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太子爷气喘吁吁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半点儿不想看一旁八爷那副看起来如沐风温润如玉的笑面,实在是怕自己忍不住就一脚踹过去!

    小八,你就这么折腾孤?太子下这会儿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怨念,好么,孤这些子真是过得太舒坦了,都快忘了眼前这人是谁了!这人再怎么着那本质上都是只腹黑狐狸!不对,狐狸哪能够段数,这根本就是一直实打实的腹黑狼!

    顶着个温润如玉的笑面,背后就能露出一副野狼胆来!饶是刚才太子爷狠狠的在八爷上磨指甲磨牙齿,硬生生的给八爷添了好多道花儿出来,太子下也只觉得心里不解恨!

    太子下心里面怨念升腾,气的眼圈儿都发了红!忽然感觉到锦被被人拽了拽,耳边就听见八爷的声音,“二哥,你怎么了?还是让弟弟看看吧?这富察氏的子弱,可比不得二哥当年……”

    猛地一把扯开被子,太子爷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终于一脚就踹过去了,却被八爷笑眯眯的按住。太子下这回是真的抓狂了……孤现在这个子真是不给力,竟然被自己的八弟笑话了!小十,孤算是彻底的明白你是八爷党了!还有小八,你居然还敢和孤提当年?这要是当年……信不信孤直接就把你做了!

    太子下眉眼恨恨,咬了咬牙,再次磨了磨指甲,笑的满是邪气,“小八,你可还满意啊?”

    八爷一听就知道不好,自己这二哥的脾气上来了……可是,太子二哥,这不是你要和爷试试的么……

    八爷心里小小的委屈一下,是二哥你说要各凭本事的……虽然二哥现在这体条件不如意,但是弟弟这可真的是依着您的意思不是?

    太子下一眼瞪过来,小八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八爷眼看着自己二哥这神色那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哪里还敢提这茬儿,一心只想着快点儿抚毛,这二哥这脾气上来,遭罪的不还是爷?再说了,这人么,切忌有风使尽帆不是?其实爷已经占了大便宜了……二哥这回心里指不定怎么郁闷呢!

    于是八爷神色愧悔的凑过去,为太子下顺了顺头发,“二哥,是弟弟孟浪了……”

    一句话硬生生的把太子下马上就要爆发的满腹怨气加怒气又给憋了回去,太子爷被这口气梗的不上不下,小八,孤看你是真长本事了!

    太子下冷冷一笑,对着八爷勾勾手,八爷心知不好,可是二哥这正气着呢……八爷还是又凑近了点儿。

    果然,八爷疼的眉心一拧,嘶了一声,“二哥……你也忍心……”

    孤有什么不忍心的?太子下挑了挑眉梢,吹了吹指甲,仔细瞅瞅刚刚被自己挠出的几道花,嗯,深浅适中,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状似温柔拍了拍八爷的肩头,刮了刮八爷的颈子,“小八,你真的应该庆幸的,孤的鞭子不在这儿……”

    八爷眉头紧了紧,却低低的笑了出来,自己这个二哥啊,是不是这才叫输人不输阵……罢了,爷已经占了便宜难道还计较这些?再说,依着太子二哥的脾气,这还真算是客气了!

    太子下终于理顺了这口气,就慵慵懒懒的倚着帐子,眯着眼睛,把玩着尖尖的指甲,眼角眉梢莫名的带着点杀气,看的八爷心里面有点儿颤。

    “小八,你说那个美人儿真是个难得的?”良久,太子下才冒出这么一句来。

    八爷点头,“可不是么,爷两辈子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呢……只不过,虽说是姿容无双、绝世容光的,但是天真纯美有余,爽朗英气不足。”

    太子下白了八爷一眼,表示明白,不就是说这一类型的不是你的菜么……太子下伸手摸了摸八爷的头,“嗯,小八两辈子就喜欢那种爽朗泼辣的是不?”

    想起上辈子八福晋远播的声名,太子下不厚道的笑了……

    八爷只觉得这话怎么接都不好,只能尴尬的低咳了一声……还有二哥,你别这么摸过来,爷又不是小孩子!明明是好好的云散雨收,偏偏被太子下这几下给摩挲的暧昧全无,当真是别扭的紧……

    八爷眼角儿跳了跳,不过这话怎么让二哥说的莫名有点酸呢?眼看着这话题不好,八爷只想着尽量把话题转开,于是就又说了今儿在慈宁宫的况,最后加了一句,“钮祜禄氏说要二哥带着十四去请安呢……二哥你的意思呢?”

    “请安?”太子下眸子里墨色流转,小八你绝对故意的。太子爷伸手拧了拧八爷的脸,“小八,就你这心思孤还不明白?等各个把月的,老四能进宫了,孤带他一起去!让孤去跪他的小妾?他躲在一边儿可不成!”

    八爷闻言再也忍不住笑意,果然是二哥的一贯做派!这不自己不舒服,别人也别想舒服了!

    而那个还不知道因为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前小妾而再次被太子下给惦记上了的四爷呢?正每里抱着自己女儿深深的感叹,怪不得当年常听人说是女儿贴心呢,只可惜自己当年就是没有养女儿的命,你看这个小格格多乖巧,多可人疼!

    只能说,四爷和十三爷这两位即使是文武双全的,那也是真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压根儿不知道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而那些伺候的嬷嬷们本来就没什么大见识,也只当着小格格天生安静,特别的好带。所以,到目前为止,永璂小格格还没有被发现。

    永璂小格格现在每天最喜欢的是就是窝在自己现在的额娘,上辈子的皇玛法怀里,让四爷很是感受到了小格格的聪明贴心!

    只是永璂小格格是真的很疑惑的……怎么到了现在还没见过这辈子的阿玛呢?看来自己皇玛法和十三叔公是真的很不得自己这辈子阿玛的眼啊!不过,这都可以理解的么……谁让自己阿玛是自己上辈子的八叔公呢!

    即使是为乾隆朝最透明的嫡子,十二阿哥永璂也是知道当年那些个恩怨的,只是,永璂是真的很好奇,这皇玛法和八叔公的恩怨就算不说是你死我活,也差不了多少吧?怎么还能有自己出生呢?况且永璂是真的想知道八叔公现在究竟是什么份,谁让自己现在是个格格呢?是格格那就是要嫁人的啊!起码要知道自己的份,将来是不是要选什么秀女的……

    对于嫁人,永璂小格格不过是几就已经想的相当淡定了,不就是嫁人么?皇玛法都能嫁人生女了?自己有什么不能做的?只要不是嫁进皇宫就行,永璂小格格对皇宫真的是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永璂小格格只觉得每做婴儿的子是真的很无聊,不只是不能说话、不能坐、不能爬、不能走,就是看东西现在都没有颜色呢……每里只能听自己皇玛法和十三叔公偶尔说说话,再就是只能靠自己胡思乱想打发时间,这对一个曾经飘了几十年的幽魂来说是那真的是异常苦闷!

    不过这几,十三叔公倒是常常弄些东西来给皇玛法解闷。你看,这不今居然抱着张琴来了?

    其实为皇子,尤其是康熙朝的皇子,那教育是真的没的说,琴棋书画那只能说是基本的必备素质,文治武功才是当年皇子们追求的终极目标!

    四爷眼看着十三爷抱过来的琴,眼睛就闪了闪,“十三,你这是在哪儿弄来的?”

    十三爷笑笑,“这还是那进府之后,这个份的额娘托人给送进来的,说是以前这个叶赫那拉氏常用的。爷看这琴虽然是闺阁之物,但是品相还不错。弟弟也许久没动过这些,拿来给四哥你解解闷。”

    四爷就点点头,“那爷吩咐人焚香吧。”

    焚香能静心涤气,灵神修,昔年这些皇阿哥们倒也是习惯了焚香所画抚琴之类的雅事。不一会儿,香氛冉冉而起。十三爷坐在那里,问了一句:“四哥想听什么?”

    四爷抱着小格格的子往后靠了靠,“就梅花三弄吧。”

    曲音清幽,似有隐隐寒香沁入肺腑。四爷唇边却微微带出一抹苦笑,梅花洁白芳香、凌霜傲雪,而今自己这番作为究竟是对是错呢……

    四爷只顾着纠结着这番心思,却没注意到怀里面的小格格睁开了黑亮亮的眼睛,眼里面满是茫然不解,这香的味道……怎么这么熟悉?这究竟是什么香?自己究竟是在哪里闻到过这个气味儿的?

    永璂啊啊了几声,四爷轻轻的拍哄几下,这几下来这个动作已经很熟练了。永璂毕竟不是小孩子,四爷低着头也没有掩饰自己的神色,永璂当下就明白了,这香是自己皇玛法故意点的……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