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李尓佳格格手腕子一直细细的抖,低眉顺眼的,八爷只当她被自己敲打几句给吓着了。于是笑了笑,不想再费什么心思,不过就是个格格,她就是不听话还能翻得了天去?也就不再理她,松了箍着她手腕的手,子靠在上,昏昏沉沉的就想睡了。

    却不知道那边李尓佳格格看他睡意渐沉,才舒了口气,又在一旁睁眼躺了很久,才朦朦胧胧的睡过去。

    到了第二,李尓佳格格早早的起服侍八爷更衣洗漱,待到八爷去了户部,又低眉顺眼的去福晋那里请安立规矩。

    太子爷这些子素来是没有早起习惯的,李尓佳格格在福晋的门外等了许久,才有福晋边的侍女召唤。

    太子爷每里的福晋生活其实无聊的很,不过比起当初咸安宫圈来起码自由自在,好不容易来了个能解闷的,还是魏佳氏的探子,太子爷心里倒还有了点儿小期待,希望这个李尓佳格格能有点儿手段,孤的子太无聊了……

    太子爷端坐在主位上,看着这个李尓佳格格目不斜视、低眉顺眼的跪在那里,礼仪上倒是挑不出错来,倒像是见过大场面的。

    太子爷心里点了点头,又问了几个问题,听李尓佳格格一一答过,太子爷的眸子就暗下来了,没看出来这个李尓佳格格倒是个滴水不漏的主儿啊,难怪令贵妃魏佳氏派了她来,只怕□这么个人出来,花了魏佳氏不少心血!

    太子爷心里冷笑,魏佳氏你敢和孤斗心眼,给孤找不自在。孤现在折腾不了你,折腾折腾这个你费了心思栽培的也不错!

    对着一旁的侍女点点头,自有人端了茶给李尓佳格格。李尓佳格格接过来,按照规矩,膝行几步,在太子爷前停住,“请福晋喝茶。”

    太子爷伸出手来,没接杯子,倒是抬起了这个李尓佳格格的下颚,指甲划过她的脸颊,“果然我见犹怜……”而后接过茶来,抿了一口,眼角一弯,就把杯子摔了下去。

    八爷进来的时候正看见这么一幕,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下,果然二哥就是二哥,看见美人儿还是忍不住上上手,不过二哥你和她斗什么心眼儿,她配么?

    太子爷一看八爷回来了,也不起,只问了句,“爷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莫不是怕我欺负了你的美人儿?”

    八爷在一旁位置上坐下,“皇阿玛口谕,给爷放一的假,回来好好陪陪新格格。”

    太子爷眼角抽搐,弘历你这风抽的太严重了吧?啊?一个格格?一个出下五旗的格格?就给办差的皇子一假?你这也太不给富察氏一族面子了?大婚三个月就指了个格格过来不说,还明里暗里给这个格格撑腰?你抽的什么风!

    太子爷心里不痛快,当初孤迎娶太子福晋皇阿玛那里才给了三假!八爷也很郁闷,魏佳氏,你管的太宽了!弘历,你这耳根子太软了!

    太子爷当下就没了折腾这个李尓佳格格的心思,冷笑一声,“既然是皇阿玛口谕,那爷就去陪新格格吧。”转一甩帕子就去了书房。

    八爷坐在椅上,指尖轻叩桌面,看李尓佳格格还在地上跪着呢,也不叫起。良久,八爷才起,对着李尓佳格格道,“你跟着爷过来。”

    李尓佳格格本来在琢磨这福晋看似是个有手段又善妒的,而后就听见十二阿哥说的皇上口谕,心里真是不知道什么滋味儿了。这会儿十二阿哥叫自己跟着,心里明知道不好,却也不得不跟,这新觉罗家的人心眼儿都不大,这个十二阿哥千万莫要迁怒啊……

    只能低眉顺眼的跟在后面,偶尔抬头暗自打量几眼这个十二阿哥。龙章凤姿,风华如玉,比起宫里那个五阿哥不知强了多少倍。正琢磨呢,八爷停下来,李尓佳格格一看,这不是自己住的屋子么?心里惴惴的,想起皇上口谕,手脚又有些冷。

    八爷瞄了她一眼,带着她进了屋,“皇阿玛今特意给爷放了一的假,李尓佳氏,皇阿玛倒是心疼你啊。”

    李尓佳格格听这话就有些诛心的意味了,自己如今这份也实在是不堪,十二阿哥捏死自己可不就像捏死只蚂蚁似的么,当下只能扑通一声跪下,“爷这话折杀奴婢了。”

    八爷不理她这茬儿,接着说,“皇阿玛对你如此疼,李尓佳氏,你该感恩才对。”

    李尓佳格格哪敢接话,只是叩头道,“奴婢听爷吩咐。”

    八爷笑笑,“既然感恩,就在此为皇阿玛抄经祈福吧。”

    李尓佳格格心知这是了自己的足,心下倒是松了口气,十二阿哥,你这一辈子才好,真的。

    八爷拂袖而去,让爷陪你?真当爷是好儿啊。

    八爷转去了书房,太子爷正在大书架旁边翻腾找书看呢,一回头看八爷进来,“小八怎么不去陪你的美人儿,那可是皇上口谕!”

    八爷坐在书案前,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刚要说话,太子爷一个眼神儿瞪过来,“那是孤的杯子。”

    八爷手指僵在杯子上面,顿了顿,摇头失笑,“爷这是被弘历给气糊涂了。”

    随手把杯子放在一旁,“二哥,你说这老四究竟是什么眼光?爷实在是琢磨不透了。”

    “什么眼光?还不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满妃生的阿哥!”

    太子爷瞟了八爷一眼,“孤知道你心疼弘时,可惜弘时是有命无运,怪只怪他母妃是汉人,入不了皇阿玛和老四的眼。”

    八爷苦笑,看来这出还真是原罪。“早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当初爷何苦非得把太子二哥你拽下来,有二哥你在那个位置,怎么也轮不到弘历来败我大清江山。”

    提起这个八爷和太子同时郁闷,老四,别让爷/孤再遇见你,你究竟是怎么教儿子的?骄奢逸、偏听偏信、不辨忠、宠信包衣、疏远嫡子、党派林立、大兴文字狱……

    老四啊,你这儿子就一张脸像你!

    太子爷抿抿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倒是多看眼前吧。”

    “眼前?那个李尓佳氏让爷给足了,让她抄经祈福!爷现在不耐烦看见她。”八爷想起那道口谕心里就不舒服。

    太子爷找了个位置坐下,白了八爷一眼,“谁说她了?孤是说咱们该要个嫡子了。”

    八爷顿时眼前一黑,好似几道天雷劈过来,连嘴唇都有点哆嗦了,僵硬的转头,一脸的古怪神色,“二哥,你说什么?”

    太子爷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小八,你这是怎么了?谁不知道八爷素来是处变不惊、颇具胆识的,怎么这副样子?”

    “二哥,爷是你弟弟。”

    太子爷一笑,“长兄如父,孤既然是你哥哥,那孤的话你不听?”

    “爷要是肯听你的,上辈子就不和你争了。”八爷好不容易才控制住绪,“二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莫不是弟弟不能让二哥安心?”

    太子爷默然良久,终于叹息,“八弟,你这份能力,后注定要君临天下的。可是孤这一生却只能深锁后宫,孤也会不甘心。所以孤只能换条路来走,孤需要一个嫡子。孤没有完成的愿望只能靠他来完成,孤不能做的事只能靠他来做。这番心思,八弟你能成全二哥么?”

    八爷与太子相对不语,这番心思,说来简单,可是实质上,却是要八爷承诺后必须嫡子即位。

    太子爷看八爷不语,又起正色道,“孤是新觉罗家的人,断不会做有损我大清江山之事,富察氏一族的势力八弟不必担心。”

    “在弟弟心中,二哥始终是当年那个骄傲华美才具过人的太子下,二哥所出的嫡子自然是贵不可言,更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选。” 八爷沉吟良久,“弟弟从来都不担心二哥会因为富察氏一族做出什么有损我大清江山之事。”

    八爷凝视着太子如今艳丽雍容的磊落风华,“弟弟在意的是,二哥,值得吗?”

    为圣祖爷的皇太子,何等的骄傲,何等的才干,如今却要委人下,只为了了却昔年那些念想。

    四目相对,太子爷笑的张扬肆意,“有舍才有得,孤对自己一向下得狠心。谁让孤这一世附了个女呢?”

    八爷伸手摸了摸太子爷的唇角,“二哥,不想笑就不要笑了,弟弟明白的。”换了弟弟是你,哪怕眼前站的是老四那个冤家,只怕也会这么选、这么做。因为我们对上一世的那些念想早就已经入了魔障,勘不破,看不开。

    将太子爷抱进怀里,紧紧的揽着他有些颤抖的子,“二哥,其实弟弟也想看我们的孩儿后君临天下,你和我一同教导出来的继承人定然会是我大清最出色的帝王!”

    二哥,诺不轻许,故言必不相负!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八爷的囧囧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