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八爷转头就去了十四爷现在住的院子,一路上片刻不敢停,生怕一停下来自己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就瞬间崩塌了……那个真是自己的弟弟啊!八爷心里其实很怨念……

    推开十四爷的房门,看见小十四一脸惊喜的模样,八爷更痛苦了,这是自己的弟弟!这是信任着自己的弟弟!太子二哥,你告诉我,这对弟弟怎么能下手啊……

    十四爷这会儿看见八爷那还真是一腔的惊喜,为啥?因为十四爷这几天被足抄经都好几天没出过屋了。虽说这十四爷也是被圈过的,可是这现在况不一样啊,自己这回足是八哥吩咐的,八爷是安慰过了,可是十四爷心里还真犯了点儿委屈。爷还想和八哥好好聊聊天说说话呢,爷来了还没和八哥好好的亲近呢,爷被足了就不能去看八哥了,八哥的伤不知道好没好点儿?爷好不容易才遇见八哥的,八哥你难道就不想弟弟么?还是八哥真的生我气了?爷真的不是故意把八哥你砍成那样儿的,爷真的不是有意和十三打起来的……

    不得不说,十四爷这个别扭子再加上了足除了抄经也没有别的事可做,这想法就越来越混乱了……

    这回看着八爷来看自己了,十四爷当然惊喜了,开开心心的把八爷请到屋里坐下,为八爷倒了杯茶,这才坐下,伸手过去就抓八爷的手,吓得八爷一激灵,手下意识一躲,十四爷诧异了,八哥这是怎么了?“八哥,让弟弟看看你的伤。”

    八爷勉强笑了下,小十四,你这样子很容易吓到八哥的!八爷把左手递上去,十四爷看看,唔,好的蛮快的!又卷起八爷的衣袖,去看右臂上的伤口,嗯,这个也结痂了!十四爷这才满意地放开手。“八哥,弟弟都听说了,前几天八嫂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小侄子,什么时候让弟弟见见?”

    十四爷一边端起茶杯,一边和八爷说话,心里面还稍稍犯了点儿酸,唉,谁让那是八哥明媒正娶的福晋呢,可不就是爷的八嫂么,压根儿没看到八爷听见他那句八嫂之后的一脸纠结!

    八嫂、八嫂……八爷这会儿觉得这就是几道霹雳从天而降也不过如此了……

    八爷默默转头,小十四,这话要是太子二哥听见……八哥相信你的子绝对会比现在的老四和十三还要多姿多彩!

    可是八爷看小十四一脸的期待,有的话这就实在是不忍心出口……这是多么纯粹的小十四啊!八爷心里面默默泪流,小十四啊,你现在是女孩子了,怎么还能对八哥这么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呢?不知道八哥现在对你不怀好意么?你这个样子八哥我实在不忍心下手……

    十四爷眼看着八爷没反应,心里面很奇怪,八哥这怎么了,今天真的很古怪啊!十四爷推了推八爷的手臂,嗯,左边的,“八哥?”

    “八哥?”十四爷又唤了一声八爷才如梦初醒,“啊,小十四啊,绵宁还没满月呢,见不得风,等稍大点儿了,八哥再抱给你看。”

    八爷说这话,可这眼睛就一直盯着十四爷还放在自己左手臂上的手上,小十四,你这么没戒心的样子八哥真的很痛苦的……

    “小侄子叫绵宁?唔,平和安定曰宁,八哥你这重生一回心境怎么到平和了许多呢?”十四爷这回干脆拽着八爷的手臂摇了摇,本来这些动作前生两人还在阿哥所的时候十四爷倒是做的惯了,后来渐渐长大,再不好意思这么和八哥亲近了,爷又不是九哥那个的!可这回十四爷很满意,附个女在某种程度上很有用啊,爷和八哥这么撒也不会怕人说什么了!

    八爷心里面纠结,面上还得带笑,十四虽然不是小九那个敏感的,可是这别扭劲儿要是拧上了可是也很让人头疼的!“那是弘历给取得名字,不过保佑他一世平安也是好的。”

    十四爷眼睛闪了闪,“弘历的疑心病又犯了?”

    八爷嘴角有点儿抽了抽,什么叫做又犯了?弘历素来就是个多疑的!“你放心,八哥应付的来。”至于里面的弯弯绕绕,八爷还真没想和弟弟说,看着小十四光闪闪的眼睛,又想起刚才和太子下闲话时德妃的死因,唔,不知道小十四知不知道这事儿……当年老四可真是够狠,德妃临死也不让小十四去见上一面,最终闹了个覆面不见!可怜小十四忍气吞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让他过点儿舒心的子吧!

    十四爷的绪有点儿低落,爷现在的份帮不到八哥什么了……八哥你不会嫌弃弟弟吧?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十四爷立刻甩头,想什么呢?八哥哪儿会是那样的人呢!那八哥这会儿纠结的模样……莫不是……

    八爷看十四爷在一边儿甩头,伸手就摸了摸十四爷的额头,正常的啊,十四这是怎么了?是头疼么……

    八爷这话就更不忍心出口了,算了,爷再想别的办法,只要不让老四那个小妾召见十四就好了,虽然这好像非常有难度,要不让十四装病?万一老四那个小妾再出什么别的幺蛾子呢?毕竟是弘历的亲娘,也怪麻烦的,老四啊,你当年宾天怎么不把她带走呢!

    看见十四疑惑的眼神,八爷笑笑,“小十四是头疼么?太医这些子都有常驻八哥府内的,八哥派人传来给你看看?”

    “弟弟没事儿,”十四看八爷站起来,干脆一把抓住八爷的手,“八哥,你这就要走了?这天色都晚了,你要不就在这儿歇了吧?”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把八爷彻底的劈在了原地!小十四,你这话能说吗?能说吗?你现在是女孩子!女孩子!怎么可以和爷睡在一起!咱们现在男女有别了!难道还能像以前那样兄弟抵足而眠?不对,爷好像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八爷扭头看着眼前眼睛光闪闪的小十四,心里面那泪洒了千行都不止,小十四,你不能这样的,留爷下来你绝对会后悔的!

    八爷好半响才干巴巴的说出一句来,“小十四,你是忘了你现在附的这个份了吧……”

    十四爷笑笑,硬是带出点儿洒脱来,“这个份?爷知道啊,那不就是八哥你的人么。”

    八爷直想挠墙,什么叫做爷的人,小十四,爷可没动你!

    十四爷的眼睛光闪闪的,伸出指尖儿摩挲了一下下颚,偏头瞟了八爷一眼,“难道八哥想让弟弟侍寝了?其实弟弟倒是不介意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怨念的八爷给拽起来扔到上去了,而后八爷自己压上去,钳住十四爷的两只手腕。八爷一转念就都明白了,然后是彻底的抓狂了,自己一心为他着想,结果他在一边儿看自己笑话,果然这弟弟是不能太宠的!“小十四,和着你一直在看八哥笑话是吧?”

    看八哥被自己刺激的变了脸,十四爷心里面有点儿虚,八哥倒真是一直为自己着想的,自己躲在一旁看他纠结确实有点儿不地道,十四爷蹭了蹭,“八哥,弟弟是刚想到的。”

    八爷使劲儿压住了十四爷蹭来蹭去的子,小十四,你当八哥是柳下惠么……不要再动了!

    十四爷一看这手脚都被压住了,干脆就把唇凑过来咬八爷的脖子,八爷喘着气,“小十四,你不要再闹了!”

    八爷松了钳着十四爷手腕的手,翻就要下,再这么下去,一会儿指不定真磨出火儿来了……

    十四爷一把揪住八爷不让走,还扁扁嘴,“爷哪里闹了,这不是替八哥你解决问题呢么……”

    八爷笑了,这回是被气的,“小十四啊,你这接受能力是不是太好了?”

    十四爷撇撇嘴,“八哥,是你太想不开了,弟弟是谁?就算是附了个女还是圣祖的十四阿哥,当年咱们一心夺嫡,多少风雨都闯过来了,那其中有多少委屈难道八哥你忘了?现在能够再来一回,那是上天给咱们的机会!岂能因小失大,难道八哥你还会委屈弟弟不成?”再说,这可是爷两辈子的心愿啊!虽然要是爷和八哥的位置换过来就更完美了……可惜,真可惜!十四爷一想到这个心里是真的觉得很惋惜……爷很想抱八哥的……可惜,现在这子不给力啊!

    八爷被十四爷这话说得呆了一瞬,然后就开始心疼,那么别扭的小十四,这么多年没见也变得通透了……

    十四爷趁着八爷愣神儿这一会儿,非常干脆地把人扑倒在,压住,然后非常干脆地去撕……自己的衣服,很快,十四爷上已经只剩下一件贴小衣了……

    等八爷缓过神儿来,正看到十四爷笑眯眯的扑上来,八爷无比的黑线,小十四,八哥真的觉得,咱俩这角色颠倒了!

    八爷一把扯下帐子,然后拽住十四爷,搂着他翻了个,把两个人换了个位置,“小十四,这样不对的,还是八哥教你……”

    十四爷不停的挣动,“八哥,你下来,爷要在上面……”

    “哪有哥哥被弟弟压的道理?小十四,你还是乖乖的吧……”只能说,八爷,你真的被十四爷给刺激大发了!其实,十四爷他这会儿就是想压你也没条件的……

    晨光初绽,八爷被一个巴掌啪地拍醒,八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究竟是谁敢拍爷?侧过头一看,小十四蜷着子跟小猫似的在一旁睡的正香,而露在锦被外面的那只手还按在自己的口上呢。八爷伸手扶额,这都两辈子了,小十四怎么睡觉还不老实!

    算了,这弟弟都是债……抬手把十四的手卷回锦被,再抬眼看小十四朦朦胧胧的睁开眼,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八哥早,翻又睡了……

    可怜八爷是再也睡不着了,干脆下了梳洗,又吩咐人准备早膳摆在钮祜禄格格屋里,这才回里间去看十四,果然十四这会儿倒是爬起来,都收拾妥当了。

    八爷陪着弟弟用了膳,想起太子爷昨天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儿,八爷心里寒了寒。唔,小十四啊,你可千万别去惹那位爷啊!不行还得嘱咐他几句,当下又仔细叮嘱了十四爷几句,什么要多休息啊,什么没事儿可以去和十三打打架啊,什么别去扰了福晋休养啊,什么尽量别找老四麻烦啊……

    看着十四爷有点儿委屈的小眼神儿,八爷无比的心疼,可是小十四啊,你要相信,八哥真的是为你好,没看老四和十三现在又被罚抄书了么……太子爷要是不痛快找你的麻烦,八哥不在府里面的时候你的子真的会很多姿多彩的!

    事实证明,十四爷现在真的很听八爷的话,无聊的时候就去找十三名为聊天实为切磋,结果发现十三正在被福晋罚抄女则女戒,再一打听,老四也抄着呢,十四爷心里是相当的满意,果然八嫂就是贴心呐……干脆一高兴每天就乖乖的呆在院子里,半点儿不惹事。

    当八爷正为府里面难得的和谐气氛表示满意的时候,老佛爷终于回京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