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六二章

    季昀承听到慕阳的话,体明显一僵,随即冷道:“我能不能看见同你有什么关系,滚出去!”

    慕阳却反常的沉默了。

    目不视物这种打击对于骄傲如季昀承能有多大不言而喻。

    只沉默了一刻,她斩钉截铁道:“我会找到解药的。”

    “你找?你凭什么找?”

    季昀承的话甚至于有些刻薄,慕阳只动了动唇,一个字也没多说便已走了出去。

    脚步声落在季昀承心头,犹如重锤。

    一声一声。

    他按着额头,把眼睛埋在手掌中,压抑着越演越烈的暴躁绪。

    久离的声音贴在耳畔:“侯爷,这……还没有吃完。”

    “你也出去!”

    没过多久,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

    方才那种令人窒息的气息也逐渐的消失无踪,即使睁开眼睛也是一片漆黑,明知道不过是一时中毒,可是还是让他觉得痛恨。

    之前想见慕阳的心淡去,他不想让慕阳看见这样的他。

    他不喜欢弱势,不喜欢无法控制,更不喜欢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如此。

    ******************************************************************************

    不知道在想什么,慕阳出了南安侯府,一直向前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直到双腿酸涩才停下脚步。

    抬起头,天色已经变得有些昏暗。

    夕阳沉坠,浅浅昏黄光晕蔓延过地平线。

    饥饿袭来,慕阳转了个,正对上一双浅淡的眸子。

    她一怔,随即笑着抵了抵额头:“重夜你怎么在?什么时候跟着我的?我刚才……”

    “饿了么?”

    简单的三个字让慕阳一下子放松了心

    那双眼睛一如往昔的干净,像是世上任何的无垢都无法染指。

    她不用解释什么,重夜原本也不要她的解释。

    点了点头,跟着重夜去了就近的一家酒。

    酒足饭饱,慕阳抿了店家送来的清茶,轻声叹了口气。

    重夜也握起茶杯:“慕阳,青琳你打算如何?”

    听见这个名字,慕阳脸上的惬意笑容霎时淡了几分:“能问到解药最好,问不到恐怕要把她送到南安侯府去了。”顿了顿,又道:“你想替她求么?”

    重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

    “那也行,如果实在问不出,我就把她放走。”

    看见重夜略有些惊讶的眼神,慕阳笑了笑,转头看向窗外,忽然道:“我去钱庄取些银子,你先回去罢。”

    回到客栈,动弹不得的青琳还躺在重夜上。

    青琳显然是根本不打算告诉她,在又追问了数个时辰后,慕阳给她松开了绳子,淡淡道:“你走罢。”

    青琳诧异道:“你放我走?”

    “嗯。”

    “我上的毒……”

    “那不是我下的,也与我无关。”

    眼睛转了转,青琳突然咧开嘴,露出两个大白牙:“多谢了。”

    “不用谢我,是重夜让我放你走的。”

    听见重夜的名字青琳的神色稍稍变了变,但还是飞快从窗口掠了出去。

    几乎是青琳刚走,慕阳就对着虚空道:“跟上她。”

    慕阳下,客栈大堂里,赵礼显得有些惶惶。

    案子还没审出来,南安侯又在眼皮底下遇刺,至今也不许人探病。

    看见慕阳,赵礼像是找到了诉苦对象,发了好一通牢,末了想起问了一句:“那个叫青琳的呢?”

    慕阳随口道:“大概有事出去了罢。”

    接着便也走了出去,循着记号一直走了半夜。

    渐渐走到一片荒郊野外,地上还有未干透的血迹,应当不会走错,拨开丛丛草丛,瞧见不远处一处破庙,灯光微弱。

    还未接近破庙,一阵异香扑鼻而来,慕阳忽然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掩住口鼻,倒退了三步。

    即便如此,还是有淡淡眩晕的感觉。

    有毒!

    “林大人,没料到你还真谨慎。”

    提着一盏破灯,青琳慢慢走来,面色被灯光照的很是骇人。

    “追踪你的人呢?”

    “自然已经被迷晕了。”

    从青琳的后走出一个带着斗笠的矮小男人,指着那个男人,她笑道:“你想要的解药这个人手里就有,不过,只怕你没机会去取了。”

    慕阳叹了口气:“你怎么样才肯给我解药?”

    青琳冷笑:“南安侯的走狗,我就算死也不会给你解药让你去救南安侯的。”

    “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就这么恨南安侯么?”

    “十年前……”

    慕阳打断她:“十年前的南安侯已经死了。”

    “死了又怎么样,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那你杀了我。”慕阳淡淡道,“然后把解药送到南安侯府。不然就算拼着会死,我也至少可以重伤你们其中一人。”

    青琳有些不可置信。

    虽然只接触了不短的子,但是她很清楚这位子冷淡的林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莫说会为他人而死,只怕眼睁睁看见别人死都会不眨一下眼睛。

    “为什么?南安侯就这么……”

    慕阳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我欠他的。反正你不就是想找个人报仇么,既然父债自偿可以,那我替他还为什么不行?”

    “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青琳沉默了一下,才道:“你死了重公子会难过的。”

    听见她的话,慕阳也是一愣。

    而后轻轻笑道:“你倒是当真很喜欢重夜啊,我死了不是正好,你可以陪着他……”

    青琳终于忍不住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没良心?”

    此此景,被一个要杀自己的人这样指责,慕阳忽然有点想笑。

    “简直、简直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你做事都不管别人的想法吗?”

    “我为什么要管别人?”

    从始至终,她做的一切都只是她想,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慕阳翻出从季昀承用过的那把铁扇,轻道:“别说这么多没用的了,快点做决定罢。”

    青琳不觉退了一步,嚷嚷道:“喂,你还真想让我杀了你?万一我杀了你还不把解药给南安侯怎么办?”

    “你会么?”

    “我、我……”

    青琳有种发泄不出的怒气,边的斗笠男子用手拍了拍她的肩,她这才冷静下来。

    回忆起方才,只觉莫名荒谬。

    明明她才是占据优势的一方,为什么有种处处被慕阳压制,只能随着她的话走的感觉?

    “我不管了,反正林大人你既然来了,今天就走不了了。”

    几天休养其实她上的伤已经消的差不多了,方才毒又已经被压制,青琳祭出一手暗器,道:“林大人,你接着罢。”

    刚想将暗器甩手,青琳忽然一滞。

    慕阳的前多了一道银白色的影,那个人用一如往常的清冷声音对她说:“离开这里。”

    银亮的软剑从腰间抽出,倒映着月光,几乎有些晃眼。

    青琳的心蓦然一痛,刚才的话,他都听见了么?

    边的斗笠男子拽了拽她的衣袖,轻轻摇头,青琳反手收起暗器,纵跃向远处。

    慕阳却还想追,重夜拉住她,下一刻就被慕阳甩开:“解药!”

    重夜的眼睛里飞快闪过一丝受伤,接着垂下,所有绪被全然掩盖在那双雾色蒙蒙的眼睛之中,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能治好南安侯。”

    慕阳一顿,转头,脸上的欣喜不假掩饰:“真的?”

    “真的。”

    慕阳停住脚步,语气也轻松了几分:“怎么不早说,我也不用冒这个险了。”

    向前挥了挥手,散开毒气,果然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找到她从杜昱那里借来的号称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

    ……轻叹口气,杜昱找来的江湖人士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可靠。

    探了探,还有呼吸,不过人太重她显然背不动,慕阳下意识问:“重夜,你有办法唤醒他么?”

    这次,重夜却没有回答她。

    慕阳又叫了几声,重夜仍是没有反应。

    回头,重夜站在只距离她一步的位置,不言不语。

    “重夜?怎么了?”

    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起重夜去掉了伪装,那副让红尘无色的容颜乍然出现在慕阳的眼前,只是没有了往温柔而静谧的笑意,显得有些茫然。

    慕阳心一软,刚想走近一步,重夜慢慢开口道:“你刚才是真的……打算为了他死么?”

    “我不知道。”

    慕阳笑了笑:“不过我预计她杀我的可能不足一半。”

    “可你还是有可能死。”

    “嗯,是有可能,反正人总是要死的。”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玉,慕阳无所谓道,“而且,说不定我根本活不过一两年。”

    “我说过不会让你死的!”

    慕阳循声望去,重夜看着她,浅褐色的眼睛像是由淡转浓,色泽温润而美丽,让人不自觉就被吸引着深深望去。

    刚才那个声音……是重夜的?

    重夜喘了口气,觉得像是有什么哽在心中,让他觉得无比难过,却又怎么也吐不出来。

    一路跟着慕阳,其实他早可以出现。

    只是听见青琳的话,忍不住就想听下去。

    ……那个人在慕阳心里的位置这么高么?还有……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自己难过么?

    可是,他很担心她。

    她的格总是这么独立这么刚烈,他很害怕像很多年前一样她又一次消失在他的世界,而且是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她为什么自己去冒险……却连跟他说一声也不愿意?

    “重夜?你怎么了?”

    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好像隔了两个世界。

    重夜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转就走。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卡点,┭┮﹏┭┮果然是没留言了啊,垂泪……

    我也很想更新的,但是最近好忙,呜呜呜呜……

    努力剧收尾ing……

    可怜的小黑黑……连自己生气了都不知道→_→

    暮阳朝升sodu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