佣上前,将保温的餐盖打开,艳红翠绿,几道色彩艳丽的菜肴露了出来。

    帝尼亚家的餐桌礼仪讲究“食不语”,因此用餐的过程很安静,只有偶尔安笙抱着两个小家伙让佐安喂食时发出来的气的哄娃娃声。

    一餐完毕,侍佣撤下残羹,换上酒水饮料和水果。

    伊安侧靠在椅子上,看着左边那对夫妻抱着孩子喁喁私语,像是突然想起来的叮咛了两人一句。

    “近期,你们少出些门,缺什么让侍佣去买。”

    佐安敏感的抬头看向他,安笙倒是和伊安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说什么。

    首座上的维特大公倒是开口了。

    “避避也好,眼下虽然闹腾,倒也对你们有好处。”

    伊安对上了桑达的目光,勾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只有面对这个冷漠的桑达才会露出的温柔笑容。

    “没事,只是出现了一批持你应该无罪观点的公民,他们认为帝国处罚不珍惜子息雌是为了保护子息,你虽然冒着危险上了战场,但同样的保护了你的孩子安全归来,最重要的是你诞下的是‘史无前例’的双子,就这点就不应当受罚。只是这些公民表示支持的手段过激了一些,媒体称他们为‘暴民’,唔,还有猜测这些人是我们家人致使的。”大致向两个一直窝在家里不出门的人转达了一下近期的动态,伊安轻轻敲了一下椅子的扶手,表示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要目前形势不恶化,暂时对你们还是很有利的,所以你们避避风头,不要让媒体打扰到你们就行。”

    佐安无所谓的点点头,眼下他被暂停职务,安笙也没什么大事,两个人劫后更加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光,避不避风头倒不影响他们最近的生活状态——基本也就窝着和宝宝在一块,没怎么出门。

    “行了,没什么事都散了吧,老大跟我来一下书房。”

    书房。

    伊安坐在大公书房一角,一张纯兽皮手工打造的单人沙发上,一直手支着下巴,闭着眼跟着书房里用来隔音的音乐轻轻敲着扶手。

    大公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在伊安边上的小桌几上。这个大儿子大概是小时候不在自己边养大,他对他反而少了像对格林和佐安那种慈的心,反而有些像朋友的感觉。也或许是因为他走的和他是同一种路,而曾经他花在格林和佐安上太多心力的缘故。因此他和伊安的相处倒少摆一些父亲的架子。

    幸而,即使如此,两个人之间虽然不亲密,但是也没什么隔阂。

    “这动静是你弄的吧。”手下的报告一送上来,大公就心里猜测是自己儿子动的手脚,依他疼桑达的个,哪里容得议院那批人对佐安指手画脚。只是他让他感觉奇怪的是,眼下的动静有些过大了,不像是那个做事滴水不漏的伊安会有的动静。索尼塔许多年没有这样的躁动了,太突兀。

    伊安点点头,“推了一把手,不过也不全是我。”

    维特大公呡了一口酒,挑眉,“还有谁?”

    “还在查。”

    维特点点头,顿了一下,才说道。

    “小心些,上头的几个大佬动静全无,有些奇怪。”

    伊安睁开眼,一抹厉光闪过。

    “嗯。”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