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三四章

    杜昱为慕阳的表兄,自然是留在慕阳的宅子里,未料季昀承竟然也住了下来。这实在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若是季昀承被发现,首当其中被问罪的绝对是她。

    藩王擅自入京,意同谋反……

    季昀承倒显得很悠闲,凡事让下属处理,慕阳每每从礼部回来,都能看见季侯爷悠哉的影,或请帝都的戏班到宅中唱戏,或是让红缨坊的歌女在宅中水袖款舞,半点不见担忧。

    侯爷大人做事高调惯了,不到十,慕阳便收到言官的数十封弹劾折子。

    江言特特将被玄帝甩到一边的折子塞给慕阳,面容严肃叫她稍微收敛一些,慕阳转头托着一叠折子面容严肃的甩到季昀承面前。

    季昀承随手翻了折子,笑得很是愉悦,道:“林侍郎嗜好玩乐,这样的形象对你未尝不是好事。”

    慕阳正因为那所谓的精魂不稳一筹莫展,见季昀承如此,实在笑不出来,冷冷道:“此等名声,您自行享受便可,下官消受不起。若要取乐,您不妨自行寻个府邸,林宅庙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

    说罢,转便要回屋。

    季昀承抬手屏退左右,看着方才还霓裳艳舞的歌女退下,坐直道:“慕阳。”

    “什么事?”

    “你很讨厌我?”

    慕阳连头也没回:“小侯爷怎么会这么想,更何况……这很重要么?”

    “不重要,但是我想知道。”

    扯嘴角咧开一个笑容,慕阳回头淡淡道:“侯爷不用担心,不论我本人对你是什么态度,答应你要做的事都会做到的,我不是那种意气用事……”

    未想话没说完,季昀承忽然伸臂拽住她。

    虽然几年下来慕阳的气力有所长进,可季昀承的力气更是大得可怕,一拽之下,慕阳倒退了三步,直直坐在季昀承侧,刚坐稳不到一刻,就察觉一股强烈的侵占气息袭来,带着男子特有的麝香味,浓烈的让她连忽视都做不到,此时季昀承已经整个人贴了过来,双臂环过慕阳的手臂,将她完全锁在他的怀里。

    大约因为做得多,这个动作熟练到流畅无比。

    “侯爷这是什么意思?”

    季昀承探头凑到慕阳肩窝,依稀可以嗅到熟悉的浅浅皂角香气,淡到若有似无,却莫名的让人心旷神怡,很想再深深闻下去。

    刚刚下朝,慕阳的上还穿着那一袭红色的孔雀官服,紧紧勾勒出拔的形,实在很想让人……

    修长的指节滑过慕阳最顶端的衣结,另一手按住慕阳拔匕首的手腕,季昀承面色笑意愈深:“你觉得是什么意思?”一顿,“我帮你宽衣可好?”

    长睫眨了一瞬,眼眸翕合间,慕阳淡淡道:“侯爷,你如果太久,我可以给你去找个子,没必要随便发。”

    季昀承的手指一僵。

    慕阳抬手,把季昀承的手指掰开,面无表理了理衣襟站直:“侯爷,下官最近心也不是很好,如果您下次还想戏弄我,下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她的语气冷凝,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背后莫名一寒,心也跟着坏了起来,季昀承斜靠回榻上,语带讥诮道:“心不好?是因为什么心不好?”

    “下官的私事侯爷也有兴趣关心么?”

    虽是问句,慕阳却压根没等季昀承回答,甩袖便走。

    私事……

    季昀承咀嚼着这两个字,神色瞬间极冷。

    萧腾的事,算作你的私事么?

    *******************************************************************************

    季昀承在封地上如何玩乐都与她无关,现下却是在她的府里,慕阳本就讨厌这种笙歌艳舞的靡靡之音,季昀承又在这种时候惹她,无疑火上浇油。

    一连几,慕阳都以工作为由,留在礼部。

    好在礼部除了办公之地,也有可供休憩的场所,也方便了她继续查典籍,除此之外,她也让杜昱帮她留意,只是魂魄重生这种事到底太过诡异,更何况还是回到过去,慕阳说的含糊,只说让杜昱打听有没有什么秘术巫术,或者荒诞诡异的事发生……说到底她还是不信任杜昱,毕竟能走到这一步,与那多出来的十年记忆委实关系不小,除非事已经严重到超过她的预料,否则她不打算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

    在此期间,慕阳受长公主之命,去看了两次萧腾,说是去看萧腾,不如说是去劝他乖乖就范。

    萧腾终于开始喝药,可对长公主还是那副不假辞色的模样。

    慕阳知道自己的耐心与底线有多深,虽然没有林叶笙的事刺激,可她也等不了多久,皇家公主的处事风格向来如此……想要就去夺取。

    这其实是件可悲的事,她上了萧腾,却不懂得如何去

    从没有人教过她,深深宫阙,向来只有对父皇百依百顺祈求怜的妃嫔,没有人去质疑为什么她们会喜欢上父皇,下位者对上位者的畏惧以及侍候,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可惜这不是萧腾所认同的观念。

    慕阳不愿明说,只是点到为止的暗示,萧腾却在榻上轻咳笑道:“林师弟,你不用说了,你想说的我都知道,可是,向权势低头、奴颜婢膝、违心逢迎……我做不到。”

    慕阳忽然想起冷牢狱中,李意的话。

    ——佞之臣,人尽诛之,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所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没有关系么……真是傻,明明只要稍稍变通就可以让一切安然过去,却非要选择更加艰难更加困苦的坚持,可……也有些叫人肃然起敬。

    见此,慕阳不再劝萧腾,因为……显然那毫无意义。

    自己从一开始就选择错了方式,于是,一错再错。

    *******************************************************************************

    时流水而过。

    再次发生剧痛时慕阳已不再如前两次慌乱。

    在刚察觉有些不对,她就丢下手中书册,拔腿朝着祭司跑去,只可惜还未跑到,那阵痛楚就已经霎时袭来,瞬间单膝跪倒在地,心口剧痛,体跟着震颤,只是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慕阳咬牙挣扎着,往前挪了几步,手轻轻敲在门上,便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下。

    悠然转醒时,当先嗅到了几分淡淡竹香,味道极清冽。

    “醒了?”

    清清冷冷的声音几乎不用分辨,慕阳稍微活动了手脚,从竹榻上下来,轻轻按着额:“多谢祭司大人相救。”

    空旷的宇里,祭司大人仍然在削着竹节。

    慕阳四下一看,几乎可以确定,这是她曾经来过的那个,竹

    “我没有救你。”放下一根已经削的已经浑然天成的竹节,祭司大人又补充道,“最多是缓解。”

    “但还是多谢了。”

    “以后……不要抵抗,会更严重。”

    回想了一下,确实……这次她试图抵抗,却陷入了更加深的昏迷中,不像前两次,即便神志不清也多少有几分意识。

    慕阳当即点头道:“我知道了。”

    脑中还有些昏沉的余痛,慕阳坐回竹榻,闭了闭眼睛,等待疼痛缓解才又睁开眼睛。

    祭司大人已经又削好了一根竹节。

    眼前的人冰冷神秘,她根本对他一无所知,但无端让慕阳有种可以放下心来的安全感。

    只是没人说话,宇内一时又陷入了沉默,再追问未免显得功利,视线扫过竹节,慕阳想了想赞道:“祭司大人,这竹节削得浑如玉石,真是漂亮。”

    本就是没话找话,人总是喜欢听好话的,不过这么无聊的对白慕阳也没想过祭司大人会回话,正想再找些别的话题,忽然听见祭司大人带着淡漠寒意的声音:“你喜欢么?”

    慕阳一怔,才接道:“这么漂亮,我自然是喜欢的。”

    祭司大人动了动手指,刚刚削好的那一筐竹节便被他推到了慕阳的面前。

    望着眼前淡淡玉润光泽的竹节,她又是一怔,疑道:“祭司大人,这是……”

    “给你。”

    看着那一筐分量不轻的竹节,慕阳难得抽了抽嘴角,有些语塞:“这些都……给我?”

    祭司大人长睫一闪,云雾缭绕的眸子倏忽抬起,虽然并无多少波动,但是慕阳却不知为何从中读出了一种类似于“你不是喜欢那我送给你有什么问题么”这样的疑惑。

    这个场景,这个对象,实在……

    “扑哧……”

    慕阳抿着唇,不自觉笑了出声。

    祭司大人本还有些不解,但见她笑开,也像是受了感染,微微扬起唇角。

    慕阳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那一瞬间她忽然恍惚觉得祭司大人似曾相识,仔细却又想不清晰。

    念头电转,到底她还是控制住了绪,掩饰般的咳了两声,敛却笑容道:“祭司大人,我是真的没救了么?”

    方才扬起的唇角缓缓降了下来,祭司大人沉吟了一刻,从另一侧堆放竹简的柜子上,取下一只竹简递给慕阳。

    自从有了浆纸,竹简已经很少再使用,慕阳摊开入眼的便是繁复的古文字,读起来很是艰涩,但是意思倒不难理解:精魂为人之本源,一旦失却再难活命,有在母胎中精魂缺失,亦有出生后精魂被妖物摄取……

    慕阳一目十行看到了精魂震的部分。

    精魂震,是为精魂不稳,往往由于心神受重挫,或是被他人影响,久而久之,魂力削弱,会……

    抬起头,慕阳神色端凝,淡淡问道:“祭司大人,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会变成一个白痴?”

    顿了顿,祭司大人点头。

    再往下看,提到了两种控制精魂震的方法,一种是摄取他人的魂力,另一种是稳住魂力。

    前者每补充一分的魂力,需要一条人命,而且这种办法并不能遏制住魂力的削弱,反而极其容易在吞噬魂力时遭到反噬。

    后者就更加困难,因为精魂震是由自引起,强力稳固魂力就相当于逆天而行,需要的手段复杂夸张不说,更重要的同样需要人命,而且一次施法就是十六条人命……

    也就是等于……没救。

    每看一点,慕阳的面色便难看一些。

    待她将竹简放回原处,祭司大人突然道:“你不是第一个。”

    “什么?”

    “精魂震。”

    蓦然回头,慕阳惊道:“还有别人?”

    “十八年前,安将军与其独子战死,安夫人精魂震,魂力削弱,直至痴傻,但最后……清醒过来。”

    “她是用的哪一种方法?”

    祭司大人摇了摇头:“她怀了孕。”

    “也就是说,精魂震,可能因为自意志坚韧而复原?”

    祭司大人点头。

    慕阳强笑:“那如果做不到,以我现在魂力缺失的速度,我还能保持神志清醒多久?”

    “……最多三年。”

    谢过祭司大人,慕阳走出了祭司……她自己很清楚,那种靠自意志而复原的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她的上,因为……她的精魂震并不是由于受到打击造成,而是因为另外一个慕阳的存在。

    三年,那就是说,最多到这具体二十岁的时候,她的意志就会消失。

    慕阳,也会再不存在。

    祭司,竹

    祭司大人轻轻握住竹节,在他的手中,这些竹子宛如有了生命一般,无声的诉说,每一分多余的线条都再清晰不过的展现在眼前。

    是因为已经削过太多太多的竹子了。

    那漫长的时光成长里,除了他就只剩下这些竹子,一年两年,寂静中竹子被削的越发光洁细腻。

    将竹孔凑到唇边,幽幽然的笛声如泣如诉,却又空灵华美,所有的竹节都在空中舞动起来,相击发出泠泠清响。

    片刻,又颓然的放下。

    十八年前,在族叔的记载中,安夫人的精魂震并不会痛,只是人渐憔悴、病弱,深绿色的精魂霎时间褪去成了淡不可见的浅绿,可是,再淡也能看得出颜色。

    而刚才那个人的精魂却是一点点的褪色,那样的褪去方式,很快,就会连浅绿都消失不见。

    那种方式,是无法转圜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看见那个人消失。

    *******************************************************************************

    魂不守舍的走回礼部,刚坐下没多久,就有官员见她问:“林大人,方才怎么都没瞧见你……你这脸色未免难看了些,是不是病了?”

    慕阳摆摆手,挤出一个淡笑:“我没事。”

    只是她的脸色实在不好看,又过一会,接连有人问讯,就连礼部另外一位侍郎周乾都摇摇晃晃走到她面前道:“林大人,年轻人板好也不能硬熬嘛,既然体不适你还是先回府歇息,这几你都留在礼部工作,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慕阳刚想拒绝,就听见眼前这位四十来岁的老侍郎微微凑近,压低声音,露出了几分狐狸似的神色,笑眯眯的小声道:

    “林大人,你还是回去罢……侯爷让我转告你‘他很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上章留言好多,俺鸡血了一把,这章好长的呦!!相当于平时的一章半哦!!!

    握拳!!我要努力明天也更新!!压倒卡文君!!!

    PS:本章简介来自于某制服控→_→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