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弘历这话一出口,正为自己舌灿莲花淡泊高远的历数那虚无缥缈的十二阿哥与知心人不得不说二三事的太子下,不自觉的就拿罗帕掩了唇!

    可怜太子下一脸的灰白,只觉得自己这脖颈都开始发了僵!太子爷心里头那都要是咆哮了!皇阿玛,您还说孤在这等事上不靠谱没个成算?想当年您说的那些事儿比起今儿弘历这浑话,儿臣冤不冤!儿臣一贯在这事儿上是恣意惯了,可好歹儿臣没做出这等事来!

    太子下是真心觉得冤枉了!而比那冤枉更多一分的则是彻头彻尾的恶心!圣祖的太子爷本就不是个能忍的主儿,哪怕是转了世事骨子里也没变了多少!弘历这话一入耳,太子爷只觉得自己这太阳突突的跳个不止,拢在袖子里那只手咔咔的磨着指甲!

    八爷被弘历这一句直激的心血上涌,两辈子八面玲珑也当真是压不住这火气!不只是因为弘历这一句里面氲着的那几乎赤果果的含义,更是因为弘历他这已经是第二次肖想自己的小九了!

    八爷垂在侧紧握着的手里满是冷汗,指甲都渐渐抠进了手掌!只怕没有这点儿痛楚提醒着,自己就要冲上前弑君了!还说什么淡定,说什么忍耐?八爷这一贯温和的面具都要带不下去了!

    何谓礼仪纲常?八爷眼角瞄着乾清宫上的正大光明匾额,只觉得这就是赤果果森森然的讽刺!做侄子的肖想叔父,做公爹的肖想儿媳!可这个做人侄儿,做人公爹的竟然还是九五之尊!这难道不是新觉罗家的耻辱?

    满清传承至今,新觉罗家人才辈出,其中多少祖辈为了江山出生入死?更别提为了新觉罗家的尊崇和颜面,其中放弃的,牺牲的,几乎数也数不清!皇家子当侍天下!这一代怎么就让这么个这么个东西登了大位掌了江山理了社稷!八爷强压下一口心头血,竟感觉到自己这喉咙里都泛上了腥甜之气!

    只是,不过一瞬间,八爷在抬头的时候,神色已经是纯然的恭顺和疑惑,看似转头下意识的瞧了一眼玉瓶儿,才道,“容妃娘娘天人之姿,哪里是能比的。儿臣是喜她的英气……”

    八爷声音顿了顿,才似乎很不好意思的道,“很有几分皇额娘旧一贯的脾气。”

    弘历霎时兴致全消,连想见美人儿的心思都瞬间熄灭了……哪怕皇后又有了嫡裔,哪怕皇后曾经是满洲第一美人,哪怕皇后如今是贤惠了许多,但是皇后那子,就不是他弘历喜的那盘菜!

    弘历眼角儿抽了抽不自觉叹息,这十二果然是皇后养出来的,还就喜欢亲近皇后那子的!只是,念及自己适才的一晃而逝的念头,弘历心里头倒是难得的有些讪讪然,看着眼前八爷仍旧没有半点儿变化的神色长吁了口气,似乎十二没想到别处去?

    只是,弘历却不知道,八爷这话说得恭谨无比,神色更是纯粹无比,唇角儿那丝笑意更是一贯的常在!但八爷那眼底都泛上一丝血红来!让太子爷几乎压制不住的子,瞬间归了原位!

    太子下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寒气涌上来,小八这是……太子爷忍不住低垂了眼,心头冷冷一哼,弘历,后有个万一,那都是你自己造的孽!

    弘历心头讪讪然了,对这公主也没兴致了,对着眼前仍是单纯孺慕的小十二终于有了补偿之心了!更别说他瞧着玉瓶儿上容妃那巧笑嫣然的模样,心道这也是个讨好美人儿的难得途径。

    既然下了决心,弘历这大笔一挥,玉玺一盖,一道册封德亲王侧福晋的圣旨新鲜出炉!不止如此,还特许了赏了这位回部公主从西内回子营出嫁的恩典,更别提流水一般的赏赐添妆!

    八爷和太子下两位一瞧这手笔都是心知肚明,弘历这般作为无非就是为了讨好容妃呢!八爷心头冷冷一笑,这消息传到宝月楼之后,就不知皇父是什么表!只怕那神色定然好看的紧……若说皇父坐困深宫没打过自己这个便宜姐姐的注意八爷是半点儿不信!

    八爷怀里揣着圣旨和太子下一同出了乾清宫的时候,弘历还不忘了再嘱咐一番,那意思特特说明了让八爷和太子下两个一定要把美人儿搞定!

    等站在了乾清宫外,太子下回望着乾清宫的明黄琉璃瓦重檐,想想当年,再瞧瞧现在,即使是太子爷也是摇头低叹了,“好一个弘历!”

    八爷捏了捏太子下的手,知道自家二哥这心里头不舒服的很,轻声安慰道,“他一向荒唐……还不到时候,总归今入宫也算是大有收获。”

    太子下点点头,既然请封侧福晋的明旨已经到了手,接下来尽可等理藩院安排了。太子爷笑了笑,道,“有了弘历这一道明旨,小九就能够堂堂正正的入府,恭喜你了。”

    提起这个八爷倒也是满心欢喜,当下也是微微一笑,“弟弟还要多谢二哥呢,若不是二哥的故事讲得好,弘历哪有这么容易松口。”

    太子下凤眼微微眯起,眸子转了转,溢彩流光一般,笑的雍容又贵气,“那小八还不如多谢皇阿玛呢,若不是弘历有心讨好佳人,就弘历那子还能真这么痛快的下旨?”

    太子下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小八,说起洞彻人心,孤倒真是甘拜下风了!孤可真没成想,这弘历对皇后的子这么不待见呐。”

    太子爷虽然心知这皇后不得弘历的心,以至于弘历连面子上的功夫都不愿做,可当真没想过只要一提皇后的脾,连对美人的几分好奇心思都烟消云散了……

    八爷笑的温和,眯起的眼尾却带了几分凌厉,“二哥可当真是谬赞了,不过是其死而复生,恶之其生不如死,弘历这子可是和老四一脉相承的!若不是这几年皇后渐渐的改了些许脾……”

    八爷轻轻一笑,不再言语,可太子下却也明了,当年堂堂一国之母被一个包衣奴才踩的半点儿面子不剩,弘历不也没个什么反应?虽说这人心都是偏的,可是毫无原则毫无因由的偏成了这样……也着实让人心寒!

    “罢了,有孤和你看着,皇后如今这位置稳当着呢。”太子下回握着八爷的手,也轻轻捏了捏。

    细细的飘雪中,八爷转头只见自己的太子二哥唇角含着笑意,一双凤眼灿然生辉,对着自己道,“还要去宝月楼……既然说好了一路同行,小八可不能中途撇下二哥啊。”

    八爷自从今入宫以来就一直微微有些暗沉的眉宇终于缓缓散开,暖意渐渐从眸底深处浮了上来,须臾沉默之后,八爷的手紧紧的握住眼前人白皙修长的指,慢慢的十指紧扣,笑的粲然又满足,“自当一世同行,二哥可不许嫌弃弟弟。”

    宝月楼内,康熙爷依旧是一袭白衣……不是康熙爷不想换了这装束,而是这弘历也好,太后皇后也罢,没一个关心这事儿的!

    于弘历而言,自是为了自己的赏心悦目。而于太后皇后而言,可都是清楚的记着当年给香妃换装之时那点不得不说的事儿!哪里还会提什么换旗装?谁知道是不是又触了霉头!

    康熙爷有心提起这事儿,可一瞧弘历那闪着有色光芒的眼,顿时就把这话咽了下去。朕可不想再刺激这弘历一点半点的,谁知道下一回这自伤这一招还有用没用啊……

    康熙爷斜倚在边上,摸了摸自己如今已经包扎妥当的左肩,估摸着这伤能让自己清静些时了?可要让弘历彻底的死心,实在是有难度!只不知接下来弘历打算如何了。

    正琢磨着的康熙爷就听见人禀报了,十二阿哥和十二福晋奉了皇帝口谕,来探望容妃娘娘。

    康熙爷一听这十二阿哥就恨得直咬牙,十二阿哥?不就是老八那个孽障么!要不是他,朕能这么狼狈?

    等康熙爷换好了衣裳出来的时候,正瞧见八爷和太子下两个坐在宝月楼的几凳上品着茶。

    康熙爷眼瞧着八爷今穿的是正式的皇子朝冠,熏貂缀朱纬,两肩前后绣正龙纹,金黄朝带坠着猫眼石,越发衬得少年容颜精致,龙章凤姿。

    康熙爷不一怔,似乎……有许多年没仔细瞧过这个老八了?怎么如今见了他这一皇子朝冠,竟然都想不起当年那个曾经也是聪颖贴心玲珑剔透的皇八子是什么模样呢?竟然只记得当年自己怒斥他出之时这人那惨白的面色,还有那两只海东青垂死之时,自己一眼瞄见这人眼里的通透了悟以及淡淡自嘲。

    父子之恩绝矣,这是自己亲口所说,金口玉言,不容反悔,更无意反悔!难道今时今,自己还有什么立场去斥责于他?念头不过一转,可是康熙爷心头那愤怒语气竟然不自觉的渐渐散了……而整个人也僵立在厅门口,自己如今这模样,老八那子虽然不是睚眦必报的,可是对着自己如今可当真是没有半点儿分好讲,岂不是招他笑话?

    康熙顿了顿,目光扫过厅内的另一个窈窕影,香色皇子福晋蟒袍,通绣着九蟒五爪,通雍容贵气,眼中却是磊落风华,唇角淡淡的勾着一抹宁和笑意……康熙眸子闪了闪,这人的气质,怎地如此眼熟?

    八爷和太子下两位在康熙出现的那一瞬间各自捧着茶盏的手就都是一顿,八爷淡淡的勾起一抹笑意,把茶盏放在一旁,起请安道,“永璂给容妃母请安。”

    话音一入耳,康熙和太子下两位齐齐僵硬,太子爷忍不住嘴角抽搐……小八,你这话说得真是不怎么地道,这可真是使劲儿的踩皇阿玛痛脚儿呢,还真是半点儿面都没留!

    太子爷也将茶盏放在一边,起了,只是瞧着不远处侍立着的几个宫女内侍,太子爷眉头皱了皱,略一犹豫,起行了个半蹲礼,道了一句,“请容妃母安。”

    可怜康熙抽搐着嘴角,顶着满头满脸的黑线,瞧着八爷那动作,嘴角儿那笑意,彻底的僵硬在原地!康熙爷心里头恨得直想挠墙,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尽皆抛出了九霄云外,脑海里就一个想法,老八,你丫绝对是故意的!你是故意来瞧朕的笑话,是吧?是吧?

    不过一瞬间,康熙爷就定了心神,弯了弯唇角,容妃母?这容妃不通世事可是声名在外的!康熙爷干脆自顾自的坐在上首,然后巧笑倩兮的对着八爷问道,“是你皇阿玛派你来的么?”

    康熙爷这一句话的含义相当明显,这皇阿玛是谁?弘历?老八你难道还真有脸认?朕可不信你在朕面前连脸面都不要了!太子爷听了就抿了抿唇,干脆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看着自家八弟如何应付。

    八爷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只淡淡的笑了笑,“容妃母是皇上的心中,皇上知道容妃母思念故乡,因而命永璂携福晋前来劝慰。”

    八爷淡淡一句,可是那意思还真就深着呢!一是说弘历对你可是难割难舍的很,二是说若不是所谓的皇命压下来,爷才不想来瞧你,三是来此这重点可不在爷上,爷的福晋就在一旁坐着呢!至于康熙认不认得出来,八爷半点不想给他提什么醒儿!

    康熙仍然是一副笑意,道,“往我也常听皇上提起十二阿哥,只说是十二阿哥一向孝顺,虽不及五阿哥聪慧,却也是难得的,而今一见,果然如皇上所说,确实能分君之忧。”

    八爷听见这一句,心里就是一声冷笑,这是故意刺自己呢?孝顺?把自己的皇父送到弘历边,这是孝顺?分君之忧?就管到人家皇帝后宫里了?还是指自己之前下药的事儿呢?居然还拿五阿哥那个不知所谓的来比,皇父你也不怕自己失了面子!

    只是,今时今,八爷早就没这些心思了……孝不孝顺,那是自己做出来这人就信的?在他心里,自己孝顺与否没有本就任何意义!这话如今说起来就不矫

    八爷似笑非笑的扬了扬眉,道,“皇上夸赞之语,永璂实在是不敢当。只可惜永璂不善骑,不然似今万里雪飘的天气,最适合出门捕猎,若是侥幸捕到海东青,还能送给容妃母解闷,也不至于像如今一般空手而来了。”

    八爷声音顿了顿,又淡笑道,“不过,容妃母天生丽质容色无双,想来是不那等猛禽的。永璂也着实是怕那海东青不识好歹伤了容妃母的绝世容光,倒是岂不是还要偏劳容妃母亲自动手?”

    八爷略笑了笑,眸子里墨色沉沉的对着康熙瞧过去,又微微眯了眯眼道,“说起来还真是可惜,如今季节不对,容妃母自入了宫,还未曾去过畅园吧?畅园中景致过人,美轮美奂,十六叔在世之时,永璂曾听他提起过园中胜景……以及一些难得的趣事。”

    太子下在一旁听着这一句,眼底闪过淡淡茫然之色……这一句的深意,恍然想起八爷曾提过上辈子他的死因以及和十六的牵扯,太子下心头隐隐泛上来几分寒意,霎时间汗透重衣!畅园那是当年皇阿玛殡天之处,那所谓的趣事……莫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_<)~~~~我被甜品卡住了,卡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