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五一章

    季昀承说得没错,季昕兰的居所离这里确实不远,仅仅一个多时辰的路,只是并不在城中,而是建在了郊外。

    宅子清幽,背靠山丘。

    宅前庭院里种了满眼的朱槿花,一簇一簇很是喜人,一汪清泉自院中潺潺流过,水声悠然和缓,偶有微风卷落一二叶片,仿佛扁舟一叶,掀起圈圈涟漪。

    倒真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见到慕阳,季昕兰自是兴高采烈,只是碍于还在产月不宜多动,仅能靠在上见她。

    一别多年,过去天真的小丫头褪去青涩,已显露出几分少妇的风韵,削尖的下巴也圆润了许多,但显然过得很好,也很幸福。

    有琴琴师陪在一边,过去抱琴的怀里如今却是个粉雕玉啄的婴儿。

    许是心境的缘故,虽然几年过去,有琴琴师容貌一如往昔,丝毫不见岁月痕迹,同季昕兰坐在一起便让人觉得格外般配,宛如一对璧人。

    偶尔眼神交流,彼此间浓难以掩饰。

    慕阳静静望着,眼中闪过一丝欣羡,稍纵即逝。

    起先慕阳只打算呆上片刻,季昕兰却执意撒耍赖让她多留一再走,看得有琴琴师都有些啼笑皆非,却又拗不过季昕兰,只得满目宠溺随季昕兰附和。

    毕竟有琴琴师算是她的师父,师父相求……慕阳略一犹豫道:“我并不是一个人,若留下只怕还有一个人会来叨扰。”

    季昕兰却突然眼睛一亮道:“别说多一个,就是多个十来个人也住得下的。”

    然而,待重夜进来之后,季昕兰和有琴琴师的神似乎都有些古怪。

    没过多久,季昕兰就耐不住子,拉过慕阳坐到一边低声道:“慕阳姐姐,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哥啊?”

    慕阳一愣:“为什么应该是你哥?”

    “你们之前……我哥哥明明是喜欢你的罢。”季昕兰歪了歪脑袋,满脸的费解,“你怎么会怎么会……老实说,慕阳姐姐,是不是我哥哥不好意思来,才让你一个人来的?”

    “不是,不过地址确实是他给我的。”

    季昕兰有些懊恼道:“他为什么不来……我又不是笨蛋,我其实早就知道他找到我们了,爹娘过世的时候我回去看了,哥哥明明看到我了,也什么都没说,他不说破,我也不敢去找他……”

    越说季昕兰的声音越小,显得有些委屈。

    “你哥哥不会怪你的。”

    实话,慕阳呆在季昀承边时间不短,季昀承对自己这个妹妹的确是体贴入微宠非常。

    抬起晶亮亮的眼睛,季昕兰祈求道:“那慕阳姐姐你要帮我说说好话求个啊。”

    慕阳失笑:“你自己同他说会比我说管用的多。”

    季昕兰摇头:“不是啊,哥哥喜欢你,肯定会更听你的话。”

    已经是季昕兰第二次这么说了,慕阳敛了敛笑,轻轻道:“你哥哥喜欢的女子多了去了,但是妹妹只有你一个,你懂么?”

    “才不是。”

    季昕兰忽然道,“慕阳姐姐,你应该知道,府上那么多的女孩子,我为什么独独缠着你叫姐姐?”

    “……难道不是因为有琴琴师?”

    季昕兰的脸红了红,但还是道:“不完全是,是因为哥哥对你不一样啊,无论你做什么无论有多少人哥哥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朝你那看去,每每府里来了新布新首饰哥哥也总是第一个想到你,还有只有提到你的时候哥哥才格外的关注……哥哥这分明就是喜欢你嘛。”说着又嘟囔道:“哥哥这个笨蛋,难不成到现在还没下手……”

    慕阳的神滞了一瞬,随即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不由分说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罢,我去叫有琴师傅来陪你。”

    “喂喂……”

    说话间,慕阳已然转出了房间。

    季昕兰不知为什么,突然间有些同自家哥哥……哥哥,你不会现在还喜欢慕阳姐姐罢……

    刚走到外间,慕阳就是一呆。

    外间的屋子里,重夜正抱着那个粉雕玉啄的小粉团轻轻摇晃,神色柔和,小粉团还不会说话,大眼睛弯成两个弯,对着重夜一个劲咯咯咯的笑,还不时张开的小手掌朝着重夜挥舞,笑声清脆,极开心的样子。

    慕阳对有琴琴师说了声,他应声回屋中陪季昕兰。

    小粉团还没发现自己的爹爹走了,依然笑得甜蜜,细细软软的手指抱住重夜的手指,就凑到粉嫩的唇边轻轻吸了起来。

    重夜微微睁大了眼睛,手指一顿,有些不知所措。

    慕阳看得有趣,伸出一根手指戳在小粉团鼓鼓的脸颊上,触感柔软滑腻,凹下去的肌肤很快又弹了起来。

    反复几次,小粉团瘪起小嘴,啊呜一声哭了起来。

    两人虽然久居高位,但显然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此时也具有些手忙脚乱。

    慕阳下意识用手指捂住小粉团的眼睛,小粉团立刻开始挣扎,不过她那点力气显然根本挣扎不开,小脑袋转了转,便使出了看家本领……

    下一刻,慕阳便低低倒吸了一口气,猛然甩开手。

    重夜抱的不稳,小粉团竟被抛了起来,慕阳连忙去接,却发现眼前已有一人挡住了去路,而小粉团也径直落进了那人的怀抱。

    慕阳松了口气,抬眼看去,又是一愣。

    *******************************************************************************

    季昀承咳了两声,低头去看自己怀里的东西。

    只见粉团似的小女娃眨着纯然无害的大眼睛看着他,嘴角一咧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想来应当是季昕兰的女儿了,季昀承刚想回个笑容,却在与此同时察觉有什么温的液体顺着自己的手臂缓缓滑落了下来。

    季昀承随即一僵。

    顿时,他觉得自己的风寒似乎又重了三分。

    半个时辰后,

    季昀承沐浴完又换好衣服,才黑着脸一阵咳嗽接着一阵咳嗽的走了出来准备用晚膳。

    在见到慕阳和重夜的同时,眸光霎时冰冷。

    显然季昕兰也察觉到三人之间诡谲的气氛,见到哥哥的喜悦之早被那突如其来的事搅乱,如今更是觉得有些不安,桌上的饭菜是季昀承从城中请厨子做的,满满一桌美味佳肴,却谁都没有胃口,唯独罪魁祸首反而显得兴高采烈,不断用小手拍着桌子,笑容几乎咧到嘴角根,除此之外,桌上便只剩下冷清的碗碟交错声。

    吃完,慕阳放下碗筷,对季昕兰淡笑道:“我看今晚我还是先走。”

    季昕兰转头看了看季昀承,季昀承不动声色的继续夹菜,待咀嚼完,才擦了擦嘴笑道:“要走也该是我走罢,咳咳……连跟我待在一室都无法忍受么,我就这么让你讨厌?”

    话未说完,季昕兰就抱起小粉团拉着有琴琴师进了里屋,季昀承挥了挥手,侍候着的侍卫侍女都退了下去,厅中一时只剩下三个人。

    慕阳也不想再这么和季昀承无休止的纠缠下去。

    对重夜耳语了两句,重夜虽有些不放心,但还是走了出去。

    只剩下两个的厅堂更显得安静,慕阳低笑了一声,隐隐有回音来回撞击,格外清晰:“侯爷,说实话,许是偏见使然过去我对你的态度的确不算好,平心而论,我该感激你的……只是,你一直这么执着于我,是不是因为我始终是你的未得到,如果和其他女子一样对你趋之若鹜,予取予求,你还会这样对我么?”

    慕阳一直观察着季昀承的表

    他眸光恹恹又咳嗽了两声,面色微显得有些苍白,但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波动。

    不等季昀承答,慕阳继续道:“既然这样,我们做个交易,我陪你一夜,就当是还你对我的恩,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以后……别再来找我了,如何”

    在说这些的时候慕阳神色平静,没有露出半分女子的羞赧。

    她竟然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么?

    原来……对她而言,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动了动唇,季昀承压抑着怒气,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丝毫不与之相匹配的嘲讽表:“你是这么觉得的?如果只是想要你而已,我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

    咳嗽让季昀承的脸颊泛起薄红,浅灰色的眼睛却显得格外的犀利,声音也越发冰冷。

    “女人,你到底有没有心,我为什么要为一个女人一次次担忧冒险,甚至差点命堪忧,你难道真的不明白么?到底是谁在自欺欺人?”

    语至最后,隐约有淡淡戾气浮现。

    从一开始选择隐瞒季昕兰的事,保下慕阳开始,季昀承就已经为了这个女人破了太多的例。

    甚至掉落悬崖的瞬间,他根本没有想过如果马车没有半途被卡住,如果真的死了又怎样……

    过度激烈的绪让季昀承抑制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按着口,似乎要连五脏六腑都咳了出来。

    一杯水放在了他的面前,还冒着丝丝气。

    慕阳端着茶壶站在他面前,低垂下头,柔软的发丝自耳际弧度优美地滑落,掩映住漆黑的眸子,半分绪也未曾泄露出来,她勾起一侧的唇角,几乎是有些残忍的道。

    “可是,我一丁点也不喜欢你,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伦家才没有虐呢……对对对对……

    伦家前半截都在卖萌来着……对手指……

    侯爷桑:【森】……

    重夜:【茫然】@@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