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九爷这嘴角忍不住抽搐,这弘昼……有什么后果还用说么!这算是彻底被这位太子爷给在心底记上一笔了!说句不好听的,这位太子下某种程度上可绝对是睚眦必报!

    更何况,九爷不厚道的挑了挑眉梢,小十四刚才有意无意的提起弘皙,这太子爷八成正心疼儿子呢!绵宁那可是太子下亲生的骨,弘昼明面上是算计太子下如今的份,实际上大清一贯是子以母贵,若是失了太子下如今的份庇护,绵宁后如何,还用多说么?

    太子下倒是一笑,精彩?孤可就不怕他精彩!老四那一贯是个能忍耐的主儿,可他这儿子们可没他那本事!这一方势力孤正愁没处下手呢!若是彻底的拿捏住了弘昼,凭着老四势单力孤还真能翻了天?太子爷这心头一狠,老四,你可别想着算计孤……孤虽能容得下你,可再也绝不会让你有机会踩着孤上位!

    太子下琢磨着眼里就带了笑意,看着九爷十爷那目光越发的柔和,唔,还是小八这两个弟弟省心啊……没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算计!就是小十四,最多也不过是偶尔的亮亮爪子,哪像老四那么多弯弯绕绕!

    九爷虽然不明白这太子下安的是什么心思,可九爷人家也不在意!弘昼也好,老四也罢,和爷有关么?若是眼前这位爷真和老四掐起来……再说!反正爷这辈子也没那些个心思!有那闲功夫还不如好好琢磨琢磨自己这生意呢!爷这生意做得好,后才是真能惠泽后人呢!

    太子下悠悠然的抿了口茶,笑道,“怎么就你们两个来?十三和十四呢?”

    九爷哼了一声,倒是十爷接了口,“小十四说是上倦,回去歇着了,倒是十三那儿……”

    十爷顿了顿,太子下有点儿疑惑,难道十三又怎么了?十爷抿了抿唇,圆润的面颊上硬生生的纠结出来两个小酒窝,手上帕子卷了卷,“刚刚才宣了太医。”

    太子爷手上蓦地一顿,宣了太医?莫不是……看着九爷那同样有些纠结的眸子,念及之前八爷和四爷两位不得不说的某事,太子下抽了抽嘴角儿,“十三莫不是……有喜了?”

    眼瞅着九爷眸子里满满的纠结,十爷眼里面满满的惆怅,太子下心里面瞬间诡异了……小九这反应倒是可以理解,可是小十这是什么反应?惆怅?孤应该没看错吧?

    要说人家太子爷两辈子练就的眼力还真就没看错,十爷是真的惆怅了!爷的小包子怎么还没见着影儿呢?十三进了府,好像八哥都没怎么去过那儿吧?他怎么就这么好运道?还有老四!

    十爷这心都快是难言的哀怨了……难道老四和十三两个在这事儿上还有什么法子不成么?

    要不,再和八哥好好商量商量?

    这三位爷各有各的心思,偏偏就这会儿,宫里面来人宣旨了!

    要说怎么着?弘历口谕,传十二阿哥和十二福晋明进宫!来传口谕的还是弘历边儿最得用的太监总管高无庸!

    太子下听着这道口谕就忍不住眯了眯眼……这弘历,不会是琢磨着要让小八和孤一起给他出主意取悦美人儿吧?要不然,怎么还就想起孤来了?依着孤如今这份,弘历他脑子再游锦鲤,做事再不靠谱,也不至于直接宣孤入宫吧?毕竟,即使是皇家,公爹和儿媳妇那也是要避嫌的!

    太子下头一次对自己对外表现出的娴雅大度有了相当的满意!什么叫做想要瞌睡就有人赶着送枕头?这不就是么!不然孤还要进宫给皇后请安,还要再琢磨寻什么理由才能去见皇阿玛,如今,孤还需要再琢磨么?

    哪怕就算是不是为了这事儿,只要进宫见了弘历,凭着孤的手段还能没办法去见皇阿玛一面?

    这些子里,九爷十爷耳闻目见之下,早清楚弘历那本质上就是个不顶用的!两位爷四目相对之下,这念头齐齐的都是……太子二哥这也是好运道啊!只要见到了弘历,依着太子爷的手段,还愁见不着皇阿玛么?

    只是十爷很是纳闷,弘历宣八哥进宫也就罢了,八成是有什么朝事呢!可是宣太子二哥进宫又是为着什么呢?

    可九爷这会儿的念头和十爷可就不一样了!九爷面上笑眯眯的那却是相当的暧昧,趁着那本就千般风致的眉眼,愈发显得绰约风流,声音虽然是低低的,可是近处的太子爷和十爷都是听得清楚,“这怎么还没见八哥呢?宫里的口谕也没见八哥人影……虽说这太监总管倒也容易打发,可是这怎么着也不是八哥做事的风格啊!”

    太子下和十爷同时回顾……眼瞧着九爷那眼底深处的戏谑暧昧,瞬间对九爷这言下之意尽数悟了……太子下略有些狐疑的瞄了瞄天色,小八这个一贯守礼的,怎么着一遇到老四就变了模样呢?这可不是第一回了吧?

    十爷忍不住握了握拳,满头满脸的黑线,老四,爷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在这方面还真是个有本事的!

    可十爷却没看见九爷那眼里划过的一抹不厚道……八哥啊,弟弟不是管着你亲近谁,可是怎么着那十三就有了呢?弟弟看见他可是烦的很!还宇宙全人?咱们新觉罗家可就没这样儿的!九爷是彻底的怨念了……八哥,你有空多亲近亲近兄弟几个谁不行?小十可是天天惦念着小包子呢!

    那么被九爷深深怨念了的八爷呢?天色渐暗的时候,四爷这边帐子里才终于平静了!

    八爷一手揽住怀里软软的体,一手替这个冤家抿去了他那眼角儿的一点水汽,叹息一声,“你这又是何必呢?上辈子谋算了一辈子,难道这辈子还要继续?爷是累了,难道你就不累的?”

    四爷勾出一抹冷笑,淡淡道,“你累了?那这辈子还争什么江山大位?”

    四爷侧了侧,留了个背影给背影,“你出去吧,有你时刻关照,倒是太子二哥的福气!”

    八爷瞪着四爷的背影,蓦地一笑,“老四,爷算是明白了……你我就这么磨着吧!”

    “只是,为着二哥和弟弟们,你若是再起什么心思,再动什么手脚,莫怪爷心狠!”八爷冷冷的撂下这一句,自顾自的披着衣裳出了门!

    四爷全无力的躺在上,听着边这人出去的声音,终于抬起手遮了眼,忍不住一声苦笑,这个老八,果然还是时时刻刻防着自己的!自己不过是刚刚冒出了一点儿的想法,就被他狠狠的敲打!如今看来,弘昼手中的势力是指望不得了……老八可是防的紧呢!

    四爷这心是无比的复杂,上辈子老八和太子虽然没有和自己这么仇深似海的,可是太子下两次被废,老八不都是出了大力的?难道太子爷就真不在意?可就偏偏这两位,在府里硬生生的演绎出了同仇敌忾水交融!

    可是反观自己呢?那还真就是稳稳当当的占在老八心头仇恨榜的榜首……被这人生生防备,还真就是时刻不忘了!

    好半响,四爷才起了,吩咐了锦瑟备水沐浴,那个冤家狠命的折腾自己,弄成这般模样还怎么见人!等十三爷晚上来的时候,四爷已经把自己收拾的比较妥当了。

    只是十三爷一进门还是拧了眉头,一眼就瞄到四爷那有点儿破了皮的嘴角儿,“四哥,这是……莫不是八哥又为难你了?”

    四爷摇了摇头,“爷和他的事儿你就别管了,他能为难什么?那些旧事扯不清算不明的,这么磨着吧。”

    四爷这神色倦倦的,只觉得这心里也着实累的紧,可是总觉得心底飘飘悠悠的没个归处,甚至都没个方向,后该怎么办?两生两世,竟然头一次半点儿盘算都没有……

    十三爷看着自家四哥这倦怠模样,这辈子明媚的眉眼闪了闪,声音有些低低的,神色都有了些许嚅喏,道,“四哥,今弟弟这里传了太医诊脉,我……”

    四爷蓦地抬了头,就看十三爷这眸子似是郁闷似是委屈还有那么点儿难言的尴尬,“诊出喜脉了……”

    “当真?”四爷这眸子倒是亮了亮,这倒真是好事!后小十三有了依靠,爷也能放心了!四爷瞬间起,转手就将十三爷按在椅子上,“小十三,你既然子不便,正该好好歇着才是!”

    四爷忍不住在屋子里踱了几个来回,转头就吩咐锦瑟来给自家十三弟看子,一边又颇为语重心长的道,“小十三,你可要好好调养子,切莫要像四哥这般……”

    可怜十三爷眼看着自家四哥瞬间进入了弟控模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四哥,弟弟这子好着呢……再说了,你就一定要提醒弟弟踹了小包子这个悲催的事实么?

    十三爷这会儿当真是绪相当的黯然,居然有小包子了?爷居然就这么有小包子了?可瞧着自家四哥强压着倦怠,握着自己的手细细嘱咐,几乎都有那么点言传教的意味儿了,十三爷这嘴张了又张,终于还是没能够开口……

    只是,十三爷这思维瞬间诡异了,四哥这是充分的认识到了自己如今这份么?怎么接受度如此之好,你看看这一项一项叮嘱的……这殷切模样,哪儿还有当年那个冷面四哥的风范哟!

    且不提十三爷这纠结难言的心思,单说八爷强压着满腹火气出了四爷的院子,只觉得自己如今这心头的滋味着实难言的紧!回头看了眼窗棂子里刚刚透出的烛光,八爷狠狠的闭了闭眼,老四,既然爷给你面子对你温言细语你不要,那么后就好好的做你的侧福晋吧!

    只是,等八爷再回头的时候,却被自家十弟堵了个正着!眼看着自家十弟明显黑了的脸色,八爷颇有些摸不着头脑,小十这是怎么了?又不是小九一贯敏感的子,难道出了什么爷不知道的事儿?

    十爷本来正在四爷院子外面犹豫,本想拽了九哥一起来,可偏偏自己一对上自家九哥那斜斜挑起的眼角儿,十爷就莫名的短了气势……况且,自己这心思让九哥知道还不笑话自己么……只是,十爷,您那心思九爷还真就清楚着呢!

    有心转头就走,可是都到了这里,难道爷还怕了?十爷握了握拳,做好了心理建设,怕什么?那是爷的八哥!只是一想到老四那张冷面,十爷还是忐忑了……偏偏事有凑巧这会儿八爷就出来了!

    十爷蹬蹬几步过去,还是八哥心疼爷,你看这不爷正犹豫呢,八哥就出来了?可见爷和八哥可是心有灵犀的!可十爷刚刚笑了一下,圆圆的脸上方露出两个可人疼的小酒窝,就清晰地感觉到八爷上这还未散的旖旎气息!

    十爷这回是当真黑了脸!八哥,你后院儿这么多人,你喜欢谁不好?啊?怎么还就偏偏亲近他!再一想到小十三的包子上了笼,自己这个一心念着的倒还没遂了心意,十爷是真不干了……

    八爷还真就受不得弟弟这有些委屈的模样!一看弟弟冷着脸,八爷伸手摩挲着弟弟的头,问道,“小十,可是出了什么事么?小九呢?”

    其实,八爷还真没别的意思,自从小九来了,自己又政事繁忙,小十几乎和小九腻在一起,这会儿只看见十爷,八爷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了。

    可是十爷扁了扁嘴,果然,八哥还是最念着九哥的!十爷抿了抿唇,“九哥和太子爷两个闲话呢……刚才宫里高无庸传了弘历口谕来,宣八哥你和太子爷两位明进宫!”

    八爷略怔了怔,而后念头一转,宣爷进宫到可以说是为了政事,可是同时宣太子二哥,念及弘历一贯的不靠谱,八爷忍不住满脸黑线,这弘历不会是打着让二哥去给他劝解美人儿的心思吧?

    八爷这正琢磨呢,一低头却对上弟弟光闪闪的眸子,十爷压了压绪,再次笑出两个小酒窝来,“八哥,弟弟今找你有事呢,要不今晚去弟弟那儿歇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呃,不是伪更,是想问大家想不想念番外……如果想看番外的人多点,一周之内更一章番外出来。

    另外,大家想看甜品吗?这一次庆祝新年,可以点单!最后会根据统计来确定甜品CP,然后在正月十五之前放出来。今天是正月初五,一直到正月初九,四天之内投票,然后卿卿开始码字,十五左右发放甜品。

    PS:感谢亲投了一颗地雷,但是我这边没有显示出投地雷的亲的马甲,只能在此表示感谢!

    基本思路整理如下:——但是好像有当时想到的原因结果后来又给忘了,以下不完全。

    1、四爷故意拦在太子下的鞭子前面,让太子下不好下手,这个作为刺激到了八爷,这个刺激,我认为有二,第一是,你的儿子你舍不得,同样是新觉罗家的子孙,爷和小九的儿子就受你糟践!第二是,如今的绵宁,是八爷寄予厚望的儿子,可是这弘昼一进门提的那条件,言下之意那就是哪怕是嫡福晋所出的绵宁,也比不上他皇阿玛的孩子……这个就是彻头彻尾的迁怒了。

    2、对于八爷来说,在任何时刻都不会放松对四爷的戒备的,上辈子的事不用说,就是这辈子,八爷也被算计了一回。其实八爷是希望四爷能够彻底的安分,可是四爷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想了,这就是不一定的事……这回弘昼上了门,四爷出来相见,八爷在一边看着,难免就会多想,尤其是在弘昼提出了换份或者是抬旗这件事,甚至是用宗人府的势力才威胁八爷之后,八爷心里不痛快是难免的,自然会把四爷这边可能生出的心思彻底的掐灭。

    3、其实太子爷故意提起改名换姓这事儿,为的自然是弘昼算计他和绵宁太子爷心里不舒服,有事一起担着,八爷也最好感同受,可是八爷感同受了……那么四爷不悲剧都奇怪吧?

    4、其实四爷明面上是在维护弘昼,可实际上也是在维护自己,看似平静的接受了这个“静”字,可实际上,如果真的平静,四爷根本就不会从屏风后面出来,他不出来,太子下难道还会打上门去教训他不会教儿子么?因为他出面了,弘昼自然会看出他如今的份,已经在府内处处制肘,基本上没有什么发言权,再加上他替弘昼揽了责任,只说是自己教导无方,那么弘昼自然会更心痛他的处境,更会为他打算。那么这宗人府的势力,只要弘昼握的牢,这就是他的势力。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