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伊安走出议院大楼时,司机已经在门口等了许久。

    坐进司机打开了门的航艇上,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的吐了口气。退下大衣随手放在一边,边上不用看也知道是整齐排开的电子文件——明天急办的,尤飒会放在他的航艇上方便他在回家的路上翻阅。

    伊安?帝尼亚,索尼塔帝国四大世家帝尼亚家的长子,帝国上议院议员,出如此显赫的家室,本又年纪轻轻就居高位,一贯在众人眼中高傲不可方物,行事狡诈诡异让对手防不慎防的工作狂伊安此刻却随手把手上的急件一丢,目光落在航艇外的景象,眼角眉梢带上一点淡淡的笑意。

    伊安这会儿心很好,而且也并不打算让议会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影响他的心。因为他此刻正在去往本宅参加两个小侄子的满月礼的路上。

    安宁和安然这对一回到帝国就引起了轰动的双胞胎今天满月,作为帝尼亚家第一对金孙,他们那位已经许久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父亲也难得发话要大肆办,因此即使他的桑达佐安作为桑姆隐瞒怀孕况领军上战场的审判决定还没出,也不能拦着双胞胎的爷爷在本宅给他们两个持满月宴,这也算是帝尼亚家族的一种表态了,想来他们父亲也绝对不会让佐安重蹈当年他们桑姆的覆辙。

    航艇滑进本宅城堡的时候,已经有些许宾客抵达了。伊安推开门,把大衣交给快步上来的侍佣,目光扫过周围,眼中微微闪烁的一点不耐衬着周的气场立马阻了那些想要上来和他近乎的客人。

    “大少。”在家里,几个老人习惯会称呼他大少,只有在外面他才会被称作帝尼亚议员或者伊安先生。

    点点头,伊安迈开步子,“小少爷到了吗?”和他的大少称呼一样,格林是三少,佐安是小少爷。佐安回帝国后还是住在安笙那个小家里,今天的满月宴,他们一家子是主人,希望还记得要早点到现场的事。

    “到了,和安笙先生在三楼小少爷的房间,两位孙少爷也在那。”侍佣尽责的跟在伊安边上送他进门,顺便和他交代一下眼下大家的行踪。

    “父亲呢?”

    “老爷在后宅。”

    伊安让侍佣继续忙,自己则直接穿过本宅的前半部分,去了父亲静隐的后半侧。

    轻轻敲了一下门,伊安静立在维特大公的小楼前。

    来开门的,是他们几个兄弟名义上的桑姆,瑞达。

    “瑞达叔叔,夜安,父亲在吗?”伊安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和一头银发即使沧桑,却仍旧英俊优雅的瑞达轻轻拥抱了一下。

    瑞达点点头,让开一步,示意他进来。

    瑞达对伊安指了指书房,示意维特大公此刻就在那里。

    伊安点头表示感谢,直接去了书房。

    而后的瑞达则是穿过客厅进了边上的一个房间。

    “父亲!”站在门外,伊安敲了下门。

    “进来!”

    伊安依言推门而入。他的父亲,帝尼亚家现任家主,帝国大公,维特?帝尼亚,此刻正一脸严肃坐在书桌后,举着两张古式的纸张型图片观看,目光中带着怀念和温馨。

    “父亲!”伊安带上门,在维特大公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书房里的服务机器人滑了上来送上一杯饮料。

    “伊安,你看,时间过的这么快,你们几个都已经这么大了,佐安都做桑姆了。如果你们桑姆还在该多高兴……”维特大公放下手上的两张图片,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伊安目光滑过那两张图片,是他们桑姆年轻时的照片,和新鲜出炉的孙少爷照片两张摆在一起。显然刚刚,他这位严谨威严的父亲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在偷偷怀念他们的桑姆。

    伊安露出一个微笑,指尖挑了挑安宁安然两个小东西的照片,语气带着某种意有所指。

    “哼,现在的帝国对于两个小东西来说,不一定安全那……”

    维特大公闻言,收了脸上温的表,目光瞥上伊安带着笑意的脸,冷冷的哼了一声。

    “哼,以你的能耐,还护不住自己两个侄甥?”维特大公往后一靠,用一种我老了,世界要靠你们年轻人的语气说道。

    伊安两手支着下巴,挑起的食指轻轻摩挲着嘴角。

    “唔,护着侄甥自然没有问题。只是有些老鼠太大只,暂时抓不得光是圈着,怕他们急起来要跳墙啊……”

    维特大公沉默了一下,再度轻哼了一声。

    “老鼠这种东西,跳上墙也还是老鼠,变不成咬人的狗。不过为了防止万一,这方面我会出面警告一些人的,你只管放开手做你事!”

    “好!”伊安笑眯眯的放下手,他来这一趟想要的答案已经得到了。

    维特大公也笑起来,骂道:“小狐狸,去吧!”

    “是的,父亲,伊安告退。”伊安点点头,很干脆的离开了书房。

    房门合上,维特大公的目光落在照片里那个神采飞扬的影上。

    格拉斯科,我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空有贵族虚名的维特,这一次,我绝不会让我们的孩子重蹈我们的覆辙。

    走出小楼,伊安回和瑞达轻抱一下告别,目光越过客厅瞥见里侧闪过一抹冷淡的目光,细看却有没有任何人的影。轻轻挑了一下眉,伊安放开瑞达,转离去。

    回到前厅,宴会的布置都已经就绪,侍佣也都就位。伊安习惯的检视了一下,发现事大多已经安排的井井有条——看起来,安笙这些方面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以后他终于可以从佐安的生宴会筹备上脱了。=

    其实贵族之间的宴会纯粹就是一种社交和风向标,无论主题是什么,即使是眼下这场帝尼亚家金孙的满月宴,除了大家对双胞胎的一点好奇,又有几个是真正为了两个小娃娃来的。他们更加关注的是帝尼亚家这场满月宴背后的意义,又或者是和他或父亲维特大公的一个照面吧。

    伊安心下冷哼,但作为目前唯一到场的主人,又不得不站在宴会厅里和几位熟识的客人打一下招呼。

    而名义上的主人佐安以及安笙此刻自然还是抱着宝宝躲在房间里,等到正式开场才会出来晃一下,而根据佐安的格,估计那一下之后他就会失踪了。

    轻笑着叹口气,伊安看似和边的人在应对,心下却已经随意的想着一些别的事。

    目光散漫的划过宴会厅,却突然在掠过一处露台入口时顿了一下。

    那此刻显得有些僻静的露台入口处站着一个火红色波浪长发的雌,正是那头火红的和议院里某个雄议员相似的发色让伊安无聊游弋的目光顿了一下。

    随即伊安就发现那人散漫的神态,以及随意解开领扣,显得有些失仪的军礼服。看军服的样式似乎和佐安一样,是个少将。

    伊安远远的站在人群里,目光细细的扫过那人,明艳,慵懒,却又有些不拘小节的不羁。

    有趣的人。

    边又来了一波人打招呼,伊安收回目光。

    伊安一直和各路牛鬼蛇神在言辞上拉扯着牛皮糖,宴会开始到结束,佐安果然就出来晃了一下然后就失踪了,连带的本来可以帮上些忙的安笙也被带走了。

    因此伊安想起露台上那人时,那个僻静的露台早已人去台空,不留一丝痕迹了。

    唔,应该还能见到的吧,为少将的雌,并不多见那……

    伊安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无论是哥哥弟弟还是桑达的孩子,帝国都称作侄甥。同理小朋友无论是父亲还是桑姆的兄弟都成为叔舅。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