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三六章

    慕阳连忙朝外看去,镇子位置很偏僻,出了城仍有一段山道,而他们此时就在这山道上,只是路面突然多了不少碎石子,马车慕阳不敢坐太好的,只在驿馆随意租借,现下却是遇上麻烦。

    驾车的书童只好道:“那小人先下去把石子清扫掉。”

    曹仁的母亲受不得颠簸,在他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慕阳半掀车帘也准备出去透口气。

    只听“砰”一声,有个蒙着面的布衣女子从山石上跃下,手里提着一把菜刀冲了过来,口中尖声大叫:“姓曹的,纳命来!”

    那女子抄着菜刀连砍数刀,曹仁连忙躲避,堪堪避开,却一个不察,脚下一滑就向山谷下滑去,慌乱之下前臂挥舞,竟然拽住方才砍他的女子,两个一同跌落了山道。

    这样的变故实在出乎人意料,慕阳刚想下马车,突然马车一震,原来方才那女子手中的菜刀脱手正掉落在马蹄上,马匹受惊,挥蹄甩动,车轮随着山道边的坡度后滑,竟然有渐渐下滑的趋势,且越来越快。

    在被震那一刻,慕阳的子就不自觉朝后仰去,她竭力扒着车框,却根本来不及阻止马车下滑。

    马车骤然而落,显然是已经滑出了山道。

    慕阳飞快在脑中判断距离,稳住形,打算跨前两步看能不能冲回山道,但在下一刻被一只突如其来的手臂揽住了腰。

    这一揽,慕阳彻底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糟糕!混蛋!

    无法抵抗下坠的力量,慕阳倒退着跌撞进一个怀抱中,手肘向后死死撞去,疾速下坠的马车却突然静止了下来。

    接着是季昀承低声的痛呼:“嘶……你这女人……”

    惊魂甫定的慕阳低喘了两口气,忍不住想从季昀承的怀里脱开,却被季昀承喝住:“别动,你想掉下去么?”

    “那劳烦侯爷的手稍稍松开些,可以么?”

    顿了一刻,慕阳才听见季昀承略带自嘲的回话:“抱歉,我的手动不了了。”

    慕阳忍了忍,到底没发作,只动手掀开帘子朝外打量。

    马车正卡在两根树杈中,还算稳当,落下位置差不多是在半山腰,从此处朝上看去只能隐约从枝叶的缝隙中觑见一二模糊的人影。

    实在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沉思了片刻,慕阳放下帘子,闭上眼安静的保持不动,季昀承的手仍搭在她的腰上,不过或许是真的摔伤了,手臂一直很安分,她也就没再管它。

    “会有暗卫来救我们的。”

    “……我没担心。”

    现下也只能等人来救,他们的位置太危险,若是动静过大,树杈难免承受不了重量,让马车再落下去。

    两人都没再说话。

    沉默了不知多久,季昀承忽道:“慕阳,还记得你十三岁那年我带你去帝都回来的路上么?”

    过了好一会,慕阳才闷声答:“记得。”

    “那时我们共骑一马逃……”

    慕阳很煞风景的打断他:“侯爷,当时不是我想陪你逃命,是你拉我帮你挡箭!”

    扬唇一笑,季昀承眨了两下眸,毫无尴尬之色:“原来你记得这么清楚?”

    “生死攸关,实在想不记得都很难。”

    “那你觉得我刚才是……”

    “救我。”慕阳答的很快,她也不是笨蛋,“一跃上去虽然有希望成功,但也有很大可能葬山崖下,坐进马车里多少有些缓和撞击,再加上侯爷你做垫,最差也不会丧命。”

    被揭穿的季昀承轻轻一笑,低声道:“既然你这么聪明,那猜我为什么救你?”

    “没兴趣。”

    “还真是冷淡呢,好像自我认识你起你就是这样……理智冷漠,那有没有什么时候是你会冲动不理智的?”

    “有,但不会是现在。”

    说罢,慕阳就一言不发的闭上眼睛,无论季昀承再说什么都不开口,这个时候说话浪费体力简直是找死……很快,季昀承也不再说话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山崖下有呼喊的声音,只是他们所在的位置着实不太好找。

    慕阳也开始觉得饿,马车里还有些准备的点心,她小心从马车的柜子里取出一盒桃花糕,自己吃了两块,看着剩下的轻声道:“侯爷,还醒着么?吃点东西。”

    却并无人回应。

    峭壁边只剩呼啸而过的猎猎风声,沉下来的夜色里,一切都逐渐辨不清晰。

    黑暗的寒冷中,后靠着的季昀承的体不断传来暖意。

    慕阳只当季昀承睡着了,又多叫了几声,却仍然收不到丁点回应。

    她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回头看去,季昀承的脑袋斜靠在马壁上,汗水顺着额头浸透了额发,眼眸紧闭,神色间是掩饰不住的痛楚,人却像是已经昏迷。

    季昀承这不会是……受了重伤?

    不可能啊,她分明记得季昀承唯一一次受过重伤就是那年被刺客所伤,不对……前世季昀承不认得她,自然也不会来这更不会跌落山道,那么就是说,季昀承这次的受伤完全是由于她重生介入的影响……那,如果不赶快救他的话,季昀承或许真的会死。

    *******************************************************************************

    在马车落下的瞬间,季昀承原本是可以逃走的。

    只是,在看见眼前女子头也不回朝外冲去的时候,体先大脑一步揽住了对方,更加让自己不能理解的是,他竟然就这么心甘愿的挡在那个女人的后。

    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其实很强悍,却竟见不得她受伤。

    背脊被狠狠撞在了马车壁上,口剧痛,咸腥瞬间蔓延到口中,意识也有些混不清晰,本想靠说话维持清醒,那个女人却反倒不肯理他。

    在昏迷前一刻,季昀承觉得自己当真是个蠢货。

    素行不端,反正他做什么那个没心肝的女人也都根本不会领

    *******************************************************************************

    刘氏医馆。

    夜深人静,正在睡梦酣然的刘大夫突然被一阵急促沉闷的敲门声惊醒,他带着满面怒容披了件褂子下开门,张口骂之际一众人已经抬着架子入内,将他挤到一边。

    怔愣之下,那些人已把架子上的人小心放在他的榻上。

    刘大夫难掩怒气,回神正想呵斥,却见当先一名碧青儒衫的少年突然转头问冷声道:“谁是大夫?”

    即便在不算清晰的灯光下,也能看出那个少年衣衫凌乱,尤显几分狼狈,只是面容冷峻,一时周的气势大盛,属于上位者的命令语气竟让刘大夫忘了反驳,走前几步愣愣应道:“我,我是。”

    “既为医者,见到病人,为何不来看病?”

    少年说的如此理所应当,刘大夫不知不觉就被他引着搭上了脉。

    待刘大夫清醒过来,自己竟被个少年气势威慑,猛抬头看去,只见方才那个言语咄咄的少年正按着额垂眸看上病人,憔悴之色尽显,眉头紧皱,神色极是复杂难言。

    医者父母心,刘大夫在心中叹了口气,也不再和这小辈计较,专心把起脉来。

    慕阳在边斜躺,无知觉昏睡过去。

    一天的惊变,她也确实是累了。

    再醒来却是被一只在她后背摸索的手惊醒,劈手挥开从后领滑进去的手,慕阳睁开眼,先是惊喜而后脸色骤然冷下:“侯爷真是好精神,都快死了还……”

    季昀承咳了两下,忽得笑了:“我只是想看看你后的疤痕可还在罢了,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见慕阳一愣,季昀承艰难的动了一□体,又道:“你不会不记得了罢,那时你帮我挡了一刀,如今……我这也算还了你,嗯?”

    不自然的转开视线,慕阳没什么起伏道:“病人还是好好休息少说话的好。”

    说罢,掀开帘子出了屋。

    慕阳走远,季昀承浅灰色的眸子仍然停留她离去的方向,唇角勾起的笑带了几分玩味。

    走到院中简单洗漱,对着水面中倒映的自己,慕阳怔了一刻。

    手指探到背后,仍能触到当初的伤疤,微微的凹凸不平。

    季昀承的确是替她受了伤,只是……她救季昀承不过是意外,但季昀承救她却是有意。

    这不该是季昀承做的事。

    季昀承和她是一类人,同处在高位,没有受过磨难,为人自私独裁,无论什么都是以自己的意念为主,可他竟救了她,如果不是暗卫赶来及时,恐怕季昀承命堪忧。

    掬起一捧水,让自己冷静。

    那也都是季昀承的事,与她何干。

    南安侯爷的份敏感,再加上受伤,季昀承便由暗卫照顾暂时留在镇上,慕阳有公职在,当就自行坐马车回了帝都。

    杜昱又送了不少消息过来,很多比之曹仁的事更加的不靠谱。

    虽然不甘心……但也得承认,她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少,已死的人重生过来,还是回到了过去,如果不是亲经历,就连她自己,都未必会相信。

    按着心口,那里面蓬勃跳动的心脏早就不是她自己的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心脏在瞬间还是抽痛了一下。

    秋高起,凉风习习。

    礼部的工作井然有序,没人发现她曾离京而出。

    说起来,如今似乎也快到了她强下旨意,迫萧腾做驸马的时候。

    终于,她还是又去了一次萧府。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飘过……

    有木有觉得侯爷桑很可怜的?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