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我没迟到

    在第一中学附近的车站下了车,又步行了五分钟,穿过小道来到第一中学的门口。

    气势恢宏的钢铁大门着实震撼了林羽一把,这到底是教授学生知识的还是囚犯人的啊?怎么搞的这么大排场?还有门口那几个凶狠狠的保安,守在只开了一半的门旁,虎视眈眈的看着进入的学生,实在有些吓人。

    大门旁是大理石的门墩,上面挂着十几个金光闪闪的铜牌,上面无非是些炫耀的资本,上面刻着迷惑学生的字:像什么北京大学生源基地,清华大学生源基地,南京大学生源基地,省级优范师资高校,华海市模范高校,东山省十佳优秀中学。奥林匹克竞赛培养基地,等很多言过其实的称赞词。

    比如那个‘北京大学生源基地’的牌子,其实第一中学每年考入清华北大的学生加起来也就六七个人,而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之类的国内一线高校录取总人数也就在四五十人左右,虽然在华海市成绩斐然,但是出了华海以后,真是不足道哉。

    不过,第一中学也没想和别的城市中学去比,作为华海市最好的高级中学,也确实有着超越其他学校的师资力量和优秀成绩,在华海市,也算是四个城区,十一个县市区内最好的学校了,是所有学生挤破脑袋也想进的学校,所以学校里的优秀学生、富二代和官二代也不在少数。

    而林羽,当初也是高出录取分数三十分的优秀学生,第一次摸底考试在班里也在二十名以内,可是,在以后林羽迷上了网络游戏,迷上了网络小说,成绩便开始下滑,虽然初中的底子还在,但是成绩也落到了班级四十名的层次。

    走进学校,林羽朝着教学楼走去,第一中学有两个校部,一个高一高二学生上课的地方,一个毕业班校部,虽然相连,但是其间隔着一块花园,而这块缓冲带,也让两边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

    在南校部,你可以看见聚在一起聊天的人群,或者手挽着手亲密无间的好姐妹,手搭着肩膀的好兄弟,但是毕业班的北校部,你是看不到这些的,每个人都显得十分安静,所以在第一中学,又有着南闹北静的形容。

    学校为了给毕业班的北校部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就将南教学楼,实验楼,办公楼和艺体综合楼都放在了一起,将北校部隔绝在场花园另一边,导致了北校部安静的异常。这样好的学习条件,也成了很多学生趋之若鹜挤破脑袋都要进入的原因。

    林羽抬头看了一眼南教学楼上悬挂着的大钟,发现已经快到七点了,不由的加紧脚步。到了七点,这个北城区第一钟,将会敲响七下,也意味着开始了晨读。而这个时候还没有进入教学楼的同学,则意味着迟到。

    第一中学早上到校的规定时间是七点,七点以后将会有超过十个班的班主任在楼底巡查,将学生逮到以后记名批评,扣除班级量化管理分数,然后通报给各班班主任,再在班级会议上批评一次,有的老师还会做出停课的惩罚措施,而班级量化管理分数又关系到老师的工资奖励,所以有些无良的老师对于学生的惩罚更是严厉,喊家长停课外加抄课文。

    走到教学楼前,林羽发现还差二十五秒就到七点了,舒了一口气,然后放慢脚步踏上楼梯,刚要进入门厅,却被一个声音喊住:

    “林羽,你等一下。”

    等一下?什么等一下?在等我就迟到了,林羽没有理会这个声音,忙朝前迈了几步走进门厅,也不去管后传来的急促脚步声,不过后的影有些着急,高跟鞋敲击在大理石地板上的清脆声音,带着急促和慌乱追上了林羽。

    这个时候,林羽已经进来了门厅,心想现在钟声响起就不算迟到了吧,好像刚才有人喊我,林羽转过子,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高跟鞋西服裙的曼妙影刚走过来,没想到林羽突然停了下来,一不留心便撞进了林羽的怀里。

    林羽刚转过就看到一个女人冲进自己的怀里,看到精致可人的小脸上有些愤怒,又认清楚了这个冒失的女人是谁,有些胆战心惊的说道:“夏,夏老师。”

    夏傲雪从林羽怀里挤出来,然后站直体,将额前的一蓄发丝拂到而后,嗔怪的说道:“林羽,我说你这么慌干什么?反正已经迟到了。”

    “迟到了?不可能吧,钟声还没响呢!”林羽急忙说道,自己以前就经常迟到,虽然没被停课,但是经常被罚写课文,一遍一遍的抄写公式概念和典型例题,让林羽对夏傲雪所教的数学有了很深的厌恶感,成绩还一直上不去。

    “都七点了,你怎么才来啊?”夏傲雪问道,林羽出车祸自己也是知道的,而且还去了医院看望他,刚想加一句你的体怎么样了,却被钟声打断。

    而这个时候,七声报钟声准时响起,林羽有些得意的说道:“看吧,我就说我没迟到,钟声才响,除去夏老师耽误我的时间,我还有好几秒的剩余呢?”

    “我耽误你?我说你迟到,你就是迟到。”夏傲雪有些蛮不讲理的说道,不过更像是撒似地嗔怒,神慨然,心中十分不忿,竟然说自己耽误了时间,真是不可饶恕。而生气的夏傲雪完全忘记了将林羽喊住的原因。

    “老师,你蛮不讲理啊,我明明没有迟到啊,要不是你拉着我,我都上楼了。”林羽有些着急,急忙说道。

    “我蛮不讲理?你踩着时间来学校本来就不对,今天你凑巧提前了几秒,明天呢?”夏傲雪生气的说道,双手环在下,话里教训的意味十足。

    “明天是明天的,今天我就是没有迟到,别管提前了几秒,总之没有违反学校的规定,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啊?”林羽有些气恼,最后一句话也完全是喊出来的,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再说我又没有违反规定,你没有理由惩罚我,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为?人心不善,怎么能成为老师这个职业呢?

    “哼,几秒?你迟到不只一回了,就不能长点记?天天踩着点来,万一哪天迟到了就是给班级抹黑,林羽你早来学校学习你的成绩也不至于这么差。”夏傲雪气愤的大声说道,虽然是批评,但是怒意并没有那么大,只是不知道林羽的怒火为什么这么大,以前可没有这样的脾气啊,原来怎么批评都是一副认错的表,嬉皮笑脸让人讨厌,但是今天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

    不过林羽出车祸夏傲雪也是知道的,还亲自去了医院,所以今天也没打算惩罚林羽,只不过是想问下他现在的况,却没想到两人不知怎的都生气起来,而林羽的反应更是气人,和以前相差的也太多了吧。

    殊不知,这早已不是原来的林羽了,现在林羽又有些死脑筋,对很多事谦让不假,那是因为法律道德的存在,可是这件事林羽觉得自己没有做错,没有违反校规更没有违反法律法规,这个时候,曾经为大罗金仙的骄傲就出现了,只要我占着理,你就不能把我怎么样。至于你长得漂亮,咱要怜香惜玉之类的想法,一概没有,长相固然重要,心善也是必然拥有的。你不义,咱就不仁。

    “我说了,老子不会迟到。今天没有,明天更不会,以后也不可能迟到。还有,别老拿成绩说事,”林羽冷笑道,声音冷冷的断然有声。

    “不拿成绩说事儿?你行吗?有本事考好啊,你给我叫嚷什么?”夏傲雪这回是真的生气了,林羽竟敢在自己面前叫嚣老子,很牛啊。

    “好,我要是考好了,你怎么着?”林羽又怒,愤然说道。

    “七月份的期末考试,你要能考进前十名,要求随便提!”夏傲雪恼怒的说道,然后又冷笑着问道:“那如果你考不进前十名呢?”

    这个时候的夏傲雪,是真的瞧不起林羽,不知好歹的学生最讨厌了,而且本来成绩就不好,呈什么能啊?

    “考不进前十名也随便你提。”林羽也学着夏傲雪的话说道。

    “我要你什么要求啊?不过,随便提那就什么要求都可以了吧?希望你到时候能够信守诺言。”夏傲雪不屑的说道,心想,到时候让这个学生滚蛋的想法不可能,最多让他干点什么苦事来惩罚一下就算了。

    “行,也希望你信守诺言。”林羽留下一句,转就上了楼,信守诺言?老子答应别人的还从未食言过,倒是你,希望你能够遵守吧。这样想着,林羽不忿的离开。

    而剩下的夏傲雪却气的小脸煞白,一旁的老师也看不下去,走过来讨好的说道:“夏老师,你班里的这个学生也太嚣张了吧,很难管教,要不,我帮你调到别的班里去?”

    夏傲雪转过子,看到着大肚腩的学校级部主任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这话里讨好的意思很明显,神色也是你一句话,我就把他弄走,甚至开除也不是问题的表,不过夏傲雪没有答应,级部主任说这句话不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美色,而是真真正正的想要巴结自己,家里的权势即使是校长也不敢小瞧,更不要说一个级部主任了。只不过,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班里,就应该自己去处理,更何况已经打了赌,而且夏傲雪也很想知道林羽的反应为什么这么激烈,于是夏傲雪摇头说道:

    “王主任,谢谢你了,今天的事就不要再谈了,这个学生也应该是有什么原因的,你就不要管了。”

    王主任讨了个没趣,却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的离开,继续查迟到的学生,而这个时候的夏傲雪,内心里却浮现出一个疑问:“林羽是不是真有什么原因?今天的脾气也太过暴躁了一些。”

    这样想着,夏傲雪也开始了查学生迟到问题,还有晨读纪律的工作。

    只不过,心底却有些无奈和委屈,连自己的学生都管不了,自己还真是不合格呢!

重要声明:小说《大罗金仙重生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