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三二章

    这股疼痛很熟悉,和上次在自己府里发作时一模一样,让人毫无抵抗招架之力,唯有咬牙忍耐。

    只是这次却并没有疼那么长的时间,在绵长的疼痛来袭之前,有一股平和柔软的气息从眉心涌入,奇异般的抚平了苦楚。

    意识也很快回到了慕阳的掌控中。

    朦胧的视线里有一只冰冷的手,泛着淡淡玉石般冷冽的光泽,冰凉的触感透过额前传来。

    清幽的气息也变得更加清晰,几乎将她包裹住。

    似竹非竹,似香非香,如果非要形容,大约只能说这味道很像冰雪。

    接着,慕阳就反应过来自己的现状。

    微微垂下眸,她轻道:“祭司大人,可以把我放下来了。”

    祭司大人闻声,收回触在慕阳眉心的手指,顿住脚步。

    慕阳乘机双臂一撑,轻巧从祭司大人的怀中跳下。

    脚尖落地的一刻,脑中微微有些眩晕,迟滞了几个呼吸,转衣袂微飘,慕阳拱手道:“多谢祭司大人。”

    此时他们还没出狱中,冗长的狱道里光线昏暗,她其实看不太清,但是不知为何直觉眼前的人是祭司大人。

    可是,祭司大人又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没什么。”冷清的声音让慕阳放下心来,的确是祭司大人,语调平淡,听不出任何绪。

    脚步声传来,齐郁气喘吁吁道:“林兄,你没事罢。”

    “我没事,这位是祭司大人。”

    齐郁的脸上瞬间浮现出掩盖不住的惊讶之色,刚想抬头又转瞬低下,行礼道:“下官齐郁见过祭司大人。”

    祭司大人没有回应,云雾弥散的眸子淡淡瞟了一眼,转走。

    谁想齐郁突然跪下道:“祭司大人,下官斗胆求您救救李意,他只是翰林院一个编修,绝无任何对圣上不敬之意,也从没污蔑过任何人。”

    齐郁的动作太快,慕阳都来不及去拦。

    若李意没有污蔑他人,那不就是说错的是李首辅和兵部尚书?

    听到齐郁的话,在心里骂了句笨蛋,慕阳就跨前一步挡在齐郁前对祭司大人道:“齐兄一时急随口说的胡话,祭司大人不用在意。”

    齐郁惊怒道:“林兄!”

    慕阳仍是低垂着头安然的模样。

    祭司大人定定站着,连呼吸声都像在一瞬间轻缓下来,而后慕阳听见他说:“我帮不了。”

    祭司大人走远后,齐郁只剩下满脸的沮丧之色:“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连祭司大人都不愿意……”

    慕阳下意识道:“祭司大人不是不愿意,而是他真的帮不了。”

    齐郁略带疑惑的看向慕阳,慕阳这才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祭司大人那句话,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从没想过是祭司大人不愿意而推脱。

    直到回到府中,慕阳才想起一件事。

    方才被齐郁打岔,她竟然忘了问祭司大人,到底她为什么会这样猝然体剧痛,还有他帮她抑制痛苦又是用了什么办法。

    “公子,沐浴用的水准备好了。”

    慕阳合上随手摊开的书册,道:“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又听书童探出头,有些犹豫道:“那个……公子出去的时候,有个很奇怪的人来问公子去哪了,我说公子在大狱中,他不等我说完就走了……这个,没发生什么罢。”

    慕阳略一怔,才扬手让书童退下。

    祭司大人去大狱竟是为了找她?眉头微皱,可是祭司大人并没有说是什么事……

    *******************************************************************************

    毕竟是在帝都临近发生的,玄帝到底还是知道了事的原委,震怒之下兵部尚书被撤职查办,包括派去增援边境的将领一概受到牵连,就连李首辅也多少受到了影响,玄帝越发瞧他不顺眼。

    相比之下,次辅大人江言却是风得意,不止他的学生在此次事件中大出风头,更因为随着李中连与玄帝的矛盾越深,他在内阁的权利便也越大。

    慕阳边的变化更加明显,礼部原本不理不睬的官员都或多或少的对她示好,就连礼部尚书也一改平的冷脸,主动将手中的事务分了些给慕阳。

    慕阳却并没有想象中风得意,毕竟这些都是她能预料的,而且,那莫名而来的痛苦总让她如鲠在喉,无法预料,不知道因为什么造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度来临,一次可以以为是意外,两次她实在无法说服自己。

    陪着齐郁送走李意,转头慕阳终于决定再去找祭司大人一次。

    再去祭司慕阳已了没上一次的忐忑,祭徒告诉慕阳祭司大人正在忙,让她稍等。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祭徒引她去了正

    空旷的正外,不断有纯白祭服的祭徒一脸虔诚从中走出,待人走空,慕阳才漫步而入。

    她进去时,祭司大人正站着窗边,灿金阳光照耀下,修长光洁的手指挑开流转着辉光的幕帘,随着帘子的上升,金色的洋溢着生命气息的光顺着祭司大人的银白面具镀满全

    即便如此,他上清冷的气质却没有丁点消失,如同包裹在一团柔软雾气中的寒冰,益显尖锐。

    慕阳忽然有些好奇,这个人到底长得应该是什么样子才配得上这样古怪的气质,当然,这种念头一闪而逝,她开门见山:“祭司大人,我很想知道您所说的精魂不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我那天骤然的痛楚又是怎么回事?”

    放下帘子,转过,祭司大人缓缓开口。

    走出去的时候,慕阳紧抿着唇,一言不发,面色沉的可怕。

    甚至连自己走到了哪里都未曾注意,停下脚步时,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走到了过去住着的宫外,过去不觉得,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座宫实在奢侈华丽有些过分,比之她弟弟的寝宫也并不差多少。

    她过去的确是……

    有得有失,没什么好怀念的。

    只驻足了一刻,慕阳就抬腿准备走。

    迎面却撞见了一张熟悉的脸,粉色宫装的女子打扮干练,面容秀丽肃穆,那是她过去的侍女,云泉。

    云泉侍候她多年,她还依稀记得云泉那时对她言听计从,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都觉得是一定是对的,几乎把她当神一样看待……

    “云……”

    云泉见她直直看来,不等慕阳说完就大声呵斥:“你是何人,怎么会在此?”

    慕阳反应过来,垂头拱手道:“这位宫人,在下礼部侍郎林阳,刚才祭司出来,不慎迷失路途,还望宫人见谅。”

    真是……太恍惚了,竟然刚才差点……

    云泉仍是狐疑,当即严厉道:“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你……”她指着慕阳,“跟我去见长公主下。”

    慕阳眉间一皱,自己竟然已经从昆仑回来了么……可是,此时她最不想见的人只怕就是自己。

    然而,不等她婉拒,云泉就更加疑惑的厉声道:“你若是不愿,我现在就大声叫侍卫把你捉住,送到刑房去!”

    慕阳在心头无奈,当真是自己教出来的侍女。

    她有心动手劈晕了云泉,却见云泉一脸警惕防备的看着她,并且让她走前,根本不给她任何下手的机会。

    慕阳这才真正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进了内,装饰富丽堂皇的寝中熏着自己喜欢的香料,陈设一如往常,屋内的一切都熟悉的仿佛只是昨天。

    慕阳不觉低笑了一声,觉得既荒唐也有些可笑。

    “你笑什么?”

    冰冷的女声突道。

    抬头间,她再次看见了自己,映入眼帘的女子神间已没了初见的嚣张气焰,反而带着淡淡不易察觉的疲倦,慕阳想起萧腾,他说是他们是互相折磨,倒是没说错。

    “下官失礼了。”

    “公主下,奴婢刚才看见他鬼鬼祟祟在宫外转,还说自己……”

    云泉的话被长公主下打断:“没事,你下去罢……”

    虽有未褪担忧之色,云泉还是依言退下了。

    长公主下并未发怒,反而按着额头问:“你来做什么的。”

    慕阳刚想把方才的解释再说一遍,长公主下却又道:“算了,本宫也不想知道……你和萧腾关系好,等会跟本宫一起去萧府……”

    “这……”

    长公主下眉头一挑:“怎么,你不愿意?”

    “下官不敢。”

    “那便走罢。”

    自己的心思,实在不难猜到,萧腾对自己不假辞色,辛苦从昆仑求来的药又不想白费,自然要找个人说服萧腾喝药,前一世她在寝宫里思前想后选择了林叶笙……真是傻透了,如果不是当时看到林叶笙偷亲萧腾,她也不会命人狠狠教训了林叶笙一顿,更不会耐心丧失直接婚,导致她和萧腾的关系彻底恶化。

    看着眼前无端神色迷惘的长公主下,慕阳无声叹息,误会错过不解释,萧腾如果能上她那才奇怪……她甚至开始有些同过去的自己。

    只是……按了按心口,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那里闷闷开始痛。

    她没法忘记祭司大人的话。

    清冷的声音像只是在叙述事实一般残忍的道:我看见你的精魂在不断震,然后,魂力削弱。

    而那个原因,只有可能……是她自己。

    ——同一个灵魂,怎么可能同时在一个时空。

    作者有话要说:补完,苦垂泪,回家过节实在各种不方便啊……

    咳咳,就这几天以后努力加快速度。

    对了,忘了感谢wuxincn2008童鞋的地雷。还有,如果要积分的话,记得要注明哦,三百以内能送俺就送,字数越多分越多,长评优先撒,一个长评大概能看两三章左右,唔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