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张雨尘收起信件,这毕竟是杀手的遗物,但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此刻,一直在张雨尘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杀手提到的那个被称作是老严的人很重视的机密。

    为什么时至今,杀手仍会相信那个机密仍然存在于这片陆地?那个机密又会是什么?与他此行的目的又是否有联系,毕竟,张雨尘除了来救人,更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整下午,张雨尘都一声不吭地坐在门口,双手撑着头思索着怎样去解释遇到的怪事,但他毕竟没有杀手那种分析能力,终究也没能想出什么有用的答案。

    大家见张雨尘如此,以为他还在为杀手的死而悲伤,不知该怎样去劝说他。

    “我好担心他…”躺在铺上疗养的入侵者对旁边同样躺着的巴克说。

    “唉,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遇到这么多事真难为他了,真希望他快点振作起来。”这话是伍元涛说的。

    “放心,我相信这小子很快就会好的。”巴克笑着说。

    入夜,气温降到了很低,张雨尘吃完晚饭,默默爬上了屋顶。

    虽然屋外温度很低,但只要不起风,张雨尘还是能轻易承受的。

    静静躺在屋顶,南极星和一群伴星点缀着黑夜,就如同这苍穹一样。

    那个机密是那样地神秘,那样地令人向往,只是,张雨尘对朋友的死感到内疚,接下来的路,他不想再牵连到朋友。

    “小家伙,一个人想什么呢?”林嫣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吓了张雨尘一跳。

    “哎哟,姐你爬上来怎么悄无声息的,吓我一跳!”张雨尘捂着心脏说。

    “呵呵”林嫣姐轻快地笑着说“谁要你想得那么投入,来,小孩儿,告诉姐姐,你在想什么?”

    “切,你才比我大几天,嚣张什么!”

    “嗯,我算算…嘿,我可比你大了上千天呢!你还是小孩,呵呵。”林嫣对说赢了张雨尘很开心。

    张雨尘翻翻白眼,林嫣虽比自己大,但有时候就像表妹紫依一样,一股孩子气。

    他看着林嫣,星光下,脑海中表妹的影像与林嫣融合在一起,如梦似幻。

    “嘿,发什么呆呢,快看哪!”林嫣突然看着天空喊叫道。

    张雨尘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转头向天空望去,惊奇地发现,不知何时起,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极光布满了天幕,将星空点缀得异常美丽。

    “哇,好漂亮啊!”

    “嗯…”张雨尘点点头。

    “快看右边!”

    张雨尘顺着林嫣指的方向望去,一颗颗亮点拖着长长地火光划过天际。

    “是流星雨!快许愿”林嫣显得很惊喜,兴奋。

    “流星雨么?”张雨尘在心中想着,“愿望真能实现么?”

    “快点啊,要不就没了。”林嫣催促着。

    “好好,”张雨尘闭上双眼心里轻轻默念道“流星雨,虽然我不太相信许愿一说,但既然那么多人认为愿望会实现,我就试试看。杨紫依在这儿吗?如果在,请你降下一颗大一点的流星。”

    张雨尘睁眼望去,流星雨没有变化,实现愿望只是传说罢了,就在他感到失望准备放弃时,一颗比周围亮得多的流星飞快地穿过流星群,消失不见。

    张雨尘眼前一亮,难以置信,这是巧合吗?

    “我该不该继续下去呢?”一颗美丽的流星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哦,天哪,太神奇了,真不敢相信,最后一个愿望,哦,我说的这些似乎有些偏离愿望了,不管了,我该离开朋友们独自去吗?是的话,就降颗大流星,不是就停。”张雨尘心中刚想完,天际就重归入黑暗。

    完了?张雨尘一脸惊讶,望了一眼旁边的林嫣,突然大叫一声,从屋顶上跳了下去。

    就在大家还在为张雨尘担心时,张雨尘突然冲出来对众人说:“我们明天出发!”

    张雨尘、徐达、林嫣和伍元涛乘坐着雪地车向昆仑站驶去,这一路上要翻山越岭,能够不走路的确是一种享受。

    被太阳直的南极冰雪迅速在融化,到处都是积水,路况很不好。

    “我们现在行驶在四五千米高的高原山地上,你们谁要是有高原反应,要及时跟我说。”伍元涛一边开车一边提醒。

    “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绑着支架的徐达说道。

    “最担心的就是你,”

    “是啊,受了伤还跟来。”

    “你还不是伤没好,”徐达不服气地反驳林嫣。

    “好了,不说这个了,大家的体自知。”张雨尘打断徐达和林嫣的对话,接着说“我们去昆仑站通知那里的幸存者,现在不能指望政府了,我们要自救,通知完他们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你不查了吗?”林嫣疑惑地望着张雨尘问。

    “我玩不起,也没有理由继续查下去,”张雨尘抱着脑袋无奈地说。

    雪地车在坑坑洼洼的雪地上颠簸着,突然,嘎吱一声,车停了下来。

    “没油了,大家下车,带上工具,”伍元涛对车里其他人喊道。

    “林嫣姐,醒醒”张雨尘叫醒林嫣,“我们得走过去了。”

    “哦,”靠在椅子上的林嫣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

    一行人在光下翻山越岭,双脚走在坑凹湿滑的冰面上,不时就有人滑摔,伍元涛甚至险些掉入山崖。

    绕过山腰,一条狭窄的山道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里是什么一回事?”张雨尘看着狭窄的峡道问道。

    “哦,我们快到了,”伍元涛解释道“这条峡道并不长,但是很危险,所以我们又称这里是天堑之路。不过,过了这里就是昆仑站了”。

    “哦,怎么个危险法?”

    “这条峡道有部分地方过于狭窄,雪山上又不时有石块雪团砸下,所以走在上面可谓是步步惊心”。

    “怎么会修这样一条路…”

    “这条路原本在山上,前不久因为地形的变化导致它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好,大家小心点,我们过去!”

    峡道旁的崖壁上结了许多的冰棱,在夕阳的照下显得光彩绝伦,林嫣时不时的摘下几个,放在手中把玩。

    在一些较狭窄的地方,几个人手拉着手小心地移过,倒也相安无事,就在所有人即将安全走完峡道时,走在最前面的伍元涛突然停下了脚步。

    “哎呀,出什么事了?”跟在后面的林嫣差点撞在他上,一边扶着崖壁稳定体一边问道。

    “前面有感染体!”

    张雨尘和林嫣伸头望去,果然,一只由FS病毒组成的感染体正挡在出口处,那一推殷红的血液在地上慢慢蠕动,令人作呕。

    “快退回去!”

    大家开始往回撤,却发现最末尾的徐达也不走了,这时众人才发现,前后的路都被感染体堵上了!

    在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峡道上,想逃跑都无路可走。

    “怎么办?”林嫣问,但没人知道该怎样回答她。

    两边的感染体在慢慢靠近他们,似乎已经知道他们无法逃跑。

    “跳下去!”张雨尘正色道。

    “什么?”林嫣伸头朝崖下看了一眼“我的天哪,这么高,能不能再想想办法。”

    “张雨尘说得对,待在这里必死无疑,跳下去还能有一丝生还的希望,下面有积雪,能起到缓冲的作用,不至于令我们摔死。”徐达说。

    “可这段时间的照,已经令很多地方产生了积水,现在估计全是坚硬的冰面,撞上去等于自杀啊。”林嫣着急地说。

    “只能放手一搏了,”徐达看了一眼不断接近的感染体,急忙说道。

    “就这么办,我数三声,我们牵着手,闭上眼睛一起跳下去,”伍元涛说“一、二…”

    “等等!”林嫣突然喊到,旁边的人都朝她看去,却见她看着出口处。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出口的那只感染体似乎显得很急躁,就在大家都感到很疑惑时,那只感染体竟然慌不择路,掉下崖去……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