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孤的打算?”太子下默然半响,最终一声叹息,“小八,你想听孤的真心话?”

    事实上,真话往往都是不怎么好听的……八爷心里面自然早就有了准备,当下就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二哥怎么也会顾忌这些了?可实在不怎么像他的子!

    八爷笑了一下,“自然是真话了,难道在弟弟面前,二哥还有什么顾忌?当与二哥的约定,弟弟可一直是放在心上呢。”

    太子下听得这话就点了点头,其实这些子以来,太子下那心里也明白,八爷对他确实是一番真心真意!毕竟自上辈子开始最盼望的就是有人能够真心相待,是以是真还是假意,太子下看的清清楚楚!

    可是涉及到了心里这事儿,太子下还是有些左右为难!既怕说了真话伤了八弟的一片真心,又怕不说,后让八爷察觉了这心思两人真起了隔阂……

    太子下只觉得从来都没有这么为难过!左思右想,终于咬了咬牙,开了口,“若是依着孤的意思,十三要是真得了子嗣,就留着吧。”

    八爷挑挑眉,太子二哥这是在给十三说话?其实八爷心里面一转念就明白了,可是看着眼前太子下那副难得的忐忑不安,心里面就起了点儿玩儿心!

    八爷故意脸色上就冷了几分,“爷还真不知道,原来太子二哥还真是个大度的……就不知二哥为何这么关心十三了?”

    太子下听见这话就有点苦笑了,孤哪里是关心他?自己的因果自己还,眼前这位就是十三的苦主呢!孤其实半点儿也不想参合到他们这几个的事里……

    只是,太子下只觉得自己这心里的不安真是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心里面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方才还说老四进退失据呢……这会儿就轮到自己了!

    太子下苦笑道,“其实,孤只是为了两个字啊……”

    八爷心里叹息,果然,无论何时,太子下也是当年那个太子下!看着太子下眸子里闪过的一点儿慌乱,八爷这心里面就一软,适才起的那点儿玩心瞬间熄了,伸手握着太子下的手,安慰道,“弟弟明白。”

    为的什么?不就是“平衡”二字么!四目相对,八爷淡淡一笑,“二哥,这些子确实是弟弟疏忽了。”只顾着几个弟弟,还有老四和他那不着调的儿子,却忘了,即使是太子下也是会有担忧,会有不安的……

    太子下摇摇头,“孤明白你和小十小十四的谊非比寻常,当年就是孤也羡慕过你们几个手足深的……可是如今,孤处在这个位置,却不能不想。”

    八爷张口言,却被太子下摆手止住,“孤知道你的心思……其实孤也明白这番思量多半是杞人忧天,可是却控制不了。”

    太子下唇角儿勾出一抹笑意,带着点儿淡然,可却让八爷心里蓦地一疼,“孤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许是做人阿玛的一片苦心?只要想到绵宁,孤就没有办法不去琢磨这些……孤当年在那个位置上,初时只觉得是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可是后来却夜夜心惊胆战,到了如今只要一想到绵宁也许会重复孤当年的路,心里面就说不出的不安……”

    这一番话太子下淡淡的口吻慢慢道来,却让八爷心里面一点点的泛起酸涩,当年啊……太子下两废两立,自己幼年时记忆中骄傲华美的太子下,和二次被废之后最后一次见到的那个狠厉乖戾的太子下……

    八爷再也听不下去,伸手掩住了太子下一直微笑着的唇角儿,轻轻说道,“二哥,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了……”

    太子下眸光微转,“你会不会觉得我这番心思……是小人之心?”

    八爷轻轻摇头,“是弟弟没有让二哥安心。”

    “不是……”太子下握住了八爷的手,“其实孤心里明白,小十也好,十四也罢,如今都没有这些心思,四弟和十三,如今也是自顾不暇,但孤始终是怕后夺嫡一事重演,届时又当如何……”

    八爷闻言也不叹息,当年数十载的血雨腥风,如今想想当真是不疲惫,更何况,如果后自己的子嗣也真的走上了这样一条路……那又该是何等的剜心之痛!

    八爷略定了定神,“不会的,有我们看着,防微杜渐,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这种况的。”

    八爷看着太子下有些苍白的脸色,心里面钝钝的痛,伸手把人揽紧怀里,“二哥放心……至少弟弟可不是皇父,舍不得自己骨相残!”

    太子下低头不语,眸子闪了又闪,低低一叹,半响才道,“是孤想的太多了……”

    太子下慢慢的推开了八爷的手,“当年的事,孤一直没问,究竟是谁下水银害你?”

    八爷目光微微一暗,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厉,声音也冷下了几分,“二哥不妨猜猜?”

    “当年你虽然是除了宗藉、圈宗人府,但是一般人可绝不会有这等胆子,这人能让十三视而不见,他的份可确实是有趣了……”太子下微微眯了眼,细细思量,“莫不是咱们那些个兄弟?”

    八爷目光有些悠远,兄弟?多讽刺……八爷言语不有些淡淡的,“是十六,陈年旧怨而已。”

    太子下悚然一惊,十六?在太子下印象中,十六阿哥胤禄虽然是四爷一党,但是出不高,虽然还算是得宠,但是康熙对他也没有多少关照,不然也不能再老庄亲王病之前就随口把他出继给了庄亲王一脉,“他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么?”

    八爷笑的有些凉薄,“他的胆子也许没有这么大,不过么,上面老四当年是什么态度,十三又是什么态度,当年十六掌控宗人府,上纵下行,有什么不敢的?”

    “你和他之间……”太子下是真的疑惑不解,若是当年老四的密旨,那倒还好说,只是当四弟曾经明确的表示过他不知此事,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十六如此的痛恨八弟,甚至能做出这种事来……

    八爷摇了摇头,心里面蓦地腾起一抹倦怠,“弟弟也只是有一点猜测……罢了,时辰不早,二哥,还是早些安歇吧。”

    太子下本来还想再问,但是看八爷满是倦意的眸子,终于点了点头,由得八爷放下帷帐。

    八爷揽了太子下在怀,却是一点睡意皆无。今番太子下提及旧事,八爷终于下了决心,十六如今卧病在,当年之事若不弄个清楚,只怕后也没机会知道了……

    八爷决心既定,那么转过天来,就找了个机会亲自上门探望庄亲王病

    如今,宗室之内,谁不知十二阿哥德亲王的能耐,八爷这番上门,庄亲王之孙永献亲迎出府门,永献,庄亲王禄之第二子弘普长子,目前乾隆属意的袭爵之人。

    八爷被永献恭恭敬敬的迎到了庄亲王禄所居的院子,之后在八爷的暗示之下领了下人退了出去。

    禄虽然卧病在,但是神智倒还是颇为清楚,一看八爷这番动作,就说道,“本王如今已经不理朝事,十二阿哥今来探本王,莫不是有何要事?”

    这番话看似不多,其实是清清楚楚的点明了朝廷上的事本王现在不想管也管不了,至于只称十二阿哥,不称德亲王,为的自然一是自持长辈份,二是要说你们阿哥之间争权夺利与庄亲王府一脉无关,你就别惦记庄亲王府的势力了!

    八爷微微一笑,再不是如今装出来的那份谦和淡定,一抬眼一挑眉,依稀是旧年那个温润如玉,浅笑睥睨的八贤王!

    禄正抬手喝药,被这气势一惊,药碗啪地落地,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这个以前一直很少放在心上的十二阿哥……打量之下是越发的心惊!

    八爷不理他这幅样子,只是笑得悠然自若,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劳你送爷一程,而今,爷来送你,可见世事变幻,因果无常啊,你说,是不是?”

    禄张口言,却蓦地呛住,咳了几声,才颤着声音道,“你……是你?”

    “可不就是爷么……”八爷轻笑,“看来你到还记得爷?真是难得,爷还当你这些年养尊处优,早忘了爷这个孤魂野鬼呢。”

    禄险些厥过去,怎么是这位爷!这难道是白见鬼了么?这鬼和自己的仇怨还不小……难道自己真的是时无多?人都说是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见这些东西的!

    禄勉强开口问道,“你把十二阿哥弄哪儿去了?”

    八爷挑挑眉,“看来你是真病糊涂了,怎么着,这么多年平静的子过下来连谋算都不懂了?”

    禄被八爷这句话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是思路倒是清晰多了,念头一转就反应过来,“你就是十二阿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八爷指节轻叩在桌面上,声音有点儿感喟,“有五年了吧。”

    “五年……”,禄叹息一声,冷冷一笑,“看来,如今你是看本王没多少子了,才来相认?”

    “相认?”八爷冷笑,“爷和你又没什么交,你想多了。再说,你什么子爷可是一清二楚,若是让你知道爷的份一状告到弘历那里……爷可不想再死的不明不白!”

    禄被八爷这话噎住,道,“那你今是为何而来?”难道还真是为了送本王一程?

    “当年,爷与你本是两不相干,却不知庄亲王为何定要置爷于死地?”八爷似笑非笑,指节轻叩,“庄亲王总不会说是老四的密旨吧?”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