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十三爷刚刚从自家四哥的院子回来,揉着自己抄经抄的酸痛的手腕儿,远远的看见自己十哥,唔,还牵着一个看起来眼生的……

    十三爷遥遥的打量一番,还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不过,好像没听说府里面进来新人啊?所以说,九爷啊,其实这真的不怪你这些哥哥弟弟的,只能说你这天色不早的,还一精致装扮在人家后院儿,上面又没有福晋吩咐下来的话,这能不让人误会么……太子下,您真的不是故意的?

    十三爷难免这有点儿好奇,刻意仔细的端详几眼,可等着渐渐的走进了,越发的看清了自家十哥和这位有说有笑不是一般的亲昵,十三爷这心里就有了点儿不怎么好的预感!

    莫不是……十三爷惊了!哪怕就是再国色天香韵致无双的十三爷也不会这么个惊法!这位再怎么光彩照人,再怎么秀若芝兰,看在十三爷眼里也及不上那眼角儿一瞟带出的千般风流!

    这人是谁啊……能和十哥这么亲昵的,能有这股子风流韵致的,这都不用费心思琢磨了,可怜十三爷为着自己那么点儿预感只想捂着自己碎了一地的小心肝儿狠狠的哭上一哭!

    怎么自从爷进了这个府,除了遇上四哥就没一件顺心的事儿呢!爷如今每里抄书抄的手好疼的!其实,十三爷,您这真的算是好的了,想当初四爷抄经抄一卷烧一卷的子那才是更悲催的存在!

    可怜十三爷狠狠的闭了闭眼,四哥啊,让八哥一直心心念念的九哥来了……你我这子要怎么过哟!十三爷这辈子明媚又喜人的眉眼硬生生的拧出来好几个褶子……

    四哥?对了,四哥可还不知道呢!眼看着自家九哥和十哥越来越近,十三爷这眉头拢了又拢,心口是跳了又跳,难道要祈祷九哥现在别认出爷来么?怎么可能,十哥可还在旁边儿呢!就算十哥不说破了爷的份,九哥那也不是白给的主儿!

    更何况难道还要指望八爷党的雪中送炭么?十哥能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况且十哥你别以为爷不知道你这些子看四哥和爷的笑话看的很欢乐……

    十三爷咬了咬牙,罢了,无论如何,爷得先让四哥有个心理准备!十三爷再也顾不得形象了,更顾不得脚下踩得那是花盆底儿,只顺着过来的路,蹭蹭蹭的往回跑!爷这要是不这会儿去通个风报个信儿,让九哥直接见着了,爷还能去通知四哥么……十三爷心里面那就是一个念头,无论如何,得在九哥知道爷份之前让四哥有个准备才行!

    十爷本来正和自己九哥有说有笑亲亲腻腻,可没想到一抬头正看见小十三从那边儿转过来,十爷心里面咯噔一下,这要是这会儿让九哥知道了……就是九哥把十三揍个好歹十爷也是不想管的,可是十爷怕啊!要说怕什么?那就是怕自家这个九哥误会这是八哥有心瞒着他!上辈子自己九哥在八哥面前敏感的子十爷可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更何况,十爷这子在这些个冤家兄弟里面一比,那确实是直了些,可那好歹也是亲历过九龙旧事的!心里面这会儿可是明白着呢,适才八哥紧紧的捏了自己一下,故意截过了自己的话头儿,那为的就是不想九哥误会!自己八哥八成是琢磨着一会儿和九哥好好说道说道这事儿的!可是……这可如何是好!

    这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么?怎么明明想的好,可是现实就偏偏这么骨感呢!十爷很有点儿哭无泪,八哥啊,你可要快点儿来,弟弟我怕是应付不来这事儿了!九哥那子一上来,可只有你制得住!

    十爷心里面琢磨着,手上就一颤!这要是换了别人,自然不会多想,可是眼前这个是谁?九爷那可是和十爷一起长大的分!一眼就看出点儿不对,九爷这眼就眯了眯。

    “小十,这府里面还有这么不守规矩的?咱们那个太子二哥总不至于连个府里都管不住吧?”要说能在老爷子手底下,这些冤家兄弟的压力下还做了那么多年的太子的二哥连个王府都管不住,九爷绝对是一千一万个不相信!那么这位看见自己就跑的……莫不是另有内

    十爷一听就明白了,嘿嘿笑了两声,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眼前自己的九哥!九爷一声冷笑,“好么,小十,你这是在九哥面前也不说实话了?”你究竟瞒了爷什么?难道这府里面还另有乾坤?

    九爷甩开十爷抓着自己的手,就要过去瞧瞧!难道你不说爷就弄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更何况九爷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个人让自己莫名的不舒服!你不让爷去瞧,爷还就偏偏要去!慌得十爷一把拽住了,“九哥,八哥可还等着咱们呢,再说,这好歹是八哥的后院儿不是?”

    十爷一门儿心思的只想把自己九哥拽住了,好歹也要拖到自己八哥来才成!九爷冷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和旁边儿的弟弟,说出来的话实在是让十爷很有点儿冷飕飕的,只觉得这位莫不是让冷面四爷附了体!

    “小十,你这话说的,这要是上辈子,爷和八哥再怎么亲厚也不能在八哥后院儿放肆,可是如今么……难道爷都这样了还要顾忌着?你可别说那位是咱们八哥的新宠!”

    十爷只听得叫苦不迭,九哥,你不带这样的,难道附了个女你就不记得咱们内里的份了么?咱们好歹是皇子阿哥!

    九爷眉眼一厉,皇子阿哥?爷早除了宗藉,不算是新觉罗家的人了!

    十爷被自己九哥瞪的心里面拔凉拔凉的,八哥哟,你怎么还没过来!

    只可惜,对着如今这个满眼湿漉漉的小十四,八爷还真没听见十爷心的呼唤!

    十四爷眼看着自家九哥被十哥给拽了出去,心知肚明这回是真让两个哥哥看了场笑话,可是人家十四爷不在意,无论如何,就算是八哥一会儿当真要去和九哥秉烛夜谈的,现在可也是留在爷这儿了!

    唔,这是不是该说,爷还不算是浮云?好歹十四爷这心里面倒是定了,只是不知怎么就控制不住这眼睛湿漉漉的,让十四爷实在是有那么点儿别扭!

    十四爷尴尬的低头,“八哥,这个新人旧人的,弟弟不是那个意思。”那究竟是怎么个意思,八爷还真没明白……

    可眼看着小十四这副尴尬模样,八爷也不好多问,三言两语解释了九爷如今的份,又把小十四送进了内室休息,八爷就急着去找自己的小九儿了!

    可是,却被已经卷着被子的小十四给拽了回去,十四爷只觉得这话怎么都有点儿难以启齿,可还是鼓足了勇气,“八哥,九哥如今来了,那四哥那边儿你准备怎么安排?”

    八爷听得这话还在给小十四掖着被角儿的手就一顿,微微苦笑,“能怎么安排,小九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八哥自己都恨不得把这条命赔给小九儿呢。”

    十四爷眼中黯然闪过,默默低头,半响才轻声道,“八哥,当年四哥确实是不怎么……讲理,可是……”

    八爷伸手就遮着小十四的口,笑的有点儿苦,“成王败寇,你八哥我难道还输不起?皇位之争哪有什么讲理不讲理的说法,棋差一招沦为朋党任人鱼,那都是无可奈何,小十四,八哥知道你还念着兄弟间的分,可是这事儿,你不该管……”

    八爷这声调满是寂寥,“爷那年那下场如何,八哥这些子想的明白,可是小九儿是怎么想的,八哥不能阻止,也不想去阻止,八哥累了他一生,难道还要让他再世为人都不得开怀?”

    十四爷听见这话心里一急,右手就攥在八爷手臂上,“可是九哥万一要四哥……”这九哥万一要四哥抵命可如何是好!

    奈何眼看着八爷紧拢着的眉宇,十四爷这话怎么都出不了口,可八爷哪能不明白自己弟弟这着急是为了什么,当下摇了摇头,“小九儿那个子,你放心。”

    说着八爷手上又给小十四拢了拢被角儿,转离去。可怜十四爷被八爷这句话噎的百爪挠心!八哥,你究竟是让弟弟我放心什么啊?这能放心么?十四爷这嘴是张了又张,可眼看着自己八哥明显有那么点儿萧索的背影,这话怎么都问不出来了……

    八爷心里面是一声长叹,小九儿那个子,一向是受不得半点儿气的,可是当年受了自己拖累,竟然得了那么个终局,八爷只觉得这心里面涩涩的疼,可再一转念想起如今在自己府里面的四爷党……八爷这叹息就一声连着一声了,要说小九儿这么个子,能忍下来才是怪事吧?况且自己也舍不得小九儿去忍,爷和他们是没什么好说了,可是小九儿呢?

    八爷有些抑郁的望天长叹,一会儿爷要怎么和小九儿开口啊,这事儿……实在是很头疼!可还没等八爷做好心理建设呢,迎面儿就看见自己的贴小太监小林子急匆匆的赶来,一看见自己那眼神儿好像是看见救星一般,只差眼含泪了!

    “十二爷,李尔佳侧福晋那儿打起来了……福晋请您过去呢!”小林子是真的快哭了,本来这一天都被福晋支使出去了,哪知道回来复命就碰上这么一出儿,这些……究竟都是什么人呐!可怜小林子捂着自己被茶壶砸了个正着的胳膊默默泪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奴才就是那条小黄鱼儿……

    八爷一听,心里一个激灵,头就下意识一晕……好么,爷琢磨那些还真是白费功夫了!

    却说十三爷一路往回跑,边跑还边看看后面况,眼看着自家九哥和十哥拉拉扯扯,十三爷这心里的预感就越发的不好!爷……莫不是份暴露?九哥没这么好眼力吧?这隔着多远呢!

    十三爷可不认为自己如今的份能得那个素来骄傲任的九哥回顾的!只是,十三爷,正常人看见你一打眼扭头就跑也是会有好奇的吧?更别说这是在太子下整治过的府里!

    好在十三爷虽然附了个女,上辈子那些本能都还在,一路直冲到四爷屋子,砰地一声撞开门,气儿都来不及喘匀了,“四哥,不好了……九哥来了!”

    等眼看着屋里面一室的宁和安逸,和四爷后服侍的锦瑟,这后半句声音就低了下去。

    四爷刚整理好了这一天抄的经文,吩咐了锦瑟去把小格格抱来,如今手里拿了个铃铛正哄得小格格笑呵呵的……就听得门砰地一响,小格格神色明显一惊扁了扁嘴,有点儿要哭不哭,四爷眉眼一冷,抬头就要呵斥,可眼看着自己素来贴心的弟弟一脸的慌乱,心底就泛起一丝冷意,这究竟是出什么事儿了?紧跟着耳边儿就听见这么一句,四爷手下顿时一紧……

    儿锦瑟在旁边儿站着,听得满眼茫然,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这称呼怎么这么奇怪呢?

    小格格眼里面略过一丝紧张,自己十三叔的九哥?那不是当年的圣祖九阿哥么?永璂小格格心里面一阵慌张,看着自己皇玛法那眼里不自觉的都带出点儿同,这……莫不是仇家上门了?

    四爷狠狠的闭了闭眼,略定了定神,“已经往这边儿来了?”

    十三爷颔首,“正和……”抬头看了看一旁锦瑟,“乌拉那拉格格纠缠着呢,不过估计是拉不住人的……”

    自家十哥什么子?九哥又是什么子?能多拖延一刻都是不易了!

    这些四爷心里面也是明镜一般的,四爷转头就吩咐了锦瑟,“速去请福晋来,就说是况紧急,请福晋移步。福晋若是问,就拿方才叶赫那拉格格的话回他。”

    四爷顿了顿,“福晋若是不肯移步,就带个话,家若不齐,何以修?”太子二哥,你想修,稳坐钓鱼台,也得想想无论如何爷如今也是上了玉牒的,这要是真闹个好歹,一顶治家不严管家不力的帽子可就真要扣下来了!到时候,可就是把老八的刀柄子往别人手里送!

    锦瑟满眼的茫然,可眼见着主子催得急,还是急匆匆的领命而去。眼看着锦瑟背影,十三爷有点儿不明所以,“四哥,为什么太子二哥可能不会来?”

    四爷抬眼看他,“胤禟进了府咱们可没得到半点儿消息,至少这就说明这事儿太子下可不想插手!”

    四爷这话刚落地,就听见外面传来的冷冷笑声,带着彻骨的寒,“怪道小十拦着爷呢……原来八哥这府里还真是另有乾坤!雍正爷,咱们可真是两辈子没见了,怎么着这回也该好好的亲近亲近?”

    作者有话要说:刚刚发上来自己又看了一遍,居然在里面抓到几条虫子!呜~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