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听得弘历这话,康熙爷当真是在心头痛骂不止!弘历,好一个弘历!你还要脸不要!啊?你怎么就不能正常点儿?拂袖就走行不行!难道咱们新觉罗家家的爷们就是被女人拿捏的?当真是只气的康熙爷眼睛都泛着血红!

    奈何如今康熙爷的心声半点儿都传不进人家弘历的心里,入了弘历心里的那都是眼前雪白雪白的肌肤,沁人心脾的香气,和那看在弘历眼里怎么都是语还休的风!当然,还有那盈盈语的眼神儿一瞟,弘历只觉得这上都泛着火,这小火苗烧的那叫一个气血翻腾!

    弘历本就已经被八爷算计的不得不忍耐了许久,如今好容易能恢复正常了,哪里还在乎其他……至于眼前这美人儿愿不愿意,那要在皇帝的考虑中么?于是,弘历毫不客气的一把扑倒了眼前的美人儿,顿时暖玉温香盈满怀!

    康熙爷被这一扑,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霎时心底暗暗叫了声糟!下意识挣了一下,却被按的更紧!

    康熙爷眯了眯眼,眼底一抹锐芒划过,手上一肘就挥过去,然后脚下一踹……弘历半点儿没防备,哪成想一个怎么看都弱弱的美人儿有这手呢?康熙爷这劲道用的也是巧妙,正好儿把弘历踹到帐子里面去了……

    康熙爷借着这个空隙蹭地起,顺手从枕下抽出个东西来……等弘历再抬眼的时候,顿时只吓得魂飞天外!只看见自己那个美人儿顶着红红的眼圈儿,一点儿泪珠挂在眼尾将落未落,可那眸子里闪过的都是委屈心酸……弘历顿时被这美人儿难得一见的委屈风给煞住了!可然后呢?只见美人儿手上一点寒光就对着自己心口去了……

    “不要……”弘历霎时冷汗冒了一,一个箭步扑过去,可是他再快,也只是略挡了下美人儿持着匕首的胳膊,那匕首一歪,正扎在左肩上!

    弘历心疼的满心窝子的心酸!自己还没上手的美人儿哟……那雪白肌肤自己还没能瞄上一眼呢!这就带了伤!

    弘历一把接住了美人儿软倒的子,顾不得那血色沾染在自己明黄常服的五爪飞龙绣纹上,小心翼翼的抱着美人儿就放上了那软软的锦褥,转头就要张口嚷嚷传太医……

    可还没等着他开口呢,就看见这神色有些恹恹的美人儿樱唇轻启,断断续续的吐出几句话来。

    康熙爷疼出了一头的冷汗,可挂在眼尾上那一点儿泪珠却终于滑下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明显的带上了些许羸弱,更是让弘历无比的心疼!满心只剩下这个美人儿!

    “我本来以为皇上是难得的英雄人物……哪知道……”康熙爷强压着心口的森森然的怒火和痛恨,面上却带着恰是失落恰是绝望恰是解脱,“是我识人不清……”

    弘历刚要开口,就被康熙爷下一句话给彻底的噎住了!弘历只听着美人儿那声音里带上了明显的失望,“我……说服了父亲休兵,为的就是想……见一见皇上,可是……”

    弘历顿时是无比的痛心加悔恨,原来美人儿是这么的崇拜自己欣赏自己慕自己!可是,自己呢?对得起美人儿深么?啊?眼看着美人儿那气息越发的弱了下去,弘历这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满口不迭的重复道,“香香,是朕错了……你睁开眼睛,看着朕!”

    康熙爷恨不得一巴掌挠过去!错了?这就错了?这就认错了?你还能再没脑子点儿么!当真是浪费了朕准备的那么多说辞!识人不清?也不知是谁识人不清!只是那眸子却慢慢的合上了……

    只听见耳边弘历无比愧悔的嗓音,带着明显的失魂落魄,“朕以后再也不你了……香香,朕不能没有你啊……”

    康熙爷略舒了口气,可是心里面狠狠的抽搐!你怎么还不宣太医!难道真要等朕死了才行!朕还要留着这口气去收拾老八那个孽子呢!还有,弘历,你个不着调儿的!这辈子别落在朕手上!胤禛究竟是什么眼光!啊?胤禛你也别让朕在遇见你!

    硬生生的顶着满腹难言的纠结心酸,康熙爷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天色渐明的时候,德亲王府里八爷的书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八爷斜倚在椅子上,淡淡的看着来人,眸子里掠过一抹怅然,“二哥,你来了?”

    太子下长发半挽,眉宇间一抹厉色,重生之今愈加平和的姿态早已经彻底的抛到了九霄云外!几步就站在了书案之前,将手上的揉成了一团的纸卷摔进了八爷怀里,几乎是一字一顿,“小八,你告诉孤,宫里面的容妃究竟是谁?”

    八爷慢慢的将纸卷放在书案上摊平,然后看似漫不经心的抬了眼,对上太子下氤氲着怒意的眸子,“二哥,你当真还要弟弟说出来?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么?”

    “你……”太子下注意到书案上的画像,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又是平里的一贯风华,“自你我大婚至今,孤对你如何?难道就不得你半分信任?”

    八爷快速扫过纸条上的消息,终于一声叹息,果然不愧是皇父!当真是下得狠心!然后,才站起,绕过书案,站在太子□前,“二哥,若是昨你就知道这容妃是谁,岂不是左右为难?而今,事弟弟已经做下……”

    太子下听了这话,倒是回眸一笑,只是那笑里面都含着些许煞气,“小八,你倒还真是为孤着想了?”

    八爷摇头苦笑,“二哥,这是弟弟和皇父之间的结,弟弟确实不希望二哥为此担心。更何况,二哥,皇父又岂是一般人?”

    八爷捻起太子下带来的消息,“昨弟弟所为,不就这么白费了心思?”

    太子下愣了半响,才低了头抿了抿唇,再抬头的时候,一手紧紧的捏在八爷面颊上一扯,两个红印子瞬间浮上,“小八,你这一招太不地道!居然给弘历下药,让他临/幸宝月楼……乱了辈分尚且不提,难道你就那么想多一个后爹?”

    八爷顿时眼角一跳,黑线哗啦啦砸下来,“二哥,不是下药,是断了弘历的药……真的!还有,皇父不是没侍/寝么……”

    太子下手上继续用力一拧,“是啊,捅了自己一刀,少说也得卧个把儿月!”

    八爷闻言默然不语,不就是卧个把月么……依着皇父的本事,只怕他才不会这么心甘愿的卧!指不定还要给爷找什么麻烦呢!

    太子下自顾自的寻了个位子坐下,沉默半响,指节在檀木书案上扣了扣,沉吟道,“小八,明孤要进宫。”

    八爷抬了眼,“二哥,你莫不是要和皇父相认?皇父素来是疼二哥的,弟弟心里明白的紧……”

    太子下摆手止住了八爷接下来的话,眸子微微敛下,眉心微拢,“小八,孤这不止是为了皇阿玛,自然也是为了你。”

    “皇阿玛的子,这些兄弟之中,只有你和老四,还有孤所知最深,”太子下微微叹息,“他此番吃了这等大亏,两生两世只怕是头一遭,依着他一贯的脾气,又岂会善罢甘休?”

    八爷闻言倒是一笑,眉宇间尽是凛然风华,“纵然皇父心头不岔,又能如何?如今他是占着份?还是占着名分?弘历的所作所为,早就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他若是按兵不动,倒还是尚有可为之处,可是么……”

    八爷这话虽然没有继续,可是意思却是明明白白!只是太子下弯了弯唇角儿,“小八,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在孤面前,还有什么可藏的?难道孤还会拆你的台不成?”

    八爷和太子下四目相对,太子下眉眼弯弯,眸子里流光璀璨,明显的掠过一丝戏谑,八爷忍不住挑了挑眉,终于叹了气,“二哥难道一定要弟弟当面承认这个让弟弟很无奈的事实么……确实,依着皇父的脾气,只要知道了爷如今是十二阿哥,哪怕就是爷占着大好形势,占着嫡子名分,占着天下大义,他也不会甘愿让爷登了大宝!”

    太子下扶额颔首,就听八爷接着续道,“可是五阿哥永琪不顶事,八阿哥永璇又子不便,十五阿哥么……”八爷忍不住一声冷笑,“别的尚且不提,就他那个额娘,十五阿哥就入不了皇父的眼!”

    太子下也是悠然一叹,“所以,皇阿玛的心思多半会放在如今皇后的龙裔上,若是个小阿哥……小八啊,你说如果到时候皇阿玛如果运作得当,设计把你的份捅出去,皇后会支持谁?乌拉那拉一族又会支持谁?若是皇阿玛狠得下心玉石俱焚,到时候第一个要除掉你的就是如今的弘历!当今的皇帝!”

    八爷唇角儿牵起冷冷的笑意,可不是么?这些又哪里需要太子二哥来提醒呢?毕竟皇父如今不过是后宫中的一宫主位,无权无势又不影响大局,可是自己呢?占着嫡子名分,占着亲王位子,韬光养晦也是为了后登临九重!若是弘历得知了自己和皇父的份,于皇父而言,最多是舍了这莫名其妙附来的份,说不定还是得偿所愿!可是自己呢?那就是抄家灭族,说不定比上辈子下场更加难言!

    念及自己今所为,八爷这心还是忍不住颤了一颤,难道自己下意识里还是希望得到皇父的承认么?否则为何会如此的沉不住气!竟然选择这种方法来下皇父的面子!其实,对于皇父此人,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悄无声息的置之于死地……

    八爷在书房里踱了几步,最后负手站在窗前,“二哥若要进宫,也不急于一时,弘历虽然是个不知事的,但此时此刻以二哥如今的份去见受了伤的容妃,总归也是不妥。”

    太子下听见自家八弟这个容妃二字,心里明白的紧,小八这心里别扭着呢!更何况,确实也是自己失了平常心,宝月楼刚刚出了事,德亲王福晋就进了宫,看在别人眼里指不定琢磨出什么来呢!当下倒也是点了点头,只是神色上带了些许迟疑,“小八,你似乎另有打算?”

    八爷转头一笑,温润淡然,“二哥,无论如何,既然那是皇父,那么如今爷府里这些个兄弟总该知才是!”

    太子下闻言眼尾一挑,带出抹邪佞的笑意,“原来小八是打算让咱们这些冤家兄弟一起在孤面前立规矩了?”

    太子下本就是个张扬肆意随心所的心,当下眼里那闪烁的都是难言的兴味儿!孤可是早就有这心思了!小八当真是知识趣的紧呐……

    只是,太子下,您真的忘了么?人家八爷真的没有这意思的!

    于是,在德亲王府的两位主子德亲王和嫡福晋的意志下,住在德亲王后院的一众兄弟们一个个的拧着帕子拢着眉头进了德亲王府的正厅!

    能不拢着眉头么?这天色虽然已经不早,可是自从这些位爷们进了府,何时有过这等经历?谁不知每里福晋向来都是随着子直睡到自然醒的?更何况昨儿才是年节大宴,这些位爷们一个个都是谋丛中走过来,腥风血雨里拼到底的主儿,自然想到的念叨的那都是莫不是朝上有了变故?还是弘历又做出了捅破天的大事?总不能是这朝上真就变了天吧……

    四爷牵着自家十三弟进门的时候,这正厅里就只上首坐了八爷和太子下两位。四爷略一沉吟,还是单对着太子下行了个家礼,然后才在太子下下首找了个位置坐下。

    太子下一边指尖慢悠悠的捻着个果子,一边漫不经心的叫了起。八爷见状微微一笑,和着老四这是当爷不存在?只是念及这位前些子似乎当真是伤的不轻,之后自己也没去瞧他一眼,略一犹豫,还是问了一句,“你的伤可见好么?若有需要,府里的药材补品尽管叫锦瑟去取就是。”

    八爷心里琢磨的那是,弘昼还指不定那一要和爷谈个条件呢!同是新觉罗家出来的,小弘昼可比那弘历强多了,满心思鬼主意,滑不留手的,想要他投鼠忌器,可不是就要应在老四上么?八爷半点儿不想承认,自己也是不想看见这位那病怏怏的模样!想要继续斗?整病歪歪的像个什么样子!爷那就是赢了也不光彩!

    四爷眸子一偏,避过了自己那个狐狸八弟看似关切的眼神儿,心里面忍不住哼了一声,这会儿还知道念着爷的体了?老八那只狐狸指不定琢磨什么呢!不然怎么爷让你那个好九弟给撂倒了那么多天也没见你问一声?就知道你一贯护着胤禟的!

    且不说四爷心头如何腹诽,十三爷本来跟在自己四哥边,看着四爷那举动压根儿就当八爷不存在,这明媚的眉眼就忍不住抽了抽……四哥啊,好歹咱们如今这也算是人在矮檐下不是?

    十三爷无比尴尬的瞄了瞄上首那两位,心里也是忍不住犯嘀咕……这架势,总不能是这年节的,太子下突然就想要弟弟们立规矩了吧?立规矩?立规矩!十三爷忍着不停抽搐的嘴角施了礼,然后在四爷的下首坐了,之后就听见自己八哥这句话!

    十三爷这眸子里划过一抹笑意,唔,原来从某种程度上看来,八哥还是把四哥放在心上的么……

    可看着自家四哥眸子一偏,那脸色十三爷哪能不明白,这就是四哥不想搭腔呢……十三爷心头着急,当下硬生生的勾起一抹笑来,“劳八哥惦记,四哥的子如今只需在调养些许时就无碍了。”

    八爷点了点头,自然而然的扫过下首坐着的十三爷,只不过,当眸子扫过十三爷这辈子明媚喜人的眉眼,八爷心里面蓦地想起一桩事来!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要立规矩了~~其实某种程度上,四爷傲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