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三九章

    一月后。

    慕阳请过假,礼部的工作也做了简单交接,便让书童打点好一切,轻装简行去往城外皇觉寺。

    祭司正是从皇觉寺出发去昆仑。

    坐在租赁的马车里,慕阳翻了翻杜昱临回南安城前送来的书册,极难寻找的镇魂玉盘资料,只看了一会,慕阳就有些索然无味的放下。

    或许是她的话起了作用,又或许是这一世自己和萧腾的矛盾还未彻底激化,那道赐婚的圣旨并没有下来。

    萧腾的宿疾不再发作,在长公主下的授意下,慕阳又去陪了萧腾几次,无非琴棋书画,吟风弄月,真假尚不论,但至少萧腾这段时的心境看起来要比之前好得多。

    车帘掀动,微风轻灌。

    城外一坪坪的田地里麦穗纷漾,满眼金黄滴。

    连带着慕阳自己的心境都仿佛开旷了许多,除却体,唯一让她觉得无奈的只怕就是季昀承。

    那回去,本已做好等着季昀承发火的准备,却未料听到一阵嬉笑声,侯爷大人不知从哪找来了几个衣着暴露、姿容媚的女子在院中嬉戏。

    她很识趣的行了个礼就从一侧准备绕回自己屋中,却被季昀承的侍卫拦住——当然没能拦多久,只是季昀承的脸色实在不好看的紧,果不其然,第二,不论季昀承还是妖媚女子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尚未觉,反倒是书童像是看出什么,忐忑着对她解释,其实昨那几个女子在她回来之前还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只是在她进来后才……那个人可能只是想看她吃味。

    让她吃味?

    她为什么要吃味?

    虽然她确实不喜欢,但最多也只是有些厌恶排斥而已,季昀承的好,她又没有资格干涉。

    还是说,季昀承真的上她了?

    真正让慕阳觉得无奈的是,倘若季昀承不喜欢她也罢,若是喜欢上,以季昀承的子会做出的事……只怕会给她带来不小的困扰。

    *******************************************************************************

    “公子,到了。”

    落下靴,入眼的是沧桑古朴的皇觉寺,之后是站在寺门外被一众白衣祭徒簇拥着的祭司大人,银衣乌发,面容冷寂,与尘世喧嚣格格不入。

    闻声,祭司大人的眸子缓缓抬起,雾气氤氲出冰雪般的色泽,深秋时节,更显凛冽。

    寻常人看见只怕会吓的不轻,慕阳却在一瞬觉得莫名安然。

    一个冰冷却不会说谎的人远比一个八面玲珑却心思慎密的人来得让人安心。

    “祭司大人,这就出发么?”

    淡淡目光扫过:“就两个人?”

    被那样的眼睛扫过,书童当即吓的一叫,见祭徒纷纷把朝他看来,书童连忙一脸惊惶的捂住嘴。

    慕阳拱手:“祭司大人,下人不懂事,若有冒犯我在这代他赔礼了。”

    收回视线,祭司大人轻轻说了声:“无妨。”便转远去。

    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在那一瞬间,慕阳竟在祭司大人的神色中察觉几分的受伤。

    祭司大人这种份,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下人的态度觉得受伤……慕阳在心中摇摇头,便抛却脑后。

    跟着祭司大人的这一队人足有四十来个,祭司总共也就百来人,这次几乎走了小半,只是……不知道他们去昆仑又是为何?

    再好奇,疑虑也不过一闪而逝,她不会傻到去问祭司大人。

    祭司一直以来都是玄王朝最神秘的一支,过去她贵为皇朝长公主,对祭司也所知甚少,如今更是低微,祭司大人若真想对她不利,实际只消几句话便可以让她万劫不复,她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慕阳特地和书童一人买了一白衣,混在祭司的众人中,并不起眼。

    祭司的招牌有时候比皇帝的还好用,无论哪王的封地都是一路畅通无阻,夜兼程不到半月就已到了昆仑山下。

    定好明上山,在当地知府的大力邀请下,慕阳跟着祭司众人住进了当地最好的客栈。

    他们住进客栈还不过午后,见书童兴奋的攀着客栈窗台朝外张望,还不是可怜巴巴的望着慕阳,一副极想出门的样子,眼见昆仑近在眼前,慕阳的心中也轻松了些,微抬下颌笑道:“想出门?那还不快换衣服。”

    街面上与帝都其实无甚差别,只是卖的东西与行人衣饰有所差别而已。

    书童自幼家贫,幼时多是在家劳作,也少有闲适逛街的时候,在街上看到什么都稀奇的不行,两眼直发亮,恨不能都带回去好好研究,却又碍于慕阳,只敢跟在她后悄悄抹口水。

    慕阳见状,丢给书童五两银子,笑道:“想买什么就去买,到时直接回客栈找我,我在这随便逛逛就回去了。”

    “这……不妥。”

    书童平在林宅中没少被慕阳欺压,见她如此好心,不由心头一颤。

    慕阳又掏出她那柄为了装腔作势特地买的深绿底纹金丝勾边十二玉骨扇,悠然扇了扇:“我难得好心,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算了,五两银子还……”

    “愿意,愿意,小人愿意。”

    书童藏起五两银子,几乎连滚带爬的消失。

    人已走远,慕阳仍是笑,只是唇角的笑意不觉敛了几分。

    上次来昆仑山还是为了萧腾求药,过程艰难不堪回首,结果更是……

    慕阳闭了闭眼睛,扫去那些伤时感怀的绪,继续在街上闲逛。

    又过了一年,慕阳的条越发高挑,一袭曲裾常服极是修,举止大气宛然,眉目秀致中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贵气,折扇轻摇间,倒似是将折扇上书的那四个字“写意风流”尽显。

    一路走去,倒是引得不少女子看来。

    逛了一圈,慕阳刚想去酒随便吃点果腹,忽见隔壁有间小小的书局。

    念头一转,不自觉就走了进去,书局不大,里面只站了四五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站在进门处,手指扫过书册,想找到传奇话本的所在,往里走了两步,却撞上了另外一个人。

    淡淡清幽气息如竹如雪。

    慕阳猛然转头,侧站了一个年轻男子,衣装寻常,只是头上顶一个雪白的斗笠,掩住面容,她还没看仔细,那人却像察觉什么,随手摸了两本书册,远远将银子掷给老板便走。

    “唉,那位客人等等……你这银子给的太多,我还没找你呢!”

    那人却根本不等,反而走得更快。

    心跳忽然快了一瞬,慕阳想也不想大步追了出去,人潮中那抹雪白的人影飞快的朝远处走,没过几瞬就将慕阳甩开,眼看就要追丢,她也顾不得太多,高声叫道:“重夜!”

    那人的脚步顿了一刻,接着走得更快。

    只是眨眼功夫,就已经彻底消失在慕阳的视野中。

    灯火阑珊,寂寂孤灯,不断有人擦肩而过,只她一人定定站着,而她想找的人已然遍寻不见。

    罢了,既然对方不想被她找到,她又何必勉强。

    更何况,那人也不见得就是重夜,又或者,重夜已经不记得她了……毕竟,他们相识的时也不过短短数月。

    只是……还有隐约有些失落。

    毕竟那是她重生后,不,应该说是她这一生中第一个毫无要求对她好的人。

    不知不觉走回了客栈,刚迈步进去,就见空旷的大堂里,银白面具覆面的祭司大人独自坐在大堂中,桌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

    清清冷冷的声音道:“用膳了么?”

    “尚未。”

    “一起吃罢。”

    饭菜当前,慕阳也确实饿了,只犹豫了一瞬,便淡笑道:“祭司大人邀请,怎敢不从。”

    对坐而食,两人均是礼仪良好,即便进食也优雅的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和祭司大人一起吃饭,慕阳多少有些不适,吃的也不算太多,不一会便放下筷子道:“下官吃饱了。”

    “这么少?”

    女子的食量自是比不上男子,慕阳便道:“胃口不是很好。”

    “担心玉盘?”

    摇摇头,慕阳道:“不是,只是方才遇上一个很像故人的人,我追他他反而跑了,许是认错了……不免有些失落。”

    祭司大人垂着眼睫没再答话。

    见时候不早,慕阳预备起开口道:“那下官先回屋了。”

    祭司大人忽然又开口:“他可能是因为有急事才不能跟你相认。”

    慕阳一愣,才反应过来祭司大人说的是指什么:“或许罢,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遇到。”

    “会的。”

    莫名中慕阳又有些觉得好笑,祭司大人这是在安慰她么?

    再看去,祭司大人已经先她一步离席,乌黑发丝依旧一根银带以缚,逶曳在后如瀑般美丽,出尘的令人叹气,却也寂寞的令人叹息。

    慕阳突然觉得,她似乎想漏了什么。

    第二上山。

    昆仑山巅的气候奇寒无比,登山前便已换上了厚厚的绒袄,外面罩上一层深色大麾。

    即便带足干粮他们也攀爬了数才到了山巅,慕阳苦笑,看来无论前世今生,这座昆仑山她都得爬一次。

    只不过前世是为了萧腾,这次却是为了她自己。

    祭司大人说据记载那镇魂玉盘就在昆仑山巅的千枫宫中,他和千枫宫主有些渊源,借个镇魂玉盘应该不算太难。

    慕阳自然知道那千枫宫主姜千枫有多难缠,不过既然祭司大人都如此说了,应当问题不大。

    只是……慕阳仰头望了望那座仿佛冰雪雕琢的千枫宫,竟然这么轻松就可以解决了么?

    半个时辰后,千枫宫。

    冷傲的黑衣男子坐在正中,声音冰寒刺骨道:“你说镇魂玉盘?那东西六年前就已经毁掉了。”

    慕阳掀唇一笑。

    她早该料到……命运如此弄人,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作者有话要说:我把前面的内容精简了一下,重夜终于再次粗来鸟,忘记的人可以看下第一章和第六章……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