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转过天来,这几的一派清朗天色却变了,飘起了细细的雪花。

    八爷起的时候,时辰尚早,侧的小十睡得正是酣甜。八爷轻笑了笑,替他掖好了被角儿,又吩咐了人好好侍候,不必让自家弟弟早起。

    八爷看着外面的寒风瑟瑟雪花飘飘,裹上了狼皮披风才出门去太子爷的院子,今尚要进宫,虽然时辰尚早,但是依着二哥的子,只怕是惦念着宫里头的皇父,八成是睡不踏实,要早起的。

    只是,八爷这一回还真就料错了!熟门熟路的绕进了内院,外间里皆是细细暖暖的香气,八爷这眸子里不自觉的就氤氲了暖意。

    换了常服之后,八爷抬手去推里间的门,却没注意后太子爷边伺候的侍女都是一副莫名又诡异的笑意。

    八爷一进屋子只见这桌案上还摆着残酒,酒气早就被暖香熏散了。八爷不摇了摇头,二哥昨儿这是怎么了,也不吩咐人收拾的?

    再看帐子倒是垂着,只是锦被早就散在了榻下面,八爷略皱了皱眉,昨夜里变了天,二哥又喝了酒,这些伺候的奴才怎么这么大意!若是染了风寒可如何是好?

    有心叫人换一锦被,却又怕惊醒了二哥,八爷犹豫一下,还是自己去一旁的碧纱橱里抱了被子出来。

    刚刚将一侧幔帐勾在一边的金钩子上,八爷这手就顿住了!脸色霎时好看的紧!怎么爷都进了内室也没人知会爷一声,这屋里可不只是二哥一个呢?

    八爷念头一转,顿时就彻底明白了……好么,原来爷没注意这些子,府里面都已经默认了么?八爷是真的摇头失笑了,罢了,依着自己和小九这一贯的亲昵,再加上兄弟几个的态度,有这结论实在是不为过……

    所以说,这榻上究竟怎么了?太子下和九爷把盏言欢,避开了上辈子那些谋算计,又躲开了这辈子的敏感话题,两辈子头一遭相互看的顺眼还联络出那么点儿感来,不知不觉倒都是过了量。

    本来若是上辈子那体条件,不过是几壶酒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可问题就在于,这辈子体条件不给力!九爷倒还好,好歹有内功撑着,太子下可就没那么好的条件!

    奈何,酒酣耳之间,太子下有意之下,饶是九爷的内功再高深,慢慢的也不住了……最后,太子下歪歪斜斜的栽在上,九爷也没好到哪儿去,拉拉扯扯的躺在了另一边,都是酒气上涌,迷瞪过去了!可以说,自从这辈子附了体,这两位还真就没这么不羁小节过!

    八爷眼瞧着自家二哥和九弟,小九倒是盖得严实……不只是盖得严实,手里还八爪章鱼状紧紧的抱着一个被子卷儿,八爷摇了摇头。小九睡着了一贯喜欢抱着东西的,这习惯倒是一直在。

    再看自家二哥,侧睡着,长发蜿蜒在枕上,一袭衣衫有些零落,只斜斜的盖了个被角儿,八爷叹了口气,将手中被子给自家二哥盖上。

    却不防被人攥住了手腕,太子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问道,“什么时辰了?”

    八爷轻声道,“还早,你再睡会儿不妨的。”

    太子下懒懒的应了一声,八爷又替他们重新放好了帐子,才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吩咐人备了解酒之物。

    八爷才拿了一卷书,坐在外面等。只是,念及一会儿要入宫,八爷虽然手握着书卷,可那神思大半都飞到了别处去了。

    等半个时辰之后,太子下收拾妥当出了内室的时候,一眼正瞧见八爷难得有些呆愣的模样。太子爷眉心略拢,一边捧着八爷让人端上来的解酒茶慢慢啜饮,一边问道,“小八,可有什么难解之事么?”

    八爷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却问道,“小九呢?”

    太子爷放下杯子,眼神闪了闪,声音有些微调侃,“你的小九又不用进宫,自然还睡着呢!”

    小八这是因为进宫所以不正常了?太子下心头瞬间的起了猜度之心……无论如何总不会是为着弘历,那自然就是宝月楼里那一位了!

    八爷点头笑了笑,容色却略显出些许苍白,也不再言语。

    用过早膳之后,太子下吩咐人去取了皇子朝冠和福晋的香色蟒袍,和八爷各自换上。太子下摩挲着蟒袍上的九蟒五爪绣纹,在铜镜前转了一圈,看着镜中人如今娴雅雍容的鲜妍玉貌,太子下略略牵了牵唇角,神色有些茫茫然的低声道,“你说他能认出孤么?”

    自咸安宫圈最后一别至今,已有十几年时光,更别提其中又隔了生死阳!八爷收敛了平里惯常的笑意,神色有些漠然又有些难言的哀伤,淡淡道,“二哥尽可放心,皇父定然会认得二哥的。”

    太子下摩挲着纹样的手一顿,转头叹道,“小八,你若不愿,孤自己去见他就是。”

    八爷轻轻摇头,唇角儿勾出一弯笑意,温雅中带着些许寒意,“隔世重逢,岂不是难得的缘分?爷若是避而不见,又岂不是令他失望?”

    太子下叹息着敛了眸子,转头吩咐人备了马车。

    到了宫门之前,细细的雪花飞舞的更密更紧了,八爷听着自己和侧太子爷鞋底踩在路面上吱吱的声音,突然一笑,低低的道,“当年,那两只海东青也是在这个天气下猎捕到的。”

    太子下不一愣,脚下一顿,却看见八爷的背影隐约透出几分萧索。等进了乾清宫的时候,八爷面上已经带了这辈子最常见的谦和斯文的笑意,神色恭谨又不失亲近的给弘历请安。

    而弘历这会儿却正对着那两只宝贝玉瓶长吁短叹呢!太子下行了礼之后一抬头,正瞧见玉瓶上美人儿巧笑倩兮有如明珠美玉,太子爷这眉头就忍不住跳了跳!

    若是不知这美人儿芯子是谁,对于这等绝世容光,太子下绝对会报以万分的欣赏!只是,一想到当年皇阿玛那威严天成的仪态,太子下这指尖就忍不住颤了颤……这实在是差距太大了有木有!

    且不说太子爷的纠结难言,那边儿的弘历已经万分络的开口赐了座!八爷一瞧他这模样,就算是明白了,这位脑子里那锦鲤又游的相当恣意了!

    爷这辈子出入乾清宫这么多回,就这一回瞧见你一张口就赐座的!八爷瞄了瞄一旁如今万分娴雅的太子爷,心里都忍不住犯了嘀咕,指不定爷这回还是沾了太子二哥的光呢!

    果然,弘历是一点都没让八爷这心思落空,压根儿就没理会眼前的十二阿哥,腆着满脸笑意,对着太子爷笑的相当慈和,“十二媳妇啊,朕知道你一向是娴雅又孝顺的,皇后和令贵妃也对你一向是赞不绝口……”

    弘历这声音顿了顿,“容妃远离故乡,昨又染了病,朕左思右想,只有你最善解人意。”

    弘历笑的煞是温和,“十二媳妇,你替朕去劝劝她可好?”

    八爷和太子下顿时都明白了,怪不得弘历起了这心思,原来有这个令贵妃在里面折腾呢!只是……若是劝不好,太子爷这个娴雅雍容的十二福晋彻底在皇帝面前失了脸面不说还挂了无能的号,若是劝好了,人家令贵妃还举荐有功呢!

    太子爷倒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令贵妃哪怕是算计翻了天,也翻不了大局!她那个十五阿哥一天摆脱不了病怏怏的模样,她就一天别想出头!

    太子下笑的倒是愉快,这些子府里面闹的紧,孤倒是疏忽了这个几近失宠的令贵妃了!

    太子爷当下就是抿唇一笑,“皇阿玛所托,儿臣自当尽力。”

    而后,太子下略显犹豫的看了八爷一眼,然后状似鼓起勇气一般,对着弘历道,“儿臣今来,还想像皇阿玛讨个恩典。”

    弘历被太子爷这般作态引起了兴致,再加上太子爷适才答应的万分爽快,那腔调那气势让他几乎都要看到宝月楼里那美人儿彻底的为他倾倒的模样了。弘历几乎笑的牙不见眼,“莫不是小十二欺负你了?有皇阿玛替你做主!”

    八爷眼角跳了跳,就听着太子下状似羞涩的道,“十二阿哥对儿臣很好,儿臣感念之下,也想着回报十二阿哥的心意。皇阿玛是难得中人,儿臣这一番心意皇阿玛一定是理解的。”

    太子下这话说的似羞还羞,这眸子更闪着亮闪闪的崇敬光芒,看的八爷只默默转头!二哥您用什么手段不好!竟然学起那个不着调的永琪那伙儿人惯用的一!难道也要摆出那些美好高贵善良大方的说辞么?饶是八爷两辈子历练的心思,一想到那个张扬骄纵的太子爷满口仁慈善良,八爷这心里都止不住激灵!

    太子爷一句话说的弘历果然龙心大悦,这十二媳妇果然是难得的!富察家的家教果然是一脉相承的!前有孝贤这颗明珠,而今又有十二媳妇这阙美玉!

    只能说,好在太子爷不知道这弘历究竟在脑补些什么,否则还真不一定能压得下心思继续演绎这个娴雅大度的十二福晋!

    太子爷低了头,略一沉吟,起对着弘历福了福,可那眼角儿却瞄了八爷一眼!那意思明明白白,小八,今儿孤为了你可是当真舍出去这颜面了!

    太子爷抿唇笑道,“十二阿哥前遇到一个知心人。”

    弘历最这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的戏码,立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诚惶诚恐坐在一边的八爷。八爷强忍住自己抽搐不止的嘴角儿,起对着弘历露出尴尬又惶恐的表,只是八爷那心里当真是相当的难言!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乾清宫!爷上辈子在这儿赢过输过被斥责还被剑砍过!可怎么也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还要在这儿演绎出难自为红颜的戏码!小九……八爷这心头长叹,小九啊,你我兄弟还真是都不容易!二哥,也当真是难为你了!

    可八爷一想到宝月楼里那位听到这消息可能会有的脸色……顿时不纠结了!比起爷来,那位才更郁闷吧?那位在乾清宫是什么模样?弘历又是什么模样?他弘历自比圣祖,就这么比?

    顶着弘历兴致盎然的眸子,太子爷言语精炼用词深切的讲述了一番根深种之下的由兵戈而起的恨缠绵,听得弘历只剩下击节赞叹!

    眼看着弘历瞧着八爷那目光越发的暧昧,太子下和八爷两个都强忍着各自心头的郁闷难言,终于等来了弘历的一句,“十二,你说那知心人是回部的公主?”

    八爷眼润润的瞧过去,复又低头请罪,“为了我大清的江山基业,儿子本不敢有其他想法。可如今回部来降,又极有诚意,儿臣才厚颜来向皇阿玛请旨。”

    弘历沉吟半响,可问出来的却是,“这个公主……也如容妃一般出色么?”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