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欧阳公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燕胡糊 书名:无限门派
    大厅内真气鼓,掌风凌厉,眼见陈天奇第二掌轰出,第三掌又是蓄势待发。田伯光一退再退,背后却是撞上了墙壁。不自觉下,他竟然已经被陈天奇到了墙壁之下,眼见第四掌已经避无可避,田伯光饱提真元,准备奋力抵挡。

    只闻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厅都仿佛有些震动,尘埃飞扬,砖屑四散,雄厚掌力直接将墙壁击出一个大洞。

    陈天奇收招凝立,看了看眼前的一片狼藉,灰溜溜地返回慕容萱边,奚道:“我出手是不是太重了,打坏了NPC的房子用赔钱不啊?”

    慕容萱眼角轻抽,极度无语。

    “咳,咳,田某纵横江湖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霸道的掌力,领教了!”尘埃中,田伯光灰头灰脸地挣扎着爬起来,这货倒也耐打抗揍,结结实实地挨了陈天奇一掌,居然还站得起来。

    哇,面前站起的田伯光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扶着没有损坏的墙壁颓然坐下,脸色苍白,喘着粗气道:“田某认栽了。”

    陈天奇抓了抓头,问慕容萱道:“你任务是要活的还是死的啊?”

    慕容萱叹道:“任务要求是击杀!”

    陈天奇哦了一声道:“那现在呢,上去杀了么?“

    慕容萱沉默不语,陈天奇也是心下犹豫不决。

    田伯光虽然人称采花大盗,但这毕竟是个游戏,谁也没有亲眼见过田伯光侮辱女。现在被陈天奇拍成了重伤状态,失去了反击的能力,陈天奇却没办法将这么个重伤之人一刀杀了。

    顿时心下后悔,方才第四掌怎么就没有加点力量直接拍死算了。

    慕容萱紧握着云涛剑,也完全下不了决心拔将出来。

    “哎哟,田兄,本公子都告诉你了是降龙十八掌,你怎么还这么固执呢?”欧阳公子见田伯光重伤在地,奚落道,完全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

    田伯光冷哼道:“田某技不如人,死而无怨,却也轮不到你姓欧阳的来奚落。”

    刷的一声,欧阳公子收起手中纸扇冷笑道:“本公子可没有功夫奚落田兄,不过这么少侠既然已经将田伯光这贼打败,为何不趁势结束了他的命,莫非是下不了手么,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就是这么假仁假义。”

    陈天奇正反驳,却听流苏接口道:“谁说我们下不了手,这贼死有余辜!”

    她之前与田伯光一战,于内力枯竭状态下强行发动技能,而导致受了点内伤,此时疗伤完毕,内力也恢复如初,听到欧阳公子的挑衅,忍不住站了出来。

    田伯光与她之战,玩弄的意思显然,本就心下不悦,于是拔剑在手,快步走到田伯光前,厉声道:“贼,你可想到这个结果么?”

    田伯光倒也是条汉子,不屈不饶,还嬉皮笑脸地用力嗅了嗅道:“好香,好香,能死在美人儿少中,我田伯光也算不枉此生了。”

    流苏冷哼一声,剑刺下,田伯光此时重伤在地,也不需要用什么剑法武功,这一剑下去,势必将田伯光刺个对穿,一命呜呼。

    却闻啪的一声,一物正中流苏剑,顿时将她的长剑击飞了出去。

    陈天奇看得分明,出手的正是这位欧阳公子,而他用来击飞流苏长剑的却是一枚铜钱。

    流苏实力不容,在田伯光快刀下尚能支撑些许时间,但此时一招只内就被击飞了长剑,虽说有偷袭的成分,但这欧阳公子的内力以及掷暗器的手法极其高明,众人无不骇然。

    陈天奇于暗器一窍不通,但能用一枚铜钱击中剑,同时将长剑击飞,这份准头和劲力却不容小觑。

    难怪这货敢这么大咧咧地坐在大厅上,冷眼观战,原来也是个高手。

    刷,欧阳公子撑开折扇轻摇,神态甚是潇洒,笑道:“小美人不懂礼数,本公子没说让田伯光死,这大厅上就没有人能要了他的命。”

    “你果然和他是一伙的!”流苏怒道。

    “此言差异,田伯光虽然名声在外,倒还不被本公子放在眼中。”欧阳公子笑道。

    “装腔作势的小白脸,也不过是暗施偷袭之辈。”流苏捡起长剑,剑尖遥指欧阳公子,丝毫不惧。

    “大无脑,脾气暴躁,不明形势,下等货色,真是可惜了你这张脸,比起那边那位淡红色衣衫的美人,差得远了。”欧阳公子摇头叹道。

    流苏闻言一怔,瞬间大怒,再不多言,剑就刺,只见她剑尖不住抖动,挥洒出一片剑影,登时将欧阳公子的上半尽数罩住,这一招正是玉女十九剑中极厉害的一招剑法。

    欧阳公子脸上浮现出赞许之色,却是稳坐不动,待流苏长剑递近,手中折扇一合,呼的一下搭在了流苏长剑剑之上。流苏顿觉一股粘力黏住了剑,她剑上力道顿时消失无踪,这招便再也刺不下去。

    眼见流苏二次遇险,水若寒一声爆喝,再也顾不得其他,拔刀攻上,使得却是武当派的八卦刀。

    八卦刀刀狭长,施展起来,刀劲中刚中带柔,水若寒这一招钻探海,招式中尽显名家风范。

    欧阳公子依旧不必不闪,待水若寒近,折扇引着流苏的长剑往上一送,刀剑相交,流苏只觉缠着她的粘力消失,用力回夺,却不料一股绵绵柔劲从剑上传来,顿时将她震得倒跌回去,一股坐倒地上。

    看上去就像是水若寒一刀把流苏给劈翻在地一样。

    水若寒暗叫惭愧,这欧阳公子尽然会使用借力打力的上乘内功。要知道借力打力本是武当派的拿手绝技之一,此时自己不但被对方借了力,还借力打击了流苏。

    水若寒一刀落空,便不再冒进,当下扯了流苏退下阵来。

    心知自己两人联手也不是这欧阳公子的对手,就算加上带了那几个兄弟也无济于事,但这大厅之内的玩家,却还有一名高手,便是那位击败田伯光的男子。

    于是朗声道:“这位兄弟,既然大家同样任务目标,不如联手如何?”

    陈天奇却是摊了摊手道:“什么任务?我没任务啊!”

    水若寒吐血,愕然道:“你没任务,攻击田伯光干啥?”

    陈天奇一脸无辜道:“我帮朋友啊,我朋友的任务。”说着指了指慕容萱。

    水若寒那个郁闷,却是耐着子道:“大敌当前,兄弟就不要咬文嚼字了好不好?”

    陈天奇不以为然道:“我没有咬文嚼字啊,只是据实回答你的问题,而且什么大敌当前啊,田伯光已经被哥干翻了,这姓欧阳的……呃,”

    说完顿了顿,问慕容萱道:“这姓欧阳的和你任务有关系没?”

    慕容萱摇头道:“没有!”

    陈天奇哦了一声道:“你看,我朋友说没有关系,而且对哥来说,他也算不上什么大敌吧!哥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

    水若寒那个纠结,合计这人消遣自己玩呢,还是说这货自认为是个高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门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