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八爷一听,这太子二哥要生了,那可是爷和太子二哥一直期待的孩子!当下急的一溜风似的冲到院门口,也来不及问小林子怎么回事,就要去太子爷的内院。忽然一下子反应过来后还有三位呢,这自己都知道是谁,可别人不知道啊!该做的样子还得做!

    八爷在门口顿住,回头,罢了,一会儿再说!当着这几位的面儿,有的话还真说不出来。

    八爷又瞟了一眼四爷党在那边儿上演兄弟两相依依,小十四颇为委屈怨念的看着四爷十三爷。八爷心里面就叹息,你看,这到底是同母兄弟,小十四嘴上不说,心里面也还是想亲近的,可是偏偏又这么个别扭桀骜的子,怎么亲近的起来,只能越推越远!

    当下又转回去替十四拢了拢散乱的头发,吩咐小林子,“去,替爷送钮祜禄格格回自己的院子。”

    又转头和十四爷温言说道,“你先回去好好收拾收拾,爷这边儿忙完了就去看你。怕是要先委屈你一阵子了,可别怨八哥。”最后这句是贴着十四爷耳边儿说的,十四爷应了,心里面那真是不知道笑开了多少朵花,八哥为了爷把福晋和小侄子都暂时放在一边儿了,爷委屈点儿能怎么样。

    十四爷这会儿心里那是相当的甜蜜,八哥你担心什么,爷都两辈子了,怎么还能看不开。况且咱们新觉罗家那兄弟都是冤家,尤其爷和十三那就快是仇家了,爷还能再和他去争四哥那儿的宠?难道爷还不知道老四就只能看得到他十三弟的?是,老四是对爷也算是手下留,可是一遇到十三,爷那就是浮云!还是八哥对我好……虽然一遇到九哥爷也八成浮云了……十四爷扁扁嘴,唉,爷也不易啊!

    至于一旁的四爷十三爷,八爷表示,这两位用爷管么……小十三有老四事事照应着,老四可不会让十三吃半点儿亏的!至于其他的,说实在的,八爷现在看见四爷党在自己眼前晃心里面膈应着呢!当年十三那小子也没少害爷儿几个!爷和小九的下场里面可还有他的一份力呢!八爷心眼儿也从来都不是大的!爷的小九啊……八哥想你!

    安抚了小十四,八爷急匆匆的直奔太子二哥的内院,这刚才不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要生了呢?

    直到被人拦在了产房外,八爷才醒过神儿来,听着里面太子二哥压抑的叫声,八爷心里面一阵阵的激灵,这得多疼啊……太子二哥那么骄傲的人才会忍不住,八爷急的团团转,可是再急这也帮不上忙!

    八爷在产房外面一圈圈的转儿,实在是半点儿都坐不住,二哥啊,你可要坚持住!二哥啊,弟弟一直在这儿陪你!宝宝啊,你可要心疼你额娘……额娘?二哥上辈子那副清贵傲然、张扬华美好似凤凰一般的模样瞬时取代了这辈子富察氏大方娴雅的容貌……八爷囧了!

    这会儿小林子来回话,八爷才想起刚才十三和十四打架的事儿还没处理呢!这府里面还是有宫里各个派系的钉子的,当时都是故意留下的,这会儿真是怎么着也得做做样子!当下挥挥手,“李尔佳氏还在叶赫那拉格格的院子里呢?”

    小林子战战兢兢的应了声是,正巧太子爷又忍不住一声惨呼,八爷那手指甲都掐到里去了,二哥啊,你素来是个有福的,一定会没事的,八爷思维都混乱了,闭了闭眼,“你再走一趟,传爷的话,就说爷吩咐的,让叶赫那拉格格和钮祜禄格格闭门抄经为福晋祈福。”唔,小十四啊,其实为咱们太子二哥抄经祈福不算委屈的……

    遣走了小林子,八爷继续在产房门口绕圈儿,旁边儿就有宫里面皇后派来的嬷嬷劝了几句,说是怎么着也得几个时辰了,八爷两辈子第一次守在产房外面,哪里知道这个,上辈子弘旺和大格格出生的时候都是生下来了才抱过来给八爷看看,八爷对这个是半点儿不懂,一听还得几个时辰,这心里面揪的扯的这个难受,太子二哥啊,你受苦了!宝宝啊,你快点儿出来吧!

    八爷正绕着呢,四爷来了,一看产房外面多是宫里面派出来的嬷嬷,当下甩着帕子请了安,八爷这会儿纠结的脸色都变了,平里不论是十二阿哥的谦和淡定还是八贤王的如沐风什么的都挂不住了,一手揪着袖口,面色那是难得的煞白,看着四爷行礼,勉强笑着叫了起,“你怎么来了?”

    四爷很郁闷,爷也不想来的,可谁让你这会儿解了爷的足……爷若是不来,那不是让人说爷对着福晋没规矩么……“妾听说福晋这会儿要生了,所以……”

    八爷摆了摆手,表示明白了,四爷就没再继续说,实在是别扭!八爷看四爷一手扶着腰,一手扶在边锦瑟的手上,知道他这是刚刚折腾一场体力不济了,当下就让人给加了个座儿。

    四爷有点儿为难,你说为啥?这要是就爷和老八两个人,老八愿意站着坐着爷才不管,可是这周围这么多人呢,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你做妾的坐着,让爷站着,成何体统!四爷微微皱皱眉,“谢爷的恩典,可是这实在不合规矩,妾不敢坐。”

    四爷这话说完了,自己都觉得酸!八爷这会儿还真顾不上四爷的反应,看了四爷一眼,哦,明白了,这是爷没坐他也没法坐。八爷本来不想理这茬儿,你坐就坐,不坐你就站着得了,可一看四爷那微微突出的小腹,八爷无奈,这也是爷的孩子!勉强过去牵了四爷的手,拽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四爷感觉到八爷的手有点抖,再一看八爷那脸色,煞白煞白的,不感叹一声,这老八还真是心疼福晋啊!上辈子好像还没到这程度呢,这个富察氏看来还真投了老八的缘!

    虽然这些子太子下没要四爷来立规矩,但是四爷对这个福晋那也算是有了相当的了解。老八这个福晋也是个彪悍的,不对,应该说,比上辈子那个还要彪悍的!那手段、那算计把个德郡王府整治的风雨不透不说,外面人人还要夸一声德郡王福晋娴雅大度,四爷更是亲的领教了一番这个福晋整治人的手段,想起那段儿抄经抄一卷烧一卷的子,四爷的手都疼!

    耳边儿听着里面福晋的声音,四爷本来八风不动的脸色也渐渐变了,揪着帕子的手握得紧紧的,头上开始冒虚汗,爷不会也要有这么一天吧……爷能不能不要啊!

    八爷正如坐针毡,心里面不断的为太子爷鼓劲儿,一抬头,看见对面老四的脸色变了,心里面还讶异了下,这老四是怎么了?除了十三还有什么能入他的心的?看老四头上的虚汗一个劲儿的冒,八爷琢磨了下,还是让他先回去吧,这立规矩也不是非得这会儿,再说他现在子也渐渐重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心疼的不还是爷?唔,爷只是心疼孩子!

    四爷这会儿是实在坐不住了,佛祖啊,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对我!爷已经知道错了……弘历你个不着调的,钮祜禄氏你个不省心的……四爷狠狠的踩着对自己前小妾母子俩儿的怨念,回了自己的院子。

    不知道等了多久,八爷好不容易听到一声婴儿啼哭,八爷蹭地一下儿蹦起来,对着产房的们就冲过去了,吓得两边儿的嬷嬷拼命的拦,十二爷哎,你都等了这么久了,还差这一会儿?孩子马上就会抱出来的,八爷心里这会儿哪有什么孩子啊,一门儿心思都在自家的太子二哥上呢。当年孝诚仁皇后生下太子二哥就去了,今儿太子二哥可不能有个什么好歹啊!

    看一个接生嬷嬷抱了个襁褓出来,八爷压根儿没等她开口,“福晋怎么样?”

    一下子把接生嬷嬷要开口恭喜的话给噎在了喉咙里,哽了一下,才说出来,“福晋平安,就是有些力竭晕过去了。”

    八爷这才放下心来,心里面定了,八爷笑眯眯的看着襁褓,“赏!”

    接生嬷嬷把小小的襁褓递过来,“恭喜十二爷,福晋生了个小阿哥。”

    八爷接过那个小小的孩子,唔,小小的,软软的小包子,八爷笑的止不住满足,太子二哥,你果然是个有福的!“再赏!”

    八爷抱着小阿哥,亲了又亲,眼看着产房收拾好了,八爷抱着小包子走了进去,坐在太子爷边儿,一手描了描太子爷疲惫的眉眼。二哥,诺不轻许,言不相负!你放心!

    八爷抱着小包子舍不得松手,可是不松手不成啊,还有好多事儿等着八爷去做呢。把这边儿安顿好,八爷又派了人去宫里报喜,果然不多时,弘历和皇后的赏赐就源源不断的送来了德郡王府,同时还有一张弘历御笔写着小阿哥名讳的帖子,“新觉罗绵宁”。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