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三八章

    慕阳松开一口气,指挥轿子上前,低声道:“你可以先回我府中,有什么我晚上回来再说,我还有事。还有下次注意点,别被巡城司抓个正着。”

    马车里再没传出其他声音,慕阳正为季昀承难得的明事理庆幸,在轿子错过马车的瞬间,一个影鬼魅般蹿进慕阳的轿子中。

    来人一进轿子,就整个扑跌进来,张开双臂将慕阳完全圈住,下颌搭在慕阳的头顶。

    侵占意味十足,慕阳想也没想就准备动手,却被季昀承的四个字叫停:“我是病人。”

    毕竟算是为了救她才受得伤,慕阳顿了顿,才冷冷道:“如果没事还劳烦侯爷放开下官,说了我还有事。”

    季昀承轻笑一声,声音从慕阳头顶传来:“去找萧腾?”

    “这是我的事……”

    “因为听到小皇上说要下旨赐婚,所以就忙不迭找萧腾……你是蠢货么?这种事也去掺和。”

    慕阳抬起眸,浓黑如墨的眼睛里所有光芒都被沉稳的敛起,她一字一顿道:“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那眼神直直看进季昀承的眼睛里。

    几乎在她说完以后,季昀承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他凑在慕阳耳边,森冷道:“你忘了我们的赌注么?”

    “我没忘,四年之期还未到,我愿意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事。”

    说着,轿夫放下明显重了一倍多的轿子,高声道:“已经到了。”

    毫不犹豫的推开季昀承,慕阳一撩轿帘,官靴踏在地上,敲门进了萧府。

    *******************************************************************************

    皇宫,长公主

    上好的青瓷茶盏被狠狠掷下摔在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面上,砰然巨响,碎裂溅开的瓷片擦着面颊而过。

    几乎让人背脊发寒的女声道:“看来本宫真是看起来太和善了,来人,把他压下去。”

    “不用了,下官自己走。”

    站直,少年侍郎的面上只剩下如水般的沉寂,眸光中却带着淡淡的寒烈,本想来抓他的人一时也被镇住,竟就任由他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争执声仿佛还历历在目。

    ——公主下是想和萧兄在一起,还是想死他?”

    ——放肆。

    ——公主下生气,是因为知道下官说的是实话么?

    ——区区一个三品官也敢如此同本宫说话,难道你以为你是萧腾的好友我就不敢动你了么?

    ——下官愿以印鉴为证,下官说完长公主下若是不满尽可处罚下官……公主现在让圣上赐婚,萧兄不敢抗旨或许会娶公主,可是……公主可曾试想过成亲后,公主与萧兄该是如何?

    ——争吵、冷漠、空寂,互相折磨伤害,整冷颜以对,为了莫须有的事争吵,即便偶有交谈,也会在下一刻再复冷淡,迫退逃,直至无路可退……公主下,这是你想要的婚事么?下官以为这些您都知道。萧兄的,过刚易折,强迫不得,非要如此……公主下您真的要折了他毁了他么?

    ——你又知道什么!

    ——下官的确不知道公主所为,下官只知道萧兄过得不好……不知公主从始至终,可有半分为萧兄考虑过?折了毁了风骨尽丧的萧腾还是您想要的么?这样的分……未免过于自私了,还是说您的从来就不是萧兄,只不过是一份因为得不到而不肯放手的执念罢了。

    其实,她不该把话说这么狠的,稍稍留有余地,转圜起来也容易的多,她只要点到为止,让长公主下明白这种事是不可之过急的,可是在那一刻,面对曾经的自己,莫名的恶意涌了上来,骂她却也像是在骂自己。

    过去的她萧腾,这个问题根本不用问,没错,只是得方式不对罢了。

    出神间,慕阳心口忽然一痛,痛感遍布全

    又,来了么……

    慌忙俯,心脏接连着整个体都疼痛难当。

    “侍郎大人,您怎么了?可要小人去请大夫?”

    慕阳按着心口艰难的动了动唇。

    内侍连忙将耳朵凑近,只听见四个细若游丝的字:“祭司大人……”

    同一时刻,

    “若罚林师弟,请先降草民罪。”

    长公主下看着跪在阶下的男子,抿紧了薄唇。

    “萧腾,你是在威胁我?”

    “草民不敢。”

    她很生气,若依她往,那个小侍郎就算能逃过一死,也至少会被贬为庶民,发配边疆,永不录用,前途尽毁。

    然而,一时间,她竟然犹豫了。

    尽管那个小侍郎满口胡言,可是……如果她下令严惩了那个小侍郎,萧腾是不是会更恨她?

    说她没有为萧腾考虑,她到底哪点没有为萧腾考虑过!

    她对萧腾的感又何止是一份执念,可是眼前这个食古不化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对她有对别人一般的温和柔顺!

    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恭谦有礼的温柔模样,偏偏在她面前不是冷嘲就是讽,好似她做了什么天大的罪孽。

    让他娶她就这么痛苦么?

    她明明是这个天下最尊贵的女子!难道还不如一个低卑微的管家之女么?

    垂眸,掩盖住尊贵眼眸下的几分黯然,又抿了抿唇,长公主下冷冷道:“萧腾……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

    声音恭谨疏离中带着几丝轻嘲:“这个,公主您不是最清楚么?”

    ——争吵、冷漠、空寂,互相折磨伤害,整冷颜以对,为了莫须有的事争吵,即便偶有交谈,也会在下一刻再复冷淡,迫退逃,直至无路可退……公主下,这是你想要的婚事么?

    她不想要这样的婚事,却想要这个人。

    紫衫单薄,更显得形瘦削,但即便跪着萧腾的脊梁依然得笔直,如松如柏。

    ——萧兄的,过刚易折,强迫不得,非要如此……公主下您真的要折了他毁了他么?

    ——折了毁了风骨尽丧的萧腾还是您想要的么?

    “萧腾,那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清风自窗台掠过,单薄衣袂被风轻吹,微微拂动。

    倦倦的音色如夜风寂静美好:“小人什么也不要,只求公主放过我边的人。”

    “好。”

    “来人,把那个林阳放出来。”长公主下骤然起,轻声道,“萧腾,我不你,你也不要再这么讨厌我了,好不好?”

    长公主下的声音压得极低,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萧腾有些诧异的抬头,他同长公主下在一起的时候,见得大多是对方强势霸道蛮横的模样。

    然而,此时的长公主下却是这么弱势……甚至有些低声下气。

    萧腾不知道,除去冷硬高傲的外壳,再强悍的女子在心上人面前,也都只剩下不知所措。

    *******************************************************************************

    平和柔软的气息涌入眉心,痛苦褪去,慕阳大口喘息按着心口坐起。

    不出意外,又出现在了祭司大人清幽的竹了。

    其实是有些尴尬的,之前才对祭司大人的好意不屑,如今还是要靠祭司大人来救。

    望着那一袭银白影,慕阳正想着如何开口,就听那道清寒嗓音道:“我去请旨把你调入祭司。”

    下意识问:“为什么?”

    “带你去昆仑。”

    昆仑有多远她清楚的很,这也未免太好了罢。

    慕阳意外中又有些不知如何回答,良久方道:“祭司大人不必特地为我……实在叫下官惶恐。”

    如果之前还是怀疑,现下却已经全然是不解。

    起初她还觉得是祭司大人如此,可是……有人会无缘无故好到这个程度么?

    “不是特地。”

    “?”

    如玉石般细腻白皙的手指抚摸着一根碧翠的竹笛,祭司大人缓缓道:“祭司每年都会去一次昆仑。”

    慕阳这才放下心,拱手道:“调入祭司就不用了,如果非要去下官可请些许时的病假,只是不知祭司大人预计何时出发?”

    “为何不愿入祭司?”

    慕阳自然不可能说是因为一旦进了祭司,她谋取侍郎位置的努力筹谋就等于白费,只得含糊道:“下官惶恐。”

    祭司大人淡淡看了她一眼,白雾缭绕的眸并不犀利,却让慕阳莫名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不过也只是一瞬,祭司大人平淡道:“一月后。”

    一个月……还够做不少事。

    慕阳应了声便告辞回去。

    只是她不知,祭司每年的确都会去一次昆仑,但……从来也不用祭司大人亲自出马。

    回到自家宅内,慕阳总算感觉松懈下来。

    书童忐忑的捧着一物跑了过来:“公子,你没事!刚才,来了好多人……”

    “没事。”慕阳接过一看,正是她丢在长公主下那里的印鉴。

    看了,是真没事了。

    反手收进袖中,慕阳打了个呵欠:“好了,书童,帮我准备沐浴的水和换洗衣物罢。”

    缩了缩脖子,书童却没动。

    抬了抬眼皮,慕阳问:“怎么了?”

    “那个人让公子回来之后第一个先去见他。”

    那个人?

    书童点头如捣蒜。

    转了转脑子,慕阳才想起自己非常不给面子把季昀承一人甩在轿子中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前天是卡文,昨晚本来可以更新的┭┮﹏┭┮可是,由于某个笨蛋在码字的时候无聊戳键盘,结果键盘

    被我戳坏了,中午才修好的……

    捂脸。

    不是我不想更新啊!!原谅伦家,TVT

    啊,对了,感谢huangqianlulu、flyinggile的地雷,更愧疚了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