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维和粽子 书名:暮阳朝升
    二九章

    没有防备祭司大人突如其来的动作,慕阳只觉得眉心一阵沁凉,像有什么骤然灌了进去,却并不难受,只是柔柔的包裹着她的意识。

    她的意识!

    强烈的排斥感霎时涌入,慕阳猛然退了两步,脑中剧痛,思虑不能,只能勉强扶着廊柱站稳。

    有人想要扶住她,却被她挥手挡开。

    隔了良久,才慢慢回神,听见祭司大人的声音,依旧冷冽:“你为什么要躲?”

    慕阳站直了,冷冷道:“祭司大人,虽然您份尊贵,但是随意窥探他人的意识似乎不是君子所为。”

    面具遮挡在祭司大人的大半面颊,慕阳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是尴尬愤怒还是什么别的。

    “我没有恶意。”

    微一愣然,随即明白祭司大人这是在同她解释。

    慕阳心头的怒意稍稍去了些,刚才那股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的确没有敌意,反而还相当温和。

    还未等她多想,祭司大人的指尖又向她伸了过来。

    之前是疏忽了,这次慕阳很快躲开祭司大人的手,第二次落空祭司大人也明白慕阳的拒绝之意,不再勉强,抛下她独自走向正,清寒的音色在空旷的大内回:“那人走远了,你也走罢。若有不适,可以来找我。”

    长长的发丝用银带松松束在后,除了一袭银白祭司长袍别无藻饰,高高的衣领遮住几乎同色的肌肤,形瘦削却也拔,行走在空无一人的长廊里,有种不属于这个尘世的冷寂,

    看着银白影逐渐消失在拐角处,慕阳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她方才倒是真的误会祭司大人了,祭司大人叫她跟他走竟然是为了避开禹王下,怕她一个人回去,再被禹王下堵住。

    只是那句“你的精魂很不稳定”……

    慕阳皱了皱眉,到底没多想,回转到了宴会大

    *******************************************************************************

    宴席后,季昀承便要回封地了,慕阳本想去送送他,但想到自己现在已不再是个赋闲的翰林,将将到礼部上任,若是被他人看见,只怕会落个私交藩王的罪名,要知道就连平季昀承来她的宅子也多是翻墙入内,于是干脆作罢。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禹王下也得跟着打道回府了,那之后,这位下贼心不死,奈何慕阳此后再不肯单独出门,总要携上一二同僚,便一直愿景未遂,如今走时还依依不舍对慕阳道:“林侍郎,等我来年回来啊。”

    慕阳非常恭敬的回了他一句:“走好,不送。”

    礼部虽然不如其他部门忙碌,但也事务不少,慕阳来的第一月却很是清闲。

    倒不是她没事可做,而是尚书大人只让她做些整理文书的活计,并不让她接手其他工作,显然尚书大人对这位空降礼部的侍郎并不怎么买账。

    说来也是,常人从六品翰林升入三品侍郎怎么也要六七年,慕阳却靠着一手青词得了圣眷,竟只花了不到三个月。

    礼部虽也有些人属江言江大学士的亲信,与她交好,但大多是冷眼旁观这位新任的侍郎大人能有什么手段,是笼络人心还是向尚书大人屈膝求和?

    未料慕阳只是整端着一张俊俏的笑颜安安分分做着分内的事,偶尔写一两青词拖尚书大人交给圣上,对他的安排毫无怨言。

    久而久之,对着这一张满是真诚的笑脸,倒也有些人不好意思,明里暗里问慕阳是否觉得这伙计不好,慕阳却只是一笑以应之。

    同年的翰林出来喝酒,齐郁也从同僚处听说了一二,对此颇有微词。

    仍留在翰林院不过被升为编修的李意也是愤愤不平,怒道:“这帮子老顽固,自己没能耐就看不得别人升迁,真真是……”

    慕阳倒是不怎么生气:“你们这么气愤做什么,我倒觉得好。”

    “林兄此话何解?”齐郁忙问。

    “我如今已是官居三品,经年内除非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否则是不可能再升迁的。”慕阳摇着骨扇,一派闲适的模样,“不然,你们见过十七岁入阁或是十七岁的尚书么?既然如此,我再卖力工作又如何?还不就是这样?”

    两人一听,面面相觑,一时竟也找不到话反驳慕阳。

    还有些事慕阳没有说,礼部的另外一个侍郎周乾是季昀承的人,她在不在干活有什么关系。

    不过,让慕阳奇怪的倒是,自从季昀承回去后,那定时每月一次的白鸽却是没再出现了。

    一个半月后,慕阳总算察觉有些不对,写了封短信,到帝都临近的杜氏银庄托送给季昀承,杜氏银庄是杜昱一手办下来的,所有店铺的掌柜都是他精心挑选,安全非常,起初他还想把这钱庄叫慕氏钱庄,却是慕阳觉得太招摇了才冠了杜昱的姓氏。

    掌柜见到慕阳亮出的令牌,忙不迭应下,这便叫人快马加鞭送到南安城,转头又小心伺候慕阳。

    到底是自己的铺子,慕阳转了转,不满意一笑,季昀承说的不错,她确实是捡了个宝呢。不过倘若没有她,杜昱发迹只怕还要个两三年。

    刚收了扇子准备出门,迎面撞上个青衣小童急惶惶的往里冲,差点把慕阳撞倒,他怀里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低头一看,是块上好的翡翠玉佩,只是刚刚掉落在地,一下子摔成了两截。

    青衣小童忙拾起断裂开的玉佩,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银庄掌柜一见就知道这青衣小童只怕是替主子来典当东西的,那玉佩已经碎了定然是不值钱的,更何况这人还冲撞了大掌柜的贵宾,忙呵斥道:“快出去出去,乱跑什么?”

    “且慢。”

    慕阳看了一眼那青衣小童,觉得格外眼熟,再一回想,似乎曾在萧腾的府上见过,于是问道:“你可是萧府上的小厮?”

    “你怎么……诶,林公子!”

    刚才还忍着,见到慕阳,那青衣小童一个没忍住,大哭了起来。

    慕阳生平最头疼听见人哭,往常都是直接叫人拖下去,现下却是不能,不止不能,还得忍着,只好好声好气的问:“别哭了,到底怎么了?”

    青衣小童用袖子抹了两下眼泪,带着哭腔断断续续道:“我家公子、公子他病了,大夫说治不好了,夫人说可能是银子不够,就让我出来典当些东西,可是……可是,这玉佩被我摔坏了……”

    病了?

    慕阳骤然想起,萧腾从小有咳嗽的宿疾,只是并不严重,也不常发作,正是被她迫那段时借酒消愁,引得旧疾复发越加严重,却又死撑着不让她找的太医诊脉,但到底她还是趁着萧腾昏睡时让太医偷偷看了病,太医说萧腾这是气急攻心,再不医治任由萧腾病下去,只怕要痨病咳嗽而亡,要想抑制需要多种名贵药材,其中大多宫中都有,只是其中一味却是在昆仑山巅,极难求到。

    而此时,只怕她正在去昆仑山的路上,又怎么顾得了萧腾?

    当即,慕阳拍了拍小童的肩,柔声道:“没事,有我呢。你先带我去看看你家公子。”

    青衣小童止了哭声,将碎裂开的玉佩收进怀里,抽噎道:“我求您了,林公子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家公子,他……我这就带林公子去。”

    自祭祀大典一别,慕阳也没再见过萧腾。

    这人只怕是因为已经劳烦过她一次,不愿再来找第二次了。

    固执,顽固不化,死要面子,坚持自见,又完全不肯听别人的话,人无完人,萧腾其实也有许多缺点,只是那时候太喜欢,于是便将这些都统统忽略,未曾想过,萧腾的子又怎么适合她呢?

    慕阳是从后门进去的,萧府内一片凄风惨雨,冷寂非常,无论仆人主子各个愁容满面,萧家本就不是什么高庭大户,此时愈显寒酸。

    还未进萧腾的房间,就闻到浓浓的药味,而后是萧腾剧烈的咳嗽声。

    在屋外时,萧夫人就急急赶来:“桐儿,银子可换来了?”

    桐儿缩了缩脖子道:“那个……林公子说会帮我们。”

    萧夫人这才转了头,正看见一袭华服的慕阳,随即一怔道:“林公子,可是新科状元林阳林公子?”

    慕阳拱手恭敬道:“伯母好,正是在下。”

    “林大人,您快坐快坐,怎么劳烦您来了,老眼睛不是太好,方才竟然没有看见,真是失礼……桐儿,还不快去泡茶!”

    慕阳一僵。

    这位萧夫人她也打过交道,毕竟是名义上的婆婆。

    萧夫人的眼睛倒当真是不好,似乎是常年在烛灯下刺绣熬的,可萧夫人不论能否看见对她从来都是横眉冷对、视而不见,压根没把她当过自家媳妇,哪怕她是公主之尊,也从来不假辞色。

    更又何尝有过这样殷勤的接待?

    进了屋,是斜躺在榻上的萧腾,满脸病容脸色苍白憔悴,一双眼睛也暗淡了下来。

    在满屋的药味里,越发显得病重。

    慕阳忽然心中一酸,这难道真的都是她的过错么?

    她也只是……

    萧腾并没有发现慕阳的不安,只是微微裂开嘴角,尤自冲她微笑,依稀可以找到往的温和神,而后声音沙哑道:“林兄,你怎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补充下撒,上章提到的那个案件原型是明朝的空印案,咳咳。

    JQ神马会有的啦,但是,俺是个剧流啊……

    感谢小小雨点、jsmaryan童鞋的地雷。

    最后,俺又更了,捧脸,求留言,最近都好少,泪目~

重要声明:小说《暮阳朝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