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眼瞧着八爷眼中一闪而逝的尴尬之色,太子爷顿时悟了……和着这两位的子都是拧上了吧?

    只是,有些话点到了也就足够了,即使以如今太子爷和八爷的亲近,却也不能事事替八爷拿主意。{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更何况,太子下有些无奈的摇头在心里叹了一声,他们两个的事儿他们自己解决,孤管那么多做什么……即使是太子爷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两位弟弟凑到一起那事麻烦着呢!

    八爷与太子下一道用过了午膳,又将南巡诸般事宜摊开来细细商量,这两位可一贯都是深谋远虑杀伐决断的主儿,既然已经定了南巡的大事,自然要做到思虑周全,这等事当真做出来若有个万一漏了底,还能有下一次机会么?即使弘历那是个不着调的主儿,这事儿若是出了岔子怕也没那么容易摘得清!或者说,正因为弘历的不着调,才更让人无法预计这可能的反应……

    所以,等八爷从太子下的屋子里出来的时候这时辰可当真是不早了!想起自己书房里八成还有一位在等着……八爷忍不住揉了揉眉心,算起来这时辰可不短了,这人这子拧起来还真够叫人无奈!

    只是,八爷心里一恨,太子二哥说的虽然有道理,可爷要是就这么松了口,爷自己那关都过不去!虽说为政者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可老四他那个人能一样么?说起来,他要是再多跪两个时辰,到时候就是爷肯带他去,他能下得了么?

    八爷瞧了瞧天色,微微勾了勾唇角,要不……爷再等两个时辰?八爷一边琢磨一边慢慢的在院子里踱着步子,却看见一个窈窕影将手里帕子捏的紧紧的,有心想过来,却又有些犹豫的顿住,八爷顿时明白了……这小十三过来八成是为了书房里那位的!

    只是看着小十三这明媚的容颜上隐约带着忧色,却犹犹豫豫最终还只是远远的站着,八爷心顿时好了不少!这小十三倒果然是很会看眼色啊……这要是不管不顾也往爷前一跪,八爷心下就冷冷一笑,那干脆你就陪着老四一起得了!

    其实十三爷是真的很着急,自从听说了这事儿,在自己房里就坐不住了!可那又有什么法子?四哥那个子是自己能劝动的么?八哥那里自己又有什么脸面?十三爷都不知道在屋子里踱了多少个圈子,终于还是一跺脚去了书房!

    书房外面伺候的倒也没拦着他,主子早有吩咐的,自己后院这几位来书房只要报备就行……更何况,说不定这位还能把里面那位无比执拗的侧福晋请走呢?

    可等十三爷瞧见自己四哥如今的模样,心里都说不出什么滋味了!自己四哥那脸色煞白煞白的,眼底泛着相当的倦色,明显是靠着一股硬儿支撑呢!只是却怎么看也支持不了多久了……奈何十三爷好说歹说也拽不动自家四哥,反倒被四爷几句话给打发出了书房!

    有心去向八爷讨个请,可十三爷压根儿没法了开口……而且估计要是一开口,那后果指不定什么样呢!至少四哥这一晚上的苦头是绝对白受了!这会儿瞧见自己八哥从太子爷那儿出来,十三爷手里这帕子都要揉成了个团儿……

    八爷淡淡的瞥了一眼十三爷这副明显纠结的模样,然后微微一笑,转去了书房……老四啊,你这回能不能去就看你自己吧!爷也是很讲道理的!

    而四爷这会儿呢?再次在手心里狠狠的掐了下去,借着些许痛意好歹让自己略略的精神了一点,倒是心里却仍旧平静的很!什么都不去想,只想着等待一个结果……终于书房门吱呀一声响,紧接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四爷勉力抬眼看去,眼前那人倒还是一副温润姿态,唇角仍然是那样一副熟悉笑意。{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

    八爷在四爷前停了步子,略顿了顿,却是指节轻轻抬起了眼前人的下颚,然后就是一声喟叹,“你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子,又何必?”

    倒真是难得见到老四这么个人有这么明显憔悴倦怠的模样,居然硬生生的在这辈子本有些清清冷冷的眉眼上带出了些许楚楚之姿……八爷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这能看么?这会儿的状反倒是当年胤禛那副冷面才更正常!

    四爷勉强勾了勾唇角,心道老八你这话说的倒是关切,只是那语气怎么就那么像看爷笑话!抬手拍开八爷的手,四爷声音已经有点嘶哑,“你的决定呢?”

    八爷摇了摇头,眼瞧着这人的眸子暗淡下来,八爷顿了一下,又笑了笑,“有牺牲才有收获,你我做笔交易如何?”

    谁让爷进来的时候你偏偏还没晕呢!既然能凭着一口硬气撑到如今,八爷倒是蓦地起了一个念头……原本打算在收拾了弘历之后再做的事,而今看来若是一起解决也没什么不好!

    四爷的神色倒是难得的有些茫然,时至今,自己上还有什么能值得这人在意的?即使是四爷也不得不咬牙承认,如今对眼前这人自己还真未必有什么值得他改了心思的利用价值!

    八爷笑眯眯的将眼前人抱起放在书房里常用作小憩的锦榻上,指尖慢慢滑过这人眼圈下的青黑之色,“粘汗处和血滴子……换你随我同去南巡,如何?”

    四爷皱了皱眉,“这两处势力当年就已经交给弘历,你要彻底斩断弘历的暗处势力?虽说这已经是几十年的事,纵使是爷答应了,粘汗处和血滴子也怕是有了变化,怎么你倒是不怕打草惊蛇?”

    八爷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怎么都带着讽刺,“你实在是太高看你儿子了!粘汗处和血滴子早比不得当年,更别提如今名义上是在弘历手里,实质上却是牢牢的握在内务府包衣世家手里呢!”

    四爷子猛地一僵,八爷却笑容依旧,“你以为怎么宫里面阿哥纷纷夭折?你以为怎么这几年除了皇后竟然再无人有孕?包衣世家使唤起来是比满蒙勋贵顺手的多,可这些做奴才的心思大了,想要摆布主子了,爷可不想再容他们!”

    四爷抿了抿唇,这人是要彻底的毁了粘汗处和血滴子?只是一晚上跪下来到如今,四爷这神思已经有些迷茫,“你手上的鸿鹄和暗箭不是能做到?又何必要粘汗处和血滴子的……”

    话未说完,就被八爷的手指在唇上微微一按,“明明有简单法子,爷又何必去浪费心思,再说能彻底毁了这两处,爷愿意着呢!这交易爷已经提出来,同不同意,在你!”

    八爷的笑意里带了几分深沉,“老四,你该知道,其实爷更想亲手毁了你的粘汗处血滴子……可谁让爷就这子呢?可舍不得手底下的人拿命去拼!”

    八爷仍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粘汗处和血滴子那是胤禛几十年的心血,如今能得胤禛亲手放弃,八爷心里实在是相当的开怀……至于胤禛的心如何,八爷这会儿实在是不想理会!而胤禛究竟愿意与否,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四爷眉头紧锁,一双眸子低低的垂着,也看不出在想什么,八爷手指在他眉心转了转,轻轻一笑,“胤禛,你可以慢慢想,只是……”

    八爷笑眯眯的俯□,温气息拂过四爷耳际,“明晚爷等着看你的诚意。”

    四爷这子顿时再次僵硬,面上霎时间由惨白换做了殷红又再次转了白……老八,好好的话你偏偏说成这样子,难道故意欺负爷很开心么!

    转过天来,太子爷一早就递了牌子进宫,去和自己皇阿玛商量大事去了!八爷呢?诸项安排南巡各项事宜,弘历对于下江南这事儿表现的是相当的期待,那么伴随着期待同样而来的,那就是紧迫的时间安排!

    无论如何,皇帝出巡那都不是小事,即使弘历再不着调,发了明旨的巡幸江南,总不能如微服私访一般带着几个侍卫就出了门!

    八爷是打定主意要随驾的,那么这京城里头的势力可就得好好琢磨了……弘历那算盘是要让弘昼监国,重要的折子直接发到江南,对八爷来说,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总有那么几个人要值得注意的!比如说,那个自动自发就要留在京城的固伦和敬公主!

    八爷倒是觉得难得的有些看不明白这个公主在想什么了,说她的心思若是仍旧放在五阿哥上?八爷倒是实在觉得这位怎么也没这么蠢笨!虽然这位公主自年节之后倒是常常去坤宁宫给皇后请安,遇上了太子二哥话里话外也是分外的亲近,可那做派却始终让八爷看不惯!一派高高在上的模样还当富察家是她的依靠呢?八爷突然觉得这位能得弘历宠也是有原因的,本质上和弘历果然也是有那么点的相似之处!

    八爷琢磨着就皱了皱眉,后干脆把这位扔到蒙古算了,本就是和亲蒙古的公主,总在京城一住就是大半年,成什么样子!八爷倒也记着太子下对这位固伦和敬公主那记恨着呢!到时候在蒙古没人撑腰,爷就不信你还嚣张的起来!

    等八爷忙了一天回了府邸,才想起来,这两折腾的,都忘了南巡这事儿带谁去,总得和小九小十小十四好好说说才行!

    于是八爷吩咐人备了酒,摆在小九院子里,又叫了小十小十四,兄弟四个乐呵呵的凑了一桌。十四爷不能沾酒,八爷就吩咐拿了兑好的玫瑰露。

    九爷一大红的汉服,头上简简单单的带了个簪子,嵌着红宝石,虽然看着简单,倒是越发的衬出了那一份风流韵致,更让十爷一瞧见就忍不住开口笑道,“九哥,你当年那江南美人儿也就罢了,怎么这会儿还一汉家装扮,这可不是咱们满洲的气度。”

    九爷眼尾斜斜一瞟,微微一哼,撇撇嘴,简简单单的动作做出来却有着说不出的风,“又不是真的满洲姑,在府里还是随才好。倒是你,还真当自己是女人了?连指甲都带上了,也不嫌别扭!”

    八爷笑吟吟的端着杯子,间或动动筷子给几个弟弟布菜,听了这话,心道小九你还说……小十这指甲八成是那回和你打架之后不知道什么想法带上的!要不怎么爷之前都没见他带过……

    十四爷眯着眼睛,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玫瑰露,反正九哥十哥两个是自小玩儿大的,斗斗口什么的,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事儿么!只是,瞧着几个哥哥面前摆着的酒盅,十四爷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腹部……小包子你什么时候出来,爷实在是想喝酒了!

    一听这指甲,十爷那嘴唇一抿,两个小酒窝顿时显了出来,八爷看的好笑,果然无论何时,这小十也是说不过小九的!想当年小十还能在武力上找找平衡,可如今么……

    八爷轻轻笑了笑,心里是难言的轻松惬意……等南巡这事一了,自己的几个弟弟想过什么子不可以?上辈子那些遗憾和怅然就都可以添补了吧?

    等到酒过三巡,八爷又吩咐人上了点心清茶,才把南巡这事儿和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十四爷本就是心知肚明,自己如今这样子也只能乖乖在府里养着,十爷呢?倒也没什么不愿意,八哥这回是做大事去的,皇后又是那个不顶事的子,自己这份好歹是出乌拉那拉家族的,关键时刻说不定还有点用处。

    九爷刚敛了敛眉头,要开口对着自己哥哥说两句撒卖痴的话,可一抬眼瞧见门口出现的影,眉梢就忍不住一挑,唇角的浅浅笑意一下子就冷了,“老四,你来爷这儿做什么?”

    四爷无比淡然的瞥了九爷一眼,然后眸子却转到八爷上,唇角划过一抹浅淡的笑意,让八爷心里蓦地有了那么点儿不好的预感,然后就听四爷声线无比柔和的道了一句,“昨儿十二爷吩咐今晚要瞧瞧妾的诚意,爷既然吩咐了,妾哪里敢不应呢……所以只有腆颜前来,妹妹切勿怪罪才是。”

    可怜十四爷刚刚入口的清茶顿时奉献给了桌面,然后一个相当无语凝噎的小眼神就飞到了八爷上……八哥啊,你们两个的闺房趣事就不要在弟弟们面前现了吧?弟弟能接受的了,十哥故意也还成,可九哥那是什么子的哟……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