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五十章

    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慕阳低头笑了起来。

    她的童年只有深深宫阙,其他人或者畏惧于她的权势,或者另有所图,偌大的一个皇宫里竟找不出几个能说真话的人,比起重夜也好不到哪里去。

    愣神间,忽然见重夜走回了竹屋,不多时带回了一个堆叠满满的竹篓。

    竹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用竹子做的小玩意,常见的有竹笛、小竹椅,还有各种各样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慕阳从中摸出一两件东西,竹子的表面削的极其光滑,也做得极其精致,丝毫不比摆在店家卖的差。

    “这些……”

    重夜盘膝坐下,笑容里有些孩子气,简单而清澈,一望见底:“都是我做的,没想到还在。”

    摸着那些小东西,慕阳心口莫名一酸。

    他过去的人生要有多单调,才会复一重复着做这些东西,能看得出这些成品都已臻完美,那还有多少练习时做的就更不得而知了。

    重夜并没有察觉慕阳的绪,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笛,轻轻吹奏。

    笛声清冽华美,悠悠然响起,于清幽中透出几分空灵,如同一曲穿越亘古的镇魂乐,每一声弦动都是一段来自灵魂深处的吟唱,轻柔婉转,久久不灭,仿佛清泉流水般温柔缱绻,一时寂灭了所有尘嚣。

    一曲清乐,褪尽铅华。

    随着笛声,竹篓中的小玩意微微散发着温润的淡光,环绕在两人侧,宛如有生命般翩然而舞。

    萤光倒映在湖水中,美得令人目眩神迷。

    一曲终了,重夜将笛子递给慕阳,微笑道:“这是主竹,它有自己的精魄,你吹奏其他的竹子也会被影响,很有趣。闷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消遣。”

    握着竹笛,慕阳失笑。

    和重夜呆在一起,总让她觉得心虚。

    过去换他的玲珑珠是,如今也是,当一个人坦诚到可以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他不在意你的欺瞒,不在意你的利用,甚至有任何喜欢的东西都愿意拿出来和你分享……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忍心去伤害他,而这个人也已经用最笨拙的方式让你牢牢记住。

    不记得又聊了什么,慕阳觉得格外放松,这一夜似乎也过得格外的快。

    困意慢慢袭来,两人就这么靠在草地上缓缓熟睡,时间仿佛也缓慢下来。

    夜半时分,慕阳被一阵急促的痛楚唤醒。

    像是压抑了太久,心口骤然紧缩,呼吸不畅,连呼救的声音也发不出,瞬间手脚冰冷,腔刺痛,一直绵延到脑海中,尽是无以复加的痛楚,当即便让慕阳几乎眼前一黑。

    忽然,口涌起一股甜腥。

    慕阳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以手掩唇,待放开手时,却见手心赫然是一片刺目的猩红,血腥味淡淡弥散。

    顾不得多想,痛楚一褪去,慕阳便跌跌撞撞朝着湖边跑去。

    微凉的湖水洗涤着手心,带走丝丝缕缕的血丝,慕阳的呼吸滞了一瞬,摸上脖颈处带着的白玉玉佩,大约重夜估计错误,这玉佩对别人有效,对她而言或许只是把几次的痛楚压缩到了一次。

    叹了口气,慕阳缓缓走回原位,坐下合上了眼睛。

    她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侧有人慢慢睁开眼睛,目光静静落在湖面,满是自责和忧虑。

    *******************************************************************************

    清晨醒来,慕阳并没有提及昨晚,恍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跟重夜出了谷地,在叶良城另买了一辆马车回帝都。

    马车很宽敞,里面更是铺了柔软的毡毯,赶车的是个老手,一路车行的很是平稳。

    坐上车没多久,重夜取出一个小包袱放在桌上,摊开一看,里面用精致小碟装了几块香甜人的红枣糕,推给慕阳后又从底下摸出一个小罐子,微掀开盖,鲜美浓郁的乌鸡汤味就已经逸至鼻中。

    红枣、乌鸡……

    重夜怎么会想起吃这个,还有……他什么时候去买的?

    不等慕阳多想,重夜已经帮她盛好汤又推了过去,慕阳尝了尝,这几他们都是在驿馆随便吃些,如今两厢一比,立刻便显得美味起来。

    又吃了两口,慕阳才发现重夜居然还没吃。

    往被侍候惯了,方才一时竟没觉得不对,微微一顿,慕阳放下碗,有些笨拙的帮重夜也盛了一晚,她实在没干过这种事,一碗盛好尽是汤水,还洒了不少,放到重夜面前,略显局促的轻声道:“一起吃罢。”

    重夜冲她一笑,也拿起勺子一勺勺放进嘴里。

    那笑容实在有些晃眼……慕阳低下头,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别扭。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未曾预料,重夜呛了一口,当即猛咳起来。

    慕阳一怒,掀开帘子便想质问。

    马车停在一座小桥正中,对面也停了一辆马车,她雇的车夫见雇主出来当即骂骂咧咧道:“你们怎么赶车的啊,有这样的抢道的吗?明明是我们的车先……”

    对面的车夫是个小年轻,当即傲然扬起脖子回道:“你知道我这是谁家的马车吗?还不快让开!”

    “哼!规矩摆在这,爷今个还就不乐意让了!”

    见车夫无赖的样子,对面的年轻车夫一时语塞。

    就在这时,听见对面的马车里传来一把低沉沙哑略带几分不耐烦的声音:“别废话了,不让就把他们都推下去。”

    年轻车夫得令,瞬间精神抖擞,还得意洋洋的看了对面一眼。

    那辆马车后也立刻闪出五六个大汉。

    这边的车夫却显得有些犹疑,眼波朝慕阳转来,仿佛道“您看这怎么办”。

    慕阳揉了揉眉心,有些苦恼的想,真是冤家路窄。

    退回马车中,淡道:“退了罢,让他们先过。”

    车夫应了声,小心翼翼地赶着马车后退,眼中还有些不请不愿,未料他们刚退了不到一半,那边的马车里忽然探出一只手,手指修长,瘦劲有力,只见那只手轻轻比了个动作,五六个大汉随之而动,想也没想朝着慕阳的马车便冲来。

    几个合力一推,马车猛地一歪,险险落进水中。

    慕阳也坐不住了,猛然从马车中跃出,两步跃到季昀承马车上,一把拽开帘子,气急反笑道:“季昀承,你还真是……让我长见识了。”

    *******************************************************************************

    丝丝白气从炉上逸出,壶水微沸,飘着淡淡药味,淡而苦涩。

    马车里只有一个人,季昀承靠在榻上闭眸小憩,并不算太冷的天气,马车却点了好些暖炉,让马车里一时也暖了起来。

    慕阳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季昀承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遇上慕阳。

    但见她一副冷笑嘲讽的模样,犹如兜头凉水,初遇的喜悦很快退了个干净,很快想通关节,唇涩了涩,才如往常般问道:“我说为什么那车夫如此胆大,原来……那车里的人,是你。”

    说着,又对外头做了一个手势。

    慕阳抱臂冷笑问:“如果那马车里的人不是我,侯爷是不是就把马车推进水里了?”

    微微咳了一声,颊边浮起薄红,季昀承坐直,他自然不会说是因为慕阳的事让他一路都心极差,才会做出这种事,动唇良久道:“是。”

    听他这么说,慕阳反而冷静下来。

    她所气的不过是季昀承的出尔反尔,说是不让才将马车推入水中,她让了季昀承却还是这么做。

    以前她虽然霸道,却并不屑做这种戏弄人的事

    现下想想,是出尔反尔还是信口胡言,都是季昀承的自由,与她何干。

    慕阳当即转便要走,衣袖却被人拽住。

    又咳了一声,季昀承才道:“你生我的气?”

    拂袖甩开季昀承的手,慕阳微微侧道:“侯爷多虑了,小人怎敢?”

    “为什么这时候回叶良城?”

    慕阳也懒得同他兜圈子:“自然是回家探亲。”

    车帘忽然又被掀开,车外站着一个白衣男子,容貌寻常,眉目清冷淡漠,只是神色却极其温柔,如此矛盾的交织,在他上却又显不出丝毫的不和谐。

    看着慕阳,他轻声道:“马车好了,我们走罢。”

    慕阳应了声,正准备从马车上跳下,就听见季昀承音色微冷道:“他是谁?”

    “我的朋友。”慕阳同样冷声回道。

    “什么样的朋友?”

    “不会骗人的朋友。”

    又压了压绪,季昀承哑声道:“慕阳,你想不想见季昕兰,她住的离这不远,她和有琴的女儿刚刚出世。”

    虽然彼此从未提过,但慕阳不意外季昀承追踪到季昕兰的事,只是季昀承是个好哥哥,料想也不会对季昕兰如何,才没多担忧,只是如今听到季昀承对她说这样的话题,多少有些怪异:“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

    季昀承掩着唇,别开脸道:“是我妹妹想见你。”

    “那好,你告诉我地址,我这就去。”

    转过头,季昀承看向慕阳,她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毫无关碍的直视回来。

    季昀承染了风寒,无节制的寒夜饮酒,难免如此。

    只是,以慕阳的聪明早该在一进马车就察觉,但却直至离开……也只字未提。

    作者有话要说:补齐鸟~

    感谢213279童鞋的地雷和761520童鞋的火箭炮,实在太破费了,捂脸……其实记得给我留言就好啦,啊,对,话说,乃们都不要积分的咩?好,虽然25个字才一分,但是……聊胜于无嘛!

    最后,侯爷桑,你肿么这么惨啊……又被人家姑娘嫌弃了,又病了,也没人管……

    侯爷:(怒)还不是你害的。

    粽子望天飘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