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黑暗,无尽的黑暗,寂静,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中弥漫着雪沫和碎石的气息。

    逐渐恢复平静,地下工事*重又埋没于地下,或许再也无人知晓,这里所发生的故事。

    但是,人有时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咳咳……咳咳咳……”黑暗中传出了咳嗽声。

    倒在地道里的张雨尘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的全是黑暗,他撑着地面试图抬起上半

    地上全是碎渣,雪球落下的速度太快了,因为有巴克的提醒,所以大家反应过来后立刻躲闪,但要知道躲在坑底只有被活埋的下场,或许也会被雪球和碎石砸死。

    唯一的活路,就是那个狭窄的地道。

    当时场面一片混乱,张雨尘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只是将手电筒朝头顶上照去,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巨大的雪球在瞳孔中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在最后关头,不知谁猛地推了他一把,使他滑进了地道中。

    张雨尘脚下不稳,滑倒在冰面上,雪球砸下后,四周突然陷入黑暗中,其中夹杂的雪块石块乱飞,有一块正好砸在他的额头上,将他砸昏过去。

    短暂的昏迷后,张雨尘顶着还有些发懵的脑袋坐起来,额头被砸出了个大包,鲜血淋淋。

    背包就在手边,背带不知何时已经扯断了一边,但其它地方都完好,没有洒出里面装的东西。

    张雨尘找出备用手电筒和纱布,他打开手电筒,估计是摔坏了,光线很微弱,但仍可看出所处的大致环境。

    地道的入口已经被雪完全填埋,张雨尘所处的位置离入口有两米多。

    入侵者离得更近一些,大概一米不到,整个人贴在墙边,手电筒摔在一边,早已坏掉。

    巴克只剩下半截子在地道中,腿被死死压在了雪下,他虽然是第一个发现危险的人,奈何他体不灵活,只得了这么个下场。

    除此之外,估计都埋在雪下了……

    张雨尘双手撑着地面使自己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朝入口处走去。

    殊不知,一个黑影从后悄悄探上来,轻轻搭在了他的肩上!

    张雨尘这才惊觉,刚才自己只看了入口一边的况,却并没有注意到,那一直处在黑暗中的地道深处……

    张雨尘用手探了探躺在地上的入侵者和巴克,两人都只是暂时昏迷了过去。

    他心中很混乱,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确实有些不知所措,他想救出巴克及被埋的其他人,于是他向坐在旁边休息的木头人求助。

    木头人瞪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没见我受着伤吗?现在我们要学会自救!自难保哪还有闲心思去管别人。”

    “你……!”

    “你什么你,一边去,跟我把背包都拿过来!”

    “你要干吗!”

    “呵,我干吗还要你小子管,听话点等会给你留点吃的,不听话,哼,老子我饿死你!早看你不顺眼了。”

    “你……”张雨尘心里很乱,不知该怎么办。

    “再?嗦老子捏死你!”木头人指着张雨尘吼道。

    “谁他女马白勺大吼大叫,老子捏死他。”一个声音插话道。

    木头人脸色变了变,随即又笑道:“呵,巴克原来你还没死呀,恭喜啦!不过我最讨厌警察叔叔了,就你现在这样,我一个指头就可以送你下地狱!”

    “你试试!”巴克猛地吼道,那大嗓门真没辜负他的材,声音在狭小的地道中迅速汇聚,狠狠镇住了在场的人。

    木头人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悄悄退到远一点的地方,坐在那儿不吭声了。

    张雨尘还在纳闷巴克怎么一下子火气变的这么大,地上昏迷的入侵者也被巴克这一吼给惊醒了。

    “张雨尘,帮我移开腿上的雪,让我出来。”巴克趴在地上,指着腿说。

    张雨尘仿佛找到了茫茫大海中的航标灯,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许多,当务之急,就是立刻救人!

    他拿出背包中的折叠铲,这种铲子很小,虽然效率较低,但也结实便携。

    几个还能用的手电筒都打开了,但不知为何光线都很微弱,即便如此,地道中的亮度仍然是增加了许多。

    巴克腿附近的积雪被一点点铲开,只见他的腿骨被撞折,穿出皮肤划破裤腿衤果露在外,裤腿被鲜血浸湿,在低温下结成了冰,与周围的雪混杂在一起。

    巴克虽然受了如此严重的伤,但也没有喊过一声痛,他的腿上早已冻得没了知觉。

    巴克有些不忍地看着自己逐渐被挖出的血模糊的双腿,着急地对张雨尘说:“快点,蓝眼泪和曼尔顿还在里面,快救他们,他们一定还活着!”

    入侵者准备好医药包,给巴克和张雨尘做了简单的处理,只可惜手术刀不在,否则这些事他应该有能力解决。

    一把铲子的效率实在太低,照张雨尘的速度,救出雪下埋着的两人,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巴克心知不能只靠张雨尘一人,于是也拿出一把折叠铲,拖着受伤的腿准备帮忙。

    “巴克,你受伤了,别动,休息一下。”张雨尘阻止巴克靠近。

    “你一个人太慢了,绝对不行。”

    “那我叫木头人来,你在旁边呆着去,伤成这样,给我们照明就行了。”

    巴克没有说话,既没同意,也没反对,只是皱了皱眉。

    “木头人,”张雨尘喊道,没人回答“木头人!”还是没人回答,张雨尘拿起一只手电筒朝木头人坐的地方照去,竟然空无一人!

    自从巴克吼了木头人一声后,他就坐到地道中光线没有照到的地方一声不吭,以致于大家都以为他一直坐在那儿,冷漠地作旁观者,却不知何时,他已经悄悄离开了他坐的地方,他去了哪里?

    “人呢?”张雨尘很奇怪。

    “呸,畜牲。”巴克愤怒地一拳捶打在墙上,一小块冰浮雕脱落下来,摔在地上。

    “我去找他,”入侵者站起对张雨尘说。

    “不许去!”巴克怒吼道,吓了入侵者一跳。

    张雨尘看了巴克好一会儿,对入侵者说:“算了,他没受什么伤,不管他了,林嫣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有,我也没受什么伤。”

    “那麻烦你帮我一把。”

    “好,”入侵者拿过巴克手中的铲子,也是他们现在仅剩的第二把铲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背着全的准备,他们总共只带着三把铲子,巴克一把,曼尔顿一把,张雨尘一把,但曼尔顿的背包已跟随他埋在了雪里。

    张雨尘和入侵者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铲着雪,心中祈祷着他们还活着。

    “林嫣姐,”

    “嗯?”

    “我对不起大家,要不是我,你们都不会在这样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遇险。”

    “来这里使我们自己选择的,谁也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我们不怪你。”

    “张雨尘,”靠着墙休息的巴克突然开口说:“你别自责了,这事不怪你,我们之所以会沦落到这般地步,全因为那个畜牲!”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