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Oh,fu、ck!”巴克拿到钥匙连忙退了出来,猛地关上车门,大口呼着气,抱怨道:“这家伙死相太惨了,又丑,还一尸臭,”接着又呼了几口新鲜空气,拿着钥匙向车尾走去。

    刚走一步,他突然就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用手电筒朝后照去,原来是腰间携带着的安全绳夹在车门里了,巴克用力扯了扯绳子,没能扯出来。

    不远处的张雨尘等人见巴克拿了钥匙又往回走,以为他掉了什么东西,一边用手电帮他照明,一边疑惑地问:“你在找什么?”

    “真麻烦,”巴克踢了车一脚,小声嘀咕了一句,接着回答:“没找什么,绳子夹住了。”

    就在他的手接触到车门把手时,不远处的入侵者和辛巴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所有人都朝他们看去,顺着他们俩的目光看过去,每个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巴克见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自己,一只只手电筒的刺眼光芒划破黑暗,照在自己上,不明所以,刚想开口问,忽然就发觉,手电筒不是照向自己,那光线汇聚点,在自己后!

    预感到什么的巴克额头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咽了一口水,缓缓回过头看去,只见车中的那名死尸,不知何时,竟然趴在了车窗上!

    两只爆出的眼珠,正看着放在车门把手上的,巴克的手。

    巴克手一哆嗦差点就打开了车门,惊吓下连后退一步,奈何腰间的绳子被门夹着,令他一时间难以远离车门。

    车内的尸体仍然保持着趴在门上的姿势一动不动,那看向门把手的眼珠似乎也是因为重力造成的。

    巴克见那死尸没有反应,招手喊来了手术刀。

    “怎么样?是活是死?”

    “谁知道呢?要说伤成这样早死了。”

    “会不会诈尸?”虽然巴克是无神论者,但也忍不住问道。

    “你电视剧看多了?哪有那种东西!顶多回光返照,不过,看他死了应该很久了,我想到一个可能。”

    “什么?”

    “冬眠,”

    “怎么会!你肯定吗?”

    “不肯定,”

    “你就不能说点确切的吗?”

    “我只是个普通医生,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也只能猜,”

    “那他有救吗?”

    手术刀摇了摇头,巴克叹了口气,走回车门边,想到车里的死尸也是可怜人,心中的紧张也平静了不少。

    巴克的手再一次握住门把手,这时,一阵冷风拂面而过,巴克恍惚间发现,车内的死尸似乎抖了一下,他心中再次一惊。

    深吸一口气,小心地拉开了车门,尸体顺势摔了出来,俯面倒在雪地上,接着便没了动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巴克本来打算开了门抽出绳子就走,但事与愿违,绳子不但没能抽出来,反而还被尸体看压住了,更加倒霉的是,绳子另一头不知是挂在尸体衣服的哪个地方了,反正巴克拉一下绳子,尸体就跟着被拉动一下。

    巴克也没胆量去翻动这样一具死尸,只好解起了腰间的锁扣,打算放弃上的安全绳。

    就在他低头解锁扣时,忽听闻一阵嘈杂,夹杂着惊呼声,接着就传来手术刀的声音:“巴克,快上来,离开那儿!”

    巴克抬起头,这才发现,尸体上闪耀着强烈的蓝光,合着电筒光照亮了整个雪坑。

    担心尸体发现什么变化,巴克心中一急,不小心又把锁扣给扣上了,安全绳仍然挂在他上。

    雪坑外的众人见巴克还在坑中解锁,都急着催他快点。

    晚则生变,果然,地面上的尸体又发生了变化,只见尸体突然膨大了一圈,接着又收缩,表皮立即龟裂破碎,路出内部像腌一样的血之躯,头骨和指骨也袒露在外面,竟然开始抖动起来!

    巴克大惊,解下安全绳随手扔在地面,转就朝坑上跑,人一紧张加上雪地又滑,结果滑了一跤,杀手见状连忙跑近拉了他一把。

    一群人随便收拾了几样东西,匆匆离开了这里,临走前,手术刀回头看到车旁雪坑中反出来的那一丝丝微弱的幽蓝光茫,一股忧虑涌上他的脑海。

    他们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奈何在雪地上跑本就很吃力,又加上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没过一会儿,体力较差的几人就跑不动了。

    张雨尘回头望去,刚才休息的地方早已消失在地平线下,四周只剩白茫茫的一片雪。

    “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事是真的吗?”队伍慢下来后,克星喘着粗气问,边的辛巴满眼都是恐惧,毕竟他还小,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就算是在场的每一个人,谁也没有遇到过。

    所有人的沉默肯定了克星的问题,毕竟是大家亲眼见过,亲经历过的,不是听来的,谁也无法否认事的发生。

    木头人突然一把抓住张雨尘的衣领,愤怒地质问道:“说!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这里发生的事怎么解释?你说啊!

    我告诉你,sage,你就一小儿,就你那点谋诡计,给老子老老实实交代喽,否则,老子捏死你,你信不信!”木头人双目圆瞪,死死盯着张雨尘。

    张雨尘轻眯着眼听木头人吼完,谈谈地回答:“你害怕啦?”

    接着,所有人都看到,木头人脸上的肌在抽动,就在他愤怒到极致准备发泄时,巴克一把从后面拦腰抱住了他,“放下他,有话好好说。”睡神和入侵者也在中间劝说着两人。

    木头人奋力挣扎着,直到被杀手按倒在地,用冰冷的雪沫洗了发的头脑,才慢慢安静下来。

    这样一闹,一丝影笼罩在了众人之间。

    张雨尘深吸一口气,清理了一下事的头绪,向着绪极不稳定的众人,慢慢解释道:“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应该去面对它,想办法怎样去解决这件事,我发誓,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和你们对这里的认识是一样的,绝对没有比你们多知道任何一点消息。”

    “哼,说得到轻松,你去面对试试!”蹲坐在一边的木头人反驳道。

    张雨尘瞟了他一眼,接着说:“我们从头来看,最初是年初发生的一系列自然灾害,导致其中一些人失踪,其中包括我的杨叔、姑姑和表妹。

    无意中我发现了表妹处南极的照片,虽然不知道是否是真的,而各国一直在回避相关的一切事,但我们无法知道国家在隐瞒什么。

    所以我决定来这里找找看,于是邀请了你们,也请你们预先写好了遗书,因为我也不知道在这里会发生什么,这里不太平,我们不是来旅游的。

    刚才的事我也没料想到,但从中可以发现几个疑点:

    那辆车是埋在雪下一米多深处的,无论是从车锈化程度,又或者是由手术刀判断的车中那具尸体的死亡事件,都不会太久,但那种跑车不应该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它的来历就是一个疑点。

    另外我们也可判断出,在哪辆车出现在哪里,到我们今天挖它出来,这之间的一段时间内,下过一场大雪,在地表覆盖了一米多厚的雪层,也就是说,脚下这一米多深的雪是不久前出现的。

    我们刚才发现了那辆车,只是我们无意之中发现的,那么在其他地方,比如说我们现在站的地方,雪中会不会也埋着一辆车?”

    张雨尘巡视了一眼进入思考的众人,接着分析道:“就我们刚才看到的场景,我们凭什么说那具尸体活了?而你们所害怕的,不就是这一点吗?

    你们都是电影、电视剧看多了,主观意识上见到尸体就往僵尸上想,可刚才那具尸体有活过来吗?他是唱了还是跳了?你们乱想什么?”

    “我们可是人人都亲眼见到他发生了变化!”木头人打断张雨尘的话,他还是不太满意张雨尘的解释,其他人也点点头,对于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张雨尘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至此他的心头的负担才放下来,至少大家听他说了,没有对他的话一点都听不进去,只是还有一些疑问,但只剩疑问的话就好解决多了。

    跟对方解释的时候,就怕对方不听,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只要对方愿意听你解释,总有解释得通的时候。

    “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到了,那么,我就告诉你们,我的见解:

    最先一次动是巴克拿着钥匙准备去开后备箱,但绳子卡在车门里了,这时尸体由位子上改为趴在门上,原因我想是因为绳子卡在尸体衣服上,巴克走动时将尸体带动了,这也符合后来巴克在打开门后,尸体掉出来压住绳子,巴克抽绳子时尸体也动的况。

    最后一次,尸体的发光以及蜕皮,我想就是这地方引起的了,南极已经不再是我们所认识的南极,这里的一切都不能按常理解释,所以奇特一点的事,大家就见怪不怪。”

    “按你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那我们失去的那些物资不是白丢了?”克星露出惋惜的神色。

    “这样,找两个人回去一趟,取回东西,其余人原地休息,跑这么久也累了。”张雨尘看着面前的一群人,暗自叹息,自己要主持大局,得留下,女士留下,老少留下,体力差的留下,除了杀手,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人。

    杀手看出了张雨尘的无奈,决定一个人去,放下背包就顺着脚印独自返了回去。

    等了许久,杀手才回来,放下取回的物资就喊走了张雨尘,在远离其他人的地方,讲诉了他返回时所看到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