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情为何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苍云苦海 书名:新封神道
    来到客栈,叶枫几人和赵天豪问候下并告诉他们要去寻找若雪父母的下落,并托赵天豪代为照顾蝉儿,找到雪儿父母后就来接蝉儿。叶枫又托赵天豪告诉燕盟主他会顺便打听血月教的行踪。赵天豪点头称是,既然有雪儿父母的下落理应要去。赵云凤吵闹着要一起去,被赵天豪强行留下,而且蝉儿也和赵天豪他们一起会常州,毕竟接下来要和血月教对战,蝉儿在不能分心照顾。

    蝉儿哭着要跟着叶枫几人,叶枫安慰道:“蝉儿乖,枫哥哥去和血月教的人打架,蝉儿现在武功没练好不能帮哥哥忙。”

    蝉儿小声哭着说道:“那等蝉儿练好武功后哥哥要带着蝉儿。”

    叶枫摸摸蝉儿的头笑着说道:“那当然了,不过蝉儿要把哥哥教你的乾坤真诀和御剑诀练好知道吗,不许偷懒。”

    蝉儿点点头道:“好,那我们一言为定,不许耍赖,我们打勾勾,谁耍赖就是小狗。”

    叶枫笑着说道:“好,那我们打勾勾。”

    转天,叶枫几人和赵天豪拜别后,赵天豪带着蝉儿回常州去了。若雪见蝉儿离开叹气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可的小蝉儿。”

    叶枫安慰道:“等我们找到你父母后就接蝉儿一起住,到时我们一起教蝉儿武功,哈哈。”

    若雪高兴的“嗯”了声。雨晴这时无聊的提议去逛街去,叶枫和无戒听了大惊失色,无戒被雨晴威胁说不去就用控火诀烧他,而本不想去,但若雪难得兴致高翱,只能舍命奉陪了。

    在京城大街上一直逛了了一早上,几人来到太白酒楼吃饭。此时,酒楼人员爆满,唯一空点的位置还有一个书生坐着,几人看到这书生在窗口上不停的喝酒,叶枫走过去问道:“这位兄台,酒楼已无别的位置,我们几位能坐这吗!”

    那书生随意的点点头继续喝着酒,叶枫几人坐下后要了一些菜,和两坛好酒。

    叶枫对书生笑道:“兄台,一个人喝多没意思啊,要不我们陪你喝。”说着就和无戒各拿一坛酒喝起来。

    书生看了下他俩叫道:“好,看两位是海量的人,干。”说完就拿起酒壶喝起来。

    雨晴刚想劝他们少喝点若雪阻止着摇摇头。

    喝完后叶枫叫道:“痛快啊,我看兄台似乎有心事在这喝闷酒,如不介意就和在下说说如何,说不准我们还能帮上一点忙。”

    书生苦笑声道:“多谢兄台的好意,感的事外人又如何帮忙,呵呵,不行的!不行的!”说着就猛灌着酒。

    叶枫几人皱着眉头互看眼,若雪笑道:“这位大哥不防说来听听,总比一个人闷着好过吧,我们愿意当你的听众的。”

    书生看着叶枫几人叹了口气道:“说出来也无不可,各位如不嫌麻烦的话。”

    若雪笑着说道:“怎么会呢。”

    雨晴也说着:“是啊是啊,说不定还真能帮的上忙哦,我们很厉害的哦。”

    书生苦笑着叹口气道:“好吧,既然各位有兴听在下的伤心事,就如实相告吧。”

    我本是雷山镇里的穷书生,以卖字画为生。我们镇有道奇观,每逢打雷下雨时天上的雷电和山顶能连成一线,壮观非常,我们小镇也因此得名叫雷山。

    有次我在山下卖画时遇到一京城来的富家小姐买画,这位小姐生的貌美如花,让在下惊为天人。

    说到这书生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接着说道:那位小姐也称赞在下字画龙飞凤舞,入木三分。而在下因此把小姐当做知音,就送了一副字画。

    等小姐走后,在下也无心卖画就收拾回家。我家住在雷山上,那天傍晚天下起磅礴大雨,而这时是欣赏雷山奇景的好时机。在下因想着那位小姐,就动笔把她的样貌画了下来。

    巧的是刚画完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是白天的那小姐。当时在下还以为是我眼花了,等她提醒我才回过神来,当时她说暂时避下雨。在下惊慌领她进屋,我给她倒水时被看到我画她的画像。当时在下惊慌怕小姐说我唐突,但小姐非但没怪罪反而大赞我画的鸾飘凤泊,令在下惊喜不已。而小姐也对书画极为喜,因此我们一直聊到天亮还不自知。

    说到这书生可惜的叹口气说道:自那晚小姐走后,在下茶不思饭不想,脑里全都是小姐的倩影。说来惭愧,在下父母早亡,又无子嗣因此就收拾衣物来到京城。但京城茫茫人海又不知如何寻找,就在庙会口上摆起字画卖。

    如此半年后一天下午,那位小姐真的出现在我摊位前,当时在下激动不已,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而小姐一看是我也惊喜不已。就这样我在庙会口摆摊,小姐常来看画和在下切磋画艺,后得知小姐姓樊名欣欣。

    这样一年后,我和欣儿相。这一年卖书画让在下积下一些钱财于是我和欣儿说好去府上提亲,但樊老爷不同意,说在下太穷配不上欣儿。我几次上门相求都不行,还被赶出来。在下苦苦相求整整半年,而欣儿也被她父亲关起来了,说到这书生拿起酒壶大口喝起来。

    叶枫见他只顾着喝酒不说了,就问道:“之后你就一直喝酒解愁到现在。”

    书生叹气道:“不然又能如何,在下无钱无势,穷书生一个。”

    叶枫几人对视了下,雨晴道:“那你现在想见范小姐吗。”

    书生惊道:“当然,但是樊老爷他···”

    不等书生说完雨晴就说道:“这简单啊,你看我们装扮就知道是习武之人,让你和樊小姐见个面还不是举手之劳。”

    书生大喜接着又迟疑道:“你们不会要带在下硬闯樊府吧,那样樊老爷更不会答应在下和欣儿的婚事了。”

    雨晴得意道:“哪需要如此麻烦啊,我们直接带你见樊小姐就好了,樊府其他人不会知道的。”

    说完就要催书生走,书生起对叶枫几人拜道:“在下姓阮名海涛,这次有劳各位少侠和女侠了,额还有大师。不知各位名号,在下定当报答。”

    听到有人称无戒为大师,雨晴几人立即大汗。叶枫笑着说道:“我们帮助你是因为你那份对的执着和坚定,并不是图你的报答,走吧!”

    若雪见阮海涛在那尴尬的站着就笑道:“我们是被你们的真所感,你们的艰辛所动。你就不用介意,再说我们是江湖中人以后很难有什么交集,知道反而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阮海涛叹气道:“好吧,那就有劳了。”

    说完就阮海涛带着叶枫几人来到樊府门口。

重要声明:小说《新封神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