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翌,八爷被弘历给传到了养心,临进去正看见五阿哥出来,八爷好脾气的笑笑打了个千,你说为啥?周围好多人看着呢!怎么着爷还能得个尊敬兄长的好名声,至于永琪,为兄不剃这几个字已经在八爷明里暗里的算计下稳稳的罩在头上了!八爷笑笑,永琪啊,这些个礼爷早晚让你一点儿不剩的还回来!

    看着五阿哥挑衅的眼神儿,八爷心里扶额,这人真是皇子阿哥?实在是有够……蠢笨!

    听见里面唱名字叫德郡王观见,八爷拢了拢衣袖,恭恭敬敬地进去行礼请安,一抬头,看弘历旁边还坐了一位公主,一固伦公主服饰,贵气人。

    八爷眼光闪了闪,固伦和敬公主,先孝贤皇后嫡女!可惜却是个不能拉拢的,这个公主对继后一脉简直是深恶痛绝,反而更亲近延禧宫和五阿哥。

    八爷重生这几年这个固伦和敬公主没少在弘历面前给自己上眼药使绊子,不就是因为五阿哥曾经在孝贤皇后名下教养的么!不就是令贵妃是你皇额娘面前伺候过的么!八爷心里闪过嘲讽,永琏永琮怎么死的,和敬公主你还不知道吧?不过八爷可没那么好心,你自己愿意给仇人当踏脚石,爷可犯不着拦着你!

    不得不说,新觉罗家一脉相承的小心眼儿在八爷这里也是表现的十层十,你给爷添堵,就别怪爷看你笑话!

    八爷面向这个和敬公主又行了个礼,“原来大姐姐进宫了,皇额娘好些子没见大姐姐了,前儿还提起过要请姐姐进宫说说话呢。”

    和敬公主微微一笑,眸子里却闪着冷厉厌恶,“和敬今想念皇阿玛才进宫来的,十二阿哥,听说你这些子在户部颇有作为,姐姐也替你高兴。不过,十二弟你虽是嫡子,但是毕竟长幼有序,可不能因为些许成绩而对你五哥不敬啊。”

    八爷看着好笑,你堂堂一个固伦公主,位比亲王的,这掩饰的功夫也太差了点儿,别说爷那些冤家兄弟,就是当年爷那些姐姐妹妹你也比不过啊!

    八爷微笑带着疑惑,“大姐姐这话是从何而来,五哥对弟弟素来是照顾的,况且弟弟何德何能,怎么会和五哥起什么争执呢?大姐姐,莫不是有人蓄意挑拨我们兄弟间的关系不成?”

    和敬公主眼睛眯了眯,“姐姐不过是听说而已,永琪是在皇额娘面前教养过的,规矩才华都是好的,姐姐也只是担心而已。”

    八爷笑的有点腼腆,“大姐姐担心的确有道理,十二受教了,后定当更加用心的像五哥学习。”

    八爷在心里暗暗挠墙,这个和敬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你明里暗里上眼药下绊子爷都能理解,可你这会儿还明里暗里说爷这个继后嫡子比不上先后前教养过的?你是不是忘了现在爷和富察家在一条绳儿上面?你这个和敬公主再尊贵,后弘历宾天,再没有富察家给你撑腰,你还算个什么!难道你还真想指望那个不亲兄弟的五阿哥?八爷黑线不已,果然又是个不正常的!

    弘历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姐弟相亲,半点儿没听出里面的弯弯绕绕,听见八爷这话,当下大手一挥,“十二这话说得对,好好和你五哥学学,他的才华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朕对他期望甚高啊。”

    一句话说的和敬公主笑靥如花,噎得八爷默然无语,难道是爷不正常?

    八爷心里郁闷,面上还是笑眯眯的凑趣说了几句,把弘历捧得是更加飘飘然,越看越觉得这个儿子虽然资质一般,但是胜在用心肯学,还能够无比的尊敬兄长,对着八爷笑的更是满脸慈,“小十二啊,朕看你这些子在户部做的不错,刚才你五哥和和敬说得有道理,你总得多学学才行,勤能补拙,明天你就去吏部吧。”

    八爷笑嘻嘻的应了,户部现在完全在八爷的掌控之下,八爷自己也正琢磨挪地方呢!还真是正打瞌睡就有人上赶着送枕头,这五阿哥估计是看自己在户部混的水起风声,心里不舒服了,就想把自己扔到吏部去,等着看自己笑话呢。

    不过,八爷是谁?吏部那还真是八爷的老本行!八爷望天,五阿哥啊,爷真是对你无语了!说你没脑子吧,偶尔还真有点儿点子,说你聪明吧,你这聪明从来用不到正道儿上,好在你这思维和弘历是一个波段的,要是换了皇父,估计不知道都圈了多少遭了!

    旁边的固伦和敬公主手指颤了颤,心里面暗道不好,永琪怎么出昏招了,不过看弘历被八爷哄得一副乐颠颠的模样,想了想就没出声儿。

    八爷道乏跪安,临走的时候瞟了和敬公主一眼,看来这倒不是个完全不正常的!

    八爷出了养心,慢慢悠悠的往坤宁宫走,进宫一回,怎么着也得去瞧瞧皇后不是?

    到了坤宁宫,一看十一阿哥正在里面呢。皇后对十一阿哥倒真是亲儿子一般的疼,可惜八爷看的清楚,永瑆对皇后可半点儿真心都没有。八爷不在意,皇后位子坐得稳,永瑆这个皇后养子的份才有用处,他才能占个贵字。

    八爷笑眯眯的叫了声十一哥,永瑆笑眯眯的回了句十二弟。皇后看两个儿子相亲相大好,可是哪里知道这两个儿子一个对她不过是表面功夫,一个内里早就换了魂魄!

    八爷和永瑆你一句我一句哄得皇后笑的开怀,八爷看着永瑆感叹,这也算是个人才,可惜面子没破,里子早就撕破了。

    当初内定福晋的时候富察氏嫡女是要指给永瑆的,可惜八爷不声不响的插了一道进来,永瑆最后娶的是博尔济吉特氏,原定给十二阿哥的嫡福晋。

    大清自顺治帝之后就再没出过来自蒙古的皇后,永瑆就这么被八爷给了一把,彻底的踢出了夺嫡的行列。为此嘉贵妃一脉恨十二阿哥恨的都入骨了!

    在坤宁宫陪皇后用过膳,八爷和永瑆二人离了坤宁宫,一路上说说笑笑,到了神武门,分道扬镳。

    八爷虽然没看见后永瑆恨恨的瞪着自己的背影,但是也能想象的出这个十一阿哥有多恨自己。八爷表示毫无压力,技不如人就得认输,夺嫡之争本就是成王败寇!

    当年九龙夺嫡何等惨烈,爷那一生经的事儿多了!是,当年爷是棋差一招就沦为朋党,可爷所经所历哪能是你永瑆这点儿本事能比的?八爷心里面笑了一下,永瑆,绝不放弃是优点也是缺点,越挫越勇也是要将手段的,可惜现在的你还不能明白……

    八爷这边刚回了府,那边养心的消息就传了回来,看着手里面写着弘历和和敬的对话的纸卷儿,八爷和太子爷一起摇头叹息。

    这个和敬公主还真不是完全不正常的,话里话外提醒弘历该给永琪指个高门大户的嫡福晋,现在那个五福晋将来母仪天下有难度!其实做个侧福晋就可以了!咱们满人规矩侧福晋是平妻呢!

    太子下不撇嘴,“这个和敬公主的脑子怎么长的,她怎么就看不明白她背后若是没有富察家支撑,还怎么在朝中左右逢源?她这是铁了心支持五阿哥了。”

    十二阿哥娶了富察家的嫡女,富察家和十二阿哥就已经是一条船上的,对于这个一个劲儿的给富察家树敌的外甥女,不知道傅恒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八爷摇头笑道,“说她明白她还真看不清形势,说她不明白还懂点儿权谋,爷真不知道是说她什么好……”

    太子爷看着八爷笑的雍容,“这西林觉罗氏可不是一般的人家,他家这一代长房就那么一个嫡女,尊贵着呢,要是他家的这个嫡女成了五阿哥的嫡福晋,那可就有趣儿了。”

    “哪有那么容易,西林觉罗氏向来是识时务的,五阿哥那个样子,能值得他们效忠?”八爷捏着纸卷儿就着烛光烧掉了。“就怕明天弘历那个不着调的在大朝会上直接指婚,到时候不管西林觉罗氏乐不乐意都被直接绑到五阿哥船上去了。爷这就放消息出去,他们若是知进退,明天咱们就能看到结果。不然咱们就只能釜底抽薪!”

    事实证明,西林觉罗氏果然是看得清形势的,第二天,西林觉罗家嫡女病重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西林觉罗家四处请医问药,生怕消息传不进宫里!

    当天大朝会的时候西林觉罗氏出的官员各个眼睛红通通的,一个个和兔子有的比,西林觉罗家一门忠烈,在弘历眼里那是大大的忠臣、大大的心腹,自然要问的,这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一代长房唯一的嫡女病的快要不行了……弘历急啊!那是他给永琪相中的儿媳妇!虽然小燕子是他的开心果,可是这西林觉罗家的嫡女配给永琪是为了将来母仪天下的!不过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

    西林觉罗氏的人说了,本来不过是小病儿,请太医院调理了大半年都不见起色,谁知道前几天突然加重,转过天来人就要不行了,眼看着拖一天是一天吧……

    弘历下了朝心里还难得的有点儿怀疑,怎么昨天和敬才说要永琪把西林觉罗家的娶进来,今天人就不行了,这事儿真有这么巧?可西林觉罗家言之凿凿,说是请太医调理了半年的,当下弘历就宣了太医院判,可惜太医院早就被八爷这几年的经营给握的牢牢的,这个老太医早就得了八爷吩咐,脉案什么备的相当齐全,再一的晦涩术语忽悠的弘历晕乎乎的,最后挥挥手就让人退下,半点儿没在怀疑这事儿里的猫腻儿!还难得的对和敬公主有点不满,你想给弟弟添个助力也得打听打听人家女儿的况啊……

    弘历开始发愁,既然西林觉罗氏的嫡女不能指望了,那么干脆先指个出名门的侧福晋去吧!唔,弘历又想想好好的媳妇没有了,怎么着也得补偿永琪一番,于是一纸上谕,直接封了永琪荣亲王!同时,又把索绰罗氏的女儿就这么抬进了景阳宫!自此后,景阳宫里再无宁

    五阿哥的反应充分证明了其实他也是个渣,对着美的索绰罗氏半点儿不动心思,把个不知所谓还珠格格宠上了天。索绰罗氏好好一个八旗贵女被那只疯燕子欺负不说,就连侧福晋的份例都给克扣的所剩无几。

    八爷一箭数雕,稳坐钓鱼台,西林觉罗一族眼看着这些对八爷越发的感恩戴德!就连着八旗大族、皇亲宗室各个都开始对着这个所谓的荣亲王离心离德!越发衬得八爷谦和守礼、众望所归!

    固伦和敬公主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得罪了西林觉罗氏不说,和富察家也起了嫌隙,在弘历那里更是难得的闹了个没脸!而一边冷眼旁观的嘉贵妃一脉的三个阿哥和宫里面的令贵妃魏佳氏更是被越发得了人心的八爷给气了个倒仰!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