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八爷实在是忍不住默默腹诽,果然,一遇到有关太子二哥的事儿,皇父那就不是个正常的!想当年,无论是谁,只要是搅合进了这父子两个之间,那都是不倒霉都不行!琢磨着八爷就彻底的无言了……话说,难道自己也要倒霉了么?

    康熙爷这一句不只是八爷觉得诡异,就是太子下这眉角也忍不住跳了几下!怎么听皇阿玛这意思,似乎孤是他养着的公主似的?太子下虽然是心头一暖,可也是觉得别扭了……真想对康熙爷直说,儿臣这子其实过的当真不错……毕竟能瞧见当年那些个上蹿下跳的冤家兄弟们乖乖的在儿臣面前立规矩,更别提小八还可着自己的子由着自己喜好呢!其实,这子比起当年在毓庆宫里,着实是轻松多了!

    只是太子下这唇张了张,还是没提这茬儿,不只是因为对着这位真心疼自己的皇阿玛没办法提起当年,也是因为不想让八爷为难!人家小八可半点儿要提府里面那些人都是谁的意思也没有的……

    康熙爷这眉头拢了又拢,眼睛眯了又眯,终于对着眼前这个自己一心挂念着的儿子一声长叹,“保成,苦了你了……”

    怎么自己最疼的儿子就偏偏落到最不入自己眼的那一个手里!康熙爷心里头当真是越发的对八爷不待见!朕的保成,当年朕碰在手里都怕化了……结果现在呢?这子委屈哟!

    八爷无奈的敛了眸子,皇父,您这重点偏了吧?啊?爷要是不给二哥体面,没将太子二哥放在心上,您当真能有机会见得着二哥?这可能么?您总不会认为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得不见的理由吧?

    倒是太子下听着康熙这一句神色上显出些许尴尬来,其实……儿臣这子真好!

    八爷眼瞧着康熙眸子里那点问责之色,微微敛着的眸子里墨色沉沉一闪而过,而后就轻轻的笑开一个淡然的弧度,从怀里摸出一卷明黄来。

    八爷轻笑着点了点这卷圣旨,“适才爷在弘历面前又求了位侧福晋,说起来,与容妃母倒是颇有渊源。”

    康熙听着眉头略紧,老八适才既然承认了朕的份,那此刻再提什么容妃母自然是另有深意了?与容妃有渊源的侧福晋……莫不是……

    果然,八爷也不与他继续打什么哑谜,直接开口道,“翠羽黄衫之名,想来必是不陌生的。”

    康熙心道果然如此!这个名字何止是不陌生,自己还打过她的主意呢……若不是这个翠羽黄衫早早的离了回部,后来进京这一路上又一直寻不到她的踪迹,康熙早就毫不犹豫将将这位便宜姐姐送到弘历面前,省得他惦记着自己了!至少也有办法拖住那弘历的心思!

    如今却没成想,原来这个翠羽黄衫落在老八手上!康熙忍不住拧着眉,老八这是要将自己的退路也断了?不对……这个翠羽黄衫定是有什么得了老八的看重!老八他对着自己挑明,是为了让自己别再起什么心思去谋算这个便宜姐姐!

    康熙心下沉吟,虽然一贯对这个儿子看不入眼,可有句话却是知子莫若父……自己这个皇八子,看似温润亲和,可当真能入了他的心却谈何容易!能得他青目,刻意在自己面前提及,又岂是翠羽黄衫短短数月间就能做到的?

    康熙爷眯了眯眼,忆起自己印象中的翠羽黄衫,那举手投足间的千般风流韵致,再琢磨着八爷这态度,终于恍然道,“怪不得……原来竟然是胤禟!”

    八爷微微一笑,点头道,“皇父果然慧眼。”

    康熙冷哼了一声,慧眼?难道不是讽刺朕有眼无珠么?老八,你这辈子还真长本事了!只是,饶是康熙爷心头再是怨念,如今却也只能是一个忍字!

    毕竟,无论是在朝堂还是处后宫,讲的都是卧薪尝胆,即使是打落了牙齿也是合血吞,然后也得再抿唇一笑!一如当年的八爷,一如现在的康熙!

    康熙抬手就摸了摸侧太子下的额发,心下倒是难得的叹息了一回,好在胤禟如今出回部……这倒是保成的福分! 康熙爷琢磨着心思倒是淡然了不少,道,“你对胤禟倒是一贯的兄弟重,不枉他当年为着你什么都不顾了。”

    而后,康熙又是低低一叹,又摸了摸自己左肩伤处,略一思忖才道,“老八,你今为何而来,朕心中明白……朕应你就是!只是,弘历那里,朕绝不可能屈就与他!”

    康熙心头苦笑不止,前世种因今生得果,前生是执棋之人,冷眼看着老八挣扎无路,今生则是他盘上棋子,只能由着他算计拿捏!江山为重,何曾只是这四个轻飘飘的字眼?

    八爷闻言也轻轻一笑,“于弘历而言,求而不得才最是稀罕,永璂自当为容妃母尽心。”

    康熙低头对上太子下略显茫然的眸子,心下又是一叹,然后就对着太子爷笑了笑,推说伤后神思倦怠,非常干脆的将太子下和八爷两位一起送出了宝月楼。

    眼瞧着自家宝贝儿子和八爷并肩而去,康熙心里这滋味实在是万分的难言!若说当年那些皇子阿哥,康熙了解最深的是谁,那还真就是并肩离去的这两位!一个是自己从小宠大的,一手培养的,一个是自己一贯不待见的,一手毁去的!可如今偏偏是扯不开拎不清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康熙这眸子里浮现出一抹难言的疲倦之色,越琢磨就觉得这左肩上是越发疼的钻心了……明知道这老八是软刀子磨人呢,康熙如今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与八爷并肩出宫的路上,太子下几经犹豫,还是轻轻开口,“小八,你和皇阿玛最后所言是何意?”

    太子下的手紧了又紧,难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子么?八爷顿了顿,半响才道,““二哥,你说皇父如今这名声在朝内朝外如何?”

    要说如今容妃的名声,那还真就没什么好的!自从弘历为了她出兵回部,容妃的上就已经牢牢的贴上了红颜祸水的标签!更别提如今后宫的冲天怨气了……上至太后皇后,下旨妃嫔贵人,哪一个不想干脆把她活撕了?就是满朝的文武宗室,哪个不在心里腹诽容妃美色误国?

    即使太子下明知这容妃内里是谁,也不能不捏着鼻子认了,容妃如今在朝内朝外几乎就是妲己褒姒一流的……

    八爷顿了顿,接着道,“这几年弟弟冷眼旁观,弘历实在是愈发的荒唐了,擅动刀兵,几伤国本。如今国库空虚,年前弟弟曾经查过户部的账簿……”

    八爷说着就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太子下听着八爷平平淡淡的语调,突然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冒出来,可眼瞧着自己八弟看似平静无比的面色,心头霎时又满是寒意,小八所说的看似毫不相干,可是前后串在一起……太子下瞬时恍然,莫不是小八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可不是说还不是时候么?

    八爷感觉到侧太子□体猛地一颤,转头一瞧,只见太子下脸色煞白,连嘴唇都泛着些许白色。

    太子下颤声问道,“小八,你是何时定下这个心思的?”

    八爷眸子里墨色沉沉,定定的瞧了太子爷半响,才安抚的笑道,“二哥,你误会了……”

    “弟弟知道你是什么想法,只是……过于兵行险招,”八爷握着太子下的手紧了紧,“宫内防卫森严,纵使弘历不顶用,也没有这般容易。”

    “二哥,借势而为,坐收渔利,不会太久的。”八爷眸子里渐渐浮上一丝清浅的笑意,“到时候,皇父那里二哥倒是尽可放心。”

    一直到回了德亲王府,进了内院,太子下的心里还在琢磨八爷这一句话,琢磨着就忍不住慢慢的在屋子里踱着圈子,手里紧紧的攥着帕子,撕来扯去的只觉得琢磨不透!只有后面那一句,莫不是到时候皇父的出路可以由着自己安排?太子下忍不住皱了皱眉,小八当时眼里虽是带了笑意,但是似乎更多的是深意……

    有心去向八爷问个明白,可太子下却不知该如何启齿,这八字还没一撇儿的事儿自己为着这个去和小八讨,岂不是伤了小八的心?

    而让太子下纠结至此的八爷呢?一回府送了太子爷进了内院却没瞧见自己挂在心上的弟弟,八爷就去寻人了!可没成想,在府里问了一圈儿,却在他最没想到的地方才找到了他的小九!

    所以说,九爷这是在哪儿呢?人家正坐在十三爷对面细细的打量着十三爷这辈子那相当明媚的眉眼呢!八爷刚一进外间,正听见里面九爷啧啧赞叹,“小十三,爷还真没成想,原来你在这方面也是个有本事的!”

    可怜十三爷顶着九爷那似揶揄似戏谑还似嘲笑的目光,那脸色红了青青了紫的好好的轮上了一圈!那明媚的眉眼拧了又拧,声音都几乎是嚅喏了,“九哥,你别笑话弟弟了……”

    九爷轻轻哼了一声,眉梢一挑,笑道,“爷哪有笑话你……爷可是真心赞你呢!怪不得老四那么个寡的主儿,就把你挂在他心尖儿上!”

    可是九爷心里头琢磨的那都是,这事儿绝对有问题!自家八哥是什么子?从爷遇上八哥,住进八哥府邸,八哥对这个小十三那态度九爷可是看得相当明白!可真就是一步都没进过这院子!小十三这个是怎么来的……昨儿看太子爷那反应他是清楚的,可对着自己却半点儿没提,那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可是其实就算是有问题,九爷也不想管的……可谁让小十那模样太招人疼了呢!九爷一边摇着从八爷书房里顺来的描金扇子,一边琢磨该怎么才能问出来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十三这个若是小阿哥,那可当真就是便宜老四了!不过……怎么着也是八哥的不是?再说,这说不定也是太子爷想要的呢!

    至于为什么没直接去问八爷,九爷半点儿不想承认他这会儿心里头醋着呢!心道等爷问明白了,八哥你就别想逃!弟弟可不是小十,让你几句话就给绕过去了……

    十三这会儿被九爷这一句刺得这心里都不知是什么滋味儿了……闭了闭眼,勉强笑了一声,“九哥谬赞了,十三不敢当。”

    要说九爷本就是个任的主儿,虽说不像是太子下那般肆意的,却也不喜欢有人故意在他面前刻意的顾左右而言他!眼瞧着十三爷故意的推三阻四扯开话题,九爷不干了!这是爷八哥的府邸,爷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十三你这模样是什么意思!

    九爷那脸上的笑意就没了,“别叫爷九哥,爷的弟弟不少,可就是没有你!”

    哪成想,十三爷听了蓦地眸子里倒是掠过一抹笑意,状似疑惑的开了口,“那……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