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九爷听见自己八哥问的这么一句,脸上那红橙紫绿轮着转了一圈儿,恨恨转头又踹了弘历一脚!反正都这样了,还不如让爷彻底的出了这口气!

    眼看着弘历那一衣裳上又添了个鞋印儿,九爷才转头眼角儿一挑,道,“适才弟弟和八哥说要在这园子里转转……”

    说着九爷就瞟了还被八爷紧扣着手腕子不放的弘昼,眉目间风致宛然,只是那语气可都带着些许煞气,“弘昼,爷当年这园子你觉得还好么?”

    弘昼既然知道这位是谁,哪能不知道九爷当年的脾气,眼瞅着这位目光流转就定在自己上,弘昼只觉得自己当真是无辜,当年和您二位斗得天翻地覆的是皇阿玛,今儿惹您发作的也不是爷啊!

    只是,弘昼自己也是新觉罗家出来的,自然知道这新觉罗一脉的通病,那心眼儿一个个的都不大,眼见着自己就要被迁怒,弘昼真不想落个和地上那位不着调的四哥一样的待遇!当下弘昼又往后缩了缩子,干巴巴的笑了两声,“九叔您一贯品位过人,这么多年侄儿可都没舍得动您这园子半点儿呢……”

    说着弘昼还小心翼翼的仔细瞄了九爷两眼……可怜弘昼又抽搐了!这虽然是一男装,可是这、这是女儿吧?啊?这眉如远山,眼似横波的模样哟,念及上辈子九爷那素风流的子,弘昼这心都狠狠哆嗦了一回!九叔你这附的,可当真是合了您自个儿的眼缘儿啊!

    九爷眼瞅着他这模样,冷冷的哼了一声,老四这两个儿子,一个脑抽,一个荒唐,可真没都没半点儿像他的!还是当年的弘时看着更让爷顺眼!

    眼见着自己八哥这手还紧紧的扣在弘昼手腕上,九爷这会儿倒也是心知肚明自己八哥是什么意思,当下抬手指尖如飞一般点过弘昼的道,把弘昼彻底的定在了当场,再也动弹不得!

    弘昼眨眨眼,和着您这辈子还是个武林高手?九爷眼看着把人定住了,就不理都不理他,回头就对着八爷有点儿的蹭过去,对着八爷细细的讲了一遭这究竟是个怎么回事!听得八爷实在是恍若雷劈!老四这个儿子的不着调原来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么!

    却说九爷眼瞅着八爷和弘昼去了那激水凉亭,九爷才打量了一圈儿这个旧里无比熟悉的园子!九爷粗略看过去,心里头着滋味当真是酸涩难言的紧……不知不觉就绕到了那个太湖石叠就而成的假山边儿上!

    九爷正一手摩挲这山石,一边儿感慨着当年那些逝去再难寻的时光,却蓦地听见一阵水声,抬眼一看,正好远远的看见弘昼手执着小银锤叮的一声敲在那银钟之上!

    饶是九爷这会儿心里面不舒坦,可是这唇角儿也不弯出了一抹笑意,这弘昼还真是不靠谱儿,这都什么节气了,还拿这个在八哥面前显摆?再说,这亭子还是当年八哥为爷搜罗来的呢!

    九爷心里头琢磨着当年,再看着那亭子淅淅沥沥的水线玲珑剔透之间,这神色就带了明显的怀念感喟!正这会儿,九爷这耳边儿就听着有脚步声传过来,听着好像就是冲着这个方向来的!九爷这心里就觉得不对,适才爷为了能好好的逛逛这园子可都是细细看过这守卫的,不知道弘昼是为了要和八哥说些什么,总归如今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儿除了八哥和爷,还有那个弘昼之外,可是连个人毛都没有的!

    九爷心念一动,闪就躲进了假山中的一个小小狭缝!九爷刚刚隐好了影,就听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高无庸,你说弘昼这园子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呢?”

    九爷心中微微一惊,能够在和亲王府上直呼弘昼其名的,再者这语气中的居高临下,莫不是……弘历?这要当真是弘历,他来做什么?九爷这心思还没转过来,就听见这回明显是内侍的声音了,“回主子,和亲王的生丧还没结束呢,八成这园子里的人手都调到前面去了……”

    “这弘昼还真是越发的荒唐了,朕难得出宫一回好容易才来弘昼府上,还连个人影都不见!”

    九爷听得清楚明白,果然是弘历!这是微服?只是怎么就只有他和那个内侍的脚步声呢?难道他出宫一个侍卫都没带的?其实,九爷您还真猜对了!弘历这回还真就一个侍卫没带,边儿就一个高无庸!

    要说这弘历为什么出宫?那只能说这位是被今儿皇后有喜的消息给乐大发了!这可是朕难得的福气啊!这不是说明朕秋鼎盛福寿绵长么!这么个大喜事儿,弘历只觉得应该找个人好好说道说道显摆显摆!偏偏就这么巧儿法,这弘昼的生丧帖子昨儿又特意发给了他一份,于是乎,弘历今儿在御书房就想起这弘昼来了!

    弘历既然起了心思,说风就是雨,当下只带了高无庸从御书房径自就出了宫!只可怜了高无庸战战兢兢,这要是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哟!那不是要奴才的老命么……可惜,人家弘历这会儿为着皇后那喜脉乐的嘴都何不拢了,哪儿还能体会到自个儿边儿这位太监总管这万分难言的心

    只是弘历在这院子转了半天就有点儿不耐烦了,你说朕出了宫是为了找弘昼好好聊聊朕这难得的福气的!可是怎么这么半天了,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见着呢?虽然朕是微服出来的,虽然朕是从后门进来的,可是弘昼你堂堂一个和硕亲王府,这么个园子里竟然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这就好像是满腔的喜悦都生生的被人浇了杯冰水一般,弘历是真的皱眉了,当下就吩咐了边儿的太监总管,“你去前边儿看看,把弘昼给朕传过来!让他那生丧早点儿散了!”

    可怜高无庸这会儿哪敢离开自家主子半步!虽然这是和亲王府上,但是谁能保证没个什么意外况?可惜弘历主意定了还哪儿有他说话的地儿!可高无庸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奴才去前边儿请和亲王,那主子您……”

    弘历皱了皱眉,四下打量一番,好像也没个什么地方能让自己暂且歇歇的!只不过一瞬间,弘历这眼睛就一亮,唔,前面那个假山里面朕记得好像是别有洞天的!

    确实,这假山中还真是别有洞天!这是当年九爷特意在这假山中留出来的休憩之所!一桌一椅一榻,还能有细细的天光透下来,是难得躲清静的地儿!

    于是,弘历带着高无庸就进去了!只是就在这高无庸刚要转去请和亲王的当儿,弘历又开口把他叫住,“这地方倒真是避风的,刚才外面那风吹得朕头疼,高无庸,你先给朕揉揉。”

    这高无庸跟了弘历三十年,眼看着自己主子今儿心倒也不错,高无庸就小心的问了一句,“主子,这个地方倒是个难寻的清净地儿!”

    弘历听着就笑了,“可不是么,弘昼这个园子啊,另有乾坤的地方多着呢!就是宫里也没这么多调调!”

    高无庸听着奇怪,可是却不敢应声,就听见弘历感喟道,“这可是当年圣祖年间……”

    弘历说着就摇摇头,这话就再没往下说,只是这口中喃喃有声,高无庸是没听见,可是九爷如今那功力听的是清清楚楚,弘历说的是阿奇那塞斯黑这两个让九爷恨到骨子里的名字!

    九爷这手就紧紧的攥了攥,可还是小心的压着怒气!行!毕竟那个是皇帝不是……爷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还能为着这个压不住火儿?可是九爷很快就后悔了!简直是目眦裂了!

    弘历念叨了几回这两个名字,本来就要丢在脑后了,突然想起,自己如今真可以说是风得意!皇后有喜了,朝上没什么大事儿,这要是一直惦记那位回疆美人儿再到了手,可不就是更可心了么?

    这位想着美人、念着美人,这突然上了心的那个名字在心头一转,弘历就喟然感叹了!你说朕登基都这么多年了,天下美人儿环肥燕瘦各类各样的都差不多见了个遍!怎么就没见过一个像是当年那位九阿哥那样难得的呢?

    想着念着感喟着,弘历这声调还真就慨叹了,“高无庸,你说朕登基这么多年怎么就没见过一个像当年这园子的主人那模样的呢?这就算是龙子凤孙的也没一个能长成他那样的,着实可惜可叹!”

    弘历这就还真就狠狠的叹息了!不过好歹弘历还算是知道要自己的脸面,当年那一位就算是除了宗藉,可毕竟也是叫过九叔的,边这高无庸虽然是忠心,可是堂堂一朝天子对着自己已经除了宗藉的叔叔那长相评头论足……弘历还真是有点儿舍不下这个脸!

    只是这弘历当真是感慨莫名,可惜,真可惜!那人最后可没落下什么好儿来!当真是可惜了那天生的模样!平里没想到这茬儿也就罢了,可这一起了心思,还真就是压都压不住!

    高无庸这手上不停地给弘历揉着太阳,一开始还真没明白这皇帝又怎么了,什么话半说不说的还遮遮掩掩吊着一股子垂涎惋惜,可毕竟跟了弘历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瞅了皇帝那表就明白了!敢这位不知道又惦记上谁了!只是高无庸把这前后一串,突然就悟了!

    可怜这高无庸手上一个哆嗦,皇帝怎么就更加不靠谱儿了哟!当年这园子的主人?龙子凤孙?高无庸恍惚可还记着呢!这和亲王府是当年九贝勒府上改建的,当年圣祖的九阿哥生的确实是难得的好相貌……

    高无庸只觉得眼前一黑,皇帝竟然开始肖想起那位爷了?这是什么行为?这是赤果果的逆乱纲常!更何况,那位已经不在了,可是这朝上宗室新觉罗家……万一这皇帝再抽个一回,对着这些人有了什么想头,先帝爷不得被这位气的从泰陵里面飘出来!只是这念头还没转完,高无庸这眼前真的黑了……

    九爷眼看着弘历那副难言的惋惜,那股子垂涎的遗憾,是真的怒发冲冠了!影一闪,从背后点到了高无庸,倏地从弘历上撕下来一块儿衣裳蒙在他头上,随手点了哑,而后扯了人乒乒乓乓一顿踹,然后九爷还是觉得这口恶气堵得难受!

    八哥,太子爷,你们还说什么怕爷这辈子这长相让这个不着调的万一见了面肖想?可人家已经直接肖想爷上辈子了!这就是老四选的继承人?这就是现在的九五之尊?当年爷兄弟几个拼死拼活最后竟然便宜了这么个满脑子不知所谓的东西?

    九爷这回不只是气大发了!更是满心窝子的辛酸!一把把人给拖出了这么个地儿,就想把这弘历扔到外面那池子里泡上几个时辰!就算不能让他好好的清醒上一回也要让爷出来这口恶气!

    这人都拽在水边儿上了,眼瞅着这位缩头抱脚的模样,九爷又上去狠狠的踹了几脚,叫你肖想爷?爷这回就让你从此以后都心有余力不足!看见美人儿也有心无力!而后才揣晕了,狠狠的撂下一句,就要把人扔水里浸着!

    就这当口,八爷扯着弘昼来了……而弘历呢?本来正臆想着遗憾感叹我生君已老呢,就觉得眼前一黑,而后就是雨点儿一般的攻击落下来,弘历张口就要喊救驾,结果是怎么都发不出声儿来……

    最后的最后,已经翻了白眼儿只剩下半口气的弘历耳朵里终于听见一句,“爷上辈子是生的好,可就凭你也配肖想爷……”

    弘历刷地冒了一头的白毛汗,心里都不知道多少神兽狂踩而过!这青天白的难道那位还在天有灵怨气不散么?可是朕真的和你无冤无仇啊……当年那些个事儿可都不是朕做的!不对,朕方才这心思难道给这位知道了?在龙椅上稳稳当当坐了几十年,早已经不信天不信地更不信鬼的弘历,在体和心理的双重打击下,终于白眼儿一番彻底的晕了过去!

    而八爷听了自己弟弟这一番描述之下,这眼里面森森然闪过的都彻头彻尾的杀意!只是八爷回头一看那个被定在原地止不住哆嗦的弘昼,唇角儿就蓦地绽出一抹笑,曼声道,“弘昼啊,你说今儿这事儿该怎么处置?”

    弘昼这会儿是真真的恨铁不成钢,知道自己四哥不靠谱儿,可不靠谱儿到这份儿上……弘昼眼瞅着面前八爷那眼里面的寒意,九爷那眼里面的煞气,硬生生的忍着那顺着脖颈滑下来的冷汗,大着胆子开了口,“要不……就按九叔的意思,在这水里浸上几个时辰?”

    九爷听了冷笑一声,啧啧叹道,“八哥,你看这原来还是兄弟深的!”泡几个时辰,也就是在这季节里大病个一场,换了一条命回去怎么着也划算!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