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张雨尘跑了很久,很远,他心底仿佛有一块巨石,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他的眼泪早已干涸,在脸上留下两条水干。

    张雨尘一向都没有什么伤心事,毕竟家中的生活很快乐,网友们也都待他不错,他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圈子中,从没遇过什么生离死别。

    可就在这一年里,张雨尘不仅经历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表妹一家人的失踪,令他心烦意乱,头脑发地带着朋友们下南极,那三张照片一直是他心中的唯一希望,可当他到了南极,这希望就逐渐破灭了,他明白在南极这种环境下生存的难度,而那三张照片带给他的一点希望也可能只是人为伪造的。

    倘若只因为一个谎言令他们伤离死别,张雨尘会后悔一辈子。

    张雨尘渐渐放慢了脚步,跑了这么久,之前铲雪又耗费了大量体力,张雨尘刚一放松,强烈的倦意就涌了上来。

    他放下背包,坐在地道里,背靠着墙,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这时他才开始打量起这个地道来。

    之前一直被其它事分散着注意力,也没仔细观察过地道内部,现在看下来,倒是感觉越来越奇怪。

    地道的墙体很厚,从墙面上的一些断裂口来看,至少有一两米,而且地道也很长,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再加上冰面下的生物及墙上的浮雕,在这样一个极寒的环境中,建造难度丝毫不亚于建造一座长城。

    张雨尘不明白会有谁在这里花费这么大功夫。

    细细观察墙上的浮雕,并不像是近代的风格,每间隔两米,都会雕刻一个人,每个人都有着相同的形体,只是动作各异,唯一一尘不变的,是所有人都端着一个类似盘子的物体和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容。

    大概是一直陈封于地下的缘故,浮雕保存的很不错,除了形态上有些扭曲怪异外,一些细节部分刻画得非常精细,不难看出雕刻的应该是某个人类种族。

    其中几个最吸引张雨尘注意的地方,一是盘子里盛放的东西,仅仅只用几根扭曲盘绕的线条做了简单勾勒,蒙蒙浓浓,这明显与其他地方的细致很不协调。

    另一个吸引他的地方,是在浮雕上人物的头部,那侧着的半边脸,不仅雕刻着五官,更在那两眼间的鼻梁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突起物。

    通过对比附近的几幅浮雕,张雨尘惊讶的发现,那浮雕头部的奇怪突起,竟然被人为破坏过,原本应该连接着一个什么东西,但此刻只剩下了这个小小的基座。

    看了几幅浮雕后,张雨尘收回了眼球,所有的浮雕所雕刻的似乎是同一个人,看这些浮雕的动作,根本看不出来在做什么,而且也没有文字说明,张雨尘猜测是某一支考察队闲得无聊,拿着高科技仪器在这里做测试,不过这个假设,连他自己也不信。

    张雨尘坐在地上想了很久,也没能相处什么头绪来,索不去管它,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罐头来填肚子。

    手中拿着尚未开启的罐头,张雨尘又想起了巴克,临走前巴克只留下了几袋压缩饼干,其它的所有食物都给了张雨尘。

    巴克说:“将死之人,留之无用。”

    张雨尘也明白,巴克说的没错,一个健全的人想走出去尚且困难,何况是伤病在的巴克等人?

    想到这里,张雨尘心中很自责,是他要来南极的,出了这样的状况,感到希望渺茫的他,很失落。

    打了一个寒颤,张雨尘紧了紧衣领。

    寒颤?张雨尘突然就发现,自己全都被捆绑了起来,面前有一簇大火正在燃烧着,不但没有一丝暖意,反而寒冷异常。

    在大火的另一边,一个着彩衣的人,口中哼着怪调,右手托着一个石盘,在翩翩起舞。

    满眼都是火光中那个彩衣人的怪舞,满耳都是那个彩衣人哼的怪歌。

    张雨尘的视线渐渐模糊,他沉醉了,迷离了,他头一次感受到火焰带来的寒冷,是那么舒服,令他想保持着这样舒服的状态,看着舞蹈,永不停止,永不停止……

    那个彩衣人转起了圈,一瞬间,张雨尘看清了那个人地长相,细腻光滑的面庞,薄长、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的双唇,鹰钩鼻,凤眼,细长的眉毛,和那眉心处的,一个留着血的窟窿!

    张雨尘一下清醒了过来,面前的这个人,不正是浮雕所雕刻的那个人吗?

    张雨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不想知道,被绑起来绝对不会是好事,他奋力挣扎着,想挣脱束缚自己的绳索。

    周围已不是那条地道,除了火焰近前的一片地方可以看出是一片光秃的泥土地外,远处都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彩衣人发现了挣扎着想逃走的张雨尘,随即停止了舞蹈,狠狠盯着张雨尘,绕过火焰一步步朝张雨尘走近,眉心的血划过面庞,滴落在地上。

    捆绑住张雨尘的绳子很结实,眼见彩衣人的接近,手边又没有工具的张雨尘索用牙撕咬着上的绳子,这么做虽然有效果,但是很慢。

    眼见着彩衣人逐渐靠近,张雨尘却没有一点办法。

    彩衣人俯下和张雨尘对视着,脸上的血滴落到他的上。

    张雨尘甚至可以从彩衣人的眼瞳中,清晰地看到自己恐惧的倒影,和彩衣人逐渐伸向自己的双手……

    “啊!~~!”一声惊喊声从黑暗深处传出来,长长的回音狠狠轰击在张雨尘耳边。

    是木头人的声音!

    接着,只见面前的彩衣人露出了不甘心的神,他愤怒的吼叫着,面容开始扭曲,火焰开始扭曲,地面也开始扭曲,仿佛有一股巨力在拉扯着一切。

    黑暗疯狂地吸食着这一切,彩衣人惊叫着,双手乱抓,想抓住张雨尘,但他失败了,刹那间就被吸入了黑暗中。

    四周只剩一片黑暗,张雨尘逐渐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牙齿正咬在背包带上,脸上的汗珠纷纷滴落在上,衣服上冰晶一片,周围还是那个冰冷的地道,手电筒亮着微弱的光,掉落在一边……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