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天之将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清水煮剑 书名:剑邪
    “啊!我的手!”遭此重击,韩启惨叫出声,而且刚才徐鸣天爆发的瞬间,他才惊怒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在源力方面竟然是胜过自己的。

    他为什么不召唤凝形兵器?韩启想不明白,最终的结果,他还是败了。

    韩启嚣张跋扈不假,可绝不是实实在在的笨蛋,此刻见长剑透过手掌距离自己的喉咙不足一寸的距离,脑门见汗的同时,他也知道,对方如果刚才要杀自己的话简直是轻而易举。

    手掌痊愈时,韩启尚不是徐鸣天的对手,更何况此刻手掌受伤的他恐怕连使用凝形盾牌都很费劲吧?

    念及此处,徐鸣天长剑微动,抽了回来。

    垫了垫手中的兵器,徐鸣天暗自点头,这剑不错,之前只是落在了不匹配的人手里罢了。

    有了兵器,徐鸣天也就不再准备去购买,收剑的同时,他已经准备离开,至于韩启,对方的行为虽然有些让人气愤,可在徐鸣天看来,十足的幼稚,没必要为了一丁点儿的幼稚就要了对方的命。

    徐鸣天想走,有人却不愿意。

    “快上,都给我上,杀死这家伙。”韩启什么时候受到如此侮辱?而且眼前就小子看上去实在是没有背景的样子,心中想着自己打不过,族中之人总是打得过的吧?于是他吹响了口哨。

    “斯!~~”刺耳的口哨声划破长空,就在徐鸣天疑惑不解的同时,一个长衫中年人已然踏房而来。

    脸上微微一沉,徐鸣天哪还不明白韩启的意图,此刻见对方满脸狰狞的看着自己,且那几个跟班这时候也是战战兢兢的围了上来,徐鸣天心中已冷。

    “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原本回收的长剑再次锋芒毕露,韩启的几个跟班本就不敢大胆的阻拦徐鸣天,因为他们也知道,上前完全是送死,连韩启都打不过对方,更别说他们了。

    形急转,徐鸣天干净利落的绕过了几个跟班,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韩启的眼前。

    “该死!”心中恼怒几个跟班消极怠工的同时,韩启再次召唤出了凝形圆盾。

    凝形圆盾沉重不假,短暂的使用,就算是单手,韩启还是能办到的。

    想到这里,韩启便是抬起了手中的凝形圆盾,见徐鸣天来到前,韩启状若癫狂。

    “小子,你死定了,没人能救你!”韩启拼命挥舞圆盾,他相信只要自己挡住对方哪怕是一刻的时间,眼前这个小子就会死。

    可是韩启能挡住徐鸣天吗?

    双手时,韩启犹自跟不上徐鸣天的速度,更别说此刻的单手了。

    长剑如困龙升天,携带无与伦比的速度直刺韩启的脑袋。

    韩启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因为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挡不住这一剑了!

    “小子,你敢?!”

    惊怒声自长衫男子的口中传出,此刻的他距离尚有些远,想要救援已是不及。

    “噗!~~”

    长剑瞬间洞穿韩启的脑袋,一缕鲜血随着剑锋直流而下。

    “混蛋!~~”惊怒声再次响起,瞬间,一股连绵不绝的浩然源力便是冲击而来。

    王师?竟然是个王师?!虽然感觉上这个王师的强大还不及周啸天,可也不是现在的徐鸣天能够对付的。

    长剑轮转,瞬间抽离,本能的,徐鸣天转横剑。

    “铛!”钢铁铿锵之声猛然炸响,与此同时,徐鸣天亦如顽石般倒飞而出。

    一具尸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他的脸上带着惊恐,带着不甘,此人自是韩启。

    长衫男子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韩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他是负责韩启安全的护卫,虽为护卫,可怎么说也是王师级别,韩家即使是大家,却也没有多少王师级别的强者,所以就算给韩启派了一个王师强者,但后者也不可能整天像个跟班一样跟着,所以只有到了危机时分,得到韩启的召唤之后,他才会出现。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只是相隔一条街的距离,他还是来迟了。

    “混蛋,混蛋。我要杀了你!”长衫男子怒火滔天,一个小家伙竟然在他的面前干掉了韩启,先不说可能会遭到家主的处罚,单单是那份羞辱,已经让得他失去了理智。

    形之上青光缭绕,一柄青黄交接的长棍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是他的凝形兵器。

    “滚!”

    怒喝声炸响天际,一个个原本围观的平民此刻已经意识到了不妙,急忙就想飞快退开,以便让出道路,可他们的速度在长衫男子看来实在是太慢。

    “滚!滚!滚!”长棍随手挥舞,带着一连串的惊呼声,一蓬蓬的血雾在人群中绽放!

    王师虽强,也不能飞行,他想快些找到徐鸣天,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为王师的他,除了烟岚城的几大家族外,却是丝毫不畏惧其他人的。

    大街之上鸡飞狗跳,众人见证了震撼人心韩启被击杀的一幕,却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重要啊。此刻的他们不暗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凑闹?

    对于那个混蛋被击飞的方向,长衫男子是记得的,只是当他来到目标位置时,却发现此地早已是空空如也。

    “人呢?人呢!”满腔怒火无从发泄,长棍瞬间抡起,而后猛砸地面。一道道龟裂出现在街道之上,显示着此刻主人的愤怒。

    “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怨毒之声,让远远离去的徐鸣天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距离此地不远的另一条街道上,徐鸣天带着长剑安然路过,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般。

    当那个长衫男子展露王师实力的时候,徐鸣天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借着对方那愤怒的一击,抛飞落地的同时,他便是快速离开了现场。

    “那家伙好像来头不小,看来得早些离开了。”

    。。。。。。

    事发地,看着那躺着街头毫无气息的韩启,舒巧慧摇了摇头,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转眼的功夫就没了命。

    “小姐,这事儿你怎么看?”一个大汉出现在舒巧慧的旁,皱眉低问。

    “烟岚城恐怕要乱了呢。”舒巧慧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剑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