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六十章

    慕阳略略侧,淡淡直视回去。

    “不知您还有何事?”

    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为了这样的事发火,实在很不值得。

    更何况,就算他再生气,那个女人也不会有丁点改变,三年前,不,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不怕他。

    季昀承缓缓压下火气,笑笑:“也罢。”

    说罢,带着久离走远,擦过慕阳边时,用低到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道:“我给你的见面礼,你可以打开看看。”

    嚣张华贵的影在视线中渐行渐远,慕阳取出锦盒,略一犹豫,才缓缓打开。

    锦盒里摆放着一枚极其眼熟的玉佩,“嗒”一声合上锦盒,慕阳脑中闪过许多念头,但……可以确定的是,季昀承知道那晚的人是她。

    不然,这枚玉佩也不会送到她手里。

    她到底是哪里漏了马脚?

    还有,既然知道的话,那他和久离……

    “慕阳……”

    极低的声音,慕阳回神,对重夜笑道:“我没事。对了,不用担心了,玉佩已经找到了。”

    转头看了看又问:“诶,青琳姑娘呢?”

    重夜从慕阳手里接过锦盒,拿出玉佩,不知是不是错觉,玉佩上温润的光泽似乎比之前要暗淡了些许,玉佩换了新绳,已经不再是他做的那个。

    “好漂亮的玉佩啊。”

    不等青琳多看,重夜已经快速将玉佩带到了慕阳的脖子上。

    青琳撅了撅嘴,什么也没再说。

    闹了这么一出不愉快,慕阳也没了再看花的心兴致,三人在花市上逛了逛,就径自回了客栈。

    回来时,慕阳解释说南安侯已经回去了,赵礼虽然有些担忧也没多问。

    应付季昀承实在是件疲累的事,叫了桶水,慕阳散开头发泡进水中,任由水淹没肩膀,心思也随着水流慢慢沉下。

    手指触到前挂着的玉佩,微凉的温度。

    季昀承既然发现,那来平凉城找她是为了……

    一念未止,耳畔一道轻微的声音,慕阳蓦然转头,冷冷道:“什么人?”

    屏风后闪现出一个影,隔着屏风只能看见隐隐绰绰的轮廓。

    慕阳叹了口气,动唇道:“夜半潜入他人卧房,此举只怕不合侯爷份罢。”

    那个影动了动,手指扣在屏风上,慢悠悠道:“你还不出来么?还是害怕我……”

    话音未落,慕阳已经霍然起

    ******************************************************************************

    皎洁的月色投在黑暗中的屏风上,透过绘着兰花的雅致屏风,可以看见姿修长的女子从浴桶中走出,手指勾下屏风上搭着的干净衣衫,裹在上,一手拂开湿润的长发,捋到一侧肩头,接着微垂下头,手指系上衣结。

    自始至终动作落落大方,毫无拘谨。

    季昀承的目光勾勒过女子的面颊滑到优美而人的体曲线,眸色渐渐转深。

    喉结轻轻滑动。

    下一刻,慕阳已经从屏风后出现。

    宽大的男子衣衫包裹着女子相对纤细的躯,没有束前的起伏也很明显,有水珠从耳际滑下,滚落进衣领里,润湿了衣衫,时已盛夏,衣衫不算厚实,浸湿了的部分紧贴着体,几分清凉几分通透,却是十分的人。

    季昀承忽然觉得呼吸有些不畅。

    慕阳像是毫无所觉,拧了拧湿发,随意道:“我是不怕,不过,大好夜色,侯爷不回去陪久离么?”

    “你在吃醋么?”

    听到这话,季昀承的原本霾的心忽然好了几分。

    然而,下一瞬,慕阳的话把他直接噎了回去。

    慕阳点点头,又摇摇头,将长发盘成一束,用发簪扎紧道:“与其说吃醋倒不如说是担心,久离不喜欢我。”语调平稳到甚至于冷酷,“虽然侯爷不算是色令智昏的人,但枕边风听多了也难保会对我有所偏颇,更何况……”慕阳笑了笑,“侯爷之所以没有叫人把我绑回去,我最大的依仗难道不是侯爷你对我的那些多余的感?”

    季昀承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很难看,也只是瞬息,恢复了镇静,踱步到慕阳面前,手指触及女子的颈项间,轻声叹道:“慕阳,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心狠的女人么?”

    慕阳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揽着慕阳的脖子贴近,唇抵到耳垂边,压低的声音带着异样的磁:“为什么要把话挑明了?”

    慕阳的体僵了一下,垂眸淡淡道:“因为我怕麻烦。”

    “那一晚的人,是你罢。”

    不等慕阳回答,季昀承已经先道:“很聪明,以为我醉了,就想把久离丢到我上混淆视听,让我以为那晚的人是她,可是……我醒来的时候久离还衣不蔽体的晕倒在我上,又是谁给我包扎的头?”

    微微移开脸,离开季昀承的视线。

    季昀承的声音却犹在耳畔,隐隐有几分咬牙切齿:“差点就被你骗过去了,还以为我真的……慕阳,你在把久离脱光了放到我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看到以后的感受?”

    ……什么感受?

    醒来的时候,体味到的不仅仅是失望,更是绝望。

    为了自己的不理智,也为了在一刻瞬间冰冷的心脏,对自己产生了近乎厌弃的绪,他明明没有把久离拖上的打算,可是却会醉酒误认,更竟然在醒来之前还觉得那么开心……

    慕阳动了动唇,只吐出两个冷淡的字:“抱歉……”

    话音未落,唇已经被堵上了。

    只在她的唇上辗转了一刻,就毫不犹豫的开始侵占。

    唇齿交缠,比那晚来的还要疯狂,就连呼吸也似乎被掠夺了去,意识也在一片空白后变得不那么清晰,强烈的被掌控的感觉,终于,慕阳皱了皱眉,动手用力想要推开前的男人。

    季昀承却只是紧紧箍着她不肯放手,唇略略退开一些,头微低,狠狠咬住了慕阳的下唇。

    唇上骤然一痛,丝丝咸腥滋味弥漫在唇间。

    慕阳的眉皱得更紧,反口也咬上了季昀承的唇,凶猛程度丝毫不让。

    忽然,破空一道低啸声自季昀承后传来。

    慕阳一凛,用力挣扎,季昀承却还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这个疯子,难道不要命了么?

    啸声已经近在咫尺,季昀承抱着慕阳的腰一个旋转,闪开了飞来的暗器。

    又是两道啸声来。

    季昀承不得已,只有放开慕阳,翻手从袖中取出一把精铁打造的折扇挡开暗器。

    也这时才看清,就在他后不远处一个黑衣人双手各持了数十暗器,显然是自窗口翻入。

    慕阳微微躲开到一侧,将衣服整好,再抬头时季昀承已经和黑衣人过了数招。

    在下一波暗器来到之前,季昀承猛然甩手,铁扇飞出,直至朝着黑衣人的脖子去。

    黑衣人用暗器挡开铁扇,刚想反击,铁扇回旋,扇骨上却猛然出十来根细长的骨针,黑衣人有些狼狈的躲开,还是中了两根,似叹了口气,黑衣人双手使里,将手上的所有暗器同时激而出,接着翻从窗口逃走。

    那嘭暗器既快且密,几乎锁定了所有的方向。

    季昀承接过铁扇,手掌翻飞,只听“锵锵”数声,很快将暗器全部扫开。

    慕阳却没这么好运,她刚沐浴更衣,衣服里什么也没有,只得拔下头上的发簪作武器,堪堪挡开大半暗器就已有些吃力。

    剩下的几个,慕阳侧闪开,还有两枚却是怎么也躲不开。

    在心里骂了季昀承一句,慕阳猛然闭眼,一个黑影已经先一步挡在她的前。

    一枚叮当一声被弹开,另一枚却发出沉闷的入声。

    慕阳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暗器,梭型,顶端微微泛着蓝光,显然是有毒。

    夺过季昀承手里的铁扇,走前两步慕阳就要攀上窗口,衣角被季昀承拉住:“别走……”

    压抑着痛楚的声音让慕阳一怔。

    脑中飞闪过那晚的场景,他似乎也曾说过这么两个字。

    念头一闪而过,慕阳挣开季昀承的手,道:“我去追刺客,要解药。”

    季昀承却又一次拽住,声音已经有些微弱:“不用,外面有影卫,而且……她也中了毒。”

    说完,季昀承就软软朝着慕阳倒去,透过微弱的光线,他的唇隐约透着青紫,脸色也瞬间苍白下来。

    因为改变了太多的事,就连慕阳自己也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

    按照过去来算,季昀承至少会活到四年后,可是……现在她忽然没了这份肯定。

    这次的中毒也……并不在她的记忆中。

    慕阳抱着季昀承,不让他滑落下来,又有几个黑衣人从门口冲了进来,黑衣上绣着代表南安侯的记号,为首的人上前就往季昀承的口中丢进了一枚药丸。

    “慕小姐,我们先送侯爷回府上。”

    慕阳顿了顿,才点点头。

    为首的男子想从慕阳怀中结果季昀承,却发现季昀承手指紧紧扯着慕阳的袖口。

    一时之间,竟然扯拽不开。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卡点,我的错,捂脸。。。

    为了补偿,明天更……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