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这峡谷应该刚形成不久,没听说过南极这里还有这么个大峡谷的。不知道有多长,为了安全起见,大家先做好休息,之后我们再出发。”张雨尘宣布完,和众人一起找了个避风的位置支起了帐篷。

    每个人脸上都显露出疲惫,好几个人一停下脚步就瘫倒在了地上,克星扶起辛巴坐到帐篷边躺下。

    辛巴无力的望着克星哀求道:“爸,我好累,不玩了,我们回家。”

    克星见巴辛脸色不好,一查探,发现辛巴的额头发烫,着急地大喊:“手术刀,辛巴病了,你快来帮我看看。”

    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手术刀费力地撑起子,捡起地上的手电筒,朝克星走去:“来了来了,别着急,来,让我看看。”

    “我儿子他怎么样?”

    “帮我掀开他的衣服,我给他把把脉。”

    当克星将辛巴手臂上的衣服掀开时,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辛巴手臂上的皮肤就像老人一样干瘪,皱巴巴的。

    “他从小就这样吗?”手术刀疑惑地指着辛巴的皮肤问。

    “不,没有,以前没有过,手术刀,他这是怎么了?”

    “发高烧看样子是着凉了,但这手臂上…我还真想不出为什么。实话说你不应该带辛巴来的,他现在必须找个地方治病,这里的环境太恶虐了,你们回去,不要再跟着我们了。”

    “爸,我们回去,回去…”辛巴低声哀求,强烈的疲惫和高烧令他渐渐昏睡过去。

    克星怀抱着辛巴,心疼地小声说:“好,儿子,老爸带你回家,你不会有事的,我们马上走。”

    张雨尘在远处看到这里似乎出了事,听手术刀说完,才知道辛巴病了,“克星,辛巴不会有事的,就你们俩回去太危险了,我找几个人和你们一起回去。”

    接着张雨尘问向其他人:“有没有人想回去的,辛巴生病了,有谁想回去的现在说,往后就没机会了。”

    “哼,那我要回去。”木头人第一个发表了意见。

    其他人则是一片沉默,都在思考着是否选择回去。

    张雨尘见此,皱着眉问:“曼尔顿,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目的与我们不同的人,南极你也来过了,这儿不是好玩的地方,回去。”

    曼尔顿用他这段时间刚和蓝眼泪学的中文生硬地回答:“我不走,南极有更美丽的景色在前面,我还没领略够。”

    蓝眼泪也跟着发表了意见:“就如曼尔顿所说,前面还会有更美丽惊险的地方,我怎么会放弃呢。”

    木头人一听皱着眉想了想,一咬牙说道:“前面还有风光,我还没欣赏够呢,选择走太没义气了,何况我们要去救人,我不走了。”

    张雨尘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而问向入侵者:“林嫣姐,你也走。”

    入侵者双眉一挑:“我要走谁也拦不住,我不走谁也赶不得!”这意思明摆着,不走了。

    “睡神,手术刀,你们也走。”

    “这……”睡神和手术刀也在犹豫。

    “睡神您年纪大了,不太适合这样危险的户外运动。手术刀你必须得回去,辛巴生病了,这路还得有你照看着,你们等会清点东西,和克星、辛巴一起走。”

    “只有这样了,那……祝你们好运。”

    “嗯,一路平安。”

    从这一刻起,这支由张雨尘带来的救援队分成了两部份,一部分原路返回去找老罗坐船离开,另一部分继续留下,深入到这个危险地南极大陆中。

    就在辛巴被送走后,峡谷入口处的崖顶上,一个人影隐没在黑暗中,望着下方营地中的点点亮光,自言自语道:“想走了吗?晚啦!竟然才三人被感染,他们可真够幸运的。”

    张雨尘坐在营地的角落里发呆,脑中则是快速思考着,刚刚睡神临走前突然找到自己,说要自己和其他人注意点蓝眼泪,并指出了蓝眼泪与辛巴上同样散发着一层隐隐蓝光,这自然令张雨尘想到了那具死尸上曾发出的强烈蓝光,这之间有联系吗?这蓝光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近距离接触过死尸的巴克,上没有蓝光呢?这蓝光又预示着什么?

    张雨尘走到帐篷边,蓝眼泪和入侵者正在这儿对一会进入峡谷后将要用到的器材进行检查,曼尔顿也在帮忙。

    巴克和木头人在不远处生活烧水做饭。

    “你们有谁有过特异功能吗?”突然张雨尘笑着问。

    他本意是蓝眼泪知不知道自己上在发光的事,但却觉得不好开口,绞尽脑汁才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话问的太唐突,蓝眼泪和入侵者一时间没听明白,都抬起来望着张雨尘,至于曼尔顿,本来就没会几句中文,特异功能这样的新新名词,就更不懂了。

    入侵者最先反应过来,反问道:“有用吗?问这个干吗?”

    “哦,没用,只是刚刚想起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虚假的相关节目。”

    “呵呵,我们怎么会那种东西。”

    “是啊,我要会特异功能哪还会在这儿,”入侵者和蓝眼泪笑着说,张雨尘觉得她们笑起来漂亮的。

    自从登上南极,一件件怪事下很久都没人笑过了,每个人都很沮丧,谁也想不到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嗨,蓝眼泪,这是我们刚刚烧开的水,乎着呢,喝点,小心烫。”木头人突然出现,捧着一杯水一股坐到蓝眼泪与曼尔顿之间。

    蓝眼泪欣然地接过水说了声谢,木头人离开时,那脚步都是飘地,脸上的那开心劲儿,掩都掩饰不住。

    张雨尘翻了个白眼,大喊道:“木头人,你给我老老实实烧水做饭,少花心,饿死了。”

    “呵呵….”营地中回响着姑娘们的笑声……

    PS:O(∩_∩)O哈哈,明天学校放假,发书发书……看到大家给的票票了,山杨很开心哦……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