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十三被说中心思,只觉得有些心虚,当年确实是因为偶然得知了胤禟的死因,生怕胤禩得知再做出点儿什么玉石俱焚的事儿来,于是明知道有人下毒却也漠视……十三眼神转向一边,不敢和八爷对视

    “爷当年已经被圈多时,还能让总理朝政威风八面的怡亲王这么不放心,爷是不是该说十三你太看得起爷了?”八爷一把甩开他,冷冷嘲道,“怎么,到了现在你难道还不敢说小九究竟是怎么去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当年你粉饰了一切,爷今就查不出来?”

    十三一直摇头,膝行过去抱住八爷的腿,“八哥,这事儿四哥真的不知道……”

    八爷冷笑,“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有意义么?当年小九死的那般惨法不都是他做下的?若不是他把小九交给李绂圈,小九会落得那么个终局?”

    胤禛一直在旁静静的听着二人的言语,终于抿唇问道,“当年胤禟究竟是怎么去的?”

    八爷笑了,眉宇间满是苍凉恨意,指节握的咔咔作响,,“怎么去的?那是被人虐杀!那个待遇可真是猪狗不如啊!当真对得起雍正爷赐的那个名字了!”

    胤禛心中一震,退了一步,“爷……朕当年真的不知……”

    八爷唇角勾起,眼神极冷极寒,点点头,几乎是一字一顿,“你这句话爷倒是信的。”

    八爷回手抽出辟邪剑,冰冷的剑锋落在胤禛颈项,“只是,昔年你我皆是人上之人,当知道下人为揣测君意可能所为。”

    八爷瞟了十三一眼,“当年十三被圈,就是有你奔走照应,那十年子过的如何,想必你也清楚。当年你将小九交与李绂,莫说你想不到小九可能会有何遭遇!到了今时今,你一句不知还真能躲了去?你不承担谁来承担?”

    胤禛眼睫低垂,默然不语,当年的确是一时意气,不只是将胤禩胤禟圈除藉,还着他们改名。后来虽然有过悔意,可是金口玉言,下了明旨,哪里还能再改过。如今想来,当年之事,虽不是他所授意,可是他的态度自然会让下面人揣测逢迎,只是他的不在意,就已经是纵容了……

    八爷见他不语,心下一狠,那剑锋就要划过胤禛颈间。

    吓得十三魂飞天外,伸手就去夺八爷手中剑,被八爷一把推开跌在地上,十三急切间喊道,“八哥,难道你就能说九哥的下场你没有半分责任?”十三这句话一出自知失言,这要是把八哥刺激的更狠了可如何是好……

    八爷的剑倏地定住,回头看了看他,唇角带出一分笑意,却凄清缱绻,“不错,你说得对,你说的很对。”

    八爷这会儿自重生以来的什么志向抱负早就不知道被抛到哪儿个角落去了,只是眼中墨色愈重,哀恸绝望,转头定定的看胤禛,“当年若不是爷对太子二哥起了不岔之心,若不是爷不甘心做皇父手中的棋子,若不是爷要为自己为额娘争上一争,九弟又怎么会被我连累最终得了那么个下场。你和我,既然是一个因一个果,那么就一起去了,爷拽着你一起向九弟赔罪!”

    胤禛抬眸,神色冷冽空清,又是当年雍正爷那副惯常的气度,淡淡的一眼看过来,一瞬不瞬的看着胤禩的眼,竟恍然好似看到前生胤禩温雅如玉的面容,心中却不知为何有些苦涩。只是胤禩有一句说的确是有理,不论如何,是自己做下的,难道新觉罗胤禛还不敢承担?抬手压上剑锋,正要开口,却觉得腹中一阵阵抽痛,冷汗刷地冒出来,另一手急忙扶上旁的桌案,支撑住子,而本要说的话顿时就梗在了喉间。

    这边十三眼看着八爷的执剑的手就要划下,吓得嘶声道,“八哥,莫不是你连你的孩儿都不要了么?”

    八爷氤氲着墨色的眸转到胤禛现下隆起的腰腹上,算算时有八个多月了吧……八爷心里滑过一丝不忍,可片刻就再次被恨意压住,咬了咬牙关,心中默念,孩儿,你莫怪阿玛,阿玛一会儿就去陪你了。闭了闭眼,手腕翻转划下。

    此时门却被碰地撞开,一条红色软鞭甩过来恰好卷住了八爷的手腕,向后一拖一拽一松,八爷半点没有防备,手中的剑霎时拿捏不住,跌落在地。

    八爷抬眸转,目视来人,“你要拦我?”

    只见太子下发髻半挽半散,估计是一路赶得急切,只在外面披着件大红披风,一手执鞭,又挽了个鞭花,才道,“小八,你今这是连自己的骨都不顾了?”

    胤禛本来正等着剑锋划下,一了百了,却见门被撞开,鞭子甩过来,再听见这句话,胤禛子虽然不适,可这脑子还清楚着呢,原来这福晋竟然是太子二哥!怪不得……以往许许多多想不通的霎时都明白了!

    而十三根本顾不上这进来的是谁,脚尖儿扫过去把掉落在地上的剑踢到一边儿,然后冲过去挡在胤禛前。

    八爷惨然一笑,“骨?小九为了我,便是命也都为我拼了!只为了那场手足分!我还有什么不能舍的?太子二哥,我只恨当年受那份儿罪的为什么不是我!我枉做他的兄长,连他的安宁都护不住,哪里值得他为我拼尽了一切!”

    胤祥听见这句,霎时僵在原地……这福晋,原来竟是太子下!胤祥茫茫然看过去,这人这雍容气势,是昔年太子下独有的,可福晋是刚生了小阿哥没多久的吧……

    太子爷默然不语,只见八爷眼角渐渐湿润,道,“当年自走上那条路,直到最终落了那么个下场,甚至是遗祸子孙,爷都不曾有丝毫后悔。可是……二哥,今,弟弟是真后悔了,我只恨当年为什么不肯早早死了,最终害的小九那么骄傲那么的人落了那么个下场……小九,你可怪八哥……”

    眼见着八爷有些语无伦次了,太子爷轻轻的走上前去,伸手环住八爷的肩,轻拍着他不住轻颤的背,八爷抬手遮住双眼,硬生生的把那份了回去。

    太子下轻声道,“孤相信九弟当年是绝对不会后悔!你们这一场手足深,就是孤当年也是羡慕过的……”只可惜,为太子,一称孤就注定了再无人能与之同行!“更何况,小八你静下心来想,我们这些冤家兄弟都能再世为人,说不定小九也会来呢?小八,你忍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想不明白?前生旧事,我们哪一个没有半点儿错?哪一个不是一肚子的苦水没处诉?为了那个位子,兄弟相争,父子反目,咱们一路上辜负过的只怕数也数不过来。可是那一路,我们这些人又有谁后悔过呢?生在皇家,小九能得你的真心相待,已是值得……”

    “不错,纵然世事变换,可到了今时今,爷都不曾后悔过,想来九哥当年也是这想法,只是……想不到太子下两世为人,倒是彻底的看开看透了……”十四爷言语间带着枉然感喟从门外绕了进来,别别扭扭的勉强行了半个男礼,“十四拜见太子下。”

    十四爷本来算计着子,依着自己对八哥的了解,也怕今天八哥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一直留意着呢!这会儿听见这边的声音,就急急忙忙换了衣服冲过来。至于一直守在门口的莫问……早就被惊得习惯了!

    屋里面那边的十三才反应过来,也勉强打了半个千,没办法,一旗装蹲不下,“十三参见太子下。”

    八爷本来静静的由着太子下抱着轻声安慰,这会儿轻轻的挣了挣,太子下看他眉宇间平静许多,知道方才那番话他是听进去了,这才松了口气。

    十四爷看八爷一脸的苍白,心里面担心不已,开口就要劝,“八哥,你……”

    却被八爷摇手止住,八爷回头看了看一手撑着桌子的胤禛和挡在他前的十三,深深的一眼看过去,十三是不明其意,可胤禛却是心中一震,这眼神,今倒是罢了,有太子二哥和十四在,老八是不能再下杀手,可是后只怕仍难善了,自己和十三这个份还真是只能由着他拿捏,胤禛心里是清楚的很……可这会儿腰腹阵阵坠痛,根本开不了口,只怕一开口就真是痛的忍不住了……

    八爷一声长叹,眉梢微微挑了挑,左手拢在袖子里都掐出血印儿来了,可还是用右手拍了拍十四的肩头,“你放心,八哥虽然看不开,但今是不会再做什么了……”八爷黯然看着外面沉沉夜色,“也许后若是真能遇到九弟,爷才能明白吧……”说着,慢慢踱出房门,只留下一片沉寂萧索……

    却不知道后十四爷看着八爷的背影,神色竟似有几分痴了……

    太子下看着这几个弟弟,摇头叹息不止,不论如何,今这番结果也算是好的吧……只是八弟始终是不能看似也不可能放下,太子下从没有像这会儿这么盼望过自己那个九弟也能重生于世!不然……后再闹起来可如何是好!更何况……刚刚八弟看似就这么撩开手了,可是那眉角氤氲的不是那玉石俱焚的狠意是什么?十三十四看不明白,难道自己还看不明白?就在此时,耳边就听十三爷一声惊呼,“四哥,四哥……你怎么了?你别吓弟弟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