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吕洁躺在沙滩上,再过一会就到凌晨两点了,这个时候是敌人最困的时候,是她该发动攻击的时候,是她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实战的时候。

    她不后悔她做出的决定,如果她死了,杨东和董正就能活下来了,她再也不需要再对军令如山感到矛盾了。

    ……

    “啪――”一枚子弹划破夜空打在一名哨兵头上,直接爆头。

    “呜~呜~。”海湾上立刻响起了警报。

    “哒哒哒…哒哒哒…”各方立即涌出许多海盗聚集在海湾上还击。

    “突突突…”吕洁随意用冲锋枪扫了一下,换来一片火力压制。

    果然,指挥大埋伏的伏兵露出了马尾,发出一些声音,很快被呆在里的杨东和董正发现。

    “哒哒哒~”指挥大里立刻也发生了小面积的枪战,杨东迅速杀掉最后一名伏兵,钻进了地下室中。

    被俘船员见到有人来救他们,心里都很激动,但杨东却很头疼,所有船员放出来有一百多人,目标太大了,况且他还急着去沙滩上援助吕洁,因为海盗如果朝海湾增派援兵,从最近的城市赶过来不会超过二十分钟,他们不能被困在这里。

    “GO!GO!”杨东焦急地对获救船员喊道。

    “哒,哒,”杨东击杀掉道里赶来增援的两名海盗,继续带众人冲出大。

    这么一大批人一冲出很快就被敌人发现,立刻有海盗跑过来围堵。

    “Quick,immediately-back-to-your-ship,sailing-out!(快,立刻回到你们的船上,开船离开!)”杨东噪子有些沙哑了,接着他取出一些东西随意扔在地上,一股股白烟从这些东西上冒出,迅速将人群蒙在了里面。

    “突突突…”杨东杀掉几名海盗,突然发现船后一名海盗偷偷拿枪瞄着自己,手一甩,一枚钢钉脱手而出,撞击在那名海盗手上,血流不止。

    幸存的船员纷纷开始回到船上,杨东以海盗的小艇做掩体,躲在船里还击,阻止海盗靠近,并将一些小球扔进了其它的海盗船上,随着一连串的爆炸,整个船港陷入一片火海。

    与些同时,指挥大也在一声爆炸中灰飞烟灭。

    “哇,的,威力真大。”董正从大尘埃中冲出,在众海盗的呆滞和注视下,冲向海边救授吕洁,海盗们反映过来后一阵混乱,愤怒的他们疯狂地倾泻着弹药。

    董正和吕洁被打得根本抬不起头来,被劫船只渐渐驶离岸边。

    对讲机中传出杨东焦急的声音:“01、02,你们怎么样?能听到吗?我把船开过来了,准备撤!”

    “OK,你快点,老子顶不住了!”

    很快海面上伟来小艇的马达声:“你们快点,撤!”杨东拿着冲锋枪朝岸上点

    “轰――”一枚炮弹在沙面炸响。

    “啊――”飞舞的弹片划开了吕洁的肩膀,鲜血立刻浸了出来。

    “02、1点钟方向,炮手!”对讲机中传出杨东的声音。

    “明白”董正抬手一枪,一颗子弹穿过人群准确无误地击中正准备开炮的海盗,一枪爆头!

    “吕洁,你快撤,我掩护你。”董正接着对着对讲机喊:“03,过来接应,靠近点,快!”

    吕洁点点头,朝小艇跑去。

    “哈哈,老子我又找着一条大鱼。”董正的手中冲锋枪的准心中,一个似乎是指挥官的人正对着众海盗指指点点。

    “啪――”随着枪声响起,那名指挥官仰面倒下,眉心一个弹孔不断涌着鲜血。

    “好咧,不和你们玩了,老子走喽。”董正放了两枪,杀掉两名靠近的海盗后,朝小艇跑去。

    “真是好枪法啊。”一名躲在树上的狙击手手中狙击枪的准心对准了正在撤离的董正。

    “啪――”一颗旋转的子弹,飞速地靠近了董正。

    “呃…”董正突然感觉背上一疼,一枚子弹击穿了他上的防弹衣打伤了他!

    “Fuck,打偏了。”狙击手立刻离开了树林。

    董正感觉全的力气都在丧失,他抱起突击枪,对后的海盗一阵扫,二十几发子弹很快打空,海盗也倒下一片。

    “扑――”董正灵活受到影响,又被子弹打伤了肩膀。

    在体内,那颗打入他左肺的子弹不断消磨着他的生命。

    杨东见董正背上中弹,心知不妙,连忙跳下船向董正跑来。

    “老正,老正,你没事?老正,你伤得怎么样。”

    “我…我没事,咱们什么大伤小伤没见过?不碍事,不碍事的,走,快走,海盗们过来了!”

    “走!”董正望了望自己这个兄弟,点了点头。

    杨东将董正抱上船,在一片枪声中,飞速离开了索马里……

    “他的状态很不好,”正在给董正检查的吕洁说道“肩上的是小伤,但另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左肺,如果不能马上医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在这大海里哪有地方医治!”杨东吼道“不,他不会死的,他壮得像头牛一样,他受过那么多伤依旧能活蹦乱跳的,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老正,你不会有事的,再过几天就是建军节了,你一定能在我面前站着打哈哈,你忍着点,就快到0305岛了”。

    半小时后,0305岛的营房中,一块白布轻轻盖上了董正的面容,医生叹了口气,摇摇头出了营房,杨东捂着脸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吕洁望着董正的遗体,心中一阵阵压抑,在她心中,董正一直都像哥哥一样呵护她。

    三人曾经在一起训练,一起学习。

    她一直不太喜欢董正的粗鲁,但董正从不生气,在她面前总是尽力不说脏字,他为她做过很多努力。

    但没想到,那样一个活跃的哥哥,现在却安安分分地躺在上,再也不能说话。

    凌晨5时30分,当天边露出白的时候杨东和吕洁带着董正的遗体,乘坐着给他们准备的小艇,踏上了回国的路途。

    杨东看了眼之前自己在扶受伤的董正上船时,他乘吕洁不注意偷偷塞给自己的一个小瓶子,叹了口气。

    中国北京军事调查组基地中,严长官坐在办公室里放下电话,手中紧紧握着一杯茶:“哼,吕洁,亏我耗费那么多心血培养你,你竟然敢背叛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小艇进入中国信息网覆盖的南海时,随着一声爆炸,这艘船沉入了幽深的海底……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