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重回雍正朝(五)

    看似稳稳当当坐在龙椅上的雍正爷这会儿其实是相当的纠结,不仅仅是因为突然知道了自家这个笑面狐狸一样的八弟原来也是个荤素不忌的,更闹心的是,这老八要和咸安宫那位见面究竟是为了什么!居然还大大方方的上折子!

    可是思来想去的,硬生生的把圣祖在世当年的那些个事儿都琢磨了好几遭,可惜对于老八和咸安宫那位的目前可能存在的关系,心思深沉一向隐忍的雍正爷也是没理出来半点儿头绪!

    这纠结的雍正爷脑仁儿都有点儿疼,下意识就想去揉额头,可是蓦地反应过来这好歹是大朝会!雍正爷狠狠的瞪了八爷一眼,目光一转就落在八爷一直垂着的手上了……都怪你,弄得朕这会儿真要成条件反了!

    雍正爷这眉梢狠狠的跳了跳,终于下了狠心,老八想干什么?想不明白那总也能看明白,总归这段时他是不正常!事有反常必为妖!朕就看看他们两个见了面能出什么事儿!难道朕的粘汗处是用来做摆设的么?

    且不说雍正爷纠结的这个心思,八爷倒是被稳稳当当坐在龙椅上面的老四退朝之前明显的不能再明显、诡异的不能再诡异的眼神儿给惊住了……

    想想最近自己做了什么事儿能惹得这位爷这个模样的,八爷那都不用多琢磨,得,这肯定是昨儿在小九那边儿的事儿被这位收到消息了!至于这消息究竟写的是什么……八爷默默的黑线了一把,在心里面沉重的感叹了一声,爷的形象哟!

    八爷真想狠狠的拍自己几下,爷这究竟开的是什么玩笑……看来到最后这结果竟然都让爷自己消受了!

    散了朝,八爷默默的纠结着自己这个小心思,一边慢吞吞的往外走,事都已经这样了,再想也没用,最多不过是后雍正给自己添个什么行为不检,修不正的罪名!想想当年那四十条大罪,八爷那心里面的小人就翻了个白眼儿,就这点事儿?这一比那连毛毛雨都算不上!不过这老四也太沉得住气了吧?这折子都上了多少天了,估摸着他那个子怎么着也该有点儿反应了……他再没反应,爷可就得好好思量了!

    八爷正琢磨呢,就听见后有人叫他,声音有点耳熟,回头一看,是老四边儿的太监总管苏培盛。

    苏培盛一路小跑的过来,低头施礼,“八爷请留步,皇上宣八爷御书房观见。”

    八爷眯了眯眼,这莫不是想到一起去了?看来今儿八成能见到太子二哥了!只是一想到这辈子太子二哥最后留在自己记忆中那副狠厉癫狂的样子……八爷心里面突然体会了出了点儿近怯!

    八爷轻轻的一口气呼出来,理了理绪,由着苏培盛在前面引路。直到进了御书房,见了胤禛,施了礼,八爷才微微的笑了笑,你说怎么着?八爷对眼前这个人是何等的了解,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位是八成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

    同样的,八爷是看明白了,胤禛哪儿能看不明白?老八这是笑朕呢!雍正爷默默咬牙,朕还就不信了,天下都在朕手里,还能就挖不出你和他的关系!

    这二位四目相对,那真是不知道晃过了多少的风刀剑雨!一时之间,御书房里气势大盛,这二位倒是无妨,只是可怜了雍正爷边儿那位忠心耿耿的太监总管,不自觉的就慢慢的往墙根儿靠……自家主子是厉害,八爷也是非常人,可奴才真的是不起……

    胤禛目光灼灼的盯了胤禩半响,脸上有点儿隐隐约约的寒,挥挥手,“你的折子朕准了,朕让苏培盛给你引路,道乏吧。”

    就这么着,八爷一句话没说就又被雍正给挥出了养心。八爷静静的走在通往咸安宫的路上,看着一边儿苏培盛恭恭敬敬的给自己引路,心里面就想笑,老四派自己边儿的心腹跟着做什么?可八爷还真不想去琢磨这事儿,怎么着都在宫里,要说一会儿见了太子二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估计老四很快就知道了,再想这些好没意思!

    八爷把这些心思扔在一边,打量着明显越来越荒寂的道路……其实怎么说也是宫里面,只是八爷就是觉得这氛围越来越荒凉,心里就慢慢的透出点儿酸!

    上辈子自从太子二哥圈之后,自己再没见过这个二哥,更从来没有想过再去见见这位太子二哥。且不说那时自己与太子二哥从来不是一路人,太子被废他其中出力非小,就只论当年自己与那个太子下又有何义?别说义了,虽然是没到和上辈子雍正那你死我活的程度,但其中那些个互相算计还少么?这样的两个人有什么必要去见?又有什么意义再见?

    如今看来,自己这个二哥在圈之后的子过得虽说是比起当年自己已经是好了太多,但是对于那个素来骄傲肆意的太子二哥来说,只怕已经是难得的折磨了……

    其实,这只能说是世易时移之后,八爷是真的把太子下放在了心里。要是换了当年,八爷哪里还会有这些心思,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彻底的整倒了太子爷,再去感叹圈后的太子下心如何,那不是矫是什么!

    八爷一边走一边打量,眸子里透出的幽深让领路的苏培盛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冷颤!原来八爷一旦不笑了,这一的气势也是够冻人的……

    眼看着到了咸安宫门口,八爷停下了脚步。这里都有侍卫守卫监视,八爷看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的眼线……不过,至少老四的粘汗处绝对在暗处看着呢!

    苏培盛弓着子,赔着笑,“八爷请,奴才这就回去复命了。”

    八爷挥了挥手,“有劳苏公公引路。”八爷理了理衣袖,就跨进了咸安宫门。后的苏培盛长舒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这差事看似简单,可还真不易啊!八爷那就是皇上实打实的死对头,这气势压下来还真难受,不过,今儿皇上怎么对八爷这么客气呢?要是依着平里的子,哪儿还会派人引路啊……就算是着人引路,也不会让自个儿边儿得用的来吧……

    他却不知道雍正爷这会儿也正郁闷呢!不就是咸安宫么?老八又不是不认路,朕怎么还把边儿最的用的太监总管给派过去了!胤禛使劲儿的揉了揉额头,朕怎么也开始不正常了!绝对是老八的缘故!

    八爷进了咸安宫,太子下这会儿正斜倚在院子里的树下,静静的抬头望天……如今已是秋,院子满是落叶,无人收拾,微风卷过,更是平添了几分寂寥。

    太子下听见靠近的脚步声,终于淡淡的瞥了一眼,眸子里一道锐光闪过,眉梢微挑,上下打量八爷半响,才淡淡的道,“一别经年,你倒是还是那副样子。”

    果然还是上辈子小八那副模样看着更顺眼,看看这如沐风温润如玉的模样,那就是典型的笑里藏刀、吃人不吐骨头的!可比起那辈子在十二阿哥脸上装出来的谦和淡定看着亲切多了!这才是孤记忆里面那个使劲儿挖坑埋过孤的腹黑狐狸!才是孤的小八!

    八爷被太子下上下打量的眉角是莫名有点儿抽搐,看着太子下眼中闪过的那道锐芒心里面就留了十二分的小心!爷可没忘了当年这位太子二哥说过的……当年他体条件不给力,这回就这位的子不找回场子来才是怪事!尤其是这位现在可是没什么顾忌了,只怕是什么都敢做得出来!

    八爷唇角儿勾着笑,故意眯了眯眼,“二哥不也是风采如昔?”

    太子下却淡淡的叹息一声,“老了……罢了,屋里谈吧。”

    八爷又平添了好几份的谨慎,拢在袖子里面的手紧了紧,面上带着笑意,心里面是不住的给自己提醒儿,爷可绝对不能栽在这儿!

    太子下当先引路,直奔书房,八爷默默跟在后面,一路看似不经意,实则是时时刻刻小心细致!

    果然不出八爷所料,刚一进了书房,就被这位给压在了门上,太子下那承自新觉罗家一脉的凤眼微瞭,带出了一片的溢彩流光,八爷被这光彩狠狠的晃了一下,就觉得唇上面一点温……

    八爷心里面是笑意盈然,果然是太子二哥!不过,虽然这是书房,但是若说没人看着,估计也不太可能,八爷一想到自己和太子二哥这番叙旧可能会有的后果,心头是万分的无奈……谁让形势比人强,老四占着九五之尊的位置,怎么着在宫里那都是他的地盘!不过,一想到老四可能的脸色,八爷心顿时明朗不少!

    就这么稍微一走神儿,太子爷的手就顺着衣服溜进去了……八爷眼看着面前太子下眼角而眉梢带了那点儿挑衅,心头一,顿时把刚才那点儿心思都抛在了脑后!这可是爷的太子二哥……这幅样子,这双眉眼,这种眼神,这个气势,八爷当下一手按在太子下肩头,一手扣在太子爷脑后,狠狠的亲回去。

    八爷手下使力,压在太子下肩上,用力一翻,就把两人的位置换了一下……然后笑的不甘示弱,声音低低的带着明显的暧昧,凑在太子下耳边,“弟弟可当真是夜惦念着二哥呢!”

    太子下眉眼一挑,小八,你回胆子可是真大了,这是调戏孤?太子下的手在八爷腰线上下滑动,也凑近八爷耳际,“小八这话可是出自真心?”

    “可不是句句肺腑么……”八爷低低的笑,手下也是动作不停,伸手去解眼前人的衣衫。

    这二人轻拢慢捻,几番手段下来相互撩拨的都有点儿气息不稳……太子下终于伸手按住了八爷的手,眼角儿瞟了瞟一边的软榻,意思是非常明显,咱们应该换个位置……这在门口虽然孤不介意,但是孤可是怕小八你辛苦不是?

    八爷眼角而微微的跳了几下,微微眯着的眼里划过一丝意味深长,太子二哥,这不到最后,是谁辛苦可还不一定呢……这话啊,可不能说得太满不是?

    于是两人的目的地非常明显,相互纠缠着不过几步路,就一起栽在了软榻上……太子下借着熟悉地利,倒下之前硬生生的一个转把八爷压在了下面,笑的张扬又得意,“小八,孤那辈子说的,孤可是句句都记得清楚呢!”

    八爷被压在软榻上,眸子里面是从容加理解,腰微微,笑的更是有点儿温软意味儿,“弟弟如今来一趟可是不容易,二哥你……就舍得这么浪费时光?”

    太子下指尖儿轻轻的划过眼前人的脸颊,动作里透着几分柔和珍视,又低头吻在八爷眉心,“小八莫不是心急了?这是在暗示孤么?”

    八爷仍是一贯的笑意,手指一个个的解开太子下的扣子,眸子里已经染上了一点儿/色意味儿,太子下也是动作不停,衣服呼呼地被甩在下!

    太子爷这会儿是相当的满意,孤就说么,凭着孤这辈子的风流手段、这辈子的体条件,绝对能把小八压住了……可是八爷笑的眼,太子二哥,想从爷手下翻?哪儿有那么容易!

    太子下看着这个目前被自己压住的人,心里面是相当的得意,伸手就去取自己早已经放在软榻上的膏脂,可是……摸索了半天半天也没摸着,心里面就突然觉得不好,就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压住的人,笑的是相当的意味深长,八爷右手轻轻托起一个小巧的盒子,已经被八爷指尖儿挑开了盒盖儿,“二哥是在找这个么?”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