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四爷这会儿也正躺着呢,子渐渐重了,人也常常困倦。

    耳边听着外间锦瑟给十二爷请安的声音,四爷这脑仁儿就开始疼,就知道这个老八肯定要来取笑爷的!钮祜禄氏你这个不省心的!你回来就回来吧,还非得闹这么大,害得爷又要被老八笑话!

    四爷现在那心真是恨不得撕了钮祜禄氏,当初爷留着她做什么!难道就为了给爷添堵的!可惜再怨念也没用,人家钮祜禄氏这会儿好好的在宫里面享福呢!

    四爷勉强撑起子就要下,这会儿八爷已经进来了,一看四爷这副困倦无力的样子还真是惊讶了一把,老四怎么这么没精神了?挥挥手把伺候的人都撵出去,八爷走过去一把把四爷按在上,“你这会儿不舒服就别折腾了,爷还能为了这个挑你的茬儿?”

    四爷横了他一眼,“那可难说,上次福晋生小阿哥的时候,爷不过先回了,就被你罚抄书!”

    八爷嘴角抽搐一下,那可不是爷罚你,那是太子二哥罚你!虽然爷是没起什么好作用,但是太子二哥可不是因为你没立规矩才罚你的!可惜八爷这番心思是半点儿不能说,太子下还不想和兄弟们相认呢!

    八爷心里头明白,太子下明着说是什么子不便,其实大部分是心里面抹不开面子,那位素来骄傲任的,原来偶尔也是会不好意思的!

    四爷看他不说话,非常干脆的指了指书案,“都在那儿呢,一百遍,你倒真是个好心的,十三那儿还抄着呢。”

    八爷听着他这似嘲非嘲,似讽非讽的话,微微一笑,“爷还能为了这个来你这儿?”

    四爷偏了偏头,抿着唇不说话,眼角眉梢都透出倔强来。八爷知道他心里明白着呢,本来还真想抢白他几句,可看他这副模样,八爷是真的无语了。

    本来这人要是说点儿什么,八爷还真半点儿不会心软,可一看四爷这会儿带着倦意的倔强,这满肚子的话就都说不出口了,八爷心里面暗自叹息,这老四还真是精明着呢,他这幅姿态一做,吃定爷了么……

    罢了,他现在这份,爷还何必欺负他……

    八爷伸手摸了摸四爷的凸起的肚子,四爷一把按住他的手,警惕的瞪着他,“你做什么?”

    “爷看看孩子,你以为爷要做什么?”八爷撇嘴,老四,你这么盯着爷做什么……

    四爷一把抓起他的手扔在一边儿,“你放心,孩子好好的,不管是男是女,后都是我的依靠。自然不用你费心。”

    八爷心里面堵得慌,非常的堵!老四你就是嫌弃爷也不用这样吧,没有爷你这个孩子怎么来的,怎么你这话里话外爷和这孩子就没关系了……爷来这儿干什么!就是给自己找罪受!八爷虽然是个好脾气的,但是却不是没脾气,当下冷笑了一声,就站起来拂袖而去。

    八爷恨恨的往外走,老四,你上辈子和爷不对付,这辈子对着爷还是没个好脸色,难道爷就是好儿由着你嫌弃的!可走了一半,念头又转了过来,他那个人素来面上就是冷的,以前是那么个份,选的继承人又不争气,偏偏现在又有了孕,心里面不知道多难受呢,爷何必非得和他争这口气呢。

    八爷踌躇良久,还是回了四爷的屋子,在门口转悠半天,爷不和他计较,不和他计较,默念了好几遍,才又推开门。

    四爷这会儿正怔愣愣的看着帐子顶儿呢!饶是四爷忍惯了的人,心里面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只是真的觉得委屈!爷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怎么选了那么个败家子,怎么会有那么个糟心的小妾,怎么偏偏还落在那个笑面狐狸老八的手里,怎么还要给他生孩子,怎么还在他面前耍起子!爷这究竟是怎么了!一个个怎么压下来,四爷觉得自己平素的忍耐好像都没有了,是真郁闷难受了!还有十三,以前的恩恩怨怨要是只有自己老八想怎么样爷都不在意,可是十三呢?自己真能护得住他么……

    八爷看着他这样子心里面也难受了,他这个人原来也会这样子么……八爷觉得自己心里也涩涩的,不是心软,就是莫名其妙的涩,八爷叹了一声,上前去给他盖好了被子,勉强笑了下,“天气虽然慢慢的起来了,但是你这样子也容易着凉的。”

    四爷捏着被角儿,没出声,好半响,才微微的点了点头。八爷又在边站了会儿,才转出门。

    八爷在门外负手站了好一会儿,看天上月圆,心里面五味杂陈,一会儿恨得厉害,一会儿又酸涩的难受,一会儿隐隐约约的好像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良久,才回头看了一眼胤禛的房门。

    前生旧事,成王败寇,那一路上纵然辜负了再多的人和事,我新觉罗胤禩也从未后悔,可是只有一事,重生至今却丝毫不敢碰触,便是偶尔想起,也是痛彻心扉,可时至今,若不彻底的挖开前尘,后该如何自处!

    八爷悠悠叹息,“九弟,你可怪八哥么……”

    这一晚,八爷彻夜未眠,在书房一道道命令不断的发下去,虽然是三十年多前的旧事,查起来颇费功夫,可八爷狠了心,一定要查!还要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时间不是问题,但是必须详尽!必须细致!必须隐秘!

    暗箭的首领莫问不明白十二爷为什么要查当年圣祖九阿哥的往事,但是主子爷的绪他却是清清楚楚的感受的到的,那是哀痛入骨,周萦绕的都是苍凉寂寥!他领了命退下,临出门大着胆子竖着眼睛看了一眼十二阿哥,只见十二爷手里握着一卷实录,眼角似有泪光一闪而过。

    莫问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比起平里见惯了主子谦和淡定的风采,十二爷那偶尔却不经意展现在自己这些下属之前的如沐风更加让他心里发寒,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却被霎时止住。

    莫问、莫问,主子为自己起这个名字,不就是让自己不该懂的,不该问的不要去问么……更何况那怎么可能……

    “雍正四年八月二十七卯时,塞思黑腹疾卒于幽所。”八爷的目光一直盯在这短短的一段上,心里面痛的阵阵紧缩,那么的小九,那么敏感的小九……

    九弟,你可会怪八哥么?八哥生生的把你扯上这条路,可是不要说保你一生荣华,就连你的一世平安八哥都护不住!若不是跟着八哥,你也许现在还好好的活在世上……

    时隔三十年,八爷终于在这无人的静夜里,潸然泪下……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