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五六章

    季昀承的吻纯熟而灼,带着浓浓的酒气和侵略意味,几乎在慕阳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侵入了她的唇中,舌尖微凉,却蛮横到完全不讲道理,似乎只为了掠夺、侵占以及浓烈到骇然的**。

    慕阳活了两辈子,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待,一时间被季昀承的胆量震惊,竟也忘了回神。

    昏暗的房间里一切都看不清晰,只剩下隐约的轮廓可以判断彼此。

    在黑暗中,触觉便变得格外的敏感。

    覆在唇上的柔软,灵巧的舌,甚至于纠缠在一起的乌黑发丝,从唇齿间传出的轻微喘息,都让这一刻莫名显出一种奇异的意乱迷,隐晦的-的纠缠。

    慕阳的眼睫倏忽合拢,压抑住被气氛影响不知所措的绪。

    夜,极静。

    季昀承修长的手指划过慕阳的衣结,松松拽开,唇顺势向下,在颈项点点触碰,延伸到白皙细腻的肌肤,接着炙吸。

    慕阳猛然睁大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覆盖在上的巨大影。

    半边脸颊被蒙蒙的辉光倒映的极其温润,俊美的脸庞一如往昔,微醉的眸半闭,神色间却有种近乎虔诚的味道。

    他还没清醒。

    慕阳松了口气,竭力抬起手,想再用茶壶砸他一次。

    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在慕阳的唇边,咸腥的气味……季昀承流血了?

    这一愣,手中的茶壶被季昀承劈手夺过,摔在一边,脆响之后,季昀承忽然用力抱住慕阳,紧的几乎像是要把她嵌进自己的体里,同时另一手抽出慕阳绾发的簪子,乌黑的长发随之散落了满肩,手指穿过柔顺而细腻的青丝,窒息般的紧拥。

    强烈的,被需要着的感觉。

    这时,慕阳听见耳畔有一个低微到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

    “别走……”

    那样轻微含糊的声音落入耳中,犹如一片轻飘的羽毛砰然炸开,让慕阳蓦然一僵。

    慕阳一直都知道,季昀承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她一样,蛮横霸道、全不讲理、刚愎自用、仗势欺人,不容许任何的忤逆,只要是他想要的,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他们是一样的人,因而也格外的不对盘。

    在看不惯季昀承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厌弃那样的秉

    然而……此时,她忽然有些迷惘。

    这种紧紧攥着,至死也不想放手的感觉,她也曾经有过,可是她抓的越紧,对方反而离得越远,纵有逆天的权势也无法奈何,痛苦、挣扎、无法摆脱无法放手,于是,只剩下眼睁睁的无力感。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被人需要着。

    就好像,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就会坍塌……

    飞快的翕合了两下眼眸,慕阳抬起头猛然吻住季昀承的唇,察觉到对方一颤,慕阳反手迅速劈在季昀承的脖子上,不到瞬息,季昀承就慢慢软倒在她的肩上。

    慕阳理好衣服,小心从上爬起来,扶着季昀承缓缓放倒在上。

    打开窗,清风徐徐将屋中的旖旎气息一冲而散,慕阳的大脑也渐渐冷静清醒过来。

    他大约只是醉了。

    ……醒过来的季昀承不是这样的人,他有美人侍妾无数,他还想要谋取这天下之权,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那种根深种的痴蠢货?

    视线扫过季昀承,慕阳想了想,还是动手替他包扎了头上的伤口。

    待走出院中,正看见久离站在院门口向里张望……

    慕阳的脚步顿在屋中一瞬,回眸望了一眼季昀承,潜出了屋,久离不会武功,慕阳很轻易的把她打晕,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接着半拖半拽,脱光衣衫把她丢到季昀承的上。

    出了南安侯府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慕阳找了间客栈,睡了一觉,到了下午才出发回了平凉城。

    坐在马车上,慕阳翻出了从青花底琉璃花樽里取出来的信纸。

    之后她又在季昀承书房找了一会,却还是一无所获,毕竟时间太紧,一趟搜下来,也只得这个。

    打开信纸,慕阳忽然一怔。

    那信纸上并不如她所想是和其他官员的往来文书,而是……一张张小信笺粘在了一起,字迹分外眼熟。

    没错,是她写的。

    过去季昀承每月让信鸽给她送上一次信,大部分时候她都只看,只有偶尔才回,而这恰恰就是她回的那些。

    明明应该是失望,却好像有莫名掺杂了些什么。

    慕阳从怀中掏出火折子,一点点点燃烧尽。

    无端地,随着那些烧尽的纸屑,淡淡怅然若失的感觉弥漫开。

    与此同时,第一缕晨光投进屋中,碎裂的瓷片折着刺目的光晕,季昀承按着脑袋,只觉得疼痛裂。

    坐起,看见地上碎开的茶壶季昀承一怔。

    琐碎的画面伴着迷乱的记忆一个个接连闪过季昀承的脑海,激烈的亲吻,燃烧的**,女子的喘息、在微光下白皙到刺目的肌肤,以及,那个女人的脸。

    接着他猛然侧看去,乌黑的长发纠结着散落在女子光的肩头,面目半掩,似乎仍在沉睡。

    季昀承抑制住欣喜的绪,缓缓伸出手,手指却又顿在空中,像是害怕一旦触碰到,眼前的人就会瞬间消失。

    女子低吟了一声,慢慢侧

    长发拂开,露出秀丽精致的面容……

    季昀承僵硬的收回手,只觉得一股寒意一直冷到心里。

    昨晚他……

    ******************************************************************************

    到了平凉城,还没歇息到半刻,刑部侍郎赵礼忽然猛敲她的大门。

    慕阳做好男子的易容,打开门,淡淡道:“赵大……”

    “人”字还未出口,赵礼就先一步道:“林大人你可算回来了!这两天你都跑哪去了?快快,咱们快回帝都!”

    赵礼言辞切,满脸恳求,就差没扑上前去抱住慕阳的大腿。

    慕阳退了一步,又咳了两声道:“抱歉,我前两去探望了一个友人……赵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难道…这么快…圣上的旨意就下来了?”

    “这,倒还没……总之,这里不能呆人,我们还是快快回去罢。”

    “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话一出,就有一道温和男声:“林大人,这几你不在,有所不知,我们的客栈闹鬼了。”

    慕阳抬眼就看见大理寺左寺丞周琛一袭儒衫站在门外,朝她微笑,只是眼圈下有些隐约青黑,再向赵礼看去,竟也是如此。

    赵礼终于也苦下一张脸:“林大人,只要一到晚上就能听见那畏罪自杀的知府家人啜泣哭诉的声音,非说什么有冤,有时还能看见鬼影或者遇到什么诡异惊悚的事,可是去找却又找不到人,我们换了几间客栈也于事无补,唉,看来只有回帝都才成了,天子脚下,这鬼怪总不敢作祟……”

    闹鬼?

    过去说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慕阳显然不信,但如今她不止信,还对此感兴趣的很……

    慕阳笑了笑,安抚似地拍着赵礼的肩道:“赵大人何须害怕,晚上我们就来会一会这鬼怪。”

    天色渐黑,还未到入夜时分,

    慕阳躺在上,闭眸假寐,有人敲了敲门,她翻,打开门却是周琛。

    周琛提了一只茶壶,冲慕阳扬了扬道:“林大人,我有些睡不着,不如一共喝个茶罢。”

    看见茶壶,慕阳就想起那只砸在季昀承脑袋上的,一时之间也有些气闷,点点头应下了。

    周琛和慕阳倒是同年的考生,只是素来没有来往,彼此也不相熟,此时夜色森,两人又都是为了同一桩棘手案子,难免就多了些共同语言,聊了几圈终是聊到了这桩案子。

    “林大人对于知府之死,怎么看?”

    慕阳斟酌了一下,道:“不是已经断言是畏罪自杀了么,还有别的看法么?”

    周琛微笑:“林大人是个聪明人,我不信你看不出来。畏罪自杀也没必要拉着全家一道,这明明是有人拿他顶罪,而杀人全家这种事……又分明是为了震慑我们,知府一家死的毫无动静,谁又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低头抿了一口茶,慕阳敛了几分笑:“周大人,你想说什么?”

    “那一千万两银子去了哪呢?引得百姓升起民愤又是谁得利?”

    慕阳不答。

    周琛却也不急,用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

    难安。

    难安,南安……说的是谁,呼之出。

    慕阳蓦然抬头,盯住周琛,冷冷道:“周大人,妄自揣度,你也未免太大胆了!”

    周琛轻轻用手抹去桌上的水迹,笑道:“前两你真的是去探友人了么?”见慕阳面色更冷,周琛才打哈哈一般道,“林大人不用担心,家父你想必认得,过去同林大人是为礼部侍郎,他是……”

    话说到此,突然外头响起一道男子的惊叫声。

    “鬼啊!”

    慕阳连忙推门出去,周琛露出几分无奈之色,也跟了出去,叫声正是从赵礼的房间传出,推开距离不远的房间,就见赵礼跌坐在地上,一脸惊骇的指着房中的另一个影。

    月光静谧的覆盖在那人上,恍若透明。

    闻声,他转过头,一双雾气蒙蒙的眼睛尤为显眼,在如斯夜色里却也尤为吓人。

    慕阳张了张口,只说出一个“重”字,就忍不住抽了嘴角。

    那人也张口言,却听一声凄厉的哭喊撕破寂静的夜晚。

    作者有话要说:。。羞涩的捂住脸,激戏神马的我尽力了,什么……先放过我……

    好啦,黑黑也放粗来鸟,请一定相信粽子是个可的温油的亲妈呦!

    慕阳:……你这样也叫亲妈?

    季昀承:【森,恶狠狠】亲妈就该让我醒来看见边的人是……

    重夜:【眨眼】……这样啊【微笑】

    羞涩感谢koreyoshi4562011 的地雷。

    最后,这里有个可以催更的群,里面还木有人,如果想催更粽子,可以进来撒,有更新俺也会在群里通知ps;点击这个按钮是俺的专栏,如果乃喜欢俺的文,可以顺手点击页面上的“收藏此作者,带粽子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