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八爷回到自家府邸内院的时候,听着一溜儿的报喜声,更是喜上眉梢、风得意。看的太子爷一脸的郁闷,孤有了孕,你就这么开心?

    八爷挥退了侍候的宫女,上前牵了太子爷的手,靠在太子爷边,亲手服侍太子爷吃了个蜜饯,笑的眼

    太子爷被他看的又羞又恼,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八弟倒是体贴。”

    八爷也不尴尬,只对着太子爷笑的温润如玉。半响,才道,“延禧宫那边又摔了不少东西,怕又要生什么幺蛾子了,太子二哥可千万要小心,莫要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被个小沟小渠给绊了跟头。”

    太子爷白了八爷一眼,“孤是什么人?还能栽在她手里。眼看着快入冬,明孤就进宫找皇后免了请安。到时候孤在府里,难道八爷你那些暗卫什么的都是摆设不成?”

    八爷笑笑,“傅恒素来心疼女儿的,他那几个儿子各个都是英才,也算是懂权谋,知进退,可惜却都是正人君子,这富察氏一族的暗中势力难道不在二哥手上?”

    太子爷笑的邪气,“八弟这话的意思是说孤不算君子?”

    “咱们兄弟哪有君子?倒是各个都算是伪君子……”

    而后太子手上就被塞了个墨玉扳指,太子爷茫然低头,八爷摸摸太子下的腹部,“那是爷手下暗箭的信物,二哥拿着它弟弟才能更放心。”

    果然,令贵妃魏佳氏不是个轻易认输的,太子在府中果然没被算计,被算计的是时常出入宫的八爷。

    转眼到了年节,皇宫大宴,八爷这半年早已掌控了户部,政绩卓著,再加上八爷两辈子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在朝廷大员、皇亲宗室之中,早就已经颇有威望。

    五阿哥眼看着这个素来被自己压过一头的弟弟在宫宴上大出风头,心里不诧,当下一手执杯,一手执壶来到八爷面前。

    看的八爷嘴角抽搐,哪个皇子阿哥敬酒还要连壶一起提过来,你也不怕掉价!

    可惜正常人与五阿哥这样的实在无法交流,这是八爷数年来总结出的经验。八爷前后两辈子练就的千杯不醉也不怕他这几杯酒,弘历在上面看着自己心里面的储君贤王相惜相重,心大好。

    八爷皱着眉头喝下三杯,心里郁闷的只想吐血,五阿哥你还能再笨点儿么……你这酒在哪儿拿的,居然加了料?

    抬眼看令贵妃眼里一闪而逝的寒光,八爷无语问苍天,五阿哥你就这么给人当了枪使?魏佳氏你怎么胆子不再大点儿?也对,你这会儿就算是毒死了爷,十五阿哥也是个不顶用的!你还等着爷和这个五阿哥两败俱伤,你的十五长大了坐收渔利么?

    魏佳氏,你懂不懂什么叫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八爷苦笑不已,还说要太子二哥小心,结果栽在小沟小渠里的倒成了爷自己。果然对付这群不正常的实在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当年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下手,那不是往别人手里面塞把柄么……

    八爷在笼在袖子里的手早已经被自己掐的血迹斑斑,让过了五阿哥,又强忍着和几个宗室王爷聊了几句,这才借着醉酒离席。

    一出来,吹着冷风,精神稍振,可是那股子火儿却烧的更旺了。八爷哪敢在宫里多呆,魏佳氏必有后招的,还不如速速回府,明再来请个失仪之罪。

    八爷凤眼眯了眯,又在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道,上了德郡王府的马车,这才派了小林子走一趟坤宁宫。魏佳氏,爷今儿晚上也不能让你逍遥,你敢折腾爷,那你的十五就好好的替你还债吧……

    不多时,十五阿哥突然发烧,烧的意识不清,好好的宫宴虎头蛇尾,不欢而散。魏佳氏哭的肝肠寸断,弘历守在延禧宫安慰美人儿,哪里还顾得上谁早早离了席……

    八爷半躺半靠在马车里,细细的喘息都有些压不住了,当下只能强忍,一双手臂不知道又多了多少血口子。

    好不容易熬到了府里,八爷勉强自己下了车,“福晋呢?”

    旁边的侍从低头回话,“福晋已经安寝了……”

    八爷意识都要有些不清了,正要去福晋的内院,突然想起太子爷的子渐渐重了,今自己中了药,若是一个不小心伤了二哥和孩儿,更何况今这状态岂不是欺辱了哥哥?

    八爷神智瞬间清明,魏佳氏,这笔账咱们得好好算算,一个十五可不够还的!

    八爷转头就去了足了半年的李尓佳格格的屋子,碰地撞开房门,八爷这会儿是真的控制不住了。

    李尓佳格格这会儿早就睡下了,被撞门声惊醒。看着这个半年都没露过面儿的十二阿哥出现在自己房里,李尓佳格格一下子清醒过来。

    “十二爷?”

    李尓佳格格眼看着十二阿哥神色不对,这位内里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儿,哪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十二阿哥过来就抓她的手腕,李尓佳格格下意识就要躲。可这女孩子的子反应的慢点儿,再加上刚从睡梦中惊醒,上还软着呢,结果一下子就被抓住了手腕儿按在上。

    接着亵衣被狠狠的撕开。八爷这会儿只剩下本能的反应,感觉到下这人挣扎的厉害,八爷这会儿也顾不上了,伸手就去拽她的脚腕儿。

    那李尓佳格格明白他要干什么,脸色煞白,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气的,可是却被按着动不了,只觉得下一疼……

    八爷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看旁边的人已经晕过去了,上都是斑斑点点的痕迹,八爷揉着眉心,这药好厉害啊……

    不过眼前这个人怎么办呢?八爷披衣而起,一会儿干脆让人送药过来吧。除了二哥,爷可不想让其他人有孩子,那不是给二哥添堵么……

    不过,这个李尓佳格格倒是个省心的,让她足抄经,还抄一卷,烧一卷的,也没见她有什么怨言。这样的人,要么就是老实听话的,要么就是城府极深的。

    八爷翻了翻桌上抄好的经文,估计这些明天又是要拿去烧的。魏佳氏送这么个格格来,可能是老实听话的么?八爷不好笑,要不干脆把她处理了得了,省的后出什么大乱子,八爷可从来不会小瞧任何人,今天翻一次船就足够教训了……

    八爷随手把经文扔在一边,正好一张字条掉出来,八爷捡起来一看,如遭雷击……

    “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词是纳兰词,字却不是瘦金体。

    这个字迹八爷熟到不能再熟,凛然自有风骨,前一辈子八爷不知道多少次被奏折砸过来,看见散落在地的这个字迹的朱批。

    八爷掐着这张字条,手指不停的颤,那字迹稍显绵软,女子腕力本就不及男子,但是那架构、那风骨不是那人的字是谁的啊?

    八爷回头看晕过去的李尓佳格格,再看看手中的字条,彻底的僵在原地。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