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渺之心,沸腾于世

    林羽醒了,睁开双眼,发现周围是洁白的墙壁,还有许多精密的仪器,在看到下的洁白铺,根据记忆的提示,这里就是医院了吧。

    林羽转了转头,发现病上趴着一个苍老的影,根据记忆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林安。虽然知道这只是自己体的父母,但是通过对记忆的掌握,也知道眼前之人对于自己的重要,林羽看着白发苍苍的父亲,而在自己的记忆中,父亲的头发绝对没有如此之白,但是现在,头上的白发已经占据了多数。想来是因为自己的事而愁白了头发。

    闭上眼,在记忆里,想起了那个总为家庭奔波劳累的苍老影,想起了那个在自己成绩单出来以后唉声叹气的男人。自己的父亲林安,恨铁不成钢却把小半辈子寄予在不争气的儿子上,生活压弯了他的脊梁,但压不弯他的灵魂,这个灵魂高大的男人,竟让林羽产生了敬畏的感

    林羽忽然感到心痛,眼睛酸酸的,一滴眼泪从眼角流出,在脸上划出一道痕迹,林羽伸出手,将眼泪擦干,却惊动了自己的父亲。

    林安抬起头来,看到睁开眼睛的林羽,探起子,激动的说道:“小羽,你醒了?怎么样?体怎么样了?”

    “爸,我没事,只是感到有些累而已。”林羽露出一个微笑,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你别动,我去喊医生,你受的伤重,你可不要乱动。”林父交待道,然后站起来,向门外跑去。

    林羽看到父亲慌忙的样子,以及看到自己醒来的激动模样,内心也是惊起了波澜。以前,可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而这具体以前的主人,能够时刻的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是多么的幸福啊。

    林安将医生带了进来,两人都是小跑而来,林父满脸是激动的神色,但医生却是一脸的不敢相信,这个少年,送来时瞳孔都已经扩散,而且大腿骨骼粉碎,但是这几天,就好像被老天眷恋着似地,先是骨骼接好,然后头颅内的淤血消失,粉碎的骨头全部愈合,新生的肌和皮肤像婴儿般稚嫩光滑,而现在,竟然又醒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医学奇迹。

    “小羽,这是胡医师,这几天也是由他对你进行的治疗,你能这么快醒来,还都是多亏了胡医师的功劳。”林安激动的介绍道。

    “呵呵,这样说就不对了,救死扶伤本就是医生的天职,而且,如果不是小羽的精神坚韧,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康复。”胡医生笑着说道,拿出诊断工具在林羽上探查着况。

    林羽躺在上任由胡医生检查,看到胡医生在自己上不断摸来摸去,又拿着听诊器在上移动,嘴里不断说着什么,林羽感到有些好笑,凭你们的科学手段,怎么可能理解的了玄妙的存在呢,用魂魄之力滋养过的体,比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强壮,所以在胡医生的检查中,也感到十分的奇怪。

    这个少年,上没有任何的伤痕,而且肌紧绷,比刚送来时的况好了很多,而且,心跳有力,双眼有神,不像是一个遭受车祸处于频死边缘的人该有的。

    “医生,我的儿子怎么样?”林安满怀期待的看着胡医生,自己的儿子虽然醒了,但是应该还有些别的疾病,听说大腿粉碎骨折,所以具体的况,林安也是十分的好奇。

    “呵呵,经过我们这一段时间的治疗,林羽的伤势已经完全治好,现在出了体上的不协调以外,恐怕就没有别的不适了,相信在过几天,林羽应该就可以出院了。”胡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有些心虚的说道,自己并没有对林羽进行过多的治疗,当初也是他判断林羽的况不好,也险些放弃了他的救治,却没想到,这样奇怪的事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边,一个重伤患者,在短短的十天时间里,就恢复如初了。

    “好了?”林安有些不敢相信,不是粉碎骨折吗?民间还有句俗语,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十天就好了?林安不放心的问道:“胡医生,您看林羽还需要在做什么治疗吗?不要落下什么病根才好!”

    “不用了,我在开点药,静养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了。”胡医生回答道,然后笑着安慰道:“你要相信专家啊,我们的医疗水平在全国都是排得上名的,能这么快的痊愈,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胡医生刚刚说完,林羽就笑了起来,不过胡医生不认为他是在嘲笑自己,还以为他是在赞同自己的话,便拍了拍林羽的肩头说道:“小伙子,注意修养,短时间可不能剧烈运动,毕竟你的骨头还处于新生阶段,刚刚愈合。”

    听了胡医生的话,林羽乖巧的点了点头,不过却对胡医生的话十分不屑,自己现在体,连蹦极都能玩了,别说‘剧烈运动’了。不过这些话不能说出来,只能听着。

    胡医生交代了一些事,林父和林羽都仔细的记下,胡医生走了以后,林父还是有些担心的坐在边对林羽说道:“小羽,你觉得体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如果难受一定要说出来,咱们及时治疗。”

    “好啦,爸,我没什么事。”林羽有些嗔怪的说道,虽然自己的父亲有些小题大做的感觉,不过却让林羽感到十分的好受,被人关心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美好。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休息吧,我去给你妈说一声。”林父想到林羽苏醒的消息还没有告诉叶知慧,便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拿出手机,向着门外走去。

    等林安出了病房,林羽慢慢的坐了起来,握了握拳头,比起自己原来的力量少了不知道多少万倍,但是,起始点却比自己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要好。

    只不过,这个世界并不像元始天尊说的那么邪恶,还能不能修炼到原来的境界也是未可知的。

    过了一会儿,林父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林羽坐了起来,忙说道:“你现在刚刚痊愈,怎么能够坐起来呢?快躺下吧,一会儿你妈来了又得说你了。”

    林羽点了点头,乖乖的躺了下去,这个时候,林羽的母亲叶知慧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朝她眨着眼睛的林羽,小跑过去抱住他的头,有些啜泣的说道:“小羽,你总算醒了,你要是醒不了,我和你爸该怎么办啊!”

    “瞧你说的。”林安拍了拍叶知慧的肩膀说道:“你也别这样了,小羽刚好,你就这样抱着他,伤了他怎么办?”

    “对,对。”叶知慧忙站起来,然后看着林羽说道:“好儿子,你觉得体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难受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听了叶知慧的话,林羽感到有些无语,不愧是夫妻,连话说的都一样。林羽笑着回答道:“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妈,你不用这么担心,刚才胡医生说我的体已经痊愈了,只需在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胡医生这样说的?”叶知慧问道,然后笑了起来,说道:“这样就好,这我就放心了。”

    “那,我们需不需要和那个什么秘书长打个电话呢?”叶知慧想到什么似地又问道。

    “打吧,咱也不能赖着他们,这件事解决了就完了。”林父回答道。

    听了他们的对话,林羽反而有些不解,和什么秘书长打电话?什么叫不赖着他们?

    当林父掏出手机走到病房外以后,林羽问向叶知慧道:“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被车撞?你们刚才说的什么?”

    听到林羽的问话,叶知慧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撞你的人想让我们私了,答应给我们十万元并且承担所有的医药费。”

    “哼,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怎么还叫我们不赖着他们?”林羽有些不满的说道。

    “哎,小羽,撞你的人家里很有权力,撞完以后,就把监控录像给删了,如果我们不答应私了,真要闹上法庭,那可就是你的责任了。”叶知慧有些悲痛的说道:“幸亏你没事。”

    “怎么可以这样?”林羽有些气愤起来。

    “人家有权有势,咱又惹不起。你呀,以后也要注意一点,过马路也看着点,怎么光撞你不撞别人啊。”叶知慧批评道。

    “恩,我以后会注意的。”林羽点了点头,心中却自嘲的笑了笑。

    刚才还说这个世界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邪恶,但是转眼间的功夫,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便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果然如元始天尊所说,这个世界,邪恶的很啊。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让人期待啊。

重要声明:小说《大罗金仙重生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