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在靠近出口一方,一个瘦高的外国男人提着一只桶朝他们走来。

    “你们好,请跟我来。”外国人说着流利的中文。

    众人惊愕地看着走过来的外国人,这是什么况?

    那害人无数令人恐惧恶心的FS病毒感染体,竟在这人面前吓得逃走啦?

    眼见回路上的感染体似乎还未放弃,众人赶紧跟着外国人离开了峡道。

    昆仑站考察站就在峡道出口旁边,是全南极保留得最好的考察站,总共七间工作站完整的留存下来,也是幸存者人数最多的地方。

    但这里收集储存的食物,就算省着吃,也仅够他们生活两个多月。

    昆仑考察站聚集着来自各国考察站的大量幸存者,因此,这里所收集的资讯信息也是最全的。

    张雨尘等人在外国人的带领下进入了离峡道最近的一间工作站。

    外国人要去通知其他人,关上门就离开了。

    这间工作站的外墙就是红黄相间的条形装饰,和之前张雨尘收到的那张照片中的内容很相似。

    不过此刻屋中住着八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是张雨尘要找的。

    这八人中三个是中国人,其余都是老外,看着样子似乎都是科学家。

    工作台上摆着数台仪器,其中几台正在运转,不过都没有显示什么信息。

    正当几个人互相介绍着自己时,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女孩儿推门走进来喊道:“听说又来人了,哪呢?”

    张雨尘猛地回过去,看着冲进来的人,僵在了当场。

    “表哥?”女孩儿见到张雨尘,一瞬间惊得合不拢嘴。

    张雨尘眼眶瞬间红了,使劲点了点头:“紫依,我总算找到你了,”他的声音在颤抖。

    “我好想你,”杨紫依冲入张雨尘怀中。

    张雨尘紧紧搂着紫依,安慰说:“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旁边的人看着这两孩子,讶道:“他们是兄妹?”

    徐达笑看着这两人,心中为张雨尘感到高兴。

    “哥,姨父姨妈他们都还好吗?”

    “好,都好,就等咱回去呢,”张雨尘忍着高兴的泪水笑着说:“怎么没见杨叔和姑姑?”

    杨紫依鼻子一酸,低着头哭泣说:“都死了…爸爸妈妈都死了…”两行眼泪淌过她脸颊滴落在地上。

    张雨尘一阵心酸,深吸一口气,忍住心底的悲痛,轻轻揩去表妹脸上的泪水,安慰道:“紫依,别哭了,还有哥哥在,哥哥带你回家。”

    历经了千辛万苦,张雨尘终于找到了表妹,他心头的一块重石终于放下,在与表妹的交谈中,张雨尘渐渐了解了所发生的事。

    以下内容自杨紫依陈述:“年初,我和爸妈要回来过年,这是你知道的。

    那天,我们乘坐的那架航班经过数个小时,终于快要到了。

    飞机已经开始做降落的准备,飞行高度缓缓下降,地面上的建筑逐渐清晰,北京当晚的夜景很美,从舷窗看下去,灯火通明,如满天繁星。

    机乘姐姐(指的是空姐)开始逐位叫醒熟睡的乘客,不一会儿,我们就可以清晰看到街道上的小车了,但在这时……”

    杨紫依皱着眉头,显然在思考怎样描述接下来发生的事

    “飞机上的灯突然熄灭了,机剧烈地抖动着,从窗外透进来的灯光中,我看到机乘姐姐倒在了地上,而这时,我感到一阵眩晕,就昏睡在椅子上了……

    我是被人叫醒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醒了,他们纷纷离开位子去喊醒周围的人。

    飞机倾斜着,机舱里有些冷,妈妈拿了件毯子给我披上,爸爸去帮助其他人了。

    我心里感觉很奇怪,就朝窗外看去。

    外面起了雾,发动机早已停止轰鸣,似乎是清晨时分,天还未大亮,但隐约可见外面有不少东西。

    大部分人都清醒了过来,他们好像很害怕很生气,纷纷在质问机乘姐姐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姐姐们也说不知道。

    那个时候好吵,有人嚷着要出去,要下飞机,但那些姐姐不让,有人去阻止,他们就吵了起来。

    就在争吵即将上升为打架时,飞机走道内的灯亮了起来,暖气也被打开,驱散着舱内的寒气。

    这时广播中传出了机乘姐姐的声音:‘尊敬的旅客朋友们,欢迎乘坐本次航班,飞机已安全降落地面,只是出了一些小问题,我们正在解决,请大家安静地回到位子上,保持冷静,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番话确实安定了大家的心,他们都纷纷坐回了自己的位子,逐渐暖和的机舱也缓和了他们的脾气。

    忽然,所有的机乘姐姐都离开了客舱,爸爸见她们神色紧张,就说要去看看,妈妈同意了。

    之后很久都没什么动静,大家有些不耐烦了,机舱内又开始嘈杂起来,有人说看到外面的浓雾中有人。

    实话说,我也看到了,而且还不少。

    爸爸去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回来,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麦克风,大家都安静下来,纷纷看向他。

    爸爸似乎有难言之隐,但他还是说了:‘刚才我进去了解了一下况,在跟机乘人员商量了以后,我认为,有些事该让大家知道。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据飞机上得卫星定位显示,我们远离了中国,正位于南纬90度附近,并且连接不上任何地面基站!’

    ‘什么!这怎么可能?’

    ‘哦,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谁来救救我们’

    ‘不要听他撒谎,他是骗人的。’

    ……机舱里一片混乱。

    ‘够了!’爸爸喊道‘我没骗你们,这里不只有我们,舱外还有很多人,我们要自救,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想办法离开这里’

    听到这些,好多人都被吓到了,不断有人在说‘完了,完了…’。

    我听到有不少人在小声哭泣,整个机舱笼罩在悲伤与恐惧之中。

    我也很害怕,不过好在爸爸妈妈都在边’说道这里,杨紫依轻轻微笑着,好像很高兴。

    由于外面的浓雾一直不退,机组人员不知道外界况,不让大家离开飞机。

    那时是极昼,夜晚天不会黑,大家放下窗户上的遮阳板,但仍难以入眠。

    第一个24小时,我们是在椅子上度过的,渴了饿了,就吃喝飞机上备用的食品充饥。

    机舱过道狭窄,不便于活动,在椅子上躺一天,感觉椅子上满是钉子,特难受。

    第二天,外面仍是浓雾,但有许多乘客开始嚷着想要下飞机去透透气。

    机组人员迫于压力,又聚集起来进行了一次商议,但结果仍是不行,这使有人很愤怒,不久后就发生了冲突,直到下午才停息。”

    “你们还是没能下飞机?”张雨尘忍不住插嘴问。

    “嗯,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件很可怕地事。”

    张雨尘静静屏息听表妹接着说:“下午的争吵,突然传出了几个人的尖叫声,大家不明所以,都停止吵闹,顺着那几个人的目光看去,这才注意到,窗子外面有着几滴飞溅上来的红色血沫!

    机舱里一下就沸腾了,几个人立即关上了所有遮阳板。

    虽然看不到外面了,但还是有人害怕不敢靠近窗子,妈妈一直拉着我,手心里出了很多汗,很滑。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飞行员突然进到客机里来对大家说:‘外面的雾退了’

    有人立马叫他起飞离开,但他说无法启动,发动机坏了,地形条件也不支持起飞。

    这时有人试图打开了遮阳板,当外面的光线透进来的时候,即便是很害怕,大家仍朝外面望去。

    但令人惊奇的是,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数不尽的飞机、汽车、船舶堆积在地上,一片狼藉,但是不见一个人,也没见到之前飞溅上来的鲜血。

    外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大家很奇怪,爸爸就想找几个胆子大点的的人一起下去察看一番。

    我和妈妈不愿意他去,妈妈劝他,但爸爸还是坚持要下去。

    我们没能阻止他,警急逃生门被打开,他们坐着滑梯就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