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禄听着八爷话里话外对胤禛半点儿尊敬皆无,就不由皱了皱眉头。{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八爷这眼角儿似笑非笑的瞟着禄,老四当可是亲口说过他不知此事……虽然老四的话未必做的准,但是无论如何,他那个人可绝对不会如此不智的当面否认!

    禄神色冷厉又透着黯然,“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不过到了今时今,本王又何必非得给你个明白!”

    只要本王不想,你永远也别想知道其中的缘由世故!

    八爷这一直带着的笑终于淡了下来,原来这个禄还是个难得的执拗子!八爷冷笑道,“你当年有胆子做出来的事,现在倒是没胆子提了?”

    看着禄明显氤氲着倔强狠意的眼,八爷这眸子微微眯了眯,一股子狠厉冷冷的扎进禄心里,“你既然不肯说……那么爷就猜上一回。”

    八爷冷笑一声,道,“莫是为了小九?”

    八爷话音刚落,禄狠狠的喝道,“住口!你不配提他!”

    “爷不配?”八爷仍然是那副笑意,可是眸子里却是寒光闪烁,“难道你就配么?庄亲王?”

    二人四目相对,八爷目光冷冷的扎在禄脸上,禄脸色变了又变,“当年若不是你,他怎么会落得那么个下场!今你还有脸提他?”

    “不错,当年若不是爷拖了他搅进了夺嫡这摊浑水,也许他现在还活的世上……只是,”八爷话锋一转,“爷和他的事什么时候由得你来管?你又凭什么来管?”

    八爷心中激,爷是对不起小九,但是爷和小九的事哪里容得你来插手!

    禄脸色铁青,眼中那都是压不住的嫉恨,“当年若不是你利用他,他怎么会招了先帝的忌!”

    爷利用小九?八爷一口气梗在心口,是,年幼之时,爷出不高,当年为了得皇父青眼,确实是刻意接近小九小十,确实是存了利用之心,可是这点儿利用的心思早就在长年累月复一的亲近之中彻底的熄了!

    若不是爷真心亲近小九,若不是老四知道爷最看重小九这个弟弟,他怎么能使劲儿的折腾小九来堵爷的心!爷若是对小九只是一片利用之心,老四他会可着劲儿的折腾小九?说到底,还是爷连累了他……八爷手指狠狠的攥在袖子里,子微微一颤,却慢慢的抬头笑道,一字一顿,“你嫉妒?”

    “你是妒爷能得他全心全意相待,还是恨他心甘愿的为爷打算?”

    “还是……你恨得是同是出低微,爷就能翻云覆雨,爷就能得出高贵的九弟十弟真心相待,就能让满朝称颂,就能让皇父痛恨就能让老四堵心,输也输得惊心动魄,” 八爷唇角儿勾起冷冷的笑意,“而你就只能跟在老四后面,明哲保,稍有动作,就让皇父警醒,将你出继!你恨得究竟是什么?你弄的清楚么?”

    禄气的脸色青了又红,都发紫了,恍然想起昔年那人曾对自己所说……禄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八爷,“你……本王绝无此心!”

    八爷却只是冷笑道,“难道你是想说你对小九一片真心?这才真是笑话!小九是怎么去的,你可知道?小九的后人可得了你一星半点儿的照拂?”

    “就算不说这些,雍正八年,诚亲王祉因怡亲王之薨而无哀容,被宗人府拟定十条罪状而幽景山,此事,庄亲王又作何解?”

    禄被八爷这句话问得哑口无言,自己这些年……时刻小心翼翼,只怕皇上猜忌,哪里敢去照拂九哥的后人!又听得八爷脱口而出的怡亲王三字带有明显的讽意,更是心下莫名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当年的事他已经都查清楚了?不可能,距今近四十年,当年旧人早已经风流云散,更别说曾经刻意斩断了这些蛛丝马迹,他是怎么知道的?

    八爷冷冷的看着他神色愕然,“爷还真不知道八爷一党何时还多了个诚亲王呢!”

    当年禄参奏诚亲王祉在怡亲王丧礼上无哀容,致使祉夺爵幽而死,禄下宗人府议,言“祉乖张不孝,与阿其那、塞斯黑交相党附。{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八爷想起这一段心里面就止不住的好笑,爷当年与胤祉哪有什么交,死后倒还真是相交了一回!简直是荒谬!真不知如果胤祉能够还魂看到这一段,是什么表……

    禄踟蹰半响,才道,“十三哥薨逝,先帝悲痛不已,诚亲王此时毫无哀戚之色,怎能不使先帝震怒!”

    八爷摇了摇头,爷难道问你的是这个么?“你既然不肯说,爷也不问,总之这与爷无关,你是借机向老四表忠心也好,还是当真是和十三兄弟重也罢,爷不在乎。”

    说着八爷站起,慢慢的踱到了禄病之前,“禄,若没有人暗示或是没有密旨,不是爷看轻你,你可没有那胆色去下手毒害爷……你我做个交易如何?”

    禄神色有些惴惴,却还是强撑着气势。八爷见状一笑,“你告诉爷那人是谁,爷保你去后这庄亲王府平安。”

    “庄亲王府一脉素来对皇上忠心耿耿,本王又何需你来保它平安。”

    八爷却又上前了两步,坐在沿之上,笑道,“四阿哥过继给履亲王为嗣,六阿哥过继给了慎靖郡王,弘历倒是有几个阿哥的,就不知道你更喜欢八阿哥永旋还是十五阿哥永琰?对了,那个五阿哥也是不错的么……”

    禄被气的咳嗽不止,“皇上已经定了永献袭爵……”

    “只要没下明旨,万事总有可能,” 八爷神色一冷,“说起来,爷的手段你还真没领教过呢。”

    禄终于止住了咳嗽,喘了一口气,苦笑道,“你确定你要知道?”

    八爷点头,现在想来无非也就是那几个人,至于具体是谁……难道爷还怕知道了?

    禄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眸子里已经带了些许怀念、些许怨恨,“皇阿玛在世的最后一年,命本王总领内务府事务,本王永远记得那一在畅园……”

    禄的目光仿佛穿过了四十年时光,那是自己还真是年轻气盛,一心想要做出点成绩能更得皇阿玛宠……

    却没想到,庄靖亲王博果铎无子,皇阿玛在他病之前许下将自己过继,那是当真是晴天霹雳一般!

    禄虽然心里明白为帝王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就不可更改,可是还是仗着年轻气盛,跪在畅园求见皇阿玛,虽然不敢求他收回成命,但只盼他能够缓些下旨……

    却没想到,皇阿玛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难道想做第二个老八?”

    禄不明所以,却被康熙的威压吓得霎时汗如雨下,康熙却不看他,半响,才叹息一声,“胤禩母家没有丝毫势力,却能得胤禟胤誐鼎力支持,就凭你……”

    禄完全不明白康熙为何说出这些,却被那句能得胤禟鼎力支持给惊了一下,竖着眼睛小心翼翼的向上看了一眼,正看见康熙看着他似嘲似讽,“你以为你的心思朕就不知么?朕是老了,可还没糊涂!”

    而后,康熙就背转了子,冷冷的吩咐他出去……只是禄却没有看到康熙转之后眸子里闪过的一抹深沉!

    禄只能退下,可是却不明白皇阿玛最后那一句,说他的心思,究竟是什么?是他对八哥那点儿隐秘的羡慕,还是他对九哥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只是,当年的禄确实是有些羡慕自己八哥的,母妃出卑微,与自己何其相似,可是却能让百官拥立,即使因此被皇阿玛忌讳,百般打压,但是提起八爷谁敢小觑!翻云覆雨,何等的谋算,何等的快意……就是昔年的太子下不也是栽在了他手上?八爷党、八爷党,那是何等的声势,可别人提起自己,最多也不过是一句十六阿哥,或者是四爷党的一员……

    禄也曾想过,是不是有朝一,自己也能手握大权,是不是也能翻云覆雨……可是,这一,康熙的表、康熙的言语,却让禄明白了,即使他再如何努力、再如何羡慕,他在皇阿玛眼中,也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况且,很快他就再不是皇阿玛的儿子了!出继了的皇子还有什么权利去肖想这些!那点羡慕顿时就成了恨,凭什么同样出卑微,只因为爷起了一点这样的心思就要被过继,而他明着觊觎储位还能好好的做他的皇子阿哥!

    康熙这几句话,禄虽然心中不诧,却也只能忍下来,可偏偏是有凑巧,刚出了畅园就遇到了雍亲王,胤禛看见他,只是提点了一句,可是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对于禄、尤其是刚刚被康熙撵出了畅园的禄来说,那就是、不是谁都有本事像胤禩一样……皇阿玛将你出继,是保你平安呢!

    可是,这在禄的心中,是难以言及的屈辱!好好的皇子阿哥不能做,就因为这点儿心思,就要被出继!

    八爷听到这儿,终于了悟……心里面一声嗤笑,好毒的一招!果然不愧是皇父么……知子莫若父,禄是什么子皇父是一清二楚,这淡淡几句,看似是不起眼,其实已经在禄心里面种下了根,后再有什么催化……那后果可真是难料了!

    而这个催化,自然是雍正四年,小九之死!这禄本来对小九还有一点子不知是真是假的心思,加上当年皇父刻意的挑拨,老四的敌视、十三的漠视……早已生了根的心思,再加上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正是他下手之时!

    八爷不冷笑出声,早知道皇父不当自己是他的儿子,却没想到原来真是恨不得他死!父子之恩绝矣……他说出来的话,果然是贯彻的彻底!临死还要爷一回!

    八爷心里面恨意如潮,压都要压不住!偏偏禄此时却在叹息,“你说得对,本王确实是嫉恨你,明明都是出卑微,可你却能……不过,皇阿玛对你倒真是不错,你当年谋夺储位,构陷太子,他也容得下你,本王不过是起了一点点心思,就被他出继,再也不是他的儿子……”

    八爷闻言,狠狠的把手边的茶杯砸在地上,声音冷厉怨恨刻骨,“你还不明白,他那是对爷好?他那是恨不得爷死!”

    禄愕然抬头,八爷的眼里已经满是怨恨,禄从来没见过素来温文的八哥这副模样,不失声问道,“这……是怎么说的?”

    八爷恨恨的勾出一抹笑,“他不出继爷?他那是怕爷死的太舒坦了!”

    八爷闭了闭眼,把心口那股郁结强压了下去,睁眼就看见禄有些不明所以的眼神,八爷摆摆手,“你不懂……不过,你给皇父做了回棋子,他就保了你一世平安,他对你才是仁至义尽。”

    禄神色有些茫茫然,“棋子?”

    八爷一笑,“皇父这些儿子么……差不多都是他的棋子,而你对于他的作用,不过是……”八爷凑近了禄,唇角的笑意越发浓郁,声音里却带了些许哀悯,“在适当的时候给爷致命一击罢了……真是可怜,你对他满是孺慕,可是他对你倒也是算计的彻底!”

    说罢,八爷起,转就要离去,却最终在门口停住,“这个天下,不为棋手,就只能做棋子……爷上辈子争了一世,其实不过是想做那个执棋之人而已。你若是想去和弘历告状,就尽管去,皇家子当侍天下,你可要三思而行!”

    八爷顿了一顿,“还有,别再拿爷的小九来做借口,你不配!”说罢,八爷转离去,再不回顾!

    想起临走之时最后看到禄那颓然之色,八爷心中冷笑不止,无论如何,当年可是你亲手害爷,爷难道还能让你好过?昔时因、今果,当年你送爷一程,今爷也送你一回!

    果然禄思量万千,心灰若死,自己对皇阿玛的那一片孺慕之思,如今看来可当真是一场笑话!而对九哥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呢?八爷说的更是有理,自己从未想过九哥究竟是如何去的,从未照拂过九哥子嗣,这究竟是因为害怕皇上猜忌,还是对九哥的心思也不过是一场笑话!

    禄更想起当年下水银给八爷之时,被十三哥得到消息,可是十三哥眸子里面闪过的那是什么……虽然十三哥只当做不闻不问,可是那眼里闪过的不是嘲讽是什么!难道这一生就是一场笑话么!

    还有,这人如今成了十二阿哥,自己是不是要上折子给弘历?可是弘历如今好大喜功,竟然为了一个回女而起刀兵……八爷临走之前那一句“皇家子当侍天下”更好像一把刀一样插在了禄心里!可是就这么让这位爷将来掌了江山社稷……

    禄心中既是不岔,又是忐忑,左思右想,终于一口血咳了出来……

    当晚,八爷得到消息,庄亲王病势加重,已有昏迷之像!八爷冷冷一笑,皇父已经不在,这笔账不着落在你上,岂不是便宜了你!不过,当年畅园外,胤禛对禄的提点……

    八爷在书房沉吟良久,终于唤来了小林子,吩咐道,“去李尔佳侧福晋和叶赫那拉格格那里,就说爷吩咐的,庄亲王病体沉重,让他们给庄亲王抄经祈福!”

    老四、十三,这经文你们就继续抄吧……八爷眸子里锐芒闪过,这一笔笔的帐不提也就罢了,提起来爷心里面可不痛快的很!

    四爷和十三爷听见了小林子传信,二人面面相觑,都只剩下苦笑了……庄亲王?十六禄?十三爷苦笑道,“看来八哥这八成是和禄摊牌了……就不知道禄这病体沉重和这事儿有没有干系?”

    四爷摇头,“这事儿咱们现在是想也没用……”

    两人是相对叹息……还能怎么着,抄经吧,四爷心里面不腹诽,老八你怎么就认准这一招了!就不能换了法子么……太子二哥罚爷的经文百卷爷还没抄完呢!

    四爷眸子闪了闪,他早已经从十三爷那里得知当年是谁下的水银,这时再听八爷传过来的话,心里面就不由自主的有了些许联想……忽然感觉边有个毛绒绒的东西拱过来,四爷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西施犬长长的毛,拧了几下打了个卷儿,那小狗呜呜叫了两声,四爷才醒过神儿来,罢了,抄就抄吧!这些事现在想有用么,前几天刚把老八狠狠的算计了一回,太子二哥也警告过的,爷这回还是安安分分的呆着得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