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十爷这话一入耳,八爷的第一个反应是抬头望天,小十这是怎么了?虽然这几爷是疏忽了弟弟,可小九几乎和小十同出同入同饮同食的,难道小十还是无聊了么?

    只是难得小十这模样来自己面前,一对上十爷那光闪闪的眸子,八爷还是点了头,笑道,“正巧,也到了这个时辰,吩咐人把晚膳摆在你房里,叫上小九小十四,咱们兄弟几个好好聚聚?”

    没成想,十爷倒是摇了头,“二哥那儿的晚膳早就摆上了,九哥正在那儿喝酒呢!小十四说他子倦,早就歇下了。”

    八爷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和着小十这是找自己真有事儿?揽着弟弟肩头,一路进了十爷的屋子,再吩咐人摆了晚膳。

    八爷抬手就要给弟弟布菜,却被十爷按住了手背,十爷圆圆的脸上深深地笑出一对儿酒窝来,“八哥,你别动,今儿弟弟亲手服侍你。”

    可八爷听见这话,顿时眉角儿一抽,心底慢慢的泛起一丝凉气,要是爷没记错,上一回小十来书房万分淡定的对着爷说想要个小包子那会儿,就是这表

    十爷自顾自的替八爷布了菜,甚至还亲手斟了酒递到了八爷唇边,笑道,“八哥,这可是弟弟的一番心意啊。”

    八爷听着就眯了眯眼,笑的谦和温润,就着自家弟弟的手一口咽下这酒,才笑道,“小十,今可是有什么事?”

    十爷却忍不住被自家八哥这气息给激的偏了偏头,这个带着宠溺带着纵容的模样,爷这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出口了……

    十爷纠结着自己的小心意,终于还是放下酒杯,抿了抿唇,声音有点儿委屈,“八哥,十三有喜了……倒是弟弟这个一心盼着念着孩子的……”

    十爷这话终于是没好意思说完,可是这言下之意让八爷全明白了……原来十三还真就有了?老四这药果然是好用的紧呐!有心把这事儿的前因后果和自家十弟说个明白,可是八爷一转念,若是小十听说了这药好用,真去琢磨这东西可如何是好!

    依着小十这谋算,对上老四可不是对手!谁知道老四他能不能在这药里做什么手脚,这些东西本就应该是用之物,若有个万一岂不是害了自己弟弟?八爷略顿了顿,安慰道,“小十,你进了府才几个月,这等事又何必如此心急?”

    说着,八爷就揉了揉弟弟满头青丝,笑道,“你怎么说也是爷的弟弟,难道八哥还能委屈你了?小九现在每琢磨他那生意,要开铺子通商路呢,你有空也不妨和他参详参详,在八哥府里哪有那么多规矩拘着!”

    至于十三的事儿,有太子下在,定然不会薄待了他!至于自己……八爷突然觉得如今哪怕是在朝堂之上,也没这么累过!

    只是,看着自家十弟光闪闪的眼睛,灵动乖巧,八爷笑着伸了筷子亲手替弟弟夹了平里最吃的菜,十爷果然听话的点了点头,一顿饭吃完,又上了香茗点心……就着八爷手吃点心的十爷才蓦地反应过来,好么,这事儿居然让八哥给绕过去了!

    十爷这会儿可真是满心窝子的怨念了!八哥,你怎么就这么绕弟弟呢?虽说爷明白你这是宽慰爷呢!可你又不是不知道弟弟可不是为了这事儿才把你拽到这儿来的!这些子九哥和爷是同宿同食的,八哥你都多久没来过爷的院子了?你不来,爷的小包子是自己能冒出来的么?

    其实,八爷还真不是有意把这事儿给绕过去的,而是人家八爷对着十爷那两个深深的小酒窝就心里琢磨着有些好笑,这个弟弟一贯是带了点儿呆的,这要是问爷这小十三怎么就这么好运道,爷可怎么开口……在弟弟面前,和老四那些扯不清的帐说起来八爷也是会没面子的!可偏偏,对着自己心疼的弟弟,八爷还说不出半句假话来……于是,话锋一转,这话就绕过去了!

    背着自己八哥,十爷这灵动的眸子转了转,笑道,“八哥,弟弟吩咐人备水沐浴吧?”

    八爷折腾了一天,本也带了些许倦意,坐在椅子上就应了一声。等泡在浴桶里,八爷正闭着眼睛琢磨着这几天的事,忽然却听见浅浅的脚步声,然后鼻间又嗅到淡淡香气,似乎是玉兰香?

    八爷疑惑的睁开眼,这是小十的院子吧?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趁着主子不在进来翘自家主子的墙角儿?

    可一抬眼,却让八爷止不住满头满脸的黑线!小十,你这是做什么呢!啊?你好歹也是皇子阿哥!这都是什么事儿哟……

    八爷这回是彻底的不淡定了!所以说,十爷究竟做了什么?人家十爷正在和自己上那个浅碧色中衣做奋斗呢!

    一看见自己八哥睁了眼,十爷倒是闹了个红脸,顾不得衣裳还半挂在胳膊上,先是两步绕到八爷后,又羞又恼,“八哥,你闭上眼睛。”

    八爷貌似云淡风轻,实际上那脸色可当真是好看的紧,爷在沐浴,小十你进来也就罢了,偏偏还把自己弄成这模样……这事儿怎么着都不像是小十能做得出来的吧?

    八爷这都刺激大发了!还有还有,小十你还让爷闭上眼睛,这任是谁听见声音不会睁开眼睛看看况的啊?

    八爷闭了闭眼,可还没等着八爷开口,就感觉后肩头上多了两只细细软软的手,明里貌似是按摩,实质上掐的八爷还真是就一个字,疼!

    八爷只觉得自己这嗓子都被刺激的有些干涩了,有心开口让弟弟别再按,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手却干脆从里面伸了出来,一把覆在了肩头的手上,顿了顿,回手捞住了弟弟,带进了水中。

    八爷闭着眼,这声音低低的,问道,“小十,你这是哪儿琢磨来的?”

    十爷这脸色红红的,也不知是气蒸出来的还是被自己这作为羞出来的,心里面直咬牙,爷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本来在内室里好好的坐着,可居然一时起意琢磨出这么回事儿来,这也不知是故意折腾八哥呢,还是折腾自己呢!好在是在八哥面前,要是让别人知道,爷还不如一头撞死来的干脆!

    可十爷却也心知,这若不是八哥,爷怎么着也不会做出这等事儿来,这又不是上辈子,只当是兄弟玩闹了,如今这样岂不是平白让人瞧得低了?十爷这子一动不敢动,深深呼了口气,看自己八哥一直当真是闭着眼,心里倒是略轻松了不少!果然还是八哥体贴弟弟的心思!

    只是,十爷那声音里还是带了尴尬,有些吞吞吐吐的,“以前……呃,上辈子,不也是一起洗过么……”

    可八爷这眉梢狠狠的跳了跳,心里面也是狠狠的哆嗦了一回!以前和现下,能一样么?啊?

    只是八爷却轻轻叹了一声,抱紧了怀中人,下颚轻轻靠在弟弟的肩头,唇角含着淡淡笑意,眉眼弯弯,自己这个弟弟,怎么这么可人疼呢!不过一瞬间,八爷就彻底的放松下来,那些个纠结难言的心思尽数放在了一边……

    却说太子下和九爷两位目送了十爷离去,太子下眸光微转,笑吟吟的道,“小九,孤今儿才发现这小十的子当真是有趣的紧,小九你就这么把小十推到小八那儿去了?”

    九爷眉梢一挑,撇撇嘴,“二哥,你可别说是弟弟不厚道,前生旧事不提是不提的,可事都摆在那,爷就是不待见老四和十三!”

    十三有了喜又怎么样?有小十在,爷就不信八哥还能顾得上他十三!

    太子下笑眯眯的将鞭子拢进了袖口,起笑道,“不待见就不待见吧,总归孤心里头明白。”

    提起这两位,孤也不舒服!只是,太子下心里却是一声叹息,不舒服是不舒服的,可是怎么着也有那么点不知真假的分,再加上这府里面还是需要这两位的。

    太子爷随口就吩咐了人摆上晚膳,转头又对着九爷道,“估摸着今儿小十是没空陪你了,晚膳就在孤这里用吧?两辈子可是头一回有机会和九弟单独共聚呢!”

    太子下这句话九爷倒是心知肚明,小十那心思本也瞒不过这位太子爷!九爷眯了眯眼,八哥啊,弟弟这也是为你好不是?凭着对自己八哥的了解,九爷心里头也明白,八爷那是即使心里不舒服到了极致,面上也是笑如风拂面一般的。就这回,八哥要是知道了十三这事儿,指不定怎么不舒服呢!这会儿有小十开解,定然是只有好处的。

    九爷点头应了,然后又道,“二哥,弟弟可是有好几没见过绵宁了,不如抱出来让弟弟见见?”

    太子下似笑非笑的瞄了他一眼,小九你这对着绵宁难道还是屋及乌了?几没见就念着想着?又想起上辈子听说的,九贝勒为着自己八哥子嗣不丰想尽法子送美人,结果闹到八福晋的彪悍满京城无人不知……太子爷几乎都有些压不住笑意,拿着帕子遮了唇角儿一抹笑,才吩咐了人去抱绵宁来。

    许是因为屋子里烧了地龙,绵宁小脸红扑扑的,小小的子有点儿圆滚滚的,五官渐渐张开,衬着大红色的小衣裳煞是精致。

    九爷双手抱过绵宁的小子,绵宁眼睛黑亮亮的打量着面前的美人,使劲的挥舞着小手抓着九爷的衣裳,九爷又摘了自己发上流苏,拿着长长的坠子在绵宁眼前晃来晃去,逗哄着绵宁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

    太子下笑眯眯的看着九爷哄着自己的儿子玩闹,道,“绵宁倒是真心的喜欢亲近你。”

    九爷也不抬头,亲了亲绵宁脸颊,笑道,“八哥的儿子当然和爷亲近了。”

    太子下心道你八哥的儿子后可不止这一个呢,不过却话锋一转,笑道,“老四那个小格格已取了名字了,就叫静安。”

    九爷这才抬了头,忍不住道,“是八哥取的名字?静安?老四哪是能安静的下来的!”

    太子爷抿了抿唇,微微一笑,“岁月流年,莫不静好?且看后吧,只是我们这位静安格格可不是常人!”

    九爷的眸子疑惑的转过去,太子爷笑道,“这会儿不过几个月大,还看不出来是谁,也许指不定也是故人呢!”

    九爷抱着绵宁的手紧了紧,然后唤了嬷嬷进来,抱了小阿哥出去,才啧啧笑了几声,却不肯说话。

    晚膳不一会儿就摆上来,太子下坐在正位上和九爷推杯换盏,都是刻意避开了昔年旧事和如今的敏感问题,酒之间,倒也联络处些许往没有的分来。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