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四一章

    天祭十一年,

    十年的冬来得格外迟,足至正月才瞧见第一场雪。

    迎着风雪,各地的官员也都一一赶来帝都。

    叶良城的知县海城忐忐忑忑揣着一千两银子,今年青澜江泛滥,他的辖地发了水灾,收成实在不佳,可每年进帝都要孝敬用的“炭敬”银子却是怎么也少不了。

    送了大半,只剩下最难伺候的吏部,海城包了两百两,尤觉得不够,又添了一百,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去了吏部。

    等在门外,见同路而来的临城知县满面风而出,忙上前打听。

    却听对方只叹了一句:“林侍郎大人当真是好官啊!”

    海城还没拿捏清楚就走了进去,未料接见的林侍郎却只是个年纪轻轻的俊秀少年,然而更让海城惊讶的是这少年不仅以三品之亲自接待了他这个七品官,更同他聊了许久,海城从吏部出来时眼眶都不有些泛红,过往去吏部哪次不是被训的哑口无言,有时甚至连个六品主事的面都见不着……

    林大人,果真好官!

    “林兄,碳敬如何?”

    慕阳淡笑,对今年方才升迁为吏部郎中的齐郁道:“这能有多少,齐兄莫取笑我。”

    “那我便不问了……快到休沐,林兄如何打算?”

    刚想答话,慕阳眼神忽然一动,道:“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说着,不等齐郁再说,慕阳已经出了门外。

    银亮的光在窗口一闪而逝,慕阳追出去没几步便看见了站在窗外的重夜,银麾加,雪白绒毛探出高竖领口汇成一片银白,那般冷洌的色泽更仿佛像是要融进后凄冷的冬景中。

    接过重夜递来的图纸,快速翻阅,慕阳露出几分喜色。

    “多谢……”

    “不用说谢了。”重夜低头看着少女的神,不自觉目光柔和,但还是忍不住问,“你要皇城的守卫排布换班做什么?”

    慕阳合上图纸,轻道:“我不是用来害人的。”

    “我知道,我相信你。”

    即便知道对方的格如此,慕阳不住垂头失笑,这么多年了,这个人的思虑怎么会依旧这么简单。

    重夜伸出手,似乎想要触在慕阳的头顶,却在慕阳抬头的瞬间猝然收回。

    慕阳未觉,莞尔笑道:“那我便不谢了,不嫌弃改我请你尝尝八宝的招牌八宝宴,前尝过滋味却是不错……”

    “好。”不等慕阳说完,重夜已先应下,清冷的眉眼弯起,极好看的弧度。

    若有外人在此,看到一贯面无表的祭司大人有如此温和神,只怕会吓得不轻。

    慕阳笑别重夜,未曾看见重夜最后投在她上带着隐隐担忧的目光。

    她在想的是另一件事。

    她没有骗重夜,她要布防图不是为了害人,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这些时她虽然尽力缓和萧腾与长公主下的矛盾,可惜萧腾对长公主下成见极深,想要改变甚至让他上绝非朝夕之功,而她和萧腾最大的障碍无外乎份,公主之尊总站在高处不胜寒,倘若两人能有机会平等相处,未必不能……

    而且,如果她没记错,没几的开宴上自己会胁迫萧腾出席……

    细长手指捏紧了图纸,汇集在眸中的光渐渐晦暗。

    *******************************************************************************

    开宴。

    富丽堂皇宫中,美酒佳肴、玉杯金盏、奢靡衣装足晃花人眼。

    萧腾面沉如水坐在他自觉最不起眼的位置,浅浅抿着杯中的酒,酒水香冽醇厚,他却饮之无味,满座非权即贵,只有他……不知是来做什么的。

    抬眸扫过,长长一列他识得的寥寥无几,视线停在一处。

    他一怔,林师弟为何也会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不等他细看,一个音若蚊蝇的女声响在耳边:“萧公子,公主下让奴婢带您去御花园。”

    “我……”

    “还、还请公子不要为难奴婢。”宫女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

    “那……劳烦了。”

    搁杯起,萧腾跟在低垂眉目的宫女后出了正,穿过道道回廊,花苞初结的桃树下一袭绛霞云纹锦衣的长公主下蓦然回首,平淡的声音里掺杂了一丝显而易见的波动绪:“萧腾,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萧腾一愣,刚想叫那宫女,却发现引路的宫女不知何时竟然不见了。

    顿时,萧腾心中升起不祥预感,冷道:“长公主下,我从未找过你,许是有人误传,小人这就告辞。”

    “等等……”

    长公主下的话还未说完,忽然视线扫到萧腾后几个飞檐而下的鬼魅黑影。

    月夜当空,天色袅朦,刀光潋滟。

    慕阳背靠墙,屏息听了许久,却并未等她她预料的暗号。

    眸看了一眼月色,慕阳深吸一口气,轻手轻脚朝着御花园中走去。

    四下寂静,慕阳小声叫了句:“萧兄……”

    声音在风中飘,无着无落。

    慕阳刹那抬手转,袖中的短匕首“铛”一声撞上刀背,慕阳霎时知道这不是她安排的人,冷道:“你们是谁?”

    来人未曾预料慕阳竟然会武,见刀被挡下一愣。

    慕阳凝眸等黑衣人回答,突然后脑一阵钝痛,体不自觉瘫软,意识溃散。

    视野最后只剩下黑衣人得意的笑容。

    *******************************************************************************

    偷鸡不着蚀把米,不是一般的叫人沮丧。

    特别是萧腾揉着眼睛清醒惊讶对她道“林师弟,你怎么在这里”的时候,这种沮丧几乎让慕阳觉得挫败。

    她找杜昱借了些武艺不错的可靠江湖人,让他们偷入宫内,绑走在御花园的长公主下和萧腾,最好再让萧腾受些伤,然后关在一起,长公主下自然会照顾萧腾,孤男寡女一来二去多少也会有些暧昧,十天半个月后放出来怎么也会有些火花……她的计划不错,只是没预料竟真叫他们遇上了一伙刺客。

    慕阳搜肠刮肚也想不起这伙刺客到底是什么人。

    倒是原本单独相处的两人换成了萧腾和她,长公主下却不知被关到了哪里。

    而她自己……

    慕阳忍不住叹了口气。

    萧腾不知真相,反而温声宽慰她:“林师弟,莫要担心……他们既然没杀我们,应当暂时不会有命之忧。”

    动了动唇,慕阳低道:“我的手臂被锁住了。”

    许是知道她会武,醒来时她的手上就多了一副铁锁,铁锁极紧,她试着挣扎多次不过反让手腕被磨的更严重。

    看着慕阳手腕上触目的红痕,萧腾按住慕阳的手,有些不忍道:“别动了,你要做什么我帮你便是。”

    根本没料到萧腾的手会按上来,肌肤相触的感觉让慕阳瞬间将手抽回,咳了两声,掩盖般微微尴尬道:“不用了。”

    萧腾也未勉强,两人就这么静坐,直到有人送饭进来。

    慕阳刚想问话,送饭的人已捏着嗓子道:“别急,会有人来见你们的。”

    饭菜不算太差,只是手腕被缚,慕阳只能小心双手握住勺子,一点点舀出来吃,折腾了满头汗,那边萧腾已经吃完。

    “林师弟,别逞强了,还是我帮你罢。”

    从慕阳手下拿过碗勺,萧腾舀好饭菜递到慕阳嘴边。

    慕阳一怔,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萧腾病时半强迫的喂他吃药,何时会有这样的待遇。

    抿了抿唇,慕阳垂下眸,轻声道:“萧兄若是对长公主下能有半分这样的体贴,只怕她也不会这样为难你。”

    萧腾握勺的手一僵:“林师弟说什么呢。你同她怎么一样?

    “我同她怎么不一样了?”

    “你是我的小师弟,她只是……只是个任妄为的公主罢了。”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激,萧腾又柔声问,“怎么不吃,是不是觉得烫?”

    说着放到唇边吹了吹,才又送去。

    被照顾的那一点暖意渐渐被心中涌出的寒冷驱散,慕阳乖觉的吃下饭,却再没有开口的气力。

    夜深,萧腾看了看还剩一半的水,问慕阳:“可要用湿布擦擦?”

    虽然上黏腻的厉害,但慕阳还是淡笑拒绝:“不用,我自己擦擦脸便好。”

    看了一眼慕阳渐渐有些肿起的手,萧腾不容分说道:“我帮你罢。”汗巾沾了水,很快覆上慕阳的面颊,细致的擦拭。

    待汗巾取下时,两个人都愣了。

    慕阳为了掩人耳目在面上做了不少修容的手脚,如今用水洗洗擦过,竟然卸掉了不少。

    少年俊英气的轮廓一下淡了许多,露出任谁都能看出的女子的秀美。

    汗巾掉在地上,萧腾结结巴巴道:“林师弟……你是、是女子?”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更!!!

    咳咳,扭一下,今天是俺生,羞涩捧脸。

    下一章该侯爷桑出场鸟。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