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胤禛既然知道了这十二阿哥是谁,自然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忍耐做戏,所以早上八爷起来的时候,胤禛睡得正熟。

    八爷换好了衣裳,看看时辰,先去了书房。

    叫来小林子,指着桌上让人整理出来的几大摞的各式各样的账簿、实录、奏折,“去给李尓佳格格送去,就说爷吩咐的,让他把这些都抄一遍,什么时候抄完了,再来爷的书房立规矩。”

    小林子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从没听说哪个府里面还让一个格格来书房立规矩啊?十二爷这莫不是也像万岁爷似的抽了吧?

    看着八爷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眼里面寒光直闪。小林子还哪敢多嘴,当下就招呼了在书房伺候的几个侍从,每人抱了一大摞送到李尓佳格格的屋里。

    小林子看着这数量直咂舌,这么多,这位格格估计又得足几个月了……

    之后八爷又仔细的沐浴之后,估计太子爷该起了才去了内院。

    一进门,就看见太子爷慵懒的靠坐在榻上,眼神儿似笑非笑,“小八还记得二哥啊?八弟倒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怎么还给你的小美人儿足呢?”

    八爷听到小美人儿这几个字,就瞬间想到上辈子胤禛的冷面,心里郁闷的直想挠墙。当下摇头苦笑,“爷还说让二哥小心,结果自己到让小沟小渠给绊了个跟头。”

    太子爷悠然的抿着茶,一派雍容气度,“小八,你这是轻敌了,需知夺嫡之争不论对手是谁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都是未知之数。”

    八爷点头,“二哥教训的是,弟弟这回确实是大意了。”

    太子爷又抿唇笑道,“既然你真纳了那个格格,那孤就放她出来,孤看她那笔字确实不错,放在你边也算是红袖添香了。”

    八爷笑容僵了僵,他那笔字可不是好么?那是皇父都赞不绝口的。“二哥倒真是个大度的,不过还是让他继续足吧……”

    太子爷疑惑的看过来,看八爷面容有些纠结,心下就好笑,“你我都出自帝王之家,难道孤还不明白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形势么?况且孤可不想以后死在后宫的怨气上,太不值了。”

    却不知八爷听到这话就更纠结了……后宫?后宫!前朝与后宫素来是相关相连的,后还真有的烦!

    八爷摇摇头,呆了半响,最后还是一咬牙,“那个李尓佳格格……”

    太子爷心下暗笑,看来小八是真舍不得这个美人儿了,唉,要不放她出来孤也能调戏两把,想着就抿了口茶,而后就听见八爷的声音,“……是老四!”

    太子爷一口清茶一下子喷了出来,愕然抬头,“你说什么?”

    八爷的脸色纠结不已,把胤禛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太子爷呆愣了半响,才茫茫然问道,“你把他……给拖上了?”

    八爷颇为郁闷的点头,“弟弟真不知道是他……爷虽然恨他,可怎么也不至于这么欺辱兄弟!”

    话还没说完,就看那边太子爷已经笑得趴在炕桌上了,一手揉着腹部,肩头不停的颤。八爷刷刷几排黑线砸下来,“二哥……”

    八爷上前扶着太子爷,又轻轻的给他揉着肚子,太子爷的眼泪都笑出来了,边笑边说,“八弟,二哥实在没看出来,你和他还有这缘分……”

    八爷苦笑不已,“二哥,你笑就笑吧……小心孩子。”

    太子爷这才慢慢的收了笑意,“小八,你说老四这算不算自作自受?”

    “他那个人一向是惯于忍耐的……”八爷都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表了,太子爷揪着他的手摇头,“孤不是这个意思,孤是说,他培养出的好儿子把他赐给自己的嫡孙当格格,附了他嫡孙的你本来对他没什么意思,结果呢,他儿子的好妃子硬是给你下了药让他这个格格做了实……你们两个果然是天生的冤家,哈,孤都开始同他了……”

    太子爷说着说着实在忍不住,又笑倒在八爷上,边笑边摇手,“小八,这不是孤不厚道,实在是……忍不住啊。”

    半响,太子爷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小八,知道他是老四了,你还他的足?”

    八爷这回笑道,“弟弟让人把他去了这些年弘历的政绩、户部的账本那些东西搬到他房里去了,让他足慢慢看,弟弟还吩咐了,让他好好的把那些都抄一遍。”

    八爷笑如风,“二哥,你说老四看见那些会有什么反应?”

    太子爷撇撇嘴,“能什么反应,八成恨不得把弘历塞回钮祜禄氏的肚子里回炉重造!”

    “弟弟还特意给他安排了个懂医术的侍女调理子……”

    太子爷纤指点在八爷额头上,“你还真是想的周到啊……孤本来还想去看看他,不过既然你让他抄那些东西,孤就让他安心的抄吧,等孩儿生下来,孤再去好好的收拾他!让他居然教出弘历那个不着调的!”

    太子爷每里安胎着实无聊,这回知道了这个李尓佳格格就是老四,隔三差五的就把他边伺候的传过来,仔细的问问。今问这个李尓佳格格的脾气好不好,明问这个李尓佳格格每里都做什么,而八爷自然在一边含笑听着。

    那边胤禛那天起后看见胤禩让小林子搬来的东西,又听着胤禩传过来的话,忍气吞声的应了。胤禛非常明白自己现在这份实在是不堪,平里更是接触不到这些的,而今看一看也能了解弘历的政绩如何,自己当年辛辛苦苦给他留下个清明的朝堂,充盈的国库,依弘历年轻时候的聪明应该不会差吧……

    可是待到胤禛拿起胤禩抄录过得户部账册,一眼扫过去,顿时被激的头脑嗡了一声……弘历你还能再奢侈点儿么!你还能再无能点儿么!自己当年辛辛苦苦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四爷抓狂了……爷终于明白老八那个笑面狐狸为什么要专门找人给爷调理子了!这是怕爷被这个不着调的给气个好歹么!

    胤禛这些天完全的演绎了什么是由愤怒到淡定,由郁闷到无奈,再由心酸到平静。每当胤禛以为自己的刺激都受够了,再拿起下一本折子的时候,总会再收一遍打击。

    这回胤禛是彻底的明白了,佛祖啊,爷知道错了,爷不该选这么个好大喜功、骄奢逸的来继承皇位,可怜爷的弘时啊!早知道弘历是这个样子,爷怎么舍得硬是把弘时给过继出去,还一纸诏书他自裁!

    爷真的知道错了!你让爷变成这个样子,是子债父偿么?

    想到当年为了给弘历这个不着调的铺路,下诏要弘时自裁,那时候自己几乎握不住那只小小的朱笔,那真是剜心之痛啊!胤禛眼前一黑,这回是真的被气晕了……

    等胤禛醒来的时候,那个叫锦瑟的侍女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胤禛刚问了句,“我这是怎么了?”

    那边锦瑟面带惊喜的说道,“恭喜格格,格格这是喜脉!”

    胤禛茫然的看着帐顶上的丝绣,喜脉?喜脉!想起那一晚的混乱,胤禛心乱如麻。平心而论,自己如今这份,怎么也该有个孩子傍的,不然后怎么办?可是这个孩子的父亲,偏偏是自己上辈子的冤家兄弟死对头,让自己给他生孩子?还是让爷一头撞死了吧!

    锦瑟看胤禛有些茫然,以为这是欢喜的过了。可不是么,这个格格入了爷的府就一直被足抄经,好不容易爷来了一回,之后还是被足。正常人哪会想到这中间有多少弯弯绕绕呢?

    锦瑟偏着头想了想还是道,“格格的好消息,奴婢已经给福晋报上去了,估计等爷回了府就能来看格格了。”

    胤禛默然不语,他来?自己需要他来么?

    锦瑟看胤禛还是不出声,接着说道,“格格别担心,爷虽然疼福晋,可是格格这也是爷的骨血不是?”

    胤禛静静的躺了片刻,的确,老八确实是个疼福晋的,上辈子不就是么?都能让自己的皇阿玛和儿媳妇较劲儿……良久,胤禛才勉强说道,“你先出去,让我自己休息一会儿。”

    锦瑟就放下帐,躬退了下去。

    胤禛一个人手指绞着锦被,一手按在腹部上,心里面纠结不已。胤禩那人素来是喜欢孩子的,爷也确实该有个孩子。可是自己这个孩子,就算自己想生下来,他能要么?或者是生下来换给别人养?福晋那边已经有八个月的孕了,那要是个阿哥定然是嫡长子。依这个福晋的家世,那就是实打实的世子!万一是个格格,自己这边怎么办……

    不得不说,胤禛这会儿已经被刺激的很淡定了,已经开始想自己这个孩子是个阿哥会怎么样,然后又开始纠结,这要万一是个格格,难道后自己还要和福晋争宠,还要去取悦老八那只狐狸?可爷现在这份真的不能没有阿哥傍的……

    心里面把弘历恨得咬牙切齿,胤禛头上天雷滚滚而过……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