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溺爱女儿的刘庆福

    这个时候,刘光宇等人也都冲了过来,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一砖砸在林羽的脑袋上以后,林羽便昏倒在地。

    几人看着躺在地上,流血不止的林羽,停了下来。

    “老鼠,你怎么下这么狠的手啊。”刘光宇皱起了眉头,刚才那一声响声,所有人都听到了,而且林羽立马昏倒在地,血流不止,足以看出来老鼠这一板砖的厉害。

    “嘿嘿,哥厉害吧,这叫攻其不备。”老鼠得意的举着板砖说道,而刘光宇等人却是一头冷汗,心里俱是有了同一个想法,那就是:“你这个沙比。”

    几人看到林羽倒地昏迷不醒,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在一旁的刘佳然却不自的捂上了嘴巴。

    “嘿嘿,小妹妹,你现在可以报警了,要不然,你男朋友就失血过多了。”一个男生笑着说道。

    “你,你们会后悔的。”刘佳然握紧了拳头,气愤的看着几人说道。

    “哦?后悔?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呢!”张云哲嚣张的说道。

    看了一眼张云哲,刘佳然反而平静下来了,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说道:“爸,我在一中附近,我被别人欺负了,林羽为了保护我,被别人打昏了,你快点来吧,地址是。。。”

    说完这话,刘佳然便挂上了电话,蹲下子,看着林羽的伤势,看到林羽的后脑流血不止,心中十分着急,本来依照林羽的手,三个社会青年都能够轻松击倒,那么躲避一个小板砖也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现在,林羽却昏迷不醒,这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被板砖打在了头上,让刘佳然在着急的同时,内心里也有了些小小的感动。

    没过一会儿,一辆呼啸而来的警车便赶到了现场,张云哲依然是那副臭的表,看到警车来了,还沾沾自喜的对其他人说道:“嘿,这一次警察来的真快。”

    刘光宇看了看车辆上面的特警两个字,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张云哲,这可是特警车啊,可不是普通的警察。”

    “嘿嘿,这你可不用担心,我大舅家里就是咱华海警备系统的,特警车又如何,他的父亲顶多是个小警察而已。”张云哲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个时候,警车车门哗的一声打开,从车里走出一个魁梧的男子,看到蹲在地上的刘佳然,连忙走了过去,问道:“佳然,发生什么事了?”

    “爸爸,他们欺负我,林羽为了保护我,被别人拿砖头砸晕了。”刘佳然略带哭腔的说道。

    “哦?”刘庆福挑了挑眉头,指了指站在旁边的那几个倨傲男生,说道:“就是他们?”

    “恩。”刘佳然点了点头。

    不过,张云哲却是夸张的说道:“喂,警察叔叔,这可不能怪我们,那个叫林羽的当街行凶,我们这是见义勇为啊。”

    “对,我们是见义勇为,尤其是我那一板砖,那叫一个飘逸,这得有点奖励吧?”老鼠笑着说道。

    “抓起来。”刘庆福没时间听他们说话,招了招手,从警车里跳下来四五个小青年,冲了上去,将那几个男生按倒在地。

    “喂,你要干什么?我大舅是张常胜,你们抓了我,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张云哲跪在地上,大声的喊道。

    “哦?你大舅是张常胜?”刘庆福听了这话,笑了笑,看着张云哲问道。

    “对,就是他,刑警大队大队长,怎么样,你怕了吧?”张云哲见刘庆福知道他大舅的名字,神得意的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刘庆福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听了刘庆福的话,张云哲脸上得意起来,感到擒住自己的双手也放松了许多,张云哲一边直起子,一边说道:“知道就赶快把我放了,你说你一个小警察,怎么敢。”

    话还没说完,刘庆福便迈前一步,一只大脚便踢在了张云哲的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

    “妈的,不提张常胜还好了,和他一个德。”刘庆福歪了歪脑袋,然后对一旁的年轻警察说道:“把他们都拷回去,送到安阳路派出所,我稍后就过去。”

    “是,刘局长。”年轻警察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几人的对话,张云哲和刘光宇等人都傻了眼,刘,刘局长?他们知道,市公安局的局长姓刘,难道,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叔叔,叔叔,您是?”张云哲凑到刘庆福边,满脸谄媚之色的问道。

    “我啊,叫刘庆福,你大舅应该知道,到时候在所里问他吧。”刘庆福轻轻的拍了拍张云哲的小脸,听了这话,张云哲也明白了对方是谁,一张英俊的脸庞被吓得煞白,被后的警察推着上了警车,和他的狐朋狗友,还有那三个小混混,一起被送往了安阳路派出所。

    警车走了以后,刘庆福走到了抱着林羽的刘佳然边,蹲下子,看了看林羽,说道:“流了这么多血,林羽伤的不轻啊。”

    “恩,听说他前段时间住院,就是因为被车撞,头部受到了很大的重创,现在又被打成这样,爸,会不会有什么事啊?”刘佳然泪眼朦胧的说道。

    “这小子命大的很,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已经喊救护车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刘庆福将刘佳然脸上的泪水擦干净,轻声说道。

    如果是被他的下属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感到异常的诧异,刘庆福长的人高马大,而且十分的壮硕,平常属于说一不二的那种人,又十分的严厉。但是此刻,却是流露出了一种温,显得十分的怪异,在这个世界上,恐怕除了他的女儿,应该没有人能够做到吧?

    听了刘庆福的话,刘佳然乖巧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忽然从一旁的商铺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拿过来一条毛巾和一瓶矿泉水,说道:“你们给他清洗一下吧,按住伤口的话,血流的也慢点不是。”

    “恩,谢谢你。”刘佳然接过了毛巾,那个女人站在一旁却是又说道:“这个小男生真了不起,三个小混混拿着钢管打他,都被他打趴下了。最后,也是那几个一中的学生要拿砖头砸这个女生,他才因为保护她,受了这么大的伤。”

    “哦?那些人要拿砖头砸刘佳然?”刘庆福挑了挑眉头,说道。

    “恩,本来这个男生将那三个小混混打趴下之后,那几个一中学生就没敢上前,后来这个女生,叫刘佳然是吧?她挡在了这些人的面前,正说话呢,一个人从旁边的小道里拿着砖头砸向她,然后那个男生就抱住了刘佳然,结果就被打到了头上,哎呦,那一砖头的威力可大哦,一砖下去,这个男生就昏过去了。”中年妇女面有后怕的拍着脯说道。

    “佳然,你刚才不是说是他们欺负你吗?怎么是你强出头啊?”刘庆福想了想,看着刘佳然说道。

    “就是他们欺负我啊,他们当街打人,我还不能管嘛,更何况,还是林羽啊。”刘佳然膛,气势汹汹的说道。

    “哎,不是说不能管,你也知道,如果林羽没有为你挡这一下,那么你肯定要受伤的。”刘庆福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还怪我。”刘佳然气鼓鼓的说道。

    “我只是为你担心,以后这样的事少做,这多危险啊,爸爸会担心的。”刘庆福摸了摸刘佳然的脑袋,脸上真流露,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担心刘佳然。

    “恩,我知道了,不过一看到是林羽,就过来了。”刘佳然嘟了嘟嘴,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林羽会舍为你挡这么一下,虽然是他的事,但是能够站出来,也算是个男人。”刘庆福笑着说道,不过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林羽,却是又道:“不过啊,刘佳然,你发没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恩,什么?”刘佳然问道。

    “虽然我不知道林羽一个人打倒三个小混混的景,但是那三个躺在地上的小混混我也看到了,所以我能够确信,对方即使有五个人,也不可能伤到林羽分毫。所以你的出现,反而让他分了心。所以,他现在受得伤,可以说是你一手造成的。”刘庆福看着刘佳然说道。

    “恩,我也知道,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也不可能被打倒。”刘佳然也明白,所以脸色十分的忧郁,看着躺在怀里的林羽,说道:“不过啊,这件事你一定要为林羽出头啊,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所以这件事,爸爸你一定要帮他摆平啊。”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保护了我的乖女儿,这件事就包在我上了。”刘庆福信誓旦旦的说道,看了一眼刘佳然,又笑着说道:“嘿嘿,佳然啊,很少见你这么关心一个人,我也很少听你这样求我了,你和林羽什么关系啊?”

    听了刘庆福的话,刘佳然瞪了父亲一眼,对于这个无良老爹,刘佳然也感到十分的无奈,总是问些这样的问题,让刘佳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这一次,刘佳然却低下了头说道:“哪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啊,一个人可以为你挡一下砖,无论是谁,我都要感激的吧。”

    “恩,知恩图报,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嘛。”刘庆福没有多想,拍了拍刘佳然的肩膀,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救护车呼啸而来,不过刘庆福却对这个速度十分不满意,将林羽抬上车以后,却是劈头盖脸的朝着车里的医护人员骂了起来。

    看到刘庆福的这个样子,刘佳然吐了吐小舌头,这可和刚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刘庆福不一样啊,果然,父亲还是最疼自己的。

    刘佳然幸福的想到

重要声明:小说《大罗金仙重生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