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夏老师的必杀技

    林羽没有想到许研会这样对自己大吼大叫,在自己的印象中,许研固然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但是却是一个冷静而且理的女生,在公众场合,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但是今天,许研却有些反常,话语的内容更是急切而且担忧,但是更重要的却是,林羽在这些话里,听到了关心自己的语句,于是淡淡的一笑,看着许研说道:

    “我知道,打了这一场架,很多事就很难解决了,固然有可能会被开除,也有可能在事后被他们疯狂的报复,但是有的时候,真的考虑不了这么多。”

    听了林羽的话,许研退后了一步,脸色缓和了一点,但是仍然面含忧色的说道:“可是,那也不能因为生气而丧失理啊,你可以去喊老师啊,在拖延一段时间,老师大概就来了。”

    “你没有看见他们若有若无的堵在门口的方向吗?如果有人敢离开班级,估计第一个挨揍的对象就是他了。我,总不能看着你和杜康,有什么事吧?”林羽看着许研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可是,可是你这样子,让我怎么办,你可是为了我才这样的。”许研听了林羽的话,红着眼睛,低下了头。

    “不用担心,其实,你虽然是班里的团支书,但是这样的事,还是不要强出头为好。当然,也正因为你的存在,我们才能拖延时间,让全班都加入进来。”林羽拍了拍许研的肩膀,说道。

    “恩,我知道了。”许研听了林羽的话,在一旁乖巧的点了点头。

    现在,班级里已经逐渐的安静下来,很多同学都在帮着整理课桌,刚才的大混战,让整个教室里的课桌都凌乱不堪了起来,书本文具散落了一地,很多同学都忙着收拾。

    杜康和萧天却是站在了林羽旁,杜康看到林羽和许研的对话,笑着在林羽耳边说道:“说老实话,你和许研什么关系?她怎么这么关心你?”

    听了杜康的话,林羽瞪了他一眼,然后不满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心思开玩笑,先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才好。”

    “嘿嘿,我是一定要被开除了的,既然结局已定,那么我为什么还要为这些担心。”杜康颇有些没心没肺的说道。

    “好吧,但是起码,你也要帮着我把课桌扶起来吧。”林羽指了指脚下,自己的课桌正好在波及的范围之内,桌椅倒地,书本凌乱在地,刚才几人光顾着说话了,结果都没有抬起来。

    “恩,我来帮你。”杜康忙将桌椅全部扶起,许研则在一旁帮忙着收拾,而我们课桌的主人林羽,却双手抱肩,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同学忽然走到了林羽的旁,小声的说道:“林羽,夏傲雪老师在门外,喊你过去。”

    “哦?我知道了。”林羽点了点头,看了看教室前门,一抹倩影双手环,冷冷的看着自己。

    ‘哎,这么晚才过来,你这个老师还真是不够称职啊。’林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了过去。

    看到林羽过来,夏傲雪冷冷一笑,对林羽说道:“听说你很威风啊,带领一个班级的学生,将高三的小混子们打了一顿,是不是觉得很骄傲啊?”

    “骄傲倒是没有,但是爽是一定的了。”林羽并没有在意夏傲雪的质问,嬉笑着回答道。

    听了林羽的话,夏傲雪点了点头,转过了,说道:“跟我去办公室,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夏傲雪就向着办公室走去,林羽乖乖的跟在后面,知道夏老师不是真心想要责怪自己,毕竟两个人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多么的亲密,但是毕竟有共同维系一个秘密的谊所在,所以想必现在夏傲雪也很头疼吧。

    到了办公室,夏傲雪坐下来,将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看了看窗外,等林羽坐下之后,才开口说道:

    “你先将事的前因后果给我讲一下。”

    “恩,事是这样的。”林羽将昨天杜康和刘光宇发生的争执,以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都一一讲给了夏老师,也许别的学生在描述上会有些初入,但是对于林羽来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当林羽讲述完毕之后,又补充了一句,道:“杜康昨天晚上在车区和高三学生发生了争执,虽然不知道争执的原因,但是我相信杜康肯定不是先出手的那个,而刘光宇这个人也不怎么样,所以杜康也是没有办。”

    “呵呵,到现在你还要为他开脱,不管是谁先挑起的,刘光宇受伤了,那么就是杜康的不对。不过,你和许研的做也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还是有些过于急躁了些。”夏傲雪皱着眉头说道。

    听了夏傲雪的话,林羽笑着说道:“夏老师也认为我做的对?我就说嘛,我没有错,那几个人在我们班里打人,我如果不出手的话,那颜面何存?幸好我武高强,对付几个人也不再话下。”

    林羽吹了起来,夏傲雪听了这话,子往前一探,伸出手来,抓住林羽的腰,猛的一扭,然后说道:“我看你怎么不知道事的严重,不仅没有点反思,怎么还沾沾自喜呢?”

    “夏老师,好,好,我知道错了,您先放手可以不,很痛的。”被夏老师这一扭,林羽感到自己修了几万年的仙算是白修了,这夫,这火候,这威力,可以说大罗金仙也忍受不了啊。

    夏傲雪听到林羽的告饶之词,松开了手,嘴里说道:“哼,你不是厉害嘛,今天的事,用术不可以吗?”

    “老大,术也不是万能的啊,如果出现了奇特的症状,教室里那么多人,那不就坏了嘛。”林羽哭喊着说道。

    “那你能不能将这几个人的记忆修改或者消除啊,最起码也要让他们忘记杜康的事。”夏傲雪忽然提出了个建议。

    “额,这不可能。”林羽像是听到了最为滑稽的事,连忙摇头。

    “为什么?你前些天可是让许研的记忆消失了啊。”夏傲雪不解的问道。

    “我这么说吧,依照我现在的力,根本做不到让记忆消失或者记忆修改,而许研的记忆之所以消失的原因是,是因为我在她将这部分记忆转变为深层记忆之前,给了她脑袋一个刺激,让她忘掉了一些事,所以并不是对记忆有所改变。”林羽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定呢?”夏傲雪好奇的问道。

    “定,就是给她一个强烈的刺激,让她的肢体控制信号暂时的屏蔽起来,然后控制关节停止,也就起到了那么一个作用。”林羽说道。

    “原来如此,没有想到和现代的科学还有这样的关系。”夏傲雪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只是将这些原理和现在的知识融合在一起而已,其实也不过是一些投机取巧的方,真要让一个人的记忆发生变化,现在的我,是一定做不到的。除非,让我给予他大量的精神刺激,让他彻底发疯或者失忆。”林羽想了想,说道。

    “你是说,精神刺激也有可能会让一个人发疯,或者失忆?”夏傲雪抓住了一点疑惑,问道。

    “恩,本来精神刺激就是攻击的手段,就比如许研来说吧,如果我全力施为,那么许研很可能会忘掉所有的事,或者体再也不受控制,就像半不遂一样。”林羽讲解道。

    听了这话,夏傲雪忽然沉下了脸,然后看着林羽,问道:“那也就是说,你的精神刺激,很可能让许研忘掉了一些其他的事,或者体上,因为你的精神刺激,而导致,有些行为上的不协调,神经系统的破坏?”

    “厄。这个吧,有可能。不过,我的把握还是比较好的,我刚才说的事,那是刻意为之才能够实现的,所以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林羽有些支吾的说道。

    “我记得,你那天不是说,没有什么危害吗?既然精神刺激有这么大的危害,你那天为什么不告诉我?”夏傲雪缓缓的伸出手,又一次的抓在了林羽的腰侧。

    “啊!”

    “救命啊!”

    在空旷的办公室里,传来了某人痛苦而又激烈的惨叫声。

重要声明:小说《大罗金仙重生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